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她说丨海南“城漂”女子图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她说丨海南“城漂”女子图鉴

对于她们来说,故乡可能是遥远的精神家园但却难以回去的地方。

文丨陈明艳

海南,在不少人的记忆中,就一直是“安逸”“舒适”的代名词,安土重迁的思想似乎在这座岛屿上更为浓厚,在长辈眼中,脱离了小岛宁静平和的环境,即便仅仅相隔一道浅浅窄窄的琼州海峡,外边的世界也是充满艰险和未知的,因此,在外求学的女孩们每到毕业季,总会收到来自父上母上亲切的问候:“仔,什么时候回来工作呀?”

他们忧心孩子的一切,担心她们孤身在外照顾不好自己,担心她们职业生涯受挫没人安慰,担心她们走后就不想结婚,更担心她们在外头“乱”结婚……面对父母们的忧心切切,有人选择听爸妈的话,有人则捂住了耳朵不听不听,更有人拿着一张机票就远走高飞……让不少爹娘感慨,这届孩子不好带啦!

小岛之外,她们也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和思考,关于未来,关于职业,关于去留……对于她们来说,故乡可能是遥远的精神家园但却难以回去的地方。

“三五千的工资,够干啥?”

赵杨在成都上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这个经济活力十分强劲的西南城市。她从事的是教培行业,是学而思的一名一对一数学辅导老师,面向城市小有资产的家庭,因此收入也很客观,但用她的话来形容,就是这个行业“钱来得快,却不适宜长久发展”。跟多年未见的朋友提起自己从事的职业时,朋友还十分诧异:“没想到阿杨居然当老师啦!”

在朋友的印象里,赵杨是个非常聪明,同时也十分具有冒险精神、有些叛逆的女孩子,学生时代,她总是背着老师偷偷把宽大的校裤剪成小脚裤,留着厚厚的“非主流”刘海,找走读的同学借校卡溜出校门玩……直到今年7月一次阔别7年的会面,看到她把头发理得很清爽,娃娃脸满是沉稳自如的模样,朋友们这才对“阿杨当老师”有一些概念。

今年高考结束,有朋友在群里向姐妹们咨询报考专业意见,赵杨毫不犹豫表示:“小朋友可以去读师范大学,千万别嫌弃,年少不知稳定好,还做一夜暴富的美梦,遭了社会毒打了以后才知道一份稳定的职业有多重要。”

叛逆的女孩子也成为了教书育人的老师,过着白天黑夜颠倒的生活,昼伏夜出,别人的假期是她最忙的时刻,而且她还乐在其中,与学生斗智斗勇,这份本是毕业后“权宜之计”的职业让她对教育行业有了新的认知,她说,不出意外,今后她应该还会继续在教育行业发光发热,尽管“双减”之后,她的工作量骤然减了不少。

“当初也不是没有想过回海南,但是被薪资水平劝退,如果不是家乡在这里,或许都不想回来。”她的父母跟她说,工资少可以少花,能挣多少就挣多少,出门在外没有照应,路途也遥远,总是让家人忧心。父母曾试图跟她探讨过婚姻问题,却被她气得够呛。“我爸秉持干得好且嫁得好,干不好更要嫁得好的想法,而我只看重干得好,不相信雨中会有人无条件递伞。女人要有‘备胎’,就是积蓄、阅历。目前在累积这些东西,对恋爱没啥想法,不参与无意义社交,占据我的时间精力。”

知道她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父母选择了用“软刀子”徐徐迂回,经常给她发一些家里的视频,或是某次丰盛的家庭聚餐,或是弟弟的成长琐事……“春节期间,回家待个几天就要回来,这个时候就会涌起一种强烈的不舍。”

赵杨喜欢外边广阔的天地,她也会偶尔想念海南悠闲自在的时光,看着家人分享的海南教师招聘的信息,她也会隐隐产生一种归乡之情,可这一腔冲动又会在她打开招聘信息的时候熄灭,“这三五千的工资,够干啥?如果回家,最好是能进私立学校吧,虽然不简单。”

“希望自贸港能带来更多就业机会”

“10月10号办婚礼,姐妹们一定要来呀!”

国庆假期,晚上将近11点钟,冯雪收到了这条消息。

这是第二个结婚的初中室友,当年玩得很好的姐妹团,曾约定以后谁结婚,不管身在何处,都一定要来参加婚礼当伴娘团。冯雪看着消息良久,她知道,第一个室友结婚,她没有回来参加婚礼,这次的婚礼,她也必然会缺席。份子钱随了,隔着一个屏幕看着群里新嫁娘的视频,以及昔日好友欢聚一堂的照片,难免感受到一种失落。

深圳离海南并不远,但冯雪总是会在这种时候,深刻感受到两座城市之间的距离,她还没打算结婚,似乎也理解了那些远嫁的姑娘为何三年五载不回家,想念总是会被忙碌琐碎的生活打断搁浅,成年人的世界里有太多无可奈何。

