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字节跳动告别“青春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字节跳动告别“青春期”

今日头条、抖音等流量增长的放缓,说明增量用户,已经不大了,所谓的“流量红利”正在消失。

文|中国品牌杂志 何茜

字节跳动没有抱残守缺,而是正在酝酿变革。

11月2日,现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发了一份内部信。内部信言简意赅地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

首先,今日头条、西瓜、搜索、百科等业务并入抖音;

其次,字节跳动成立六个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

再次,相关业务板块负责人均向梁汝波汇报。

这封780个字符的内部信,正式宣告字节跳动张一鸣创业时代的结束,及字节跳动梁汝波“守业”时代的开局。

01、曾经的曙光

提起字节跳动,总是绕不开其创始人张一鸣。他执掌的今日头条及其孪生抖音,开创了一条中国平台科技算法推荐的道路。

2012年,张一鸣带着团队搬进了北京四环旁的一民居——他的人生从此进入了炙热的夏天。

那时,搜狐、网易、腾讯纷纷进军手机互联网新闻端,张一鸣的起点比这些平台要低很多。

2012年年底,凭借着算法的创新模式,张一鸣在咖啡厅里拿到第一笔融资,声名鹊起。

之后,今日头条靠算法和抓取,卯足劲大步前行,占领互联网资讯领域。2014年,今日头条用户规模达9000万,估值超5亿美金。

2014年,搜狐很快就向张一鸣递了刀子,在总部突然召开“移动媒体反盗版行为发布会”,宣布对今日头条所属的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提起诉讼。张一鸣看着在座一众“敌人”,颇为温和地说:技术无罪。他只想做苹果的iTunes或Youtube那样的泛资讯类平台。

张一鸣选择从传媒内部发声,表示会为合作媒体解决移动端的商业变现问题。这对即将形成的“反头条联盟”进行了分化、瓦解、拉拢。

此事的第二年,国家版权局入住了头条号。

这样的经历,在张一鸣创建的字节跳动八余年来的日子里稀松平常。

但那又怎样,张一鸣还是大胆往前走。2015年,字节跳动从资讯伸向短视频。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与抖音,占领短视频领域。

时代把短视频这个机会留给了工程师张一鸣。2016年,在“抖音”上线之初,抖音创始人们经常会有意外的惊喜,他们无需费力去做更多的推广,人际的口碑传播,有趣的内容,便已经让能够源源不断地获得新增用户,这让“微信之父”张小龙,也羡慕妒忌。

拿到时代红利的字节跳动,很快,张一鸣带领的字节跳动便赶上甚至在某些方面跨过了BAT这三座横卧互联网时代的大山。

据字节跳动披露,字节跳动2020年营业收入为2366亿元,同比增长111%。截至2020年底,字节跳动的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为19亿,覆盖全球逾150个国家和地区,支持超过35种语言。全球正式员工达11万人。

就像金庸先生的小说,绝代英雄总是在最辉煌的时刻金盆洗手,退隐江湖。

张一鸣也当然明白,做英雄,就要知进退。2021年5月20日,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宣布卸任CEO,由他的大学室友梁汝波“接棒”。

02、大基建“抖音”

新官上任三把火,梁汝波第一把火烧向了今日头条。

梁汝波的内部信里,今日头条的地位被弱化,抖音的地位被强化。包括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头条搜索、头条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都被并入到抖音。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梁汝波拿定主意,决定把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头条搜索、头条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都并入抖音?或者说,字节跳动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一年胜过八年。字节跳动教育裁员、取消996、广告收入增速下滑等等,看起来,字节跳动也有点“跳不动”了。

如今,抖音系取代了头条系。

意思是,头条系,老矣,抖音要扛大旗。

意料之中,此前,西瓜视频、抖音都被称为“头条系”产品。而如今,作为元老级产品的今日头条陷入增长困境,也不得不归于“新贵”抖音之中。

但是,抖音现在也很焦虑了。

2021年9月,抖音日活跃用户数量达到了6.4亿,占据了国内网民数量的60%。抖音体量虽然与日俱增,但似乎已经达到了瓶颈。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抖音2020年的日活跃用户数量就已经突破了6亿大关,距离现在的6.4亿并无明显增长。过去这一年多的日活跃用户数量增长,主要还是靠极速版拉动,主站的增速正在不断下滑。

而短视频领域的另一巨头——快手,虽然也存在着增速缓慢的问题,但其与抖音的差距却在逐渐缩小。

这样的形势,字节跳动肯定着急了。

调整是有多方考量,但重点还是为了应对激烈的行业竞争。头条、西瓜、搜索、百科还有国内垂直服务业务统统并入后,抖音几乎汇聚了字节跳动的所有优质资源。

这种调整,一方面反映了字节跳动要推动视频、图文多内容融合的发展思路,另一方面,也表现了字节跳动整合资源优势、合理调配资源的手段,今日头条、西瓜视频仍有用户余量供开发,指不定抖音就能从中解决当前的增长焦虑,扩展出新的变局,符合字节跳动"all in"的做事风格。

