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药企频卖核心资产,医药行业要大地震?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药企频卖核心资产,医药行业要大地震?

股权、上市许可、知识产权…万物皆可卖。

文|英才杂志 丁景芝

近期,医药板块兴起了买卖风,多家药企卖掉了自己旗下能下金蛋的母鸡。

8月17日,振东制药(300158.SZ)公告卖掉了朗迪钙的主体公司朗迪制药100%的股权,作价58亿元;8月31日,东阳光(600673.SH)公告称拟剥离整个医药板块,将公司持有宜昌东阳光长江药业股份有限公司51.41%股权转让给关联方,被转让公司主营产品为抗流感神药可威,也是十亿级别的大单品。

出售自家的优势产业,是为缓解公司资金流动性的权宜之计还是因为优势产业的市场格局已经大变呢?

其实,药企不止在卖优势产业的股权,也在出售自身明星产品的上市许可、知识产权。

翰宇药业(300199.SZ)8月27日公告,将产品注射用醋酸西曲瑞克(规格:0.25 毫克)的上市许可及相关知识产权转让给辉凌制药(中国)有限公司,交易金额合计为人民币 3849.75万元。这一药品的原研企业为默沙东,产品用于辅助生育技术,随着需求增大,西曲瑞克2020年全球市场销售额突破11.3亿元,国内公立医疗机构销售2亿元,翰宇药业是国内该款药品的首仿者。

首仿药品却贱价卖掉,翰宇公司为何做出如此选择,医药公司和买家的博弈,资本市场又如何解读?

卖卖卖的背后

标的资产基本面变化是驱动因素。

表面来看,振东制药出售朗迪制药是一门好生意。

首先,该资产系振东2016年收购而来,当时交易价格为26.46亿元,本次交易对价为58亿元,5年赚了31.5亿元,财务回报丰厚,对公司近两年的业绩也有所助益。截至2021年上半年,公司商誉达到23.43亿元,其中23.03亿元都来自于2016年的那场收购,本次交易完成,公司商誉几乎清零。

另外,公司公告称为使公司战略更加聚焦,未来在中药、化学药及创新药物领域会加大资金投入。在创新药方面,公司已有包括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ZD03、治疗乳腺癌、胃癌、房颤等在内的多个品种创新药进入或即将进入临床研究阶段;公司看好脱发行业,拟加大对脱发产品达霏欣的市场开发和营销投入。

这些都是振东对外说明的要出售朗迪制药的原因,不过,市场上都在说此次出售对于振东有点可惜,如果按照收购时的市盈率此次收购价应该至少再翻个倍。2020年朗迪制药净利润3.61亿元,此次收购给予公司16倍的市盈率,从事保健品的汤臣倍健(300146.SZ)PE(TTM)为26倍,这样来看,未上市的朗迪制药市盈率还可以,并不算低。

不过,振东卖掉朗迪钙这只行业占有率第一的现金奶牛,冲刺创新药和脱发市场的战略令上市公司的前景风雨飘摇。创新药是典型的十年十亿品种,需要漫长的时间和巨大的研发投入,公司现有创新药品种仅在临床一期或更前期阶段,幸运的话,也要多年之后才能产生收益。脱发市场最近热度的确很高,不过过去三年,公司做脱发业务的安特制药累计亏损额达1.66亿元。如果想打造脱发产品成为下一个朗迪钙,难度是很大的。

因此,资本市场的反应是较为负面的,振东制药股价连续三天大跌。

但是换个角度看,医药行业的政策频出,朗迪钙不止toC,也走toB路线,集采对于走ToB路线的企业一定会产生影响,只是或早或晚,也许现在正是出手的时机。如果不是优势资产,方源资本也不会接手,毕竟资本是逐利的,并不是为了产业兼并,在进的时候要先考虑退出,后期退出路径最好的一定是自主上市,其次也可选择装入其他上市公司。

