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JMedia】巨头阴影下的猫眼变局:与光线捆绑是妙招还是坏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JMedia】巨头阴影下的猫眼变局:与光线捆绑是妙招还是坏棋?

对于一直谋求独立运营的猫眼电影而言,其始终面对的问题都是选择如何站队,唯一区别只在于站队的对象不同而已。

当微影、淘宝电影前后脚完成融资,“猫眼怎么办”成为了业界所关注的话题。猫眼用了三年多时间,成为在线票务网站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一度曾是这个领域的领跑者,但如今在BAT纷纷抢滩的局面下,它面临着如何在巨头阴影下存活的问题。

此前,多家媒体报道称,光线将入股猫眼,而对于股份多少有不同说法。《三声》此前了解,光线欲获得猫眼的控股权,同时猫眼与光线交叉持股,王兴进入光线的董事会。

但这一方案仅是说法之一。据腾讯科技5月26日报道,接近交易人士称,光线传媒将取得猫眼电影10%-20%的股份,后者整体估值超百亿。另一位券商负责人则称,光线将以20亿元的现金及股票换取猫眼20%的股份。

这一方案或更接近实际。

一来,对于光线来说,投资比例若超过20%,就将并入上市公司财务报表,但如果这家公司尚未盈利,光线的报表不会好看,而这将影响股价,显然这是光线总裁王长田不愿意看到的。

正如王长田在今年三月接受《三声》等媒体采访时称,“如果一家公司现在状态是盈利,光线期望投资的比例超过20%。如果这家公司目前是亏损,我们希望投20%以下,或者接近20%,因为20%是一个线,20%以上我们会并它(财务报表),20%以下就不并了。说实在的,我们现在没有能力消化大面积的亏损给我们造成的损失。”

而猫眼的盈利状况则处于不明状态,今年3月王兴曾在内部邮件中说猫眼实现了BG层面盈利(也即内部事业群的盈利),但这被普遍看作一种漂亮而模糊的说辞,猫眼作为一家独立公司的盈利状况仍然不明。

二来,按照光线在4月11日的停牌公告:“正在筹划重大对外投资项目,涉及的领域为互联网及文化行业相关,公司投资金额预估为10-20亿人民币”。这也意味着光线最高投资额为20亿元,若以20亿元拿下猫眼50%的股权,猫眼估值也就40亿元,大大低于此前微影20亿美元、淘票票(原淘宝电影)130亿元的估值,猫眼可情愿?而若是20亿元换取20%的股权,猫眼的估值则是100亿。这样的估值或才更能让王兴过得去。

当然,也有其它的可能方案。

此前,《三声》在梳理时发现,猫眼电影已于5月13日完成注册资本变更,从5000万元人民币变为5555.5555万元人民币,注册资本增加了11%。这很可能意味着猫眼引入了新的投资方,新投资方占股10%。

但无论如何,若与光线深度捆绑,猫眼的前景也并未因此显得一片光明。此前华谊收购了在线票务网站卖座网,此后这一网站便渐趋于沉默。同为上游民营娱乐公司的光线收购猫眼,是否会重蹈卖座网的覆辙?

此外,站队光线,或也会让其它电影制作与发行公司对猫眼有所忌惮。猫眼也难以扮演一个独立的在线票务平台及社区的角色。

但若不择一家而结盟,猫眼的道路看起来也有些艰难。左有微影,右有淘票票,这两家背靠大树腾讯、阿里的票务平台一旦开启票补模式抢占市场,相对缺乏资本与流量输血能力的猫眼又如何拼得过?

在经过三年的电影在线购票培育之后,起了个大早的猫眼将如何玩下去?

而猫眼的命运,又何尝不是所有逐渐做大的创业公司迟早面临的问题:如何在巨头BAT的阴影下生存?

1 猫眼与光线的友谊小船上都载过什么?

