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我爱我家在奔向贝壳的路上,栽了个跟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我爱我家在奔向贝壳的路上,栽了个跟头

房产中介行业也开始过苦日子。

摄影:界面新闻 匡达

文|斑马消费  杨柘

连续因业务不合规被有关部门处罚,把房产中介第一股我爱我家推到了风口浪尖。

我爱我家创立更早,但被链家这个后来者超越,于是拉来同样不甘心的中国第一互联网房产平台安居客,试图复制从链家升级而来的贝壳模式。本来今年是追赶的关键之年,没想到,房地产行业降温,房产中介行业也开始过苦日子,超越贝壳便成了遥遥无期的等待。

频繁被处罚

近日,我爱我家(000560.SZ)因频繁被有关部门处罚,引发行业关注。

因“房地产经纪机构和房地产经纪人员有为不符合交易条件的保障性住房和禁止交易的房屋提供经纪服务”,根据《房地产经纪管理办法》第三十条,北京我爱我家被有关部门取消网上签约资格并处以3万元罚款,处罚决定日期为11月26日。

后来,北京我爱我家公开回应处罚称,2021年8月前经纪人在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公司合同承接了不符合租赁条件的房屋进行居间代理,并私收介绍费后于8月离职。

如果说3万元罚款、短期内无法网签的顶格处罚,对我爱我家在北京地区的经营影响有限,那么,近期在上海的另一起处罚,则击中了房产中介行业的命门。

11月18日,上海我爱我家因“利用广告对商品或服务作虚假宣传,欺骗和误导消费者”,被上海有关部门罚款20万元,并责令公开更正、停止发布。

相关信息显示,今年8月,监管部门在日常检查中发现,我爱我家上海闻喜路门店在安居客网站上以“我爱我家”名义发布的二手房房源广告,其中有5则与实际情况不符,3则二手房房源广告中所提供的服务不存在,为未取得售房者委托和未经相关部门房屋核验的房源。

这并非上海我爱我家第一次因虚假房源问题被处罚。今年4月,该分部便已经因为相关问题被处以20万元的罚款。

房产中介行业的首要价值是信任。我爱我家的不合规行为,将安居客等平台一直以来饱受诟病的假房源问题再一次放大。

实际上,我爱我家在北京、上海等地的处罚事件屡见不鲜。企查查显示,北京我爱我家行政处罚23次,历史行政处罚74次,上海我爱我家分别为7次和2次。

同时,公司在年报中披露,去年公司发生诉讼、仲裁事项1795 件,主要涉及居间合同纠纷、商品房买卖纠纷、劳动争议、侵权等,涉案金额5.53亿元。今年上半年,类似事项638件,涉案金额1.42亿元。

行业急踩刹车

行业寒冬之际,数次影响甚大的行政处罚,更是令我爱我家雪上加霜。

我爱我家自1998年开展房地产经纪业务,由华国强、陈早春等人创立。2000年5月,第1家经纪业务门店我爱我家甜水园店在北京成立。后创始人陆续退出,擅长资本运作的谢勇入主。公司以北京、上海为起点,2013年大规模开启全国化战略。

2018年,公司借壳昆百大A上市,成为房产中介第一股,2017年-2019年均踩线完成业绩承诺。

2020年,我爱我家随即遭遇业绩下滑,营业收入95.75亿元,同比下降14.60%,归母净利润3.12亿元,同比下降62.30%。

去年业绩大幅下滑确实与疫情相关,公司业务以线下门店为中心,抗风险能力低于互联网平台。但是,公司的核心业务新房和二手房,就经营数据而言,并没有太大幅度的下滑。盈利能力下降,更大的问题还是出在运营上。

今年上半年,公司业绩强势反弹。但三季度,因房地产行情降温,公司业绩急转直下,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分别下滑0.06%和52.40%。

其中,2021年1-9月计提各项信用减值和资产减值共计6762.54万元,包括应收账款、预付账款等,成为业绩下滑的首要原因。

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89.46亿元,同比增长32.51%,归母净利润4.77亿元,同比增长95.40%。

但是,随着房地产行情下行对公司业绩的影响在四季度加深,并进一步引发资产减值,给我爱我家今年的业绩敲响警钟。

公司借壳上市及之后的资本运作,积累商誉48.12亿元,去年及今年前三季度,已经出现小规模的减值。

截止2021年9月30日,公司应收账款规模达到14.08亿元。根据公司此前的披露,应收账款涉及多家“暴雷”房企,预计存在一定的回收压力。

如何追赶贝壳

房产中介江湖,链家比我爱我家入局晚,但左晖高举“透明交易、签三方约、不吃差价”大旗,又针对性地推出“真房源”理念,渐成压制态势。

后来,当链家向贝壳平台升级,以降维打击的姿态全面超越我爱我家,就连杭州这样的我爱我家强势市场,后来也被贝壳系的链家+德佑超越。

于是,贝壳在房产中介行业的第一对手我爱我家,与贝壳在房产交易平台领域的最主要对手安居乐,携起手来。

2018年,58同城投入10.68亿元入股我爱我家,获得8.28%的股份,成为仅次于实际控制人谢勇的第二大股东。

不过,即便我爱我家与安居客联手,与贝壳相比,仍然存在很大的差距。

截止2021年9月30日,我爱我家门店4820家,入驻安居客的中介门店数量不详;同期,贝壳门店达到5.39万家。

去年,我爱我家营业收入(包含昆百大的商业运营业务)95.75亿元,安居客80.52亿元,而贝壳达到704.81亿元。就盈利而言,我爱我家和安居客都进入了稳定的盈利区间,去年分别赚了3.12亿元、19.55亿元,贝壳扭亏为盈,净利润27.78亿元。

贝壳从房产中介行业脱颖而出,凭借两个杀手锏,楼盘字典和ACN网络(Agent Cooperate Network,强调经纪人以不同角色参与到一笔交易中)。

今年本来是我爱我家全面学习贝壳的关键之年,在2020年报中,公司将2021年定义为平台化发展元年:平台业务的“面世之年”、数字化产品的“推广大年”、互联网的“增长大年”,等等。

没想到,几个月后,房地产行业降温,行业老大贝壳也出现了关店、裁员。我爱我家业绩下滑,高管变动继续,新战略的推进,到现在也不知走到哪一步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