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港大深圳医院10年合约意外延期:高薪养廉与盈利之困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港大深圳医院10年合约意外延期:高薪养廉与盈利之困

港大深圳医院院长卢宠茂表示,相信合约方面不会有问题,医院一定能继续运营,但港大与深圳市政府需要多点时间商讨,主要涉及深圳当局会否提供额外资助。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戈振伟

编辑|许悦

香港大学和深圳市政府于2011年签订10年合作协议合办“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以下称“港大深圳医院”),10年合约在今年7月已到期,临时延长的合约到12月底结束。

11月24日,港大深圳医院院长卢宠茂在香港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10年来医院有很多成绩,应该为此骄傲,相信合约方面不会有问题,医院一定能继续运营,但港大与深圳市政府需要多点时间商讨,主要涉及深圳当局是否会提供额外资助,但自己没有参与讨论。

有关港大医学院人员日后是否会撤离医院的问题,卢宠茂表示,不同意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假设,相信双方合作会继续。

对于未能在7月约满前签订新长期合约的原因,港大发言人在回复《香港01》时称,双方均期望深化及扩大医院合作范畴,当中涉及多方面的细节,需更多时间商讨,双方态度积极。

港大深圳医院对界面新闻大湾区频道记者回应称,关于续约相关问题由香港大学和深圳市政府推进,院方暂无可奉告。   

公开资料显示,港大深圳医院是由深圳市政府全额投资、由香港大学派驻医生和管理人员共同运营的公立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医院总投资约40亿元,总建筑面积36.7万平方米,于2012年7月1日起运营。医院现拥有床位2000张,目前已经启动二期工程建设,未来将增至3000张病床。

数据显示,2013年,深圳每千人医生数、床位数分别为2.47人、2.75张,后者是北京、广州的1/2,上海的2/3。2016年,深圳仅有11家三甲医院,是北京的1/8,上海和广州的1/5。

而港大深圳医院的设立直接充实了深圳相对匮乏的医疗资源。2017年11月,在运营5年后,港大深圳医院成为了广东省最年轻的三甲医院。

当年的评审专家们认为:港大深圳医院创新诊疗模式,推行打包收费,杜绝滥用抗生素,成功引进香港医院持续改善的理念,重建医患信任,对医院暴力和红包回扣实行“零容忍”,创新不良事件管理理念,医院在各项细节管理中充分体现人文关怀理念,公立医院改革各项工作取得成效。

港大深圳医院一露面便引发关注,它被视作内地公立医院改革试点。2010年4月,深圳市成为国家公布的首批16个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之一,而港大深圳医院正好可以为深圳探索公立医院医改之路。

相较于内地公立医院,港大深圳医院带来了一系列新鲜的理念制度,包括管办分离、政事分开的法人治理结构;“高薪养廉”、全员聘用的人事制度;以医生的资历、岗位、绩效相关而与医院、科室脱钩的薪酬制度;财务报告向社会公开;为医生购买执业责任险;拟通过自主招标形式,在全球范围内采购药品以及与普通就诊病人直接相关的预约分诊、打包收费等制度。

但在受到现实条件约束,港大深圳医院从诞生开始就注定面临诸多挑战——实际上,它做得越“好”,其生存就可能越艰难。

根据原来测算,港大深圳医院开业前五年总支出为101亿。当年办院的思路是,医院最初的开支以财政补贴为主,但投入会逐年减少,直到医院具备“造血功能”。而在香港,公立医院资金来源为政府固定拨款,比例高达95%。

9年前,当大部分内地医生的阳光薪酬不过10-20万时,港大深圳医院就能给主治医生开出高达五六十万的年薪。作为全国第一家没有编制的公立医院,港大深圳医院采取“高薪养廉”的办法,人员费用也因此成了医院开支的“大头”。

港大深圳医院党委书记徐小平在今年6月的一场演讲中介绍,与传统医院不同,港大深圳医院实行全额70%固定薪酬,30%绩效。医生税前平均年薪可达69万,顾问可高达115万,高级顾问达200万。医院人力资源占业务支出53.3%,全国大概是37%。

根据最初的设计,开办五年之后,也就是从2017年开始,港大深圳医院将和深圳其他公立医院一样开始“自负盈亏”,政府财政投入仅占医院运营费用20%左右——这在全国已是最高。但相较前几年大大减少,仅为2016年财政补助5.14亿的1/3。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港大深圳医院门诊均次费用要比其他市属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低10%左右,住院均次费用要比其他市属综合医院低20%-30%,在同等治疗之下,港大深圳医院实现了医保经费的结余。

“港大深圳医院门诊均次费用是434元,深圳其他市属三甲综合性医院是490元。以2019年医院门诊170万人次计,相当于少收了1个亿。这1个亿可都是患者的钱。在住院均次费用方面,港大深圳医院约1.2万元,深圳其他市属三甲综合性医院是1.8万元,按照医院当年住院人次,相当于为医保和患者节省了4个亿。”徐小平说。

港大深圳医院既要节省患者和医保支付的费用,又要保证医务人员合理体面的收入,那如何开源?

据了解,港大深圳医院通过打包收费改革来控制成本、提升收入,国际医疗中心在财政方面,为医院整个改革提供了很重要的经济保障,是医院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2020年,国际医疗中心收入占全院收入达13%。

徐小平表示,2019年医院节省患者和医保费用约5个亿,看似医院少收了很多钱,但通过调整收费结构,提高医疗服务收入占比,增加了赢余,从而了保证医院财务的正常运转。

徐小平打了个比喻, 在这场麻将对战上,擂台上的政府、医保、患者、医院都赢了,只有隐藏在桌下的供应商少赚一些。

港大深圳医院官网公布的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医院收支结余负5016万元,到了2018年,医院开始扭亏为盈,实现结余1.02亿元。随后2019年、2020年的收入分别为25.82亿元、24.91亿元,收支结余分别为3.82亿元、7867.7万元。

可以进行对比的是佛山复星禅城医院,该医院是复星医药旗下的一家三甲医院,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编制床位1200张。财报数据显示,佛山复星禅城医院 2019年、2020年的收入分别为16.1亿元、16.4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16亿元、1.36亿元。

对比来看,港大深圳医院的盈利水平还有待提高。虽然,公立医院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赚钱,但为了维持日常高质量的运营以及扩大规模、吸引人才、购买高端医疗设备等,港大深圳医院长期以来面临的财务压力始终没有消除。

至于医院是否出现资金短缺,卢宠茂表示,有关金额相对少数,不要看得那么重,但内地医院是自负盈亏,如果希望新一份10年合约能获得更多资助,医院便可为香港、深圳和国家做更多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