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海南万宁这个“冠军村”,走出数十位知名冲浪运动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海南万宁这个“冠军村”,走出数十位知名冲浪运动员

在冲浪运动人气高涨的当下,拥有人才和区位优势的田新村,未来是否也将“乘浪而起”?

文丨海南日报 袁宇

浪花里灵活腾挪,浪尖上如飞鱼起舞……日前,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冲浪比赛在海南万宁日月湾落下帷幕。在这次全国赛事中,海南冲浪运动员大放异彩,摘得两金一银。赛事也吸引了BBC等国际主流媒体报道关注海南冲浪运动。

不过,对日月湾周边的村民来说,冲浪运动早已融入他们的生活——从2010年首届中国海南万宁国际冲浪节起,日月湾多次举行冲浪赛事和活动。而在距离日月湾仅数百米的万宁市礼纪镇田新村,走出了数十位国内知名的冲浪运动员。此次将全运会冲浪项目首枚金牌收入囊中的黄莹莹也是其中之一。这样的“战绩”,让田新村成了当地有名的“冠军村”。

黄莹莹向田新村的孩子们讲冲浪故事。

今年5月,万宁重新编制日月湾冲浪小镇的规划,田新村就位于规划核心位置。在冲浪运动人气高涨的当下,拥有人才和区位优势的田新村,未来是否也将“乘浪而起”?

万宁冲浪先锋队成为冲浪运动的“人才摇篮”

“她一夺冠,全村人都知道了。”田新村党支部书记陈真国告诉海南日报记者,村民们很为她骄傲。

黄莹莹是田新村走出来的冠军代表之一。而在这个仅有1700多人的小渔村里,还有许多冲浪高手。这多半要追溯到2012年,万宁市政府资助当地组建冲浪先锋队,从田新村等日月湾周边村庄招募了超过30个孩子,最终选出12人,年龄最大16岁,最小只有9岁,而且大多数来自田新村。这是国内第一支由地方组建的少年冲浪队伍,当时12岁的黄莹莹正是其中一员。

“第一次接触冲浪,教练会在后面推板,站在冲浪板上感觉很好玩。”黄莹莹回忆道,因为好玩而产生兴趣后,训练再艰苦,她都没萌生过退意。有一次,黄莹莹在海里练习时被冲浪板砸伤了下巴,鲜血直流,可她却只是稍微包扎一下就继续投入训练。

在第十四届全运会中,海南选手黄莹莹获得冲浪女子短板金牌。图片来源:海南日报 袁琛/摄

2014年,14岁的黄莹莹参加了“Gopro世界女子长板职业冲浪冠军赛”,是当时年纪最小的选手。这也是万宁冲浪先锋队队员第一次在高规格国际职业赛事中亮相。这次历练,让黄莹莹下决心争取更多机会与世界顶级冲浪运动员同台竞技。

2016年,国际奥委会宣布短板冲浪作为新项目加入东京奥运会。为了实现心中的梦想,黄莹莹从长板改练难度更大的短板,“短板有更好的机动性和灵活性,但对于身体的平衡性要求更高。要让冲浪板和身体融为一体,才能做出好的动作。”

经过一年苦练,黄莹莹凭借短板冲浪的实力进入海南冲浪队与国家冲浪队,最终摘得了全运会史上首枚冲浪金牌。

说起来,从田新村、万宁冲浪先锋队里走出的人才何止黄莹莹一人,取得本次全运会冲浪项目男子短板银牌的黄一格,运动生涯也是从万宁冲浪先锋队开始的,并且也是田新村的孩子。

海南日报记者梳理发现,万宁冲浪先锋队的12名队员,大部分人如今仍活跃在国内外的冲浪赛场上,手握亮眼战绩:黄玮代表中国队首次获得2019年亚洲冲浪锦标赛男子长板公开组冠军、董可馨获得2018年全国冲浪冠军赛女子短板冠军、黄云翁获得2016年中国冲浪巡回赛总决赛男子短板冠军……

全运会结束后,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准备组建新一届国家冲浪队,备战2024年巴黎奥运会。黄莹莹确定了新的目标,“目前自己离国际顶尖水平还有很大的差距,还要更加刻苦训练,争取奥运会参赛资格。”

从“冲”出小渔村,到站上全国最高领奖台,再到“冲”向世界……黄莹莹的职业生涯,折射了海南职业冲浪从无到有的发展历程。

村里的“初代冲浪人”

从“不务正业”到成为新的职业选择,冲浪改变更多村民的生活

为何田新村能走出这么多冲浪冠军?这与村子早期的冲浪氛围,以及村民对冲浪运动的支持密不可分。早在2006年,就有田新村人接触冲浪运动,成为国内的“初代冲浪人”。

田新村人黄文还记得,2006年,他在日月湾结识了几个来冲浪的外国人。在他们的邀请下,黄文也玩起了冲浪,“我第一次冲浪就能在板上站起来,外国朋友送了两块冲浪板给我。从此我每天都去海边冲浪,连出海打鱼都没兴趣了。”

