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好问】特朗普 美国最奇葩的总统候选人究竟有何惊人之处?

虽然在很多共和党人眼中,亿万富翁特朗普就是一朵奇葩,但也比让民主党的希拉里进驻白宫要好。

亿万富翁特朗普。

亿万富翁、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特朗普(Donald Trump)目前获得的共和党内代表选票已经超过提名所需的1237张,这意味着特朗普将最终代表共和党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角逐美国总统。美国真会迎来一位史上最奇葩的“总统”吗?美国民众对特朗普风评如何?为什么特朗普对中国的态度如此不友好?特朗普竞选成功将带来哪些影响?好问邀请研究员杜剑峰来聊聊特朗普与美国大选。

特朗普的奇葩之处?

问:为啥特朗普这么奇葩啊?

杜剑峰:客观地讲,特朗普本人是一朵绚丽无比的奇葩,但是他也充分利用自己的奇葩本性在竞选中争取支持打击对手。特朗普混迹娱乐圈多年,喜出风头,一直靠出格言论博头条,回顾过去几十年他的言行,不难得出他是一枚虽然有钱但是格外奇葩的“娱乐名流”。当他宣布参选总统之后,当意识到自己在娱乐圈的左派可以获得媒体关注后,就继续特立独行别树一帜,竞选时也不按常理出牌,从效果看,他的策略无疑是有效的。

问:美国人对特朗普的风评如何?又如何看待他那些带有歧视色彩的言论?

杜剑峰:美国选民对特朗普的态度目前处于两极分化的状态,支持他的崇拜得要命,讨厌他的深恶痛绝。总体上来说,他是近些年总统候选人中人缘儿最差的一位。当然他的潜在大选对手希拉里也没有好到哪里。5月22日abc《华盛顿邮报》共同发布的一项民调显示美国的注册选民中,讨厌特朗普的比例高达57%。之所以有这么多人不待见特朗普,很大原因在于美国民众认为他那些带有歧视色彩的言论违背美国主流社会的价值观,是完全不可接受的。但是他的这些不靠谱言论也是他在选举中能够吸引一些忠实粉丝的原因。川粉们认为特朗普敢说“真话”“大实话”,所以要投他的票。

问:特朗普的言论真的是为了搏眼球吗?

杜剑峰:特朗普在接受Megyn Kelly凯莉姐访谈时就直言不讳地承认,如果自己不胡说一些大实话,可能也没办法获得提名,他之所以能够在今年来竞争最激烈实力最强的一届共和党初选中脱颖而出,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他把“政治正确”踩在脚下。但是同样不能否认的是,他自己并不见得真的认同自己的言论,若他真的成了白宫主人,我不认为他会去建一堵墙或者跟中国开打贸易战。

问:既然大家都觉得他说的基本属于大话,那为什么还能成为一个总统的竞争者?这里的理论依据是什么?

杜剑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话题,相信在选举结束之后很久人们也会不断的讨论反思。我个人认为,虽然他讲的很多是大话,但是目前许多川粉还是信以为真深信不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在选举中,人们更倾向于选择性地相信对自己心仪候选人有利的言论和事实,而选择不信或忽略对自己偶像的负面新闻。包括我在内,虽然明知这样的事实,还是会不自觉地有这样的倾向。比如我今年其实蛮支持小马哥卢比奥的,对于小马哥的正面新闻我非常喜闻乐见,但是对那些批马的文字则心存疑虑。反过来也一样,对于厌奥巴马的人对质疑现政府的声音各外有共鸣,对于歌颂白宫的文章则认为是谄媚软文。所以在这次选举中,当一些选民对特朗普比较认可之后,对于那些质疑他的新闻都认为是媒体在可以抹黑断章取义。第二点,特朗普最终能在十八路反王中脱颖而出,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在于媒体处于不同的目的给予他过度的曝光率。当一个选民回家打开电视点开手机,映入眼帘的都是特朗普的光辉形象时,他的言论获得了超量放大,而被他吸引的选民在接下来又不愿去接受批评他的言论,最终导致他成为本世纪迄今为止最大一匹选举黑马。(脑补一头顶着金毛的黑马形象……)

问:如果特朗普当选,他的哪些主张有可能实现?哪些最不可能实现?