猫眼和光线曾有过相对愉快的合作。《港囧》、《美人鱼》都是光线与猫眼合作的经典案例。

与此同时,猫眼电影也一直在探索自票务平台向行业上游覆盖的转型道路。今年4月,王兴一封针对猫眼电影的内部信件流出。信件宣布,分拆猫眼电影业务独立运营,由原大众点评CEO郑志昊接替因病休假的原猫眼CEO沈丽。王兴在信件中称,猫眼的重点是发展电影上游业务,通过资本运作,与行业资源深度对接,打造猫眼娱乐媒体平台。

通过交叉入股的方式完成与光线传媒间的深度捆绑,王兴在这封信件中设想的“对接行业资源”便得以梦想成真。资料显示,光线传媒以电视节目制作与发行起家,如今集电影投资、制作、宣发,电视剧投资、发行,艺人经纪,新媒体互联网、游戏等业务于一体,是中国最大的民营传媒娱乐集团之一。2013年,其投资发行的影片《泰囧》、《致青春》均成为现象级影片;今年,光线传媒投资并发行了由周星驰执导的影片《美人鱼》,影片获得30亿票房,接过了《捉妖记》华语电影票房冠军的桂冠。

《三声》也在整理光线的投资矩阵时发现,这家短短几年内迅速跻身电影新贵的传媒公司,在投资步伐上正有意识地建立起内容从策划阶段到后期宣发、乃至于衍生品(游戏)在内的完整的产业闭环。这对于尚处于行业下游的在线票务平台,无疑正是其最为渴求的“上游资源”。

事实上,更早的数据表明,王兴的信件并非他的个人愿景,而是一种暗示与预告。就在猫眼电影内部信件发布同时,光线传媒因对外投资项目停牌。只不过彼时两件事并未透露出任何有联系的迹象,猫眼与光线的结合也就不为外界所知。

而根据艾媒《2015Q4中国在线电影购票专题研究报告》显示,集结了大众点评与美团力量的新猫眼实力雄厚。在中国各大电影在线购票平台出票量中,猫眼(含大众点评)仍以23.5%的用户份额领跑市场。

同时,王兴本人也曾多次强调,猫眼将“依托美团-大众点评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大数据平台等,为中国的电影及泛文化娱乐行业贡献更多力量”。

因此,光线传媒这家以传统媒体起家的公司,有望补上“互联网+”的这一课;而光线原本就表现出色的宣发能力,也将因互联网力量的加入而得到进一步拓深。

2 腾讯系与阿里系的角逐?

同样,双方背后的巨头之争也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今年1月19日,宣布合并的美团与大众点评完成了33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轮具有代表性的融资背后,原本持有10%-15%股份左右的阿里巴巴退出该轮融资,腾讯则继续跟投,据媒体报道称,这33亿美元中,腾讯共计支付了10亿美元。而原本执着于O2O与电影票务的阿里巴巴,在退出新美大后则全力扶持淘宝电影与口碑外卖两项业务。

猫眼电影既是由新美大分拆出来的子公司,身上即有着腾讯系血脉。而在去年,阿里巴巴宣布认购光线传媒24亿元的股票,成为光线传媒第二大股东。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光线与猫眼实现彼此间的深度捆绑,阿里巴巴与腾讯之间的血脉能否兼容,本身便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根据《三声》获得的信息,原本有股东有意撮合微影时代与猫眼合并。微影时代是自2014年从微信电影票剥离出来的腾讯系公司,拥有电影、演出、体育三大版块业务,如今更开始涉及原创内容、开发制作、发行营销到衍生品售卖的完整产业布局,投资超过近40家公司。而猫眼电影拥有以电影票务为核心组织起的用户社区,与微影时代结合,理论上能产生较之如今微影时代与格瓦拉合并后更为强大的协同效应。

但这样本应是强强联手的合作最终并没有达成。

3 猫眼或将迎来后遗症?

