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奥密克戎在南非报告前已进入欧洲,关于新毒株还有哪些未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奥密克戎在南非报告前已进入欧洲,关于新毒株还有哪些未知?

目前南非没有全国“封锁”计划。

2021年11月30日,南非约翰内斯堡,当地民众进行新冠检测。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就在全球多国开始限制非洲南部地区航班入境之时,荷兰最新调查显示,在南非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奥密克戎毒株之前,该变种已经在荷兰出现。

荷兰的最新发现为奥密克戎的起源地和出现时间再次打上问号。据世卫组织统计,已有19个国家和地区出现奥密克戎毒株。

关于奥密克戎毒株目前有哪些信息仍未知?南非的现状如何?

依然未知

起源地

当地时间11月30日,荷兰国家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所确认,该国在11月19日和23日收集的两份检测样本为奥密克戎毒株感染。而南非是在11月24日首次向世卫组织报告奥密克戎毒株。

荷兰国家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所称,两名感染者中有一人可能是在荷兰本国感染奥密克戎,如何感染还在调查中。

此前荷兰当局认为该国首批奥密克戎感染是11月26日从南非约翰内斯堡和开普敦抵达阿姆斯特丹的乘客。两架航班上有至少14人确诊感染奥密克戎。

就在南非24日首次向世卫报告奥密克戎后两天,南部非洲国家博茨瓦纳确认在四名外国籍外交官身上发现奥密克戎毒株。这四人于11月7日入境博茨瓦纳,11日确诊感染新冠。官方没有公布这四人来自哪个国家。

因此虽然南非是第一个向世卫报告奥密克戎的国家,但奥密克戎的来源地和何时出现依然是未知数。多国依然在对过去一个月收集的检测样本进行评估。

传播性

世卫组织最新发布的指南显示,目前尚无确凿证据证明奥密克戎的传播性比其他毒株更强。科学家正在对奥密克戎进行研究。

但奥密克戎的基因突变数量让各国高度戒备。现有研究显示,奥密克戎的突变约有50个,其中在刺突蛋白上有30多个突变。新冠病毒正是通过其刺突蛋白与人体细胞表面的ACE2蛋白结合,从而进入人体细胞并造成感染。

而在奥密克戎刺突蛋白的30多个突变中,有约10个突变位于跟ACE2结合的界面上。德尔塔毒株是两个,贝塔毒株是三个。

德尔塔毒株和奥密克戎的突变。图片来源:Twitter

研究人员担忧,部分突变可能使得奥密克戎的传播性增强,但还需要实验证明。目前,南非感染奥密克戎的病例正在上涨,但是否将取代德尔塔毒株还有待观察。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指出,奥密克戎毒株突变数量如此之多有三种可能:免疫缺陷患者感染新冠病毒后,在体内经历了较长时间的进化累积了大量突变,通过偶然机会传播;某种动物群体感染新冠病毒,病毒在动物群体传播过程中发生适应性进化,突变速率高于人类,随后传染到人类;该变异株在新冠病毒基因组变异监测落后的国家或地区持续流行了很长时间,由于监测能力不足,其进化的中间代次病毒未能被及时发现。      

症状是否更严重

世卫指南指出,目前还不清楚奥密克戎是否会引发更严重症状,也没有证据证明奥密克戎引发的症状与其他毒株不同。

关于奥密克戎引发的症状,目前只有为数不多的案例描述。此前南非官员称年轻患者的症状目前比较温和,包括疲劳、头疼、身体疼痛,但没有丧失嗅觉和味觉。

欧洲疾控中心周二也指出,欧盟目前有至少44例奥密克戎确诊,分别来自11个国家,但患者为无症状或者轻症。现在没有报告重症和死亡病例。

研究人员警告,在感染其他毒株时,年轻患者的症状普遍比老年患者更轻。除此之外,病情发展为重症通常需要一周以上时间,目前判断奥密克戎的症状程度仍为时尚早。

免疫逃逸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指出,新冠病毒刺突蛋白如果出现K417N、E484A或N501Y突变,就将提示免疫逃逸能力增强;而奥密克戎同时存在“K417N+E484A+N501Y”三重突变。

此外,奥密克戎变异株还存在其他多个可能降低部分单克隆抗体中和活性的突变。突变的叠加可能降低部分抗体药物对奥密克戎的保护效力。该毒株对现有疫苗免疫逃逸的能力还有待进一步监测研究。

周二,美国再生元制药表示,该公司的抗体药物对奥密克戎的效力可能有所减弱,但相关研究尚未完成。该公司已经开始测试其他候选抗体药物,初步研究显示部分药物“可能”有能力应对奥密克戎毒株。相关数据预计将于12月出炉。