不过,抖音和今日头条一样,不管你是如何凶悍,新增用户和日活,都到了很难再跳跃的高度。

何况,抖音是最大的收入来源,仅是广告部分,抖音贡献了公司总体广告收入的60%。所以,这一系列组织架构、业务板块调整之后,最终可能指向的是电商。因为只有打造好闭环、扶持起抖音小店,才能将核心利润掌握在自己手里。

03、字节的“新战场”

“双十一”前夕,记者走访国内时尚男装品牌“GXG”的线下门店,有一款镭射样式的羽绒服原价1699元,线上“双十一”价格为849元(不包括平台方满减),而线下门店则打出了五折的骨折价,价格为850元,与线上基本同价。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必须寻找新的增长点。

所以,字节跳动首次在公司层面明确火山引擎为核心业务板块,意味着其业务地位提升。

火山引擎是字节跳动将技术中台对外出售的业务载体,目前对外输出 A/B 测试等字节跳动成长过程中用到的技术方案,接下来将会发力包括存储、计算和网络在内的 IaaS (基础设施即服务)服务。

此次业务调整之后,字节跳动的技术中台(DATA 部门)的产品、研发人员将与火山引擎业务整合,统一对内、对外提供企业服务,这部分业务仍由杨震原负责,向梁汝波汇报。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 IDC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天翼云(中国电信)和亚马逊 AWS 五家厂商占据 IaaS 市场 77%的市场份额。换言之,字节跳动还是有一点点空间的。

企业服务地位上升时,字节大力教育则在寻找存在的意义。

字节并没有放弃教育业务,此次调整后,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教育被划分为智慧学习、成人教育、智能硬件、校园合作四大板块。

智慧学习是面向中小学生的 AI 互动录播课程,不再涉及目前流行的直播课;成人教育包括职业教育、开言英语、学浪等项目;智能硬件有大力智能学习灯、写字板等产品;校园合作试图通过大数据、AI 学为公立学校提供技术系统和内容服务。

而这所起到的映射作用,并不止于当下,而还在于未来,这可能是,字节跳动保留的一点点情怀。这一块,可能不会成为字节跳动里面的最赚钱板块,但会让人知道,字节跳动做事的底线在哪里,字节跳动除了商业化和商业化,还是有一点情怀的。

即便如此,电子产品在这个火热的“双十一”购物季,也显得有些过于冷静和格格不入了。

04、告别“青春期”

之前,字节调动的架构体系,更多是“小前台”和“大中台”的结合。华创证券曾经在分析互联网巨头组织架构变迁的报告中提到,字节调动是在开发不同的业务过程中逐步构建起了以大中台为支撑,轻量前台快速试错的体系,成功支持了抖音等APP用户的快速增长。

“小前台”意味着单个产品的人员配置往往为几人至十几人,能够以更敏捷的速度在不同领域不断试错,寻找增长空间,继而在产品做出起色后集中资源重点突破。

“大中台”则与通过推荐算法分发内容的产品特点相适应,设置有技术、用户增长和商业化三个部门,分别负责留存、拉新和变现,向前台输出通用的技术、运营等解决方案,降低单个产品的成本。

也因此,字节跳动获得“App工厂”封号。

但是,现在,今日头条、抖音等流量增长的放缓,说明增量用户,已经不大了,所谓的“流量红利”正在消失。

在一线做抖音内容的抖音网红们恐怕都感受到,如今新增粉丝有多难,连已有的固定粉丝都在变少。这还是字节跳动,其他平台在新增用户上面对“增量之难”,恐怕比字节跳动更难吧。这是一个全行业性的问题,恰恰经由字节跳动这面镜子,映照出来。只有懂得了这个,才会明白,字节跳动这些年,为什么利用手中的流量优势,在各个赛道出击,快速试错,试水了许多创新业务。

但当业务发展到足够多元化,就需要进一步进行阶段性的优化调整,理清过去几年间疯狂扩张所必然带来的无序状态,实现旗下业务生态的有效管理。

所以,梁汝波时代调整之后的字节跳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点类似于十几年前的腾讯,当业务多元化后,成立“业务部门”,意味着业务进入稳定期,告别以前那种“四处出击,什么新业务都要尝试一下”的状态,让相近的业务形成聚力,各自发展。

这意味着,这家创业已有9年之久的企业不仅告别了它的创始人张一鸣,也真正告别了它的“青春期”。而如何顺利“青春期”从过渡到成熟,更需要智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抖音