同时,此事也不乏更多的不利可能。即在光线与猫眼电影达成深度合作的情况下,后者与其余电影公司的合作很可能受到影响。“捆绑光线后,其它电影公司和猫眼的合作会存在问题。”有业界人士表明,“和其它电影公司都很难合作了。”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猫眼电影全年交易额达156亿。与此同时,猫眼团队探索的“大数据+发行”渠道,令其一共参与投资、发行了30多部影片,其中猫眼联合出品或联合发行的影片达到19部,累计票房达到84亿。而除开《港囧》、《美人鱼》这样由光线传媒投资的影片,猫眼其余取得线上发行权的热门影片,如《捉妖记》、《煎饼侠》等,并无光线传媒的身影。

尽管在过往案例中,不乏电影公司本身与票务平台以入股或收购的方式来完成彼此间的优势互补,如华谊之于卖座网,或是阿里影业与淘票票(原淘宝电影),但战略入股的方式实不多见,因而结果究竟如何,如今看来也殊难预料。

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借由光线传媒的入股,阿里是否会谋求取得猫眼控制权,毕竟阿里是光线的第二大股东,持有9.36%的股份。迄今为止,阿里巴巴虽然已拥有淘票票、娱乐宝与阿里影业为一体的电影生态的完整闭环,但与微影时代相似,猫眼电影在市场上所占的份额地位与社区属性,对阿里巴巴仍构成一定吸引力。而对于一直谋求独立运营的猫眼电影而言,其始终面对的问题都是选择如何站队,唯一区别只在于站队的对象不同而已。

而就在去年7月份,光线传媒宣布受让北京捷通无限科技有限公司68.55%股权,作价1.31亿元人民币。捷通无限彼时拥有的是在线电影票务平台网票网,自收购完成后,这家自2005年成立、对外宣传为“国内最专业电影票购买网站”的公司,至今仍显得默默无闻。时至今日,在相关数据中,网票网的市场份额,几乎湮灭于猫眼、微票儿、淘宝电影等主流平台的阴影之下。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由阿拉伯的劳伦斯带队煽动起来、对抗奥斯曼帝国的阿拉伯人,最终在战后成为了战时盟友英国与列强瓜分国土的对象。这一决定使劳伦斯深受挫折,也令整个中东地区震荡至今。

剑指上游的猫眼电影,会因此成为这场征战的牺牲品吗?

来源:三声

原标题:巨头阴影下的猫眼变局:与光线捆绑是妙招还是坏棋?

最新更新时间:05/27 23:01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猫眼电影

1.3k
  • 《爱乐之城》宣布中国内地重映
  • 猫眼公布32部待映新片,袒露全产业链布局野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JMedia】巨头阴影下的猫眼变局:与光线捆绑是妙招还是坏棋?

对于一直谋求独立运营的猫眼电影而言,其始终面对的问题都是选择如何站队,唯一区别只在于站队的对象不同而已。

当微影、淘宝电影前后脚完成融资,“猫眼怎么办”成为了业界所关注的话题。猫眼用了三年多时间,成为在线票务网站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一度曾是这个领域的领跑者,但如今在BAT纷纷抢滩的局面下,它面临着如何在巨头阴影下存活的问题。

此前,多家媒体报道称,光线将入股猫眼,而对于股份多少有不同说法。《三声》此前了解,光线欲获得猫眼的控股权,同时猫眼与光线交叉持股,王兴进入光线的董事会。

但这一方案仅是说法之一。据腾讯科技5月26日报道,接近交易人士称,光线传媒将取得猫眼电影10%-20%的股份,后者整体估值超百亿。另一位券商负责人则称,光线将以20亿元的现金及股票换取猫眼20%的股份。

这一方案或更接近实际。

一来,对于光线来说,投资比例若超过20%,就将并入上市公司财务报表,但如果这家公司尚未盈利,光线的报表不会好看,而这将影响股价,显然这是光线总裁王长田不愿意看到的。

正如王长田在今年三月接受《三声》等媒体采访时称,“如果一家公司现在状态是盈利,光线期望投资的比例超过20%。如果这家公司目前是亏损,我们希望投20%以下,或者接近20%,因为20%是一个线,20%以上我们会并它(财务报表),20%以下就不并了。说实在的,我们现在没有能力消化大面积的亏损给我们造成的损失。”

而猫眼的盈利状况则处于不明状态,今年3月王兴曾在内部邮件中说猫眼实现了BG层面盈利(也即内部事业群的盈利),但这被普遍看作一种漂亮而模糊的说辞,猫眼作为一家独立公司的盈利状况仍然不明。

