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新希望豪赌养猪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希望豪赌养猪

刘永好说“快半步”,刘畅却加快了步伐。

图片来源:pexels-James Frid

文|斑马消费 沈庹

究竟是难以抵挡“二师兄”的诱惑,还是真要抢夺“猪王”之位,新希望加码养猪的动作既狠又飒。

继部分董监高完成2.56亿增持之后,公司又发行一笔81.5亿元可转债用于盖猪圈。这并非一笔小钱,要知道,今年前三季度这家企业刚刚巨亏了64亿。

不惜血本养猪,远远超越了刘永好在《领先半步》里的“快半步”理论。新希望在养猪业务上大干快上、追逐行业第一,正在本轮猪周期里进行一场豪赌。

刘永好说“快半步”,刘畅却加快了步伐。

再为养猪举债

今年前三季度,新希望(000876.SZ)归母净利润亏损64.01亿元。在头部养猪企业中,其亏损规模仅次于温氏股份(亏损97.01亿元)和正邦科技(亏损76.27亿元)。

三季报披露后,有投资者提问,这一轮扩张猪产能已经持续两三年时间,新希望是否做好了再亏损、不退出的准备?

新希望回答坚定又近乎执拗:“不会退出养猪市场”。话音未落,这家养猪企业再度开启加码养猪业务。

11月2日,公司81.5亿元可转债开始申购,募资用途指向18个生猪养殖项目和偿还银行贷款。另外,部分董监高完成2.56亿元的增持计划。受此影响,11月3日收盘,公司股价收报15.61元,大涨10%,总市值超过700亿。

机构们对公司加码养猪业青睐有加,90天里有7家机构给出评级,其中买入评级3家,增持评级3家,中性评级1家。日前还有包括知名机构林园投资等22家机构和4位个人投资者合计135人集体调研公司。

今年前年三季度,生猪养殖企业普遍叫苦连天,就连猪老大牧原股份在第三季度都难逃亏损,新希望一样在本轮猪周期里煎熬。

今年上半年,公司巨亏34.15亿元后未能止住亏损,第三季度公司出栏肥猪均价跌至13.8元/公斤,导致第三季度亏损29.86亿元,同比下降255.47%。

这是公司1998年以来、以及刘畅自2013年从刘永好手里接过帅印以来,首次出现业绩巨亏局面。然而,这没有动摇继续养猪的信心。

事实上,公司早在2020年就在养猪业务上加码,去年上半年正值猪价高峰,公司发行募资规模40亿元的可转债,陆续投入到生猪养殖项目上。

公司在与投资者互动时称,在养猪产业上,其资本开支2019年、2020年分别支出80亿元、300亿元,预计2021年将超过300亿元,其中猪产业板块占比90%。连年增长的资本开支,成为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投资周期。

同时,公司产能储备规模大幅提升。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公司称实现与储备了2500万头产能布局,2020年这一数据已超过7000万头、自育肥产能接近400万头的存栏规模。

为何逆市加码?

猪周期真的开始回暖了?

从生猪养殖行业出栏成本7元红线来看,新希望第三季度出栏肥猪均价尚在成本线以下,意味着亏损的局面仍在持续。

在11月初的一次内部分析会上,公司副总裁兼财务总监陈兴垚分析了第三季度生猪成本问题:主要是7月出栏肥猪是1月或2月投苗,8月出栏肥猪是2月或3月投苗,一季度的苗种成本还比较高。

公司定下未来成本下降目标是,12月力争自产仔猪育肥做到18元/公斤,明年6-7月做到16元/公斤,主要从降低苗种、饲料成本来实现。

也就是说,在本轮猪周期内还需要通过内部降本增效走出业绩亏损泥潭,远远没有机构们预测触底反弹的那般美好。就连自繁自养的牧原股份也在缓扩展,降成本应对猪价下行。而目前猪价的小幅回升,大多来自有关部门启动收储和消费需求拉动等因素影响。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真正支撑新希望执着于扩张生猪产能的底气,来自于公司在饲料、种猪储备等方面形成的优势。

饲料是公司的起家业务,今年上半年,公司饲料收入328.3亿元,同比增长45.33%,并在第三季度继续向好。

公司在种猪储备方面不断加码,2020年底,公司种猪存栏规模216万头,较2019年实现4倍级增长。

出栏量方面,今年前三季度出栏681万头,同比增长57%,公司预计今年出栏900-1000万头。去年,公司生猪出栏规模为829.25万头,位列行业第四。

尽管公司在饲料成本和仔猪成本上可以有效控制,规模化养殖边际成本相对较低,这也成为不少机构看好的缘由,但周期性行业存在的各种不确定性,新希望如何扛住风险?

初尝苦果

上世纪80年代末,刘永好的新希望通过鹌鹑养殖完成最初资本积累后涉足到饲料行业,在上世纪90年代成为饲料大王,并在国内猪饲料市场占有较大份额。在饲料业务稳扎稳打多年后,2016年才开始大举介入畜禽养殖业务,特别是生猪养殖业务。

2020年,畜禽养殖业务收入已占公司收入的39.30%,其中生猪养殖占比22.56%。不过,这一比例在今年上半年降至16.55%。

新希望养猪可谓半路出家,从事生猪养殖业务时间短、规模不大,可这家公司立下的雄心并不小。去年,公司即定下未来三年增长目标:2021年-2023年生猪出栏增长率分别不低于100%、300%和700%。

或正是在这场大跃进式扩能刺激下,公司最近几年大兴土木修建养猪场。

初步统计,2016年-2020年,公司已在全国各地至少投建59个生猪养殖基地,投资规模近300亿元。

斑马消费注意到,新希望出现资本大幅支出,正是在2019年下半年国内猪价一飞冲天之时,当年资本支出93.46亿元,2020年底这一数据飙至300亿元。

在《领先半步》这本书里,刘永好通过在饲料主业稳扎稳打后获得突破。但向来稳扎稳打的新希望,在刘畅手里变了风格。

在大修大建的支出之后,公司借债规模逐年飙升,截至今年三季度,公司短期借款201.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8.53亿元,同期公司货币资金仅127.0亿元。同期公司还有长期借款341.1亿元和应付债券48.36亿元。这已是公司近几年来最高债务水平。

通过豪赌式扩张,公司资产负债率从2016年的31.66%增至2020年的53.06%,今年三季度再升至64.83%。

另外,公司的盈利能力处于下行趋势。截至今年前三季度,其毛利率为2.24%、净利率为-6.41%,较2020年三季度末,分别下降10.79个百分点、14.41个百分点。

新希望正在苦尝行业周期下行之痛,也在赌一个新周期的到来。

在8月份一封员工信中,刘畅说,“在猪产业快速扩张后,管理能力未及时跟上,影响了生产效率和盈利能力”。在总结上半年亏损原因时,不知刘畅有没有对生猪产能扩张有过反思。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