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精选层扫描丨营收不稳定,诺思兰德连亏八年,新药研发何时完成?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精选层扫描丨营收不稳定,诺思兰德连亏八年,新药研发何时完成?

前三季度依然亏损。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李昊

诺思兰德(430047.NQ)于2020年11月挂牌精选层,未来或将成为北交所的一员。

由于诺思兰德采用“技术转让”的经营模式,公司营业收入变动较大。在2020年通过技术转让获取了2700万元的营收后,2021年营收已现萎靡,下次技术转让或将发生在2022年。

诺思兰德的第二大业务—药品销售,一方面要花费高额的营销费用,另一方面集采在即,近80%的毛利率还能维持吗?

由于在研发、营销、管理等多方面进行投入,诺思兰德已经连续8年亏损,且预计今年前三季度依旧亏损。转机在哪里?

营收的“两大支柱”

诺思兰德主要从事基因治疗药物、重组蛋白质类药物和眼科用药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公司三项业务分别为技术服务及转让、药品销售、代加工。从2020年年报来看,技术服务及转让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占总营收的近70%。

图:诺思兰德主营业务收入 图源:2020年年报

先看诺思兰德的第一业务:技术服务与技术转让,其中技术转让收入远高于技术服务。

诺思兰德此业务是将新药技术转让给代理商。以公司重要产品酒石酸溴莫尼定滴眼液为例,公司于2020年2月与欧康维签订代理合同,通过其为全国总代理进行市场推广,双方共同经营。

但由于药品研发周期较长,诺思兰德的技术转让业务经常“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2020年公司技术转让业务实现营收2700万元,占总营收的65%;2021年上半年,由于未能开展技术转让相关业务,此项收入为0。

值得注意的是,诺思兰德的技术服务及转让业务毛利率极高。2020年公司技术服务及转让业务毛利率为96.15%,主要原因还是药物的研发成本计入了研发费用而非成本费用。因此在毛利率极高的同时,公司研发费用同样高企,甚至多次超过营业收入。

在2018年-2019年,诺思兰德的研发费用投入远高于营业收入。2020年由于确认技术转让收入,营收大幅增长;今年上半年,公司研发投入仍基本与营收持平。

再看诺思兰德的第二项主营业务:药品销售。药品销售紧跟技术转让业务进行,在与代理商合作后由其进行销售。

图:诺思兰德合同收入情况 图源:2020年年报

值得一提的是,诺思兰德的药品销售品类十分单一,只有滴眼液。该业务2020年毛利率为78.25%,高于同行上市公司。同期兴齐眼药(300573.SZ)的滴眼剂毛利率为71.96%。

诺思兰德的滴眼液已参加集采。今年2月,公司盐酸奥洛他定滴眼液参加全国药品第四批集中采购招投标顺利中选,并于4月正式启动上市销售。该产品的全国药品集中采购供应省(区)为北京、天津等15个省市。

集采对医疗企业是把“双刃剑”:产品销售得到了有力保障,但却告别了高额利润。随着集采常态化,医药行业高定价、高毛利、高费用、高回扣,大量代表密集覆盖的推广模式结束。目前诺思兰德的药品销售业务营收大幅增长,但毛利率尚未出现衰退。

诺思兰德的第三个业务为药品代加工,但其业务体量较小,不到总营收的2%。

连续8年亏损

自2013年以来,诺思兰德的归母净利润已经连续8年为负。2021年上半年,公司再度亏损2576.38万元,超过2020年全年的亏损金额。

图:2013-2020诺思兰德归母净利润 图源:iFind

多种因素导致了诺思兰德的不盈利,其中营收不稳定为重要原因。

前文已提到,诺思兰德的营收主要依靠技术转让,一次技术转让即可创造高额收入。2013年-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在几十万至一千万不等,2020年凭借技术转让业务,营收跃至4143.86万元。

图:2013-2020诺思兰德营业收入 图源:iFind

那么,诺思兰德还有多少新品可以转让?截至2021年6月末,公司正在研发12个生物工程新药对应14个适应症。其中,正在开展2项III期临床研究、1项II期临床研究、其余9个生物工程创新药项目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

诺思兰德的NL003项目(重组人肝细胞生长因子裸质粒注射液)目前正处于III期临床研究。在今年5月的调研中公司表示,力争该项目2022年完成Ⅲ期临床研究并提交新药上市申请。NL002项目(注射用重组人改构白介素-11)截至2020年末,已完成Ⅲa期总结报告。

除了收入不稳定,诺思兰德的多项财务指标畸高。除了前文提到的研发费用,今年上半年公司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都在50%以上。

图:诺思兰德2021年半年报

诺思兰德在半年报中称,销售费用主要为计提两家药品总代理的市场推广费。管理费用方面,则是对研发人员实行股权激励且工资增加。

诺思兰德预测了今年三季度的营收状况。半年报显示,“虽然公司滴眼液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已明显增长,但收入额仍不能满足公司研发和公司日常经营需要。在研核心产品NL003等尚需时日才能商业化,预计公司2021年1-9月仍将持续亏损”。

在风险提示中,诺思兰德也表示,公司尚未盈利且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在产品获批上市之前,公司仍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及持续亏损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技术转让的销售模式,诺思兰德存在向单个客户的销售比例超过营业收入总额50%的情形。公司认为,随着在研产品的上市销售,该情况将得以改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精选层扫描丨营收不稳定,诺思兰德连亏八年,新药研发何时完成?