杜剑峰:他最著名的言论,在美国墨西哥边境上“建长城”是最不可能实现的,因为虽然他信誓旦旦说有办法让墨西哥人买单,但真是想破头也搞不懂墨西哥怎么会掏钱来建这么一座长城。当然,特朗普很多不靠谱言论,基本都没有变现的可能,“免费长城”只是其一,其它包括“禁止穆斯林入境”在操作上也非常不现实。至于哪些主张可以实现,这个真的很难回答。因为特朗普作为总统候选人,最大的特点是言不由衷。他的所有言论和主张都是为了争取选票,面对不同的选民团体,他的立场可以在24小时内就180度大调整。在这样的情况下,很难判断他上任后在某项具体政策中的立场到底是什么。甚至包括反对非法移民这个特朗普的标志性政策,也非常可能在他上任后进行调整。媒体一直说他在会见《纽约时报》编辑时表示过在移民问题上自己会转换立场,但是因为他不同意《纽约时报》公布谈判内容,所以难以确定。

问:特朗普是如何做公关的?

杜剑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相信在未来的很多年里,研究政治选举和媒体传播的很多专家会就这个题目发表无数论文,出无数本书。从参选开始,他就采取一切手段吸引媒体注意,当支持率稍有下滑的时候就通过发表出格言论讲聚光灯重新吸引到自己身上。最典型的是反对穆斯林入境的言论,就是在媒体对他的关注有所降温时出现的,在过去近一年的时间里,他想方设法不择手段吸引媒体关注,虽然有的是负面关注,但是至少将对手的曝光时间挤掉,他获得提名主要的原因就是攻关成功。特朗普在这次选举中采用了许多前人没有使用过的竞选手段,一个最重要的工具是利用社交网络进行攻关。比如他将微博(推特)当作攻击对手吸引媒体的有力武器,即使在深夜里也会发微博骂人。而且从偶尔微博单词出现拼写失误、词句经常有语法错误看,他的微博应该是自己在打理。他的每条微博都会引来媒体报导。可以说微博是他最得力的竞选公关武器。

问:特朗普真的有钱到可以自掏腰包参加竞选吗?

杜剑峰:在普选阶段,特朗普的确自掏腰包数千万给自己的竞选买单。一方面他的确是个“十足真金”的土豪家财万贯,但是同样也得益于他善于制造话题操控媒体,获得无数免费的曝光机会,使得他初选阶段所费不多。但是进入普选后,他讲面临一场更艰巨的挑战,战场要大得多,也需要招兵买马组建更大规模的竞选队伍,这样他就没有足够的能力自费选举。所以在获得提名后,他需要像其他候选人一样向公众筹款,号召自己的支持者能够慷慨解囊。

支持特朗普的人多吗?

问:支持特朗普的都是什么样的美国人呢?中上层支持特朗普的比重大吗?

杜剑峰: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但是却也是2016大选中被讨论最多的一个缺乏明确答案的谜题。媒体共识是,一个典型的特朗普支持者是没有上过大学的白人蓝领,对政治现状不满,反对所谓的政治正确。但是一些新的媒体报导发现,实际上投票给特朗普的选民平均年收入高达7万多美元,远远高出美国家庭的平均收入。我也接触过受过良好教育,有稳定工作的同事意外地竟然是特朗普粉丝。所以对于这个简单的问题无法给出准确的答案。特朗普的粉丝在美国社会各个阶层都有,他们处于不同的原因聚集到特朗普旗下。蓝领工人可能因为经济全球化而经济困窘,号称要同中国打贸易战的特朗普给了他们改善境遇的希望;有种族主义倾向却不表露出来的“深柜种族主义者”借投票特朗普发泄对少数族裔的不满;许多普通人也许不是种族主义者但是对非法移民政策心存不满平时却不敢表露,特朗普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一些亚裔中产阶级选民觉得民主党政府的移民教育和税收政策侵犯了自己的权益,奥巴马下令允许变性学生随心使用公共学校的厕所让他们更是怒火中烧,还有人就是受不了希拉里成为总统……不同的人因为不同的原因,都在特朗普的身上找到了答案,可惜的是,特朗普是个不靠谱的候选人,立场一天十变,注定要辜负他的粉丝。

问:特朗普在少数裔的支持率怎样?一旦入住白宫,他的权力可能失控吗?

