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税收优惠被取消,互联网公司的好日子到头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税收优惠被取消,互联网公司的好日子到头了?

强监管来临、税收优惠取消、裁员缩招和开源节流,互联网公司准备过冬。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程璐 陆柯言

编辑 | 崔鹏

中国互联网公司多年来享受的税收优惠,以及凭借成本优势快速扩张的时代,可能都要结束了。

上周,阿里巴巴财报显示,集团上季度缴纳的所得税为60.87亿元,而2020年同期仅为19.11 亿元。这意味着,仅在税收层面,单季度就给公司带来了41亿元的成本增加。

阿里的解释是,这主要是由于“若干子公司在去年同期收到其为2019自然年重点软件企业的资格认定通知,可以适用重点软件企业的10%税率,而今年这些子公司没有认定为2020自然年重点软件企业,故本季度无所得税费用调减”。

简单来说就是,阿里巴巴这些子公司的税收优惠,没了。

2022财年第二季度,阿里的有效所得税率(扣除剔除股权激励、投资收益等非日常经项目后)攀升至24%,是近年来税率最高的一个季度。

其实三个月前,阿里就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向投资者发出“预警”,称其部分业务所面临的监管趋严,且中国大部分互联网公司都将面临税率增加的问题。

腾讯CFO罗硕瀚也在电话会上谈到了优惠税率的问题,他说随着重点软件企业的税率细化越来越完善,腾讯总体退税水平一直在下降,目前仅拥有四到五家符合资质(的子公司)。

不过,腾讯的税率仍远低于25%的所得税法定税率,今年第三季度,腾讯的所得税支出反而同比下降5%。但罗硕瀚表示从长远来看,优惠税率的取消仍将对腾讯造成影响。

过去二十年间,互联网行业的高速增长,离不开“流量”和“税收”这两大红利。如今流量成本居高不下,税收红利也面临消失境地。

虽然每隔几年,外界都会掀起关于“互联网寒冬”的讨论,但差别在于,今年的寒潮没有停留在中小公司层面,而是正在向巨头蔓延。

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好日子要到头了么?

税收优惠的门槛越来越高

长久以来,监管部门为互联网行业提供了很多的税收优惠,用来支持这些“阳光下”的企业高速成长。

这些优惠税率主要有三个方向:一是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适用15% 的优惠税率;二是软件企业的认定,可享受“两免三减半”的优惠政策;三是重点软件企业的认定,可直接享受10%的优惠税率。

此前,阿里旗下三家全资子公司——阿里巴巴中国、淘宝中国、天猫中国均获得“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阿里巴巴北京则认定为“重点软件企业”,这让阿里在2018至2020年分别享有12.4%、10.4%和13.6%的有效税率。而腾讯的有效所得税率则始终维持在11%左右。

优惠税率为互联网企业改善现金流与利润状况提供了很多帮助,尤其是阿里和腾讯等大公司受益颇多。

企业资质认定都存在一定的有效时期,优惠税率最高的“重点软件企业”的认定期最短,需要每年申请。现在,这些优惠政策也在逐渐收紧。

今年4月,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四部门出台软件企业指导方针,要求“重点软件企业”必须拥有核心关键技术,同时对员工学历以及研究、开发支出的收入占比等指标,均提出更严格的要求。

这种税率细化抬高了认证门槛,让符合标准的互联网公司越来越少。例如以消费交易为主的淘系电商平台,拿到优惠税率的难度,要高于以技术为导向的阿里云,而前者是阿里巴巴的核心业务单元,这也间接导致了阿里的利润承压。

财报数据显示,阿里新一季的营收增速跌至29%,经调整后净利润同比下降39%,毛利率下跌幅度达到5%。

不过阿里表示,数据下滑也有大环境因素的影响,目前国内的社会消费发展势头比一季度更缓慢,集团因此主动下调了2022财年的总收入预期。

对于另一家互联网巨头腾讯来说,影响同样不小。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预测,如果腾讯的企业所得税率从10%上升到15%,腾讯每股收益将下降6%;花旗则预测,如果税率上升至25%,腾讯未来两年的盈利将下降9%左右。但交银国际认为,税费调整对利润影响将小于5%,市场无需产生较大反应。

此前外界还有声音希望提高腾讯游戏业务的所得税率,不过目前监管部门并未有相关政策落地。

巨头准备过冬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9.89亿,互联网普及率达70.4%。而大公司公开的数据显示,阿里国内零售平台年度活跃用户数达到8.63亿,微信及WECHAT的月活跃帐户更是达到12.6亿,几乎每一个网民都已经被巨头们收入囊中。

一面是移动互联网流量见顶,一面是监管的利剑高悬,互联网公司的生存环境日趋艰难。

以阿里为例,在反垄断监管之下,阿里交出高达182亿元的罚单;蚂蚁集团的上市进程搁置至今;今年9月曝出的女员工疑似遭遇性侵事件,又让整个公司的价值观备受社会质疑。

强监管风暴也在持续影响着腾讯。过去半年,腾讯在音乐领域的独家版权上让步,斗鱼和虎牙的合并也被监管部门禁止。

腾讯的新一季的财报表现同样平淡:营收1424亿元,同比增速放缓;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净利润同比下滑2%,罕见出现季度净利同比下滑的情况;三季度腾讯广告的收入也出现了同比下滑。

于是,开源节流成为互联网公司的共同选择。

从去年开始阿里就有意降低了营销费用成本,该费用所占营收的比例逐渐下降,提高花钱效率。

一位接近阿里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张勇本就是财务出身,个性严谨,对数据敏感。也有阿里内部人士表示,今年员工的年终奖或将受到一定影响,特别是高管团队。

字节跳动并未在公开场合谈及税率问题,但这家估值将近接近4000亿美金的超级独角兽显然也告别了野蛮生长的时代。

下半年来,字节教育、金融、游戏、本地生活等多个业务板块集体迎来收缩,其中以大力教育和游戏部门受到的影响最大。一度为字节流量版图做出重要贡献的本地直营部门成为裁员重灾区,字节的本地生活业务因此受到不小冲击。

在过去二十年中,互联网行业经历过很多“寒冬期”,但最终都迎来新一轮发展热潮。但今年的区别在于,寒冬开始向巨头们蔓延。

一位长期从事互联网行业的猎头人士向界面表示,从前年Keep裁员开始,到去年去哪儿、携程裁员,再到今年在线教育赛道,互联网裁员潮发生已久。

“只不过今年情况变得更糟了,裁员甚至蔓延到字节跳动这样的巨头,他们也砍掉了相关业务。C端消费互联网已经非常饱和了,过去的‘造血’业务都告别了高增长,这也是巨头们涌向2B业务、出海业务的原因”,上述猎头说道。

强监管来临、税收优惠取消、裁员缩招和开源节流,互联网公司准备过冬。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49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