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奢侈品高管的位子并不好坐 年薪说降就降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奢侈品高管的位子并不好坐 年薪说降就降了

曾经为Burberry开创过辉煌的Christopher Bailey去年年薪蒸发了3/4。

Burberry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Bailey/图片来源:beautimode.com

奢侈品高管降薪了。这则消息放在今天全球行业背景下并不奇怪,可令人吃惊的是Burberry首席执行官兼创意总监Christopher Bailey竟然被砍去3/4的年薪。

2014年5月,当Angela Ahrendts卸任Burberry CEO一职加入苹果之后,创意总监Christopher Bailey临危受命兼任品牌CEO。在接下来的一年内,这家英国奢侈品牌全球收益同比增长9.6%,Christopher Bailey的酬劳也跟着直线上升

截至2015年3月31日的一年内,Christopher Bailey共赚进790万英镑,其中包含100万英镑的基本工资,42.4万英镑的福利和现金补贴,180万英镑的奖金,30万英镑的养老金和440万英镑的联合投资计划。2014年,Christopher Bailey的工资和奖金相加也不过150万英镑。

可惜好景不长,随着Burberry业绩大幅下滑,Christopher Bailey工资单瞬间缩水到190万英镑。不过他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其他公司高管,例如财务总监Carol Fairweather以及首席营运官John Smith同样没能拿到奖金以及股票分红。

事实上,Burberry先前发布2016财年业绩报告时就已经表明态度:公司税前营收低于此前设定的奖励机制门槛,年底分红自然也就成为泡影。财报数据显示,Burberry 2016财年调整后的税前利润仅为4.12亿英镑,同比下降10%。在过去一年中,Burberry通过消减员工奖金、股票激励、统一产品线和和并男女装秀等多种方式将总成本降低了2500万英镑,以求渡过难关。Burberry 最新指定的“瘦身”目标则是1亿英镑,截止日期是2019年。

这股降薪风潮并不仅限于Burberry,旗下拥有卡地亚、梵克雅宝、万国表等品牌的历峰集团同样深陷其中。首席执行官Richard Lepeu年薪从1430万瑞士法郎降至970万瑞士法郎,跌幅逼近1/3;联席CEO Bernard Fornas的工资同样从1170万瑞士法郎降到970万瑞士法郎;首席财务官Gary Saage从990万瑞士法郎减到880万瑞士法郎。

按照恒定汇率计算,历峰全年销售额同比下跌1%,低于分析师预期。集团在全年财务报告中称,“奖励策略的开启前提是,公司业绩收益高出市场竞争者”。在2015年,历峰高层基本工资同比下调了8%,而各类奖金则大幅减少了30%。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博柏利

2.8k
  • Burberry英伦风新包款,萨洛蒙新配色有爆款潜力|是日美好事物
  • Burberry跌跌不休,明星设计师也没法拯救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奢侈品高管的位子并不好坐 年薪说降就降了

曾经为Burberry开创过辉煌的Christopher Bailey去年年薪蒸发了3/4。

Burberry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Bailey/图片来源:beautimode.com

奢侈品高管降薪了。这则消息放在今天全球行业背景下并不奇怪,可令人吃惊的是Burberry首席执行官兼创意总监Christopher Bailey竟然被砍去3/4的年薪。

2014年5月,当Angela Ahrendts卸任Burberry CEO一职加入苹果之后,创意总监Christopher Bailey临危受命兼任品牌CEO。在接下来的一年内,这家英国奢侈品牌全球收益同比增长9.6%,Christopher Bailey的酬劳也跟着直线上升

截至2015年3月31日的一年内,Christopher Bailey共赚进790万英镑,其中包含100万英镑的基本工资,42.4万英镑的福利和现金补贴,180万英镑的奖金,30万英镑的养老金和440万英镑的联合投资计划。2014年,Christopher Bailey的工资和奖金相加也不过150万英镑。

可惜好景不长,随着Burberry业绩大幅下滑,Christopher Bailey工资单瞬间缩水到190万英镑。不过他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其他公司高管,例如财务总监Carol Fairweather以及首席营运官John Smith同样没能拿到奖金以及股票分红。

事实上,Burberry先前发布2016财年业绩报告时就已经表明态度:公司税前营收低于此前设定的奖励机制门槛,年底分红自然也就成为泡影。财报数据显示,Burberry 2016财年调整后的税前利润仅为4.12亿英镑,同比下降10%。在过去一年中,Burberry通过消减员工奖金、股票激励、统一产品线和和并男女装秀等多种方式将总成本降低了2500万英镑,以求渡过难关。Burberry 最新指定的“瘦身”目标则是1亿英镑,截止日期是2019年。

这股降薪风潮并不仅限于Burberry,旗下拥有卡地亚、梵克雅宝、万国表等品牌的历峰集团同样深陷其中。首席执行官Richard Lepeu年薪从1430万瑞士法郎降至970万瑞士法郎,跌幅逼近1/3;联席CEO Bernard Fornas的工资同样从1170万瑞士法郎降到970万瑞士法郎;首席财务官Gary Saage从990万瑞士法郎减到880万瑞士法郎。

按照恒定汇率计算,历峰全年销售额同比下跌1%,低于分析师预期。集团在全年财务报告中称,“奖励策略的开启前提是,公司业绩收益高出市场竞争者”。在2015年,历峰高层基本工资同比下调了8%,而各类奖金则大幅减少了30%。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