东阳光转让东阳光药给广东东阳光,一是由于抗流感神药可威的市场格局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2019年该产品为公司创造近60亿元的销售额,而今年上半年,仅仅带来5363.5万的营收,且博瑞医药和石药集团的奥司他韦胶囊已于今年获批上市,有20余家企业包括科伦药业都递交了奥司他韦上市申请。

除了这显而易见的原因,收购主体广东东阳光药业有限公司也正在筹划IPO,先前在东莞控股(000828.SZ)回答投资者提问时曾经提到公司财务投资广东东阳光。可能是实际控人想筹划医药板块打包上市,才有此安排。

资本市场对该交易明显看好,公司股价大涨。看来,如果出让的是优势资产,且暂时没有其他确定性强的优势产业顶上,投资人对公司就会信心不足。而如果出让的是拖累业绩的资产,且公司下一步业绩确定性很强,投资人反而有种利空出尽的感觉。

转让商业权益 

医药行业高投入的特点使得合作共赢、保持良好现金流非常有必要。

医药公司转让旗下产品的知识产权和其他商业权益等和卖资产逻辑不同。

8月29日,亿帆医药公告,控股子公司上海亿一将新型生物药F-627在中国境内的所有知识产权和商业化权益独家许可给正大天晴南京顺欣。正大天晴南京顺欣需向上海亿一支付最高额不超过2.1亿元的许可费,以及分级的净销售额提成。F-627主要应用于预防及治疗肿瘤患者在化疗过程中引起的嗜中性粒细胞减少症。该产品从今年5月进入技术审核阶段,审批目标日期为2022年3月30日。

资本市场对该合作持乐观态度,消息出来后亿帆医药股价上涨。对于亿帆医药而言,虽然放弃了该产品的知识产权和大部分未来的商业化收益,但是借助正大天晴的销售网络以及销售团队,该产品能够迅速商业化,做大规模,更好实现商业价值。而如果这件事情自己来做,搭建销售网络耗费巨大,且医药的商业化并不简单,颇具门槛,可能耗时耗力却不能起到很好的效果。另外,过去一款创新药甚至首仿就可以使企业高枕无忧,现如今市场竞争激烈,比如PD-1这一靶点就被多家创新药企争抢,最终缩短创新药的黄金期,因此,以最快的速度商业化对企业而言是好的选择,能够将创新药的黄金期有效延长。对于正大天晴而言,销售网络已经搭建,扩展产品线才能将价值最大化。

百奥泰-U(688177.SH)也先后将在研管线商业化授权,不过百奥泰授权的是海外市场。

8月27日,百奥泰公告称,与Hikma签署授权许可与商业化协议,将公司的BAT2206(乌司奴单抗)注射液在美国市场的独占的产品商业化权益有偿许可给Hikma。据悉,双方首付款及里程碑款总金额最高至1.5亿美元。

9月8日,百奥泰宣布,与诺华子公司Sandoz就BAT1706签署了商业化及授权协议。目前,BAT1706已完成了包括全球III期临床试验在内的大量相似性研究,并且已向NMPA、EMA、FDA递交了上市许可申请且获得受理。

对于Biotech企业而言,在研管线的海外商业化授权代表自身的研发实力获得认可。创新药研发管线的数量及进度是公司价值的体现,而同时支撑多条研发管线耗资巨大,仅仅靠融资活着,产品无法短期变现对Biotech企业而言是很难受的,即使药品获批上市,后期的商业化也是公司不擅长的,遑论在海外的商业化了,因此选择海外大药企合作商业化,是国内Biotech企业产品出海的必然选择,也是产品在海外市场获得最大收益的好办法。

医药企业的收购或者出售,将会更加频繁。这背后或是公司战略调整,聚焦核心业务;或是公司消除竞争对手,提高市场占有率;或是将商业化价值提前变现。不过,无论是资产还是技术的商业化权益,卖完或买完只是开始。在集采的大环境下,医药公司都会朝着最适合自己的方向走去。

来源:蓝鲸

原标题:药企频卖核心资产 医药行业要大地震?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