5.4k
  • 后疫情时代全球订单不好拿了,这几家宁波的跨境电商公司做对了什么?
  • 美国参议院商务委员会批准更新儿童在线隐私保护法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字节跳动告别“青春期”

今日头条、抖音等流量增长的放缓,说明增量用户,已经不大了,所谓的“流量红利”正在消失。

文|中国品牌杂志 何茜

字节跳动没有抱残守缺,而是正在酝酿变革。

11月2日,现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发了一份内部信。内部信言简意赅地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

首先,今日头条、西瓜、搜索、百科等业务并入抖音;

其次,字节跳动成立六个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

再次,相关业务板块负责人均向梁汝波汇报。

这封780个字符的内部信,正式宣告字节跳动张一鸣创业时代的结束,及字节跳动梁汝波“守业”时代的开局。

01、曾经的曙光

提起字节跳动,总是绕不开其创始人张一鸣。他执掌的今日头条及其孪生抖音,开创了一条中国平台科技算法推荐的道路。

2012年,张一鸣带着团队搬进了北京四环旁的一民居——他的人生从此进入了炙热的夏天。

那时,搜狐、网易、腾讯纷纷进军手机互联网新闻端,张一鸣的起点比这些平台要低很多。

2012年年底,凭借着算法的创新模式,张一鸣在咖啡厅里拿到第一笔融资,声名鹊起。

之后,今日头条靠算法和抓取,卯足劲大步前行,占领互联网资讯领域。2014年,今日头条用户规模达9000万,估值超5亿美金。

2014年,搜狐很快就向张一鸣递了刀子,在总部突然召开“移动媒体反盗版行为发布会”,宣布对今日头条所属的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提起诉讼。张一鸣看着在座一众“敌人”,颇为温和地说:技术无罪。他只想做苹果的iTunes或Youtube那样的泛资讯类平台。

张一鸣选择从传媒内部发声,表示会为合作媒体解决移动端的商业变现问题。这对即将形成的“反头条联盟”进行了分化、瓦解、拉拢。

此事的第二年,国家版权局入住了头条号。

这样的经历,在张一鸣创建的字节跳动八余年来的日子里稀松平常。

但那又怎样,张一鸣还是大胆往前走。2015年,字节跳动从资讯伸向短视频。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与抖音,占领短视频领域。

时代把短视频这个机会留给了工程师张一鸣。2016年,在“抖音”上线之初,抖音创始人们经常会有意外的惊喜,他们无需费力去做更多的推广,人际的口碑传播,有趣的内容,便已经让能够源源不断地获得新增用户,这让“微信之父”张小龙,也羡慕妒忌。

拿到时代红利的字节跳动,很快,张一鸣带领的字节跳动便赶上甚至在某些方面跨过了BAT这三座横卧互联网时代的大山。

据字节跳动披露,字节跳动2020年营业收入为2366亿元,同比增长111%。截至2020年底,字节跳动的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为19亿,覆盖全球逾150个国家和地区,支持超过35种语言。全球正式员工达11万人。

就像金庸先生的小说,绝代英雄总是在最辉煌的时刻金盆洗手,退隐江湖。

张一鸣也当然明白,做英雄,就要知进退。2021年5月20日,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宣布卸任CEO,由他的大学室友梁汝波“接棒”。

02、大基建“抖音”

新官上任三把火,梁汝波第一把火烧向了今日头条。

梁汝波的内部信里,今日头条的地位被弱化,抖音的地位被强化。包括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头条搜索、头条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都被并入到抖音。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梁汝波拿定主意,决定把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头条搜索、头条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都并入抖音?或者说,字节跳动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一年胜过八年。字节跳动教育裁员、取消996、广告收入增速下滑等等,看起来,字节跳动也有点“跳不动”了。

如今,抖音系取代了头条系。

意思是,头条系,老矣,抖音要扛大旗。

意料之中,此前,西瓜视频、抖音都被称为“头条系”产品。而如今,作为元老级产品的今日头条陷入增长困境,也不得不归于“新贵”抖音之中。

但是,抖音现在也很焦虑了。

2021年9月,抖音日活跃用户数量达到了6.4亿,占据了国内网民数量的60%。抖音体量虽然与日俱增,但似乎已经达到了瓶颈。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抖音2020年的日活跃用户数量就已经突破了6亿大关,距离现在的6.4亿并无明显增长。过去这一年多的日活跃用户数量增长,主要还是靠极速版拉动,主站的增速正在不断下滑。

而短视频领域的另一巨头——快手,虽然也存在着增速缓慢的问题,但其与抖音的差距却在逐渐缩小。

这样的形势,字节跳动肯定着急了。

调整是有多方考量,但重点还是为了应对激烈的行业竞争。头条、西瓜、搜索、百科还有国内垂直服务业务统统并入后,抖音几乎汇聚了字节跳动的所有优质资源。

这种调整,一方面反映了字节跳动要推动视频、图文多内容融合的发展思路,另一方面,也表现了字节跳动整合资源优势、合理调配资源的手段,今日头条、西瓜视频仍有用户余量供开发,指不定抖音就能从中解决当前的增长焦虑,扩展出新的变局,符合字节跳动"all in"的做事风格。