二来,按照光线在4月11日的停牌公告:“正在筹划重大对外投资项目,涉及的领域为互联网及文化行业相关,公司投资金额预估为10-20亿人民币”。这也意味着光线最高投资额为20亿元,若以20亿元拿下猫眼50%的股权,猫眼估值也就40亿元,大大低于此前微影20亿美元、淘票票(原淘宝电影)130亿元的估值,猫眼可情愿?而若是20亿元换取20%的股权,猫眼的估值则是100亿。这样的估值或才更能让王兴过得去。

当然,也有其它的可能方案。

此前,《三声》在梳理时发现,猫眼电影已于5月13日完成注册资本变更,从5000万元人民币变为5555.5555万元人民币,注册资本增加了11%。这很可能意味着猫眼引入了新的投资方,新投资方占股10%。

但无论如何,若与光线深度捆绑,猫眼的前景也并未因此显得一片光明。此前华谊收购了在线票务网站卖座网,此后这一网站便渐趋于沉默。同为上游民营娱乐公司的光线收购猫眼,是否会重蹈卖座网的覆辙?

此外,站队光线,或也会让其它电影制作与发行公司对猫眼有所忌惮。猫眼也难以扮演一个独立的在线票务平台及社区的角色。

但若不择一家而结盟,猫眼的道路看起来也有些艰难。左有微影,右有淘票票,这两家背靠大树腾讯、阿里的票务平台一旦开启票补模式抢占市场,相对缺乏资本与流量输血能力的猫眼又如何拼得过?

在经过三年的电影在线购票培育之后,起了个大早的猫眼将如何玩下去?

而猫眼的命运,又何尝不是所有逐渐做大的创业公司迟早面临的问题:如何在巨头BAT的阴影下生存?

1 猫眼与光线的友谊小船上都载过什么?

猫眼和光线曾有过相对愉快的合作。《港囧》、《美人鱼》都是光线与猫眼合作的经典案例。

与此同时,猫眼电影也一直在探索自票务平台向行业上游覆盖的转型道路。今年4月,王兴一封针对猫眼电影的内部信件流出。信件宣布,分拆猫眼电影业务独立运营,由原大众点评CEO郑志昊接替因病休假的原猫眼CEO沈丽。王兴在信件中称,猫眼的重点是发展电影上游业务,通过资本运作,与行业资源深度对接,打造猫眼娱乐媒体平台。

通过交叉入股的方式完成与光线传媒间的深度捆绑,王兴在这封信件中设想的“对接行业资源”便得以梦想成真。资料显示,光线传媒以电视节目制作与发行起家,如今集电影投资、制作、宣发,电视剧投资、发行,艺人经纪,新媒体互联网、游戏等业务于一体,是中国最大的民营传媒娱乐集团之一。2013年,其投资发行的影片《泰囧》、《致青春》均成为现象级影片;今年,光线传媒投资并发行了由周星驰执导的影片《美人鱼》,影片获得30亿票房,接过了《捉妖记》华语电影票房冠军的桂冠。

《三声》也在整理光线的投资矩阵时发现,这家短短几年内迅速跻身电影新贵的传媒公司,在投资步伐上正有意识地建立起内容从策划阶段到后期宣发、乃至于衍生品(游戏)在内的完整的产业闭环。这对于尚处于行业下游的在线票务平台,无疑正是其最为渴求的“上游资源”。

事实上,更早的数据表明,王兴的信件并非他的个人愿景,而是一种暗示与预告。就在猫眼电影内部信件发布同时,光线传媒因对外投资项目停牌。只不过彼时两件事并未透露出任何有联系的迹象,猫眼与光线的结合也就不为外界所知。

而根据艾媒《2015Q4中国在线电影购票专题研究报告》显示,集结了大众点评与美团力量的新猫眼实力雄厚。在中国各大电影在线购票平台出票量中,猫眼(含大众点评)仍以23.5%的用户份额领跑市场。

同时,王兴本人也曾多次强调,猫眼将“依托美团-大众点评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大数据平台等,为中国的电影及泛文化娱乐行业贡献更多力量”。

因此,光线传媒这家以传统媒体起家的公司,有望补上“互联网+”的这一课;而光线原本就表现出色的宣发能力,也将因互联网力量的加入而得到进一步拓深。

2 腾讯系与阿里系的角逐?

