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乐视手机回归:能回来,比什么都好?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乐视手机回归:能回来,比什么都好?

“红海”翻滚,机会渺茫。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文|凤凰WEEKLY财经 司雯雯 

乐视重新推出手机的消息,打破了“乐视手机”贴吧的沉寂,也再次唤起了某些对贾跃亭的记忆。

距离乐视上一次发布手机,已经过去了四年。9月30日,新机乐视S1在乐视商城首发,定价1599元,“乐视首款‘全国产’手机”的字样被放在宣传文案的第一句。

作为乐视S1目前开售的唯一平台,乐视商城购买页面显示,开售首日上架十分钟后,库存共计146台。又过去十分钟,售出了12台。

对老用户们来说,时代已经变了。讨论帖中,有许多人表达担忧,“高端比不过苹果,低端比不过小米”。

但乐视智能生态执行副总裁李晓伟的一句“能回来,比什么都好”,被写在了宣传海报上,也给了外界很多的联想。

这种联想,关乎乐视手机,关乎乐视品牌,甚至关乎已经与乐视手机完全脱钩的那位“贾布斯”。

乐视手机,究竟属于谁

乐视手机到底属于谁?这个问题在过去的数年间,有着很多的答案。

早在六年前,当雷军还在亚布力论坛上畅想着小米手机十年后成世界第一的美好前景时,贾跃亭已经将发布的三款乐视超级手机定义为全球手机颜值前三,同时还把联发科装配在3000元以上高端机型的芯片,装配在乐视手机上,而且,只要1499元。

按照“生态贴补硬件”的策略,用户一次性购买5年会员,乐视手机就免费使用。

把一款人人都用的手机,冠以“生态入口”这样的时髦词汇,还有“赔钱销售”的策略,贾跃亭有自己的心思,也算得上是有胆量。

时过境迁,经历业务分割、股权交替等变动后,重新回归的乐视手机选择以低价机型打开中低端市场,开始拼性价比。

昔日的“乐视手机”贴吧,曾为乐视发布会组织过大型应援,如今却很少有人发帖,偶尔有人询问手机坏了怎么修,回复者寥寥。

据乐视智能生态执行副总裁李晓伟介绍,乐视新推出的S1手机的目标用户是网约车司机、外卖小哥以及父母一辈等。

李晓伟表示,网约车司机、外卖小哥及父母一辈等群体,对手机的要求是续航时间长、系统可靠、大存储、屏幕尺寸大,而对屏幕分辨率、屏下指纹等参数不敏感,“S1诞生的背景正是如此”。

在市场策略之外,拼低端机型似乎也是乐视手机眼下唯一的选择。高端机型代表更大利润,也意味着更多投入,产品硬件、品牌营销等环节都需要较大成本,小米、OPPO、荣耀等厂商均已发力争夺这块市场,但也还没能实现实质性的突破。

相较头部厂商,乐视手机的实力目前在竞争中处于弱势。

乐视智能生态高级市场总监吴国平表示,现阶段,乐视手机在人才和资金上都不是很宽裕,自身条件还不足以支撑产品马上回到顶峰状态,整个团队以创业的心态在发展。乐视智能生态目前共有400至500人。

作为对比,小米集团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其全职员工为2.6万名。

形势不利,但对尝试构建智能生态的乐视而言,手机尚是无法放弃的业务。

5月,乐视在一场发布会上共推出六十多款智能生态新品,包括超级电视、智能家居、个人护理、厨电用品等,并宣布“乐视智能生态即将回归”,将打造带有乐视标签属性的智能生态圈。

在各家的智能生态布局中,手机都被作为连接各设备的关键入口。代表之一是,在芯片受限前提下,华为仍以发布4G版本、旧机焕新等方式维持手机生命线,以支持鸿蒙生态。

乐视或也抱有同样的考虑。其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未来乐视将打造电视、手机为双中心的智能生态圈,基于业务和品牌需要,手机业务回归是智能生态业务向前推进必不可少的环节。