但无论如何,她总归是喜欢深圳这座城市的。这是个有活力、多元化的城市,身在深圳会让人有一种充满希望的感觉,职业的可选择面广,这里有着海南难以想象的快节奏,每个人都在高速运转,冯雪从事园林施工设计,从毕业开始就一直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用她的话来形容这行,就是“日常加班画施工图”。

冯雪享受这里多元且包容的风气,“在深圳,年龄焦虑感没有像在海南那么明显,虽然已经25岁,但我总感觉自己还是个小孩,我身边也有30好几依然单身的女性,有一次我听到一个奶奶说,如果一个人能过得好,那享受单身挺好的,不一定要结婚。也有可能是这边的节奏比较快,人们的重心都放在工作上。”

熬夜、加班、秃头、爆痘、失眠,有时候还要加上难缠的“甲方爸爸”,饶是冯雪性格坚韧,也难免火大,夜深人静之时想不通,蹭蹭蹭打开求职软件,打算换一份工作。

但现实情况让她感到灰心丧气,“也有经常看海南的工作岗位,但是每次搜索到的岗位都寥寥无几,大多数岗位都是具有销售性质或是服务性质的,也关注过省内一些国企单位,但我一个普通二本在学历上已经没有希望了。总体看下来,在岛内,还是教师、医生、银行职员这一类传统职业比较吃香。”

“如果可以我想回小岛发展,毕竟根在那,但是现实不太允许,我从事的行业,如果回去,薪资可能都不够养活我自己,无论是在小岛还是在深圳,我都有租房这一大笔支出,小岛的物价也挺高的,可工资水平比深圳差一大截,再三权衡我选择了深圳。”冯雪表示,希望自贸港建设能给海南带来更多就业机会,不然她以后只能通过考公这种竞争激烈的方式回去。

“在大城市冲浪并非主动选择”

想家是不可能想家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想家的。

梁叶自打揣着一张机票就飞出海南岛开始,压根儿就没想到回家的事。

她的大学是在海南,学的酒店管理专业,经历7个月的实习,她毅然决然选择改行,年纪轻轻,还没来得及享受人生,怎舍得让自己叠被铺床?

梁叶说她想不通,海南星级酒店林立,旅游业发展得那么好,每年多少人次的游客量,为什么底层员工的待遇就那么差,旺季每天14个小时的上班时间,加班到凌晨三四点钟,晋升空间还非常窄小……她感觉自己被一张庞大的饼给忽悠了,浪费四年时间去学习叠被铺床。

不顾家里反对,梁叶买了一张机票就飞出去了。从海南飞出去后,在广州一个青年旅店落脚,慢慢找工作,一边面试一边玩,认识了好多来自天南地北的朋友,乐不思蜀,一个月后,她非常愤怒地离开了广州,“我从海南出来,一定要从事新媒体,投的是当地一个中高端公众号,笔试作品过了,主编二面过了,结果到了三面被老板pass了,理由是不会说粤语。”梁叶耿耿于怀,对此碎碎念。

梁叶的性格,或许就是别人口中“适合在大城市冲浪”的那类人,永远都在折腾,几个月后,她在深圳的对外贸易公司找到了第一份新媒体运营工作,没多久就离职,她调侃,自己就是传说中的“面霸”,面试运还不错,每次离职都会先给自己放两个月的假,社保断缴拖到第三个月就开始找工作,现在这是她的第三份工作,“我可以提前三个月转正,但那张转正表一直没填写,因为我觉得我无法忍受上司,所以还要离职,不过后来上司先被辞了,我太开心了,所以这份工作一直干到了现在。”

“我太喜欢大城市了!”对比曾经的职业,她觉得无法忍受,“我觉得,每个阶段想做的事不一样,所以要适时调整,干就是了,短短几十年没必要苟着。这里的风气更开放,不以出身论英雄,有能力就上,职业选择也更多,不爽就跑。另一方面,深圳虽然是个暴发户,没啥文化底蕴,但好歹有钱,各种文化产业做得非常棒。”她就像是掉进了米缸里的老鼠。

就像多数父母一样,梁叶的家人也希望她能回到家乡就业,多数时候,她都是采取了捂住耳朵不听不听的策略,面对父母催婚的夺命连环call,她更是破罐破摔:“我找人算过了,八字显示我会晚婚。”

趁着年轻就赶紧折腾,三十岁以后的事情都不要想太多,是梁叶现阶段的想法,“我现在的工作,每个月至少要花掉100万元的宣传费,海南品牌少,很多企业也舍不得宣传,这个职位在海南没太好的发展。如果家乡有更好的机会,谁会来外地求职呢?喜欢在大城市乘风破浪的人总归是少数,如果以后回海南,大概要自己运营自媒体吧。”关于未来的职业发展,关于去与留,她的困惑,也正是多数在外工作的海南女性的困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