杜剑峰:他在少数族裔的共和党选民中的支持率是非常之高的,但是如果扩大到所有的少数族裔,他的粉丝就成为少数了,至少目前大多数民调都显示拉丁裔选民大多数对他心存反感。华裔因为人数少,所以缺乏可信的民调数字来判断他到底有多少粉丝。不过我个人观察,支持他的亚裔尤其是华裔还是蛮多的。不过他如果真能梦圆白宫,权力失控的可能微乎其微,毕竟美国有很好的制度设计制衡总统的权力,同时他虽然不靠谱,但是手下处理具体事务的人和身边的谋士顾问也会比较职业化,不会任他胡来的。椭圆形办公室气场很大,完全能压得住特朗普。:)

问:共产党对特朗普的看法从不认可到现在已经发生了改变?

杜剑峰:您的观察非常准确。共和党内的确出现了“向特朗普靠拢”的趋势。由于他的主要竞争对手相继推选,所以他成为党内提名人代表共和党在普选中挂帅出征挑战希拉里已经没有悬念。许多共和党内部有影响的人士最初对他不以为然,但是当他锁定提名后,许多人认为,虽然特朗普不靠谱,但是也比民主党希拉里进驻白宫要好。其中一个重要的考量就是,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中有多位年事已高,下一任美国总统将有机会提名多位大法官。总统虽然最长任期只有四年,但最高法院人事更迭对美国政局和社会的影响却可以长达数十载,所以很多共和党不敢冒险让希拉里有机会重组最高法院,所以捏着鼻子去支持特朗普。不过由于特朗普太不靠谱,共和党内反对特朗普的力量虽然有所减弱,但是并没有放弃“倒普”的努力,幕后运作提名独立候选人同特朗普分庭抗礼的工作一直没有停止。就在今天,在美国保守派中非常有影响的媒体national review还刊出一篇文章呼吁上届提名人罗姆尼出来参选。

提问者:高学历的更喜欢特朗普,反倒觉得他真实。

杜剑峰:所有的数据和事实都表明,美国之前的总统不会百分百兑现竞选诺言。但这同“特朗普辜负粉丝”的说法并不矛盾。:)至于“高学历的人更喜欢特朗普”我并不认同,我觉得“高学历的人中也有特朗普粉丝”的表述更准确。因为至少我没有看到相关的统计数字。特朗普常被人诟病的一点是“竟然能把赌场搞破产他是怎么做到的真是让人难以相信”,所以他能管理好公司并不见得是一个正确的描述,当然从他作为一个地产富豪的儿子自己也成为地产富豪成为亿万富翁这一点来说,不能否认他从财富的角度是人生赢家。但是彭市长作为富豪成为纽约市历史上最成功的市长,并不能保证所有的亿万富翁都可以成为成功甚至合格的政客。而且彭市长虽然治市有方,如果成为总统,也不保证就会成为一朝明君。我也有非常好的同事朋友支持特朗普,我自己也非常理解她们这样的举动。但是我之所以对于他无法认同,是因为他的立场和观念难以认可。比如我在同其他提问的朋友互动时就谈过,想破头也无法相信他怎么会让墨西哥为计划中的美国长城买单。我观察美国政治和选举很多年,近距离观察了四届大选后,我的一个结论是永远不要相信政客,即使是对自己心仪的候选人,也要像里根说的那样,抱着“trust but verify”的立场。谢谢你的这些质疑,在围观选举时,听取反对的声音往往令我们收益最大。

试想特朗普上台后会发生什么?

问:假如特朗普上台会对中美关系有何影响吗?

杜剑峰:关于特朗普和中国的关系,我个人认为,特朗普在竞选中对中国和中国政府的严厉批评,主要目的是希望用这些言论来吸引那些因为经济全球化而失去工作的蓝领白人的支持,他非常清楚地知道,把中国作为替罪羊,非常容易引起那些经济困窘选民的共鸣的。但是特朗普本人其实就是全球化的受益者,那些缝着他TRUMP品牌商标的名牌服饰很多都是“made in china”,所以在锁定选票之后,如果真的入主白宫,特朗普真的同中国开打贸易战的可能非常小。而且他在外交上有孤立主义倾向,主张“各家自扫门前雪”,对普京这样的流氓领袖频送秋波,主张“喜欢跟所有人谈生意”,所以我倒是觉得他坐进椭圆形办公室里后,中美关系进一步缓和的可能性反而很大。:)

问:特朗普热对美国竞选有何影响?