同样,双方背后的巨头之争也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今年1月19日,宣布合并的美团与大众点评完成了33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轮具有代表性的融资背后,原本持有10%-15%股份左右的阿里巴巴退出该轮融资,腾讯则继续跟投,据媒体报道称,这33亿美元中,腾讯共计支付了10亿美元。而原本执着于O2O与电影票务的阿里巴巴,在退出新美大后则全力扶持淘宝电影与口碑外卖两项业务。

猫眼电影既是由新美大分拆出来的子公司,身上即有着腾讯系血脉。而在去年,阿里巴巴宣布认购光线传媒24亿元的股票,成为光线传媒第二大股东。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光线与猫眼实现彼此间的深度捆绑,阿里巴巴与腾讯之间的血脉能否兼容,本身便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根据《三声》获得的信息,原本有股东有意撮合微影时代与猫眼合并。微影时代是自2014年从微信电影票剥离出来的腾讯系公司,拥有电影、演出、体育三大版块业务,如今更开始涉及原创内容、开发制作、发行营销到衍生品售卖的完整产业布局,投资超过近40家公司。而猫眼电影拥有以电影票务为核心组织起的用户社区,与微影时代结合,理论上能产生较之如今微影时代与格瓦拉合并后更为强大的协同效应。

但这样本应是强强联手的合作最终并没有达成。

3 猫眼或将迎来后遗症?

同时,此事也不乏更多的不利可能。即在光线与猫眼电影达成深度合作的情况下,后者与其余电影公司的合作很可能受到影响。“捆绑光线后,其它电影公司和猫眼的合作会存在问题。”有业界人士表明,“和其它电影公司都很难合作了。”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猫眼电影全年交易额达156亿。与此同时,猫眼团队探索的“大数据+发行”渠道,令其一共参与投资、发行了30多部影片,其中猫眼联合出品或联合发行的影片达到19部,累计票房达到84亿。而除开《港囧》、《美人鱼》这样由光线传媒投资的影片,猫眼其余取得线上发行权的热门影片,如《捉妖记》、《煎饼侠》等,并无光线传媒的身影。

尽管在过往案例中,不乏电影公司本身与票务平台以入股或收购的方式来完成彼此间的优势互补,如华谊之于卖座网,或是阿里影业与淘票票(原淘宝电影),但战略入股的方式实不多见,因而结果究竟如何,如今看来也殊难预料。

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借由光线传媒的入股,阿里是否会谋求取得猫眼控制权,毕竟阿里是光线的第二大股东,持有9.36%的股份。迄今为止,阿里巴巴虽然已拥有淘票票、娱乐宝与阿里影业为一体的电影生态的完整闭环,但与微影时代相似,猫眼电影在市场上所占的份额地位与社区属性,对阿里巴巴仍构成一定吸引力。而对于一直谋求独立运营的猫眼电影而言,其始终面对的问题都是选择如何站队,唯一区别只在于站队的对象不同而已。

而就在去年7月份,光线传媒宣布受让北京捷通无限科技有限公司68.55%股权,作价1.31亿元人民币。捷通无限彼时拥有的是在线电影票务平台网票网,自收购完成后,这家自2005年成立、对外宣传为“国内最专业电影票购买网站”的公司,至今仍显得默默无闻。时至今日,在相关数据中,网票网的市场份额,几乎湮灭于猫眼、微票儿、淘宝电影等主流平台的阴影之下。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由阿拉伯的劳伦斯带队煽动起来、对抗奥斯曼帝国的阿拉伯人,最终在战后成为了战时盟友英国与列强瓜分国土的对象。这一决定使劳伦斯深受挫折,也令整个中东地区震荡至今。

剑指上游的猫眼电影,会因此成为这场征战的牺牲品吗?

来源:三声

原标题:巨头阴影下的猫眼变局:与光线捆绑是妙招还是坏棋?

最新更新时间:05/27 23:01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