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IPO雷达|实控人猛分红,员工社保、公积金缴纳比例低,刚收行政处罚的伟康医疗不太厚道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IPO雷达|实控人猛分红,员工社保、公积金缴纳比例低,刚收行政处罚的伟康医疗不太厚道

公司市占率极低,研发投入不足。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梁怡

近日,一家主要生产医用高分子材料类产品的医疗器械厂商江苏伟康洁婧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伟康医疗”)提交创业板上市申请,拟募资3.68亿元,保荐机构为东吴证券。

2020年,实控人刘氏父女分红1.5亿元,约为公司2018年-2020年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之和;2021年又继续分红5400万元。此外截至2021年3月31日,公司交易性金融资产的余额为1.6亿元,占当期流动资产余额的比例为69.98%。

就医疗器械细分领域——医用高分子材料类低值医用耗材市场而言,2020年公司市场份额在1.20%左右,并且研发投入远低于同行且还存在高新技术企业资格认定风险。

更值得关注的是,实控人大额分红之时,伟康医疗的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缴纳情况不佳。2018年-2020年公司社保缴纳占比最高为64.17%,公积金缴纳占比最高仅为36.24%。

刘氏家族控股100%,IPO前猛分红

伟康医疗前身伟康有限成立于2012年3月,是由刘春良、刘丽洁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自成立以来,公司经过多次增资、减资以及股权转让活动,具体如下图:

图片来源:招股书

在伟康医疗的历史股本和股东变更中,有两次增减资值得关注。一次是2013年1月公司注册资本从5000万元增至2亿元后于2014年9月又减至2000万元;另一次是2017年1月国药并购基金、复星平耀、益厚投资及圣众投资增资合计900万元,后于2019年12月减资退出。

招股书披露,前次增减资事项是在伟康有限为配合当地政府完成申请土地‘点供’指标的特殊背景下发生的。根据宿迁市国土资源局《关于进一步做好点供项目用地服务工作的通知》(宿国土资发〔2011〕90 号),民资项目投资规模超过8亿元,注册资本金不低于2亿元且到账资金达到注册资金的70%以上的国家及省鼓励类项目、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重大项目、能带动当地产业结构调整的工业用地项目可申请土地“点供”,即对符合条件的企业单独下达农用地转用计划指标。

沭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为获得土地“点供”指标,于2013年1月17日向伟康有限的两名股东(刘春良和刘丽洁)提供借款1.98亿元投入伟康有限,其中1.8亿元用于增资,剩余1800万元作为股东对伟康有限的债权。

2013年1月18日,伟康有限代刘春良和刘丽洁将上述1.98亿元借款归还沭阳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形成对刘春良、刘丽洁1.8亿元的债权。随后2014年9月,伟康有限将注册资本减少至2000万元。减资完成后,刘春良和刘丽洁对伟康有限的1.8亿元债务得以抵消。

界面新闻记者查阅招股书发现,后一次增减资事项公司并未披露相关原因。结合2017年伟康医疗递交主板上市申请和公司对4家外部股东的股份回购金额来看,记者猜测与上市对赌有关。

招股书显示,国药并购基金、复星平耀、圣众投资、益厚投资的增资价格为9.01元/股,合计投入资金8109万元,而公司回购4家股份价款合计10052.79万元,因此意味着3年时间4家外部股东获利1943.79万元。

事实上,有2家股东来头并不小。天眼查显示,国药并购基金(上海国药并购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国药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复星平耀(上海复星平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系复星医药(600196.SH,02196.HK)的全资子公司。

随着2019年12月外部股东的退出,伟康医疗变回“一股独大”的局面,其中昊鹏实业持有公司77.27%的股权,为控股股东;刘春良、刘丽洁父女通过昊鹏实业间接控制公司77.27%的股份,刘春良直接持有公司13.64%的股份且通过宿迁宏建(原大吉财富,员工持股平台)间接持有公司9.09%的股份,因此二人合计控制公司100%股权,为实际控制人。

有意思的是,2020年公司一次性现金分红1.5亿元,而2018年-2020年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230.23万元、5801.54万元和4332.81万元,合计约1.5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882.42万元、6904.39万元和5470.50万元,合计约1.93亿元。也就是说,2018年-2020年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基本落入实控人刘氏父女的口袋。

此外,今年刘氏父女仍在继续分红。2021年6月18日,公司通过《2020年度利润分配预案的议案》,按每10股派发现金12元(含税),合计向股东分配现金股利5400万元。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该利润分配方案尚未实施完毕。

界面新闻记者还注意到,截至2021年3月31日,公司交易性金融资产的余额为1.6亿元,占当期流动资产余额的比例为69.98%。

市占率极低,研发投入不足

伟康医疗大额分红的背后,却是近3年营收的停滞不前。2018年-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40亿元、2.62亿元、2.56亿元,2021年一季度营收6070.19万元。

从收入构成来看,公司产品涵盖手术护理、呼吸、麻醉、泌尿和穿刺五大系列的上百种规格型号,主要产品为吸引管、吸痰管、鼻氧管、引流袋(包括防逆流引流袋、精密引流袋)等医用高分子材料类产品。 

从销售模式来看,伟康医疗分为境内经销和境外OEM方式两类。其中公司报告期内(2018年-2021年一季度)境内经销收入分别为 9404.16万元、9132.88万元、8996.80万元和2751.38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0.04%、35.91%、36.45%、46.65%,主要经销商为国药系经销商、湖南海特、正上泰成以及多展医疗等。