提到乐视,永远有人在想贾跃亭

提到乐视的时候,永远会有人想起贾跃亭。

所以,当乐视手机回归的时候,也有人在调侃,贾跃亭是不是也要“下周回国”,有人期待超级手机归来,贾跃亭也能“东山再起”。

作为乐视创始人和曾经的掌舵者,在公众印象中,贾跃亭与乐视被绑定在一起。在乐视体系内,贾跃亭曾以“生态化反”为策略,拓展业务至互联网、内容、手机、汽车、体育七大生态。如今人们又从乐视手机提出智能生态圈等动向中,将两者联系起来。

很难界定乐视手机目前怎么看待贾跃亭。

5月,在宣告乐视超级手机回归的发布会前,乐视公布的邀请函曾引发热议。邀请函上使用了一张单人剪影,配文“我回来了!”有人将剪影与贾跃亭图片对照,认为两者很是相似,猜测贾跃亭是否会现身。

乐视曾发布邀请函,上有形似贾跃亭剪影的图案。

但乐视稍后修改了邀请函,将单人剪影替换为三人剪影,并表示,“误会一场”。

但许多支持者从贾跃亭造车的故事中看到了新的希望:2021年初,贾跃亭在美创立的电动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传出上市消息,7月,其在纳斯达克上市,吸引许多支持者。贾跃亭虽没有上台敲钟,但在台下现身鼓掌。

已退市的乐视网股票也受到投资者关注,不时发布异常波动公告。

贾跃亭与乐视的关系为这部手机增加了不少讨论度,但从实际运营来看,乐视手机已和贾跃亭没有直接关系。官网显示,乐视手机的经营主体是乐融致新电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前身是原乐视网TV事业部。

乐融创新CEO张巍在2021年5月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以乐视电视和乐视手机为主要核心产品的乐视智能生态是乐融致新的业务,2018年底到2019年年初开始出表,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乐视网目前在法律上拥有乐融致新的一部分股份,但乐视网和乐融致新是两家独立的公司。

据企查查数据,乐视网持有乐融致新电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母公司约39.7%股份。

相较乐视帝国倒塌、仓皇出走美国时,随着近期FF上市及各种造势活动,贾跃亭开始更活跃地出现在公众视野。

证监会曾于2021年4月查明,乐视网存在十年财务造假,贾跃亭被处以罚款2.41亿,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但到了7月,FF正式上市,贾跃亭无论是在社交平台上,还是在FF的活动中,都越来越多地出场亮相。

虽然从公司的商业架构上看,FF与贾跃亭之间也没什么关联,但至少从近期的动态上看,贾跃亭仍然以创始人的身份,为FF站台代言。

与乐视和FF完全脱钩,贾跃亭虽然还顶着失信被执行人和个人担保债务的约束,但也完成了从“拖油瓶”到“轻装上阵”的蜕变。

时至今日,当乐视手机再一次重出江湖的时候,人们总是希望,贾跃亭还是当年的那个贾跃亭。

“红海”翻滚,乐视手机还有机会吗?

而现在,乐视S1的卖点,似乎没能打动消费者。

上架前日,官方商城公布了定价,1599元,高于多数用户的心理价位。国内手机市场发展至今,已进入成熟期,整机价格不断降低,1599元的价格相当于5G机型的平均售价。

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报告显示,自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随着5G手机的广泛普及,平均售价为300美元,部分机型的价格已经下探至200美元甚至150美元以下。

“这个定价搭这个配置,乐视S1几乎没有什么优势”。一名乐视手机老用户评价,“如果是千元以下的定价,可能还有机会”。

以各品牌官网定价为准,按照S1主打的存储及摄像头卖点,《凤凰WEEKLY财经》对比了S1与同价位的几款机型。OPPO品牌中,K9系列同内存产品定价1899元,镜头为6400万三摄,小米旗下redmi系列中,Note10系列同等内存、同像素摄像头定价也是1599元。

乐视S1上架首日的两小时后,首批发售仍有库存,据官网内存数量计算,两小时内,这款机型共售出100至200台。

对回归之作的市场反应,乐视方已经做了心理准备。

李晓伟在发售前表示,现在乐视基本上是从0开始做手机,没有特别高的预期,主要是将整个流程跑一遍,以发现问题,为后续产品做好准备。S1是基于乐视目前手机研发和供应链、生产能力下,能保证其目标用户群体验和质量保证的一款产品。

