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固守快运的安能物流,如何面对快递巨头的围堵?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固守快运的安能物流,如何面对快递巨头的围堵?

11年,安能物流见“市”面了,然后呢?

文|伯虎财经

4分钱产生4亿元的收益,安能物流单线作战,机会多大?

继5月给港交所提交上市资料4个月后,安能物流的上市计划有了进一步消息。9月19日,安能物流通过港交所聆讯,这也意味着“港股快运第一股”就要来了。

今年,物流界已经先后有京东物流、东航物流在港交所和上交所上市。更早之前,满帮集团、福佑卡车等一些企业也被爆IPO申请,争抢“货运第一股”。

虽然赛道有些许差异,但作为物流的一个组成,足以见得这个市场的火热程度。

对于C端用户来说,可能对安能物流并不熟知,不过在快运界,安能物流算是行业的扛把子了。根据运联研究院发布的白皮书显示,2020年安能物流的总货量达1025万吨,规模排名第一,媒体界更是直接给这家企业冠上了“快运之王”的头衔。

从成立到现在,安能物流不过十一载,它是如何取得现在的地位?快运之王的头衔拿得稳当吗?面对快递和快运公司的多元打法,固守一隅的安能物流心能静得下来吗?

01王拥军的“快运之王”

2007年,全球四大快递之一的TNT(荷兰)全资收购中国的物流公司天地华宇。不过当时这家中国本土的物流公司被TNT收购后,并不适应国外的那套管理模式,从而陷入整合难题。

时任TNT北亚区总经理这样描述说,华宇1万4千名员工,80%来自黑龙江,大部分来自佳木斯,都不会讲英语。

恰巧这一年,王拥军从复旦毕业,正在咨询公司科尔尼(A·T·Kearney)工作,随后被派进驻华宇,进行为期一年的整顿。

就是这次整顿,王拥军真正跨进了物流行业,接触了长途货运、供应厂商、货运线路,还发现了卡车零担居然也可以做到定时定日达到。

一年结束后,在华宇总裁的邀请下,王拥军从原来的咨询公司跳槽到这家物流企业,决心投身物流。

至于为什么选择从一家跨国公司跳槽到物流企业,王拥军说,“当时的物流行业还处在九寸黑白电视机的时代”,他可能会在这行发挥更大的作用。

作为一个在咨询公司呆过的人,王拥军对行业的了解势必比常人要强。但华宇并没有让王拥军发光发热,而是几年后,一家刚成立一年的物流公司,让王拥军的物流人生正式转折。

2010年,上海安能物流有限公司成立;到2011年,这家公司在全国有20个网点。但就是这样一家刚刚起步,名不见经传的初创物流公司,让王拥军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进去。要知道,当时德邦已经有1300余个网点,且全部自营。

不过,问题也随之而来。物流,终归是一个重资金行业,一个初创企业物流业务要起来,就需要规模,建网点、车队、分拨中心,还有招聘员工,都是钱。安能物流不出所料的出现资金危机。

不过,这家企业似乎有天然的吸资能力。据企查查数据,成立两年后,就有了第一笔投资,截至现在,11年间,安能物流融资8次,红杉、华平、高盛、凯雷、鼎晖等全球顶尖投资机构都是背后的股东。

安能也没有辜负资本的期望。根据招股书,2020年,安能物流的快运货运量市场份额达到17.3%,位居第一。“快运之王”的头衔实至名归。

从过来人的视角看,不得不佩服投资机构的高瞻远瞩,但回到11年前,我们又该如何认识这家年轻的企业取得的成绩呢?

2.不为大众所知的快运业务

现在,收惯了快递的我们知道三通一达、顺丰,但是安能物流、壹米滴答,甚至德邦可能就不太为人所知了。

因为三通一达做的是快递,而安能物流做的是快运——特指小票零担运输,30-500公斤/票。

按照百度百科的解释,零意思是零散的,担则指的是扁担,零担就是不够一扁担,用到物流上即不够一车的意思。很明显,这是一项针对B端的业务。

在安能的官网介绍里,主要的客户包括经销商、中小企业、分销商等,这都是一些快运行业相对传统的客户。不过在过去这十几年,随着电商需求的井喷,电商巨头与三方物流合作也就成了大势所趋,电商卖家也成了快运市场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2年,安能物流与阿里巴巴达成战略合作,正式入驻阿里物流平台;就算是有自己物流的京东也开放第三方物流提供商,2014年,安能也入驻京东物流平台,订单信息、物流都会与平台对接。

安能不缺活,但是如何做好呢?