前三季度依然亏损。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李昊

诺思兰德(430047.NQ)于2020年11月挂牌精选层,未来或将成为北交所的一员。

由于诺思兰德采用“技术转让”的经营模式,公司营业收入变动较大。在2020年通过技术转让获取了2700万元的营收后,2021年营收已现萎靡,下次技术转让或将发生在2022年。

诺思兰德的第二大业务—药品销售,一方面要花费高额的营销费用,另一方面集采在即,近80%的毛利率还能维持吗?

由于在研发、营销、管理等多方面进行投入,诺思兰德已经连续8年亏损,且预计今年前三季度依旧亏损。转机在哪里?

营收的“两大支柱”

诺思兰德主要从事基因治疗药物、重组蛋白质类药物和眼科用药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公司三项业务分别为技术服务及转让、药品销售、代加工。从2020年年报来看,技术服务及转让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占总营收的近70%。

图:诺思兰德主营业务收入 图源:2020年年报

先看诺思兰德的第一业务:技术服务与技术转让,其中技术转让收入远高于技术服务。

诺思兰德此业务是将新药技术转让给代理商。以公司重要产品酒石酸溴莫尼定滴眼液为例,公司于2020年2月与欧康维签订代理合同,通过其为全国总代理进行市场推广,双方共同经营。

但由于药品研发周期较长,诺思兰德的技术转让业务经常“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2020年公司技术转让业务实现营收2700万元,占总营收的65%;2021年上半年,由于未能开展技术转让相关业务,此项收入为0。

值得注意的是,诺思兰德的技术服务及转让业务毛利率极高。2020年公司技术服务及转让业务毛利率为96.15%,主要原因还是药物的研发成本计入了研发费用而非成本费用。因此在毛利率极高的同时,公司研发费用同样高企,甚至多次超过营业收入。

在2018年-2019年,诺思兰德的研发费用投入远高于营业收入。2020年由于确认技术转让收入,营收大幅增长;今年上半年,公司研发投入仍基本与营收持平。

再看诺思兰德的第二项主营业务:药品销售。药品销售紧跟技术转让业务进行,在与代理商合作后由其进行销售。

图:诺思兰德合同收入情况 图源:2020年年报

值得一提的是,诺思兰德的药品销售品类十分单一,只有滴眼液。该业务2020年毛利率为78.25%,高于同行上市公司。同期兴齐眼药(300573.SZ)的滴眼剂毛利率为71.96%。

诺思兰德的滴眼液已参加集采。今年2月,公司盐酸奥洛他定滴眼液参加全国药品第四批集中采购招投标顺利中选,并于4月正式启动上市销售。该产品的全国药品集中采购供应省(区)为北京、天津等15个省市。

集采对医疗企业是把“双刃剑”:产品销售得到了有力保障,但却告别了高额利润。随着集采常态化,医药行业高定价、高毛利、高费用、高回扣,大量代表密集覆盖的推广模式结束。目前诺思兰德的药品销售业务营收大幅增长,但毛利率尚未出现衰退。

诺思兰德的第三个业务为药品代加工,但其业务体量较小,不到总营收的2%。

连续8年亏损

自2013年以来,诺思兰德的归母净利润已经连续8年为负。2021年上半年,公司再度亏损2576.38万元,超过2020年全年的亏损金额。

图:2013-2020诺思兰德归母净利润 图源:iFind

多种因素导致了诺思兰德的不盈利,其中营收不稳定为重要原因。

前文已提到,诺思兰德的营收主要依靠技术转让,一次技术转让即可创造高额收入。2013年-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在几十万至一千万不等,2020年凭借技术转让业务,营收跃至4143.86万元。

图:2013-2020诺思兰德营业收入 图源:iFind

那么,诺思兰德还有多少新品可以转让?截至2021年6月末,公司正在研发12个生物工程新药对应14个适应症。其中,正在开展2项III期临床研究、1项II期临床研究、其余9个生物工程创新药项目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

诺思兰德的NL003项目(重组人肝细胞生长因子裸质粒注射液)目前正处于III期临床研究。在今年5月的调研中公司表示,力争该项目2022年完成Ⅲ期临床研究并提交新药上市申请。NL002项目(注射用重组人改构白介素-11)截至2020年末,已完成Ⅲa期总结报告。

除了收入不稳定,诺思兰德的多项财务指标畸高。除了前文提到的研发费用,今年上半年公司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都在50%以上。

图:诺思兰德2021年半年报

诺思兰德在半年报中称,销售费用主要为计提两家药品总代理的市场推广费。管理费用方面,则是对研发人员实行股权激励且工资增加。

诺思兰德预测了今年三季度的营收状况。半年报显示,“虽然公司滴眼液销售收入较上年同期已明显增长,但收入额仍不能满足公司研发和公司日常经营需要。在研核心产品NL003等尚需时日才能商业化,预计公司2021年1-9月仍将持续亏损”。

在风险提示中,诺思兰德也表示,公司尚未盈利且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在产品获批上市之前,公司仍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及持续亏损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技术转让的销售模式,诺思兰德存在向单个客户的销售比例超过营业收入总额50%的情形。公司认为,随着在研产品的上市销售,该情况将得以改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