辉瑞/BioNTech、Moderna、强生等疫苗商也开始研究奥密克戎对现有疫苗的影响。围绕这个问题,Moderna的首席执行官与BioNTech的首席执行官表达了截然不同的看法。

Moderna的首席执行官班塞尔(Stéphane Bancel)预测,现有疫苗在应对奥密克戎时会效力减弱,而大规模生产专门针对奥密克戎的疫苗还需要数月。

BioNTech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萨欣(Ugur Sahin)则呼吁大家保持冷静,称虽然可能会有更多完成疫苗接种的人感染奥密克戎,但现有疫苗依然对预防重症有效。

萨欣称,疫苗提供了两层防护。一层是抗体,奥密克戎可能绕过当前疫苗提供的抗体保护,但还有一层保护是激活T淋巴细胞免疫反应,T淋巴细胞是人体主要的免疫细胞。萨欣认为,即便第一层保护效力减弱,奥密克戎也很难完全绕过T淋巴细胞,因此疫苗对预防重症或依然有效。

在学术界,有研究人员认同萨欣的推测,也有人反对。目前没有足够数据来判断在萨欣和班塞尔的说法中,到底哪个符合现实情况。

但班塞尔的采访在周二放出后,欧洲斯托克600指数跌1.3%,德国DAX30指数跌1.18%,英国富时100指数跌1.01%,法国CAC40指数跌1.43%。

南非现状

南非卫生部长法拉和南非研究人员都在呼吁民众保持冷静、不要恐慌。

虽然近两周南非新增确诊激增,但法拉表示,南非此前已经经历过多次疫情高峰,政府在应对疫情上有了20多个月的经验,民众“完全没有必要恐慌”。

牛津大学统计显示,从今年10月开始,南非疫情大幅缓和,单日新增确诊回落到500例以下。11月10日,南非报告单日新增305例;到27日,单日新增超过3000例。南非上一次疫情高峰出现在今年7月,最高单日新增超过2.6万例。

南非单日新增确诊。

本轮新增确诊主要集中在约翰内斯堡和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所在的豪登省。近期,南非的学生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年末大聚会,至少四个聚会都成为超级传播事件。

近两周,因新冠住院治疗的人数上涨。在比勒陀利亚,目前有约219人因新冠住院,当局尚不清楚其中有多少是感染奥密克戎。南非国家传染病研究所统计显示,过去两周,豪登省每日因新冠入院接受治疗的有约49人,此前为18人。每日新增死亡人数没有变化。

新增确诊大部分为35岁以下年轻人,但因新冠入院治疗的大部分是儿童。在比勒陀利亚,两岁以下儿童占入院总数的10%。南非官员表示,由于两岁以下儿童无法接种疫苗,出于谨慎,父母或提前将出现新冠相关症状的儿童送到医院就医。

虽然奥密克戎感染激增,但从确诊总数来看,南非目前主要流行的毒株依然是德尔塔。至于奥密克戎是否会替代德尔塔,南非国家传染病研究所代理执行主任普雷恩(Adrian Puren)表示,因为目前进行的基因组测序有限,现在还无法判断。

但南非政府顾问、流行病学家卡里姆(Salim Abdool Karim)警告,到本周前,南非的单日新增确诊可能将升至1万例。两到三周后,医院将承压。

总统拉马福萨表示,目前南非没有全国“封锁”计划,但民众应该尽快接种疫苗。他同时就多国对南非实施禁航表达抗议,指责禁航将进一步破坏各国经济。

世卫组织指责,各国对南非的禁航将打击其他国家今后报告新毒株的积极性。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对各国“孤立”南非表示担忧,称非洲民众不应该为非洲“不道德的”低疫苗接种率遭受惩罚。

截至11月30日,非洲仅有7.31%人口完成疫苗接种。作为非洲最发达的国家,南非只有23%人口完成接种。与其他非洲国家不同,南非目前储备了1680万剂疫苗,该国有5900多万人口。但此前民众因为疫苗阴谋论等因素不愿接种。

英国生命科学市场分析公司Airfinity估算,目前各国和机构向非洲共交付了3.84亿剂新冠疫苗,非洲总人口超过12亿。在非洲人口第一大国尼日利亚,目前仅有1.66%人口完成接种,尼日利亚人口超过2亿。

中国已承诺再向非洲提供10亿剂新冠疫苗。其中6亿剂为无偿援助,4亿剂以中国企业与非洲国家联合生产等方式提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