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国有望争得新马高铁项目 但海外高铁落实情况堪忧

新马高铁有望成为继雅万高铁和莫喀高铁后,中国高铁“走出去”的第三个标志性项目。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高铁“走出去”进展有喜有忧。

5月23日,为争取新马高铁项目,中国铁路总公司(下称中铁总)总经理盛光祖率领团队,开始访问马来西亚。新马高铁有望成为继雅万高铁和莫喀高铁后,中国高铁“走出去”的第三个标志性项目。

据新加坡媒体报道,中铁总的访问团队伍庞大,涵盖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铁路通信信号股份有限公司、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等至少六个单位的负责人。

据报道,作为中铁总总经理盛光祖是应多个单位的邀请赴马访问的,中国一直以来对新马高铁工程非常感兴趣,此行也是为了争取新马高铁的项目,并将与多名相关负责人见面。据悉,盛光祖此行将与马来西亚陆路交通委员会(SPAD)、交通部长廖中莱等人会面。

新加坡与马来西亚间的新马高铁设计长度约为356.1公里,其中马来西亚段的长度为326.1公里,新加坡段的长度为30公里,线路计划连接吉隆坡“马来新城”和新加坡裕廊东,经过芙蓉、马六甲、蔴坡、巴株巴辖和努沙再也五个城市,约需耗资120亿美元。高铁完工后,往来吉隆坡与新加坡只需90分钟,大大缩短了两地的往来时间。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两国政府预计将在今年7月,签署兴建新马高铁的合作谅解备忘录(MOU)。马来西亚首相纳吉说,根据新马两国在2013年达成的协议,两国最初预计此项目在2017年开始动工,于2020年完工,但后来发现还有许多技术问题有待克服,因此同意将完工日期推迟至2022年,如今看来可能还得推迟,最快要到2027年才能正式营运。

虽然海外高铁成绩单越来越漂亮,但其具体落实情况让人担忧。

路透社5月23日报道称,墨西哥交通部一名官员日前表示,本由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中标的墨西哥城至克雷塔罗高速铁路项目,墨方单方面宣布项目中止后,中铁建向墨西哥政府索赔2000万比索(约合810万元人民币)。

2014年10月,由中国铁建为主,联合原中国南车和四家墨西哥本地企业组成的联合体成为墨西哥高铁项目的唯一竞标者。该项目整体打包,包括铁路基建工程和新造客车,报价43亿美元。

2015年1月30日,墨西哥决定无限期暂停高速铁路项目。墨西哥当局给出的理由是,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降,该国财政和公共信贷部为改善预算状况,将对2015年包括石油、电力、交通等方面的公共财政开支进行总额1243亿比索的调整,其中就包括墨西哥高铁项目。

中国铁建在2015年3月向墨方正式提交了索赔申请。

无独有偶,据美联社5月14日报道,曾经被视为“情谊典范”的南美洲第一条高速铁路蒂纳科至阿纳科铁路现在几乎被放弃

该条高铁的停顿是由于委内瑞拉的资金短缺造成的。该铁路原本预计在2012年完工,现在工程已超期四年。美联社报道称,2013年6月,委内瑞拉国家铁路局负责人承认拖欠中国人4亿美元。

中国中铁董事长李长进曾指出,海外项目的建设周期远比国内项目要长,国内项目只需要两到三年就能完工,海外高速铁路困难更大,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才能落实。中国铁路运营商扩大全球业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高铁是一个国家的“奢侈级”基础设施。建设高铁有三个较高的经济门槛:首先需要投入大量资金;其次是人口密度要求;三是电力供应充足,满足这三个条件的发展中国家少之又少。

同时,资金方面的不确定因素拖慢了海外项目的进度,这种情况大多出现在发展中国家。分析师们称,当地政局不稳及中国铁路建设企业在成本控制方面经验不足令预算超支,也导致海外项目进展不顺。

但相较于能够以经济模型计算出来的经济门槛,高铁承建双方要面对的更大不确定性在于政治风险。由于这两项因素,中国曾经接触过或有意向在海外进行的项目中,实际落地者寥寥。

不过,自2015年至今,中国高铁“走出去”也有喜人的进展:2016年1月21日印尼雅万高铁开工;截至2016年5月,俄罗斯莫喀高铁的设计、车辆制造和通信信号接连确认由中国企业承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