但回归后的乐视手机,要面对的是与过往差别巨大的市场竞争。乐视手机在2015年发布第一款机型,2017年业务停滞,经历了国内智能手机发展最快的时期。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年,智能手机出货量为5.22亿部,同比增长14%。

飞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国内智能手机市场逐渐成熟,需求正在回落。对比中国信通院近年报告,国内手机市场的容量不断缩小,自2017年至2020年,总体出货量已连续四年下滑。

来自Counterpoint的数据也显示出同样的信号,2021年第二季度,中国智能手机销量环比下降13%,同比下降6%。

Counterpoint分析师张萌萌表示,中国的智能手机市场相当成熟,需求主要是换机需求。

头部手机厂商已将市场基本瓜分,想从中抢下份额,对乐视手机而言难度颇大。以低价机型打开中低端市场的策略也很难奏效,小米、OPPO、vivo及荣耀大多都是从中低端市场起家,分别以redmi、realme等系列主攻中低端市场,在供应链、销售渠道及品牌形象上占据优势。

Canalys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中国大陆市场智能手机出货量前五名的厂商,占据下了82%的市场份额。

相较高端市场的突破战,中低端市场几乎是头部厂商的主场,竞争更加激烈,突围难度很大。

乐视手机还将在突围中做出更多努力。在5月的发布会上,其预告超级手机也将回归,并展示了新机的局部图。从已发布信息来看,乐视S1的“试水”意味更重,超级手机的配置及定位将更高。

“发布会上预告的型号还在准备中,乐视手机业务时隔多年后重启,特别是受国内外疫情影响的手机原材料,尤其是芯片供应短缺影响,遇到的各种困难是难以想象的”,李晓伟表示,“希望市场能给我们一些时间”。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乐视

3.7k
  • 快手宣布与乐视视频战略合作,独家自制版权作品可二创
  • 乐视网保荐项目行政监管措施落地

贾跃亭

  • 距离“交卷”只剩半个月,市值仅剩7亿美元,贾跃亭该如何翻身?
  • 留在乐视的人,还在等一个答案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乐视手机回归:能回来,比什么都好?

“红海”翻滚,机会渺茫。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文|凤凰WEEKLY财经 司雯雯 

乐视重新推出手机的消息,打破了“乐视手机”贴吧的沉寂,也再次唤起了某些对贾跃亭的记忆。

距离乐视上一次发布手机,已经过去了四年。9月30日,新机乐视S1在乐视商城首发,定价1599元,“乐视首款‘全国产’手机”的字样被放在宣传文案的第一句。

作为乐视S1目前开售的唯一平台,乐视商城购买页面显示,开售首日上架十分钟后,库存共计146台。又过去十分钟,售出了12台。

对老用户们来说,时代已经变了。讨论帖中,有许多人表达担忧,“高端比不过苹果,低端比不过小米”。

但乐视智能生态执行副总裁李晓伟的一句“能回来,比什么都好”,被写在了宣传海报上,也给了外界很多的联想。

这种联想,关乎乐视手机,关乎乐视品牌,甚至关乎已经与乐视手机完全脱钩的那位“贾布斯”。

乐视手机,究竟属于谁

乐视手机到底属于谁?这个问题在过去的数年间,有着很多的答案。

早在六年前,当雷军还在亚布力论坛上畅想着小米手机十年后成世界第一的美好前景时,贾跃亭已经将发布的三款乐视超级手机定义为全球手机颜值前三,同时还把联发科装配在3000元以上高端机型的芯片,装配在乐视手机上,而且,只要1499元。

