正在阅读: 实现“双碳”需要百万亿资金,绿色金融活跃期来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实现“双碳”需要百万亿资金,绿色金融活跃期来了

实现双碳目标仍存在资金缺口,政府资金只能覆盖很小一部分,主要靠市场弥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席菁华

“双碳”目标提出一周年后,越来越多的资金开始流向低碳产业。

9月23日举办的2021中国清洁能源科技资本峰会上,全球绿色能源理事会主席、亚洲光伏产业协会主席朱共山表示,中国要在未来40年内先后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任务非常艰巨

界面新闻从峰会上获悉,中国要实现“双碳”目标,主要面临三大困难:排放总量大减排时间紧,制约因素多

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离不开庞大的资金支持。目前,已有大规模资金正向绿色低碳产业流动。

朱共山表示,截至目前国内绿色能源环保清洁技术绿色产业基金有1000亿只,仅今年上半年全国已设立了50只绿色基金

据多个机构初步测算,中国实现双碳战略所需投资大约在150万亿-300万亿元这意味着来中国每年将在双碳领域平均投资3.75万亿-7.5万亿元。

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主任、科技部原副部长刘燕华在峰会中表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仍存在资金缺口,政府资金只能覆盖很小一部分,缺口主要靠市场来弥补。

“今后绿色金融体系将相当活跃,特别是金融服务。”刘燕华称。

近期,政府层面密集释放对支持绿色金融的政策信号。9月以来,北京、黑龙江、海南等多地出台政策支持地区绿色金融发展。

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北京银保监局、北京证监局等八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金融支持北京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指出,将通过货币政策工具、绿色金融综合评价、完善风险分担机制等措施,激励撬动更多金融资源投向绿色低碳领域。

央行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全国本外币绿色贷款余额达13.92万亿元,占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的7.5%。其中,投向具有直接和间接碳减排效益项目的贷款分别为6.79万亿元和2.58万亿元,合计占绿色贷款的67.3%。

刘燕华表示,服务于降低碳排放的碳金融,主要有两大手段:碳税和碳交易。

碳税采用行政手段,由政府确定碳价,市场决定排放量,排放量不确定。碳交易是市场化手段,政府确定排放水平,由市场确定碳价,碳价不确定。

刘燕华认为,市场手段是最有效的减排方式。

刘燕华称,碳市场与碳定价,应覆盖更多行业。碳金融要整个金融体系和排放体系融合,形成融合系统,才能真正发挥金融在实现双碳目标中的作用。

“碳配额过高可能碳价太低,配额过低则影响经济发展。此外,还需考虑减排经济成本问题,减排社会成本问题,以及负排放问题等。”刘燕华称。

刘燕华还表示,绿色发展与金融体系都需要进行改革要在绿色和金融间找到共同点,才能实现平衡,“绿色金融的目标是形成利益共生体,分享增量,而非分割存量此外,金融体系在绿色产业链上要有新的分工。

为实现“双碳”目标,国家“十四五”规划已明确绿色发展是生产力和绿色经济发展方向,并提出控制化石能源总量,实施可再生能源代替行动,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

技术进步正使新能源成本不断降低朱共山表示,目前风电和光伏已实现平价和低价上网,中国60%地区的光伏和风电电价,基本已低至每度0.15-0.2元左右。

朱共山称,未来电力系统将以风光储为主导,源网荷储一体化的多能互补将成为标准配置,风光储氢可以帮助西部地区打造更多的低碳绿色能源产业,储能产业将迎来万亿市场爆发拐点。

刘燕华则指出,能源技术层面仍需进行创新与竞争,实现颠覆式技术落地,如核聚变、氢能技术、生物能源、生物反应能等现有技术需要进一步完善,解决CCUS储能等目前存在的技术问题。

除了新兴技术渗透外,还需利用新兴技术推动产业变革,绿色、低碳方向发展

刘燕华认为,绿氢是未来发展的新方向。

隆基清洁能源总经理助理康凯也在会上表示,只有引入氢能,才能够进入深度脱碳。

康凯展示的数据显示,去年全球氢能需求为8700万吨,预计2050年将提升至5.2亿吨。他表示,综合进行多种制氢方式对比,100%绿电间歇式电解水制氢,将是获得绿氢最主要的方式。

中国科学院院士徐春明也表示,绿氢是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但前期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灰氢或者黑氢进行过度,短期内用CCS碳捕存的方式解决二氧化碳的排放问题。

朱共山还在会上呼吁,相关部门加快淘汰落后产能,引导产业化布局,支持符合双碳目标导向性技术,新材料、新应用等,在项目许可能耗指标土地等方面,优先给予政策支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