日复一日的苦练,让黄文的技术越来越好,他不满足于自娱自乐,开始参加国内外冲浪赛事,先后夺得多枚奖牌,包括2010年海南公开赛长板赛冠军、2014年海南公开赛桨板赛冠军等。

在黄文沉浸于挑战自我的那些年,来日月湾冲浪的人越来越多。这一现象很快引起万宁市委、市政府的重视。2010年,在日月湾举办的首届中国海南万宁国际冲浪节,吸引了200多名国际冲浪运动员参赛。次年,世界女子冲浪长板巡回赛花落日月湾,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全球80余家主流媒体将目光投向这里。

家门口接连举行的盛大冲浪比赛,让越来越多田新村人跃跃欲试:一些孩子结伴到海边看比赛,回来找块木板,削平后制作简易冲浪板,模仿着玩起冲浪。

黄一格的父亲黄界良坦言,最初自己也担心儿子玩冲浪会影响将来的学业和就业,直到冲浪成为奥运会竞赛项目,“儿子成了职业运动员,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再也没有人说冲浪是‘不务正业’了。”

在第十四届全运会中,海南选手黄一格获冲浪项目男子短板银牌。图片来源:新华社

除了成为冲浪运动员外,从事与冲浪相关的职业也成为越来越多田新村人的选择。获得2020年全国冲浪锦标赛俱乐部组男子长板冠军的田新村人黄子洋,如今是日月湾一家冲浪俱乐部的教练。

“是冲浪改变了我的生活,我也想让更多人喜欢上这项运动。”黄子洋2017年退出国家冲浪队后,全身心推广冲浪运动,并得到了家人的理解与支持。

冲浪还在改变更多田新村人的生活。如今,已有29家冲浪俱乐部开在日月湾畔和田新村里,俱乐部里的冲浪教练,有不少就是田新村的年轻人。

“市里正规划在田新村建设冲浪学校,加大力度培养冲浪人才。”陈真国说,如今田新村的冲浪氛围浓郁,“冲浪学校的第一批招生吸引了二三十个小孩报名,未来我们村还将走出更多的冲浪冠军。”

如何打造 “冲浪之都”

围绕冲浪生活完善配套设施,建立全方位产业标准化体系

田新村的冲浪氛围,可不只体现在冲浪俱乐部里。

在村内随处可见有关冲浪的涂鸦,以及晒得黝黑、打扮时髦、梳着脏辫、抱着冲浪板的各地冲浪爱好者,村民对此习以为常。

日月湾几乎全年都适合冲浪,到目前为止,累计吸引全球超过40个国家的2000余名世界顶尖运动员前来参赛。自2020年来,络绎不绝的游客和冲浪爱好者涌入这里。仅2020年,日月湾接待游客量突破30万人次。

顺应市场需求,大大小小的俱乐部如雨后春笋般出现。2019年时,黄文还在为俱乐部的生计努力,到2021年初,他已经在万宁石梅湾开了第二家冲浪俱乐部。如今的田新村,几乎没有村民再出海打鱼,大伙都开始转型吃“冲浪饭”。

“我现在开了家冲浪民宿。”田新村村民谭贤君告诉海南日报记者,2020年,一位冲浪教练租下他家一栋两层楼经营民宿,每年租金3万元,这让谭贤君心动不已。随后,他将家里另一栋楼房的二层改成5个房间,也办起了民宿。

不到一年时间,田新村里的民宿就超过60家,围绕着冲浪生活所需的商超、餐饮店等商业配套也逐步成型。

当越来越多人在思考如何从日月湾冲浪产业中获得红利时,“初代冲浪人”黄文却开始担忧日月湾的未来,“日月湾名气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但是周边餐饮、住宿等配套条件还比较落后,不少人会去配套更好的石梅湾冲浪。”

不过,日月湾发展冲浪产业的优势仍十分突出。“中国最好的浪在万宁,最资深的‘浪人’在日月湾,最多、最高规格的赛事也在日月湾。”在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王赟看来,日月湾不仅仅是运动员培训的基地,更是冲浪教练及赛事裁判的培养基地。

万宁市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万宁将积极延伸冲浪产业链,配合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中心构建冲浪教学标准、裁判教练员培训体系、运动器材标准化、冲浪俱乐部管理等全方位的产业标准化体系,让冲浪运动在万宁走得更远、更好。

而毗邻日月湾的田新村,因为无可比拟的人才基础和区位优势,即将迎来一场质变。

从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器材装备中心体育产业发展二处来到万宁市挂职副市长的季浩透露,《万宁市日月湾时尚运动小镇(冲浪小镇)控制性详细规划》编制已于5月完成,田新村正位于冲浪小镇建设的核心区域。从规划中的产业落地图看,未来田新村片区将建设体育休闲民俗村、主题运动馆、竞技娱乐场馆等集群产业。

“万宁将持续致力于把日月湾打造成真正的中国冲浪之都。”季浩表示。

来源:海南日报

原标题:浪尖“冠军村”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