按照“生态贴补硬件”的策略,用户一次性购买5年会员,乐视手机就免费使用。

把一款人人都用的手机,冠以“生态入口”这样的时髦词汇,还有“赔钱销售”的策略,贾跃亭有自己的心思,也算得上是有胆量。

时过境迁,经历业务分割、股权交替等变动后,重新回归的乐视手机选择以低价机型打开中低端市场,开始拼性价比。

昔日的“乐视手机”贴吧,曾为乐视发布会组织过大型应援,如今却很少有人发帖,偶尔有人询问手机坏了怎么修,回复者寥寥。

据乐视智能生态执行副总裁李晓伟介绍,乐视新推出的S1手机的目标用户是网约车司机、外卖小哥以及父母一辈等。

李晓伟表示,网约车司机、外卖小哥及父母一辈等群体,对手机的要求是续航时间长、系统可靠、大存储、屏幕尺寸大,而对屏幕分辨率、屏下指纹等参数不敏感,“S1诞生的背景正是如此”。

在市场策略之外,拼低端机型似乎也是乐视手机眼下唯一的选择。高端机型代表更大利润,也意味着更多投入,产品硬件、品牌营销等环节都需要较大成本,小米、OPPO、荣耀等厂商均已发力争夺这块市场,但也还没能实现实质性的突破。

相较头部厂商,乐视手机的实力目前在竞争中处于弱势。

乐视智能生态高级市场总监吴国平表示,现阶段,乐视手机在人才和资金上都不是很宽裕,自身条件还不足以支撑产品马上回到顶峰状态,整个团队以创业的心态在发展。乐视智能生态目前共有400至500人。

作为对比,小米集团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其全职员工为2.6万名。

形势不利,但对尝试构建智能生态的乐视而言,手机尚是无法放弃的业务。

5月,乐视在一场发布会上共推出六十多款智能生态新品,包括超级电视、智能家居、个人护理、厨电用品等,并宣布“乐视智能生态即将回归”,将打造带有乐视标签属性的智能生态圈。

在各家的智能生态布局中,手机都被作为连接各设备的关键入口。代表之一是,在芯片受限前提下,华为仍以发布4G版本、旧机焕新等方式维持手机生命线,以支持鸿蒙生态。

乐视或也抱有同样的考虑。其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未来乐视将打造电视、手机为双中心的智能生态圈,基于业务和品牌需要,手机业务回归是智能生态业务向前推进必不可少的环节。

提到乐视,永远有人在想贾跃亭

提到乐视的时候,永远会有人想起贾跃亭。

所以,当乐视手机回归的时候,也有人在调侃,贾跃亭是不是也要“下周回国”,有人期待超级手机归来,贾跃亭也能“东山再起”。

作为乐视创始人和曾经的掌舵者,在公众印象中,贾跃亭与乐视被绑定在一起。在乐视体系内,贾跃亭曾以“生态化反”为策略,拓展业务至互联网、内容、手机、汽车、体育七大生态。如今人们又从乐视手机提出智能生态圈等动向中,将两者联系起来。

很难界定乐视手机目前怎么看待贾跃亭。

5月,在宣告乐视超级手机回归的发布会前,乐视公布的邀请函曾引发热议。邀请函上使用了一张单人剪影,配文“我回来了!”有人将剪影与贾跃亭图片对照,认为两者很是相似,猜测贾跃亭是否会现身。

乐视曾发布邀请函,上有形似贾跃亭剪影的图案。

但乐视稍后修改了邀请函,将单人剪影替换为三人剪影,并表示,“误会一场”。

但许多支持者从贾跃亭造车的故事中看到了新的希望:2021年初,贾跃亭在美创立的电动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传出上市消息,7月,其在纳斯达克上市,吸引许多支持者。贾跃亭虽没有上台敲钟,但在台下现身鼓掌。

已退市的乐视网股票也受到投资者关注,不时发布异常波动公告。

贾跃亭与乐视的关系为这部手机增加了不少讨论度,但从实际运营来看,乐视手机已和贾跃亭没有直接关系。官网显示,乐视手机的经营主体是乐融致新电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前身是原乐视网TV事业部。

乐融创新CEO张巍在2021年5月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以乐视电视和乐视手机为主要核心产品的乐视智能生态是乐融致新的业务,2018年底到2019年年初开始出表,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乐视网目前在法律上拥有乐融致新的一部分股份,但乐视网和乐融致新是两家独立的公司。

据企查查数据,乐视网持有乐融致新电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母公司约39.7%股份。