杜剑峰:特朗普现象对美国选举的影响非常之大。所有人,恐怕也包括特朗普自己在内,都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一路过关斩将获得共和党提名,美国的政治评论员,政治学者,国会山上下的华府精英们,当然也包括所有媒体,至今应该也没有完全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所有对他选站的分析都是马后炮,他为什么能火成这样,将是未来数年甚至十数年相关研究的热点话题。而他对选举的影响同他的选情一样,现在也很难有确定的分析。但至少有几个地方值得关注,比如社交媒体对选举的影响。我几年前在虎嗅上写过一篇“指尖上的大选”,讨论美国总统选举中社交媒介的发展,同许多媒体人一样,我也同意奥巴马是第一位“社交网络时代的总统候选人”,但是特朗普无疑将社交网络对选举的影响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在未来的选举中,应该有很多候选人都会试图学习借鉴他对社交网络的运用。除此之外,美国媒体最近再问一个问题是,特朗普现象会不会带来一波“名人参选热”,一些在政治圈外的各界名流会不会也纷纷做起总统梦,希望成为“特朗普2.0”?另外在今后的选举中,当特朗普带头用极端言论加剧了美国社会在意识形态上的分裂后,未来的候选人们会不会在选举中越来越极端越来越没有界限?许多投票支持特朗普的人,也是2010议会中选中将茶党议员们送进议会的人,这次特朗普挂帅,无疑令共和党内的极端力量发展壮大,可能会在议会和地方选举中使得共和党极右翼候选人获得更多支持,有更多的新一代茶党候选人走上政治舞台......至于对于其它地区选举的影响,我个人认为,真正手持选票的选民,是非常现实的,在每一场选举中,他们只会考虑自己认为最重要的议题,这也是为什么在美国州一级选举中党派分歧要比总统选举小,一些“深蓝州”也会选出“红色州长”的原因。其它国家的选民也一样,会根据自己国家面临的不同的具体问题来选择自己的候选人。我能想到唯一的影响是,特朗普代表性的反移民言论会令一些欧洲国家的右翼和极右翼政党在声势上获得助力,但是这样的助力对具体选举结果的影响有多大,我就不敢胡说了。:)

问:“特狼铺”当选后,是否在海外军事干预上比较收敛?

杜剑峰:在这一个问题上咱们意见有一半是一致的。你的观察非常准确,“特狼铺”在外交事务上其实非常的喜羊羊,反对过度干预,对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小布什大加批判,认为美国没有义务为欧洲和东亚的防卫买单,谈到普京时基情四射,如果他真的入主白宫,很可能发挥商人本色,“什么都可以谈”的态度令中美关系升温回暖。不过正是由于这样的立场和外交观,同中国贸易摩擦加剧的可能并不大,也没有兴致在军事上遏制中俄,后半程化友为敌割袍断义的可能并不大。

问:你怎么看待希拉里?

杜剑峰:说实话我对希拉里的评价并不高。虽然参加过她的竞选集会还排队跟她握手要签名,但是我并不是一个“稀饭”。希拉里最大的特点是缺乏信仰,如果说有的话那么她的唯一信仰就是权力。这一点同奥巴马颇有不同,奥巴马虽然在选举中和执政时在诸多问题上都有立场上的变化,但他根本上是非常认同传统民主党左翼的一些思想和主张的。但是对于希拉里来说,所有议题对她而言都是椭圆形办公室的敲门砖(可能唯一的例外是在争取女性权益上,能看到她多年来一直非常有热情立场也基本能保持一致)。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在国务卿听证会结束那天决定在自己家里搞一个私人电邮服务器的原因。而且她在班加西问题上的表现用“冷血来形容毫不为过”,当然我认为她最初是被奥巴马挟持被迫所为,如果当时她是话事人应该不会选择在遗属面前说谎。不过她的有点是对国际事务有更透彻的理解和认识,虽然在能力上,参议员国务卿这些经历并没有证明她多么有能力甚至可能会令她因为自负而变得危险,但是整体上她在处理内政外务上会相对不那么极端,也比奥巴马和特朗普更有能力同国会山上的议会大佬们坐下来喝茶做交易。

杜剑峰,波士顿大学研究员,在美国从事医疗咨询方面工作。业余时间为国内媒体撰写关于美国时政和文化方面的文章,作品发表在界面、南方周末、凤凰周刊、新浪网等多家媒体。同时担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东南卫视海峡新干线等视听媒介的特约评论员。曾为《纸牌屋》、《新闻编辑室》等美剧担任字幕翻译顾问。欢迎戳此提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