伟康医疗境外市场以OEM方式生产销售,具体包括直接出口和间接出口模式,报告期内直接出口收入分别为1.12亿元、1.35亿元、1.13亿元和2606.79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7.58%、53.18%、45.92%和44.19%;境外客户为国外大型医疗器械品牌运营商,主要包括Cardinal、Medline、Intersurgical和HUM,报告期内四家客户合计销售收入占公司直接出口收入的比重在70%以上。

据了解,我国医疗器械细分市场可分为医疗设备、诊断试剂(IVD)、高值医用耗材和低值医用耗材,其中低值医用耗材又可分为医用卫生材料及敷料类、注射穿刺类、医用高分子材料类、医用消毒类、麻醉耗材类、手术室耗材类和医技耗材类等。按此划分,伟康医疗的产品属于低值医用耗材的医用高分子材料类。

目前我国低值医用耗材行业的竞争主体数量众多,市场集中度较低,同质化竞争较为严重。在同行可比公司的选择上,伟康医疗选择威高股份 (01066.HK)、康德莱 (603987.SH)、三鑫医疗 (300453.SZ)、维力医疗 (603309.SH)以及拱东医疗 (605369.SH)作为竞争对手。

根据医械研究院、中商产业研究院测算的830亿元低值医用耗材市场规模计算,以公司2020年主营业务收入所得的市场份额为3‰左右;按照医械研究院、中商产业研究院测算的140亿元医用高分子材料类一次性医用耗材市场规模计算,公司医用高分子材料类收入所得的市场份额在1.20%左右,而对手维力医疗的市场份额在3%以上。

图片来源:招股书

就科技含量而言,公司的专利申请、医疗器械注册证书以及2020年研发投入不及同行。界面新闻记者还注意到,由于2018年-2020年研发费用率均值(近三年研发费用总额/近三年销售收入总额)为2.88%,不足3%,伟康医疗还存在高新技术企业资格认定风险。

招股书显示,公司2015年通过高新技术企业资格认定,并于2018年通过高新技术企复审,有效期三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所得税法》的规定,2018年-2020年减按15%的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公司《高新技术企业证书》有效期至2021年10月。按照《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中规定的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条件,公司已于2021年8月提交高新技术企业复审申请。

根据《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中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须同时满足以下条件:(五)企业近三个会计年度(实际经营期不满三年的按实际经营时间计算)的研究开发费用总额占同期销售收入总额的比例符合如下要求: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在2亿元以上的企业,比例不低于3%。 

2018年-2020年,伟康医疗的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税收优惠分别为511.61万元、664.63万元、598.21万元,占同期利润总额的比重分别为6.1%、8.23%和9.4%。

此外,伟康医疗还重点披露了行业政策变化带来的风险,具体为两票制、带量采购政策对公司经营业绩的影响。

社保缴纳占比最多64.17%,今年还遭行政处罚

图片来源:招股书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伟康医疗的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缴纳情况不佳。2018年-2020年公司社保缴纳占比最高为64.17%,公积金缴纳占比最高为36.24%。

《劳动保险法》第五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自用工之日起三十日内为其职工向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申请办理社会保险登记。未办理社会保险登记的,由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核定其应当缴纳的社会保险费。

《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关于劳动者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的规定,用人单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者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三)未依法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费的。

伟康医疗解释称,截至2021年3月31日,公司及其子公司未缴纳职工社保的员工有295人,其中退休返聘42人,中国台湾籍员工1人,当月新入职员工72人;其他未缴纳社会保险的员工有180人,主要因该等员工系农村户籍、注重当期收入,公司已取得该等员工自愿放弃缴纳社会保险的承诺说明,并采取了代其缴纳新农合、新农保或者给予对应补贴的措施。

截至2021年3月31日,公司及其子公司未缴纳住房公积金的员工有497人,其中退休返聘42人,中国台湾籍员工1人,当月新入职员工72人;其他未缴纳员工为382人,主要系该等员工注重到手收入、异地提取或使用住房公积金存在限制或不便、农村户籍员工缴纳住房公积金意愿不强等原因而放弃缴纳住房公积金,公司已取得该等员工自愿放弃缴纳住房公积金的承诺说明,并为上述人员中264人提供住房补贴,30人提供免费宿舍。

图片来源:招股书

若按照员工实际工资缴纳社保和公积金,2018年-2020年伟康医疗需要合计补缴的金额分别为1054.42万元、1048.9万元和364.19万元,占同期利润总额的比重分别为12.59%、12.99%以及5.74%。

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如果员工自愿放弃社保,是否可以要求公司赔偿经济补偿金,各地法院有不同的判决。

此外,报告期内,伟康医疗还曾受到2起行政处罚。

一起为伟康医疗因一次性使用吸痰管真空控制装置不符合标准规定被行政处罚。

2018年9月2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国家医疗器械监督抽检结果的通告(第 7 号)(2018 年第 90 号)”,公告显示伟康医疗生产的一批次一次性使用吸痰管的真空控制装置不符合标准规定。

2018年10月26日,江苏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其官网发布“国家医疗器械监督抽检结果的通告(第 7 号)(2018 年第 90 号)江苏省处置情况”,对伟康医疗就上述一次性使用吸痰 管的真空控制装置不符合标准规定的行为实施罚款2万元的处罚,并要求采取修改模具,并进行验证的整改措施。

另一起为伟康医疗因一次性使用换药包环氧乙烷残留量不达标被行政处罚。

2021年2月25日,江苏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向公司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 (苏药监宿械罚〔2020〕9 号),因公司生产不符合经注册产品标准要求的一次性使用换药包(不合格项目是环氧乙烷残留量),给予3.5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前述不符合经注册产品标准要求的一次性使用换药包为2000包,合计货值金额为6000元。考虑到案发后公司积极配合调查,采取有效措施召回不合格产品818包并销毁,认真排查不合格原因,采取针对性措施整改,江苏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给予中限处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