相较乐视帝国倒塌、仓皇出走美国时,随着近期FF上市及各种造势活动,贾跃亭开始更活跃地出现在公众视野。

证监会曾于2021年4月查明,乐视网存在十年财务造假,贾跃亭被处以罚款2.41亿,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但到了7月,FF正式上市,贾跃亭无论是在社交平台上,还是在FF的活动中,都越来越多地出场亮相。

虽然从公司的商业架构上看,FF与贾跃亭之间也没什么关联,但至少从近期的动态上看,贾跃亭仍然以创始人的身份,为FF站台代言。

与乐视和FF完全脱钩,贾跃亭虽然还顶着失信被执行人和个人担保债务的约束,但也完成了从“拖油瓶”到“轻装上阵”的蜕变。

时至今日,当乐视手机再一次重出江湖的时候,人们总是希望,贾跃亭还是当年的那个贾跃亭。

“红海”翻滚,乐视手机还有机会吗?

而现在,乐视S1的卖点,似乎没能打动消费者。

上架前日,官方商城公布了定价,1599元,高于多数用户的心理价位。国内手机市场发展至今,已进入成熟期,整机价格不断降低,1599元的价格相当于5G机型的平均售价。

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报告显示,自2020年第二季度以来,随着5G手机的广泛普及,平均售价为300美元,部分机型的价格已经下探至200美元甚至150美元以下。

“这个定价搭这个配置,乐视S1几乎没有什么优势”。一名乐视手机老用户评价,“如果是千元以下的定价,可能还有机会”。

以各品牌官网定价为准,按照S1主打的存储及摄像头卖点,《凤凰WEEKLY财经》对比了S1与同价位的几款机型。OPPO品牌中,K9系列同内存产品定价1899元,镜头为6400万三摄,小米旗下redmi系列中,Note10系列同等内存、同像素摄像头定价也是1599元。

乐视S1上架首日的两小时后,首批发售仍有库存,据官网内存数量计算,两小时内,这款机型共售出100至200台。

对回归之作的市场反应,乐视方已经做了心理准备。

李晓伟在发售前表示,现在乐视基本上是从0开始做手机,没有特别高的预期,主要是将整个流程跑一遍,以发现问题,为后续产品做好准备。S1是基于乐视目前手机研发和供应链、生产能力下,能保证其目标用户群体验和质量保证的一款产品。

但回归后的乐视手机,要面对的是与过往差别巨大的市场竞争。乐视手机在2015年发布第一款机型,2017年业务停滞,经历了国内智能手机发展最快的时期。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年,智能手机出货量为5.22亿部,同比增长14%。

飞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国内智能手机市场逐渐成熟,需求正在回落。对比中国信通院近年报告,国内手机市场的容量不断缩小,自2017年至2020年,总体出货量已连续四年下滑。

来自Counterpoint的数据也显示出同样的信号,2021年第二季度,中国智能手机销量环比下降13%,同比下降6%。

Counterpoint分析师张萌萌表示,中国的智能手机市场相当成熟,需求主要是换机需求。

头部手机厂商已将市场基本瓜分,想从中抢下份额,对乐视手机而言难度颇大。以低价机型打开中低端市场的策略也很难奏效,小米、OPPO、vivo及荣耀大多都是从中低端市场起家,分别以redmi、realme等系列主攻中低端市场,在供应链、销售渠道及品牌形象上占据优势。

Canalys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中国大陆市场智能手机出货量前五名的厂商,占据下了82%的市场份额。

相较高端市场的突破战,中低端市场几乎是头部厂商的主场,竞争更加激烈,突围难度很大。

乐视手机还将在突围中做出更多努力。在5月的发布会上,其预告超级手机也将回归,并展示了新机的局部图。从已发布信息来看,乐视S1的“试水”意味更重,超级手机的配置及定位将更高。

“发布会上预告的型号还在准备中,乐视手机业务时隔多年后重启,特别是受国内外疫情影响的手机原材料,尤其是芯片供应短缺影响,遇到的各种困难是难以想象的”,李晓伟表示,“希望市场能给我们一些时间”。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