不过,抖音和今日头条一样,不管你是如何凶悍,新增用户和日活,都到了很难再跳跃的高度。

何况,抖音是最大的收入来源,仅是广告部分,抖音贡献了公司总体广告收入的60%。所以,这一系列组织架构、业务板块调整之后,最终可能指向的是电商。因为只有打造好闭环、扶持起抖音小店,才能将核心利润掌握在自己手里。

03、字节的“新战场”

“双十一”前夕,记者走访国内时尚男装品牌“GXG”的线下门店,有一款镭射样式的羽绒服原价1699元,线上“双十一”价格为849元(不包括平台方满减),而线下门店则打出了五折的骨折价,价格为850元,与线上基本同价。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必须寻找新的增长点。

所以,字节跳动首次在公司层面明确火山引擎为核心业务板块,意味着其业务地位提升。

火山引擎是字节跳动将技术中台对外出售的业务载体,目前对外输出 A/B 测试等字节跳动成长过程中用到的技术方案,接下来将会发力包括存储、计算和网络在内的 IaaS (基础设施即服务)服务。

此次业务调整之后,字节跳动的技术中台(DATA 部门)的产品、研发人员将与火山引擎业务整合,统一对内、对外提供企业服务,这部分业务仍由杨震原负责,向梁汝波汇报。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 IDC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阿里云、华为云、腾讯云、天翼云(中国电信)和亚马逊 AWS 五家厂商占据 IaaS 市场 77%的市场份额。换言之,字节跳动还是有一点点空间的。

企业服务地位上升时,字节大力教育则在寻找存在的意义。

字节并没有放弃教育业务,此次调整后,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教育被划分为智慧学习、成人教育、智能硬件、校园合作四大板块。

智慧学习是面向中小学生的 AI 互动录播课程,不再涉及目前流行的直播课;成人教育包括职业教育、开言英语、学浪等项目;智能硬件有大力智能学习灯、写字板等产品;校园合作试图通过大数据、AI 学为公立学校提供技术系统和内容服务。

而这所起到的映射作用,并不止于当下,而还在于未来,这可能是,字节跳动保留的一点点情怀。这一块,可能不会成为字节跳动里面的最赚钱板块,但会让人知道,字节跳动做事的底线在哪里,字节跳动除了商业化和商业化,还是有一点情怀的。

即便如此,电子产品在这个火热的“双十一”购物季,也显得有些过于冷静和格格不入了。

04、告别“青春期”

之前,字节调动的架构体系,更多是“小前台”和“大中台”的结合。华创证券曾经在分析互联网巨头组织架构变迁的报告中提到,字节调动是在开发不同的业务过程中逐步构建起了以大中台为支撑,轻量前台快速试错的体系,成功支持了抖音等APP用户的快速增长。

“小前台”意味着单个产品的人员配置往往为几人至十几人,能够以更敏捷的速度在不同领域不断试错,寻找增长空间,继而在产品做出起色后集中资源重点突破。

“大中台”则与通过推荐算法分发内容的产品特点相适应,设置有技术、用户增长和商业化三个部门,分别负责留存、拉新和变现,向前台输出通用的技术、运营等解决方案,降低单个产品的成本。

也因此,字节跳动获得“App工厂”封号。

但是,现在,今日头条、抖音等流量增长的放缓,说明增量用户,已经不大了,所谓的“流量红利”正在消失。

在一线做抖音内容的抖音网红们恐怕都感受到,如今新增粉丝有多难,连已有的固定粉丝都在变少。这还是字节跳动,其他平台在新增用户上面对“增量之难”,恐怕比字节跳动更难吧。这是一个全行业性的问题,恰恰经由字节跳动这面镜子,映照出来。只有懂得了这个,才会明白,字节跳动这些年,为什么利用手中的流量优势,在各个赛道出击,快速试错,试水了许多创新业务。

但当业务发展到足够多元化,就需要进一步进行阶段性的优化调整,理清过去几年间疯狂扩张所必然带来的无序状态,实现旗下业务生态的有效管理。

所以,梁汝波时代调整之后的字节跳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点类似于十几年前的腾讯,当业务多元化后,成立“业务部门”,意味着业务进入稳定期,告别以前那种“四处出击,什么新业务都要尝试一下”的状态,让相近的业务形成聚力,各自发展。

这意味着,这家创业已有9年之久的企业不仅告别了它的创始人张一鸣,也真正告别了它的“青春期”。而如何顺利“青春期”从过渡到成熟,更需要智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