与德邦“固执”地搞自营不同,安能物流作为后浪,并不具备资金基础,要想在讲究规模效应的快运市场突围,就要把1块钱花出10块钱的资金效率来,加盟商无疑就成为了这种“捷径”。

从成立到2015年,安能通过县级加盟,5年完成了全网覆盖,网点数量达到3000个;之后又用一年时间,上千个一级网点通过下拉二级网点,完成病毒式扩张,网点数量暴增至13000个。

不过,安能的加盟模式,有点特殊。按照官方的说法,这是行业首创的货运合作商平台模式,即将关键的分拨中心、车线和各类基础设施等保留为自营业务,同时以数字化科技对中小型货运运营商统一管理。

简单地理解,就是“中心自营+地方加盟”,现在很多物流公司都是采用这种相对折中的货运模式,它在中国复杂多变的地理条件和市场分布下具有天然优势。

不过,过速扩张导致的必然是服务质量的下降。2016年,一个名叫张福权的人在论坛和各媒体平台发布一则向安能物流的控告文,称自己花1.2万元运送的贵仕骑摩托艇,三个轮胎全瘪气,车身刮痕严重。

当事人先后找了到货网点、发货人,都相互推脱,分管领导更是直接挂掉电话。这严重暴露了安能的服务问题。

根据上海消保委公布的2017年上海市十大投诉案例,安能物流涉投诉162件,连续3年成倍增长。安能物流因此受到公开批评“面对大量消费维权诉求,安能物流始终消极应对,不予妥善处置争议。”

作为物流企业来说,网点、车队只是物流的基础,如何生成用户口碑才是竞争的核心。安能物流当然知道这些基本的道理,但是在网点的过速扩张下,规模与服务必然是相斥的。

而且,从2016年开始,安能面临了自己的一次转折,从前期不断有金主进来,到过后连续4年的投资空档期。安能又发生了什么?

3.物流内卷,安能偏安一隅?

安能物流的长处在于货运合作商平台模式,借助自营控本增效,依靠网点规模效应实现盈利。

这种规模效应按照王拥军的话来理解就是,2019年安能在每件货物上优化了4分钱,直接产生了4亿元的收益。

得益于这种模式,2016年安能的零担快运直接进入第二,并且实现了盈利。眼看快运业务如鱼得水,安能做出一个后来祖宗都后悔的决定——进入红海的快递市场,投入资金20亿。

通过快运建立的物流基础,安能的快递业务在前期进展的也算顺利。2017年,安能定下300万的日票量目标。这年的安能全国网络大会上,安能副总裁祝建辉说,安能快递的体量已经达到“第三梯队的第一名”,并信誓旦旦地预测,2017年底将升至第二梯队前列。

不过,时运不济的安能终究在快递上折戟了。

当初进入快递市场,爱好在公众号发文的王拥军写了一篇文章,标题是《快递行业已进入由量变到质变的拐点》。现在看来,王拥军还是高估了快递行业的量变速度,还不幸踩上了快递洗牌的尾巴。

2018年,快递行业进行一轮惨烈的价格战,所有不得不跟注的快递企业都在亏损,这年安能净亏损达到21.13亿元。第二年,整个快递行业现“倒闭潮”。

2017年上线的电影《敦刻尔克》,被王拥军用到了自家的安能快递上——“史诗般的撤退”,不久“安能快递”更名为“安锐快运”。

之后,王拥军对快递和快运的观点相比2016年发生了质的变化,安能要做“零担物流的王者”,而不是跨界去和一众快递巨头抢增量。“我们仍然有很高的天花板,剩下大块由专线物流所占领的存量市场,是我们的最佳目标。”

不过,同行壹米滴答就不这样认为了。在安能放弃快递业务后,这家2015年成立的公司借助快递洗牌,从快运市场杀了进来。2020年壹米滴答收购了优速快递已故创始人余联兵的股份,成为优速第一大股东。

此外,多年排在快运市场前列的老玩家德邦也有自己的快递业务。在2018年,德邦快递业务的收入已经突破百亿,占比超过快运业务,而一年前,快递业务的收入占比还在34%。可见,快递业务背后所拥有的爆发力。

(图源:运联智库)

现在,专注于做“快运之王”的安能物流在业务上显然有点单薄了,而且,快运业务毛利率低,就算美国的零担巨头ODFL,经过30多年的物流优化,才从3%的净利率提升至15%。

低毛利就决定了现在固守一隅的安能只能继续通过规模效应来实现利润增长。只是现在,在快递市场已经玩的差不多的巨头们,又准备趟快运的浑水,快运公司未来又要开始经历过去几年快递经历过的阵痛了。

只有快运筹码的安能物流,承受得住吗?

参考来源:

1.21世纪经济报道:王拥军的安能前传

2.每日经济新闻:投诉剧增且不予妥善处理 上海消保委公开批评安能物流

3.有牛财经:安能物流冲刺上市:折戟快递后扭亏为盈,数字化仍难掩价格战风暴

4.陆家嘴杂志:安能物流王拥军:未来十年,安能只做一件事

5.格隆汇:万亿赛道新蓝海,安能物流开启零担快运上市潮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