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三胞集团重组方案落地,旗下ST宏图连续涨停、南京新百却两连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三胞集团重组方案落地,旗下ST宏图连续涨停、南京新百却两连跌

ST宏图2018年以来累计亏损72.66亿元。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郭净净

三胞集团债务重组获通过后,其控股的两家A股上市公司却被投资者给予不同待遇。

12月2日,ST宏图(600122.SH)再收涨停板,涨5.14%至1.84元/股;南京新百(600682.SH)却再跌1.7%至12.16元/股。此前一日(12月1日),在ST宏图涨停的同时,南京新百甚至一度触及跌停板,当日股价大跌9.84%。

11月30日,三胞集团创始人袁亚非以个人公开信形式宣布,金融债委会确认三胞协议重组已正式获债权人近90%的高票通过。这就意味着,三胞集团债务风险化解工作即将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据悉,这是国内首单大型民营企业协议重组案例。

同日,ST宏图、南京新百均表示,“本次控股股东的重组计划表决通过暂不会对公司目前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等待三年多,涉600亿债务重组方案获通过

作为江苏省大型民营企业,三胞集团成立于1993年,是一家以信息化为特征,以现代服务业为基础,新健康与新消费两大主业协同发展的大型跨国民营企业集团。

2004年,三胞集团以低于市场价的3.4元/股、总价2.6亿元,入主陷入危机的南京上市国企宏图高科(即ST宏图),曲线登陆A股;随后2011年,三胞集团又入主另一家南京国有上市公司南京新百。

截至目前,三胞集团分别持有ST宏图21.45%和南京新百35.99%股权。

此外,2014年开始,三胞集团收购了以色列最大的居家养老护理公司Natali、英国最老牌皇家百货House of Fraser、美国最大新奇特产品连锁Brookstone、美国生物制药公司Dendreon等国际知名公司,同时其在国内收购通讯连锁公司乐语通讯、“中国B2C第一股”—麦考林(目前已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著名团购网站拉手网、南京国际金融中心等等。据不完全统计,三胞集团这几年在国内外的收购累计耗资超过300亿元。

连续并购后,到2014年年底,三胞集团宣称,其已经发展成为一家以信息化为特征,以现代服务业为核心,集金融投资、商贸流通、信息服务、健康医疗、地产开发五大板块于一体的大型现代化企业集团。2016年,三胞集团总资产突破1200亿元,年销售1300亿元;创始人袁亚非以400亿元身家登陆胡润百富榜并排名第32位。2017年,袁亚非财富升至470亿元。

然而,无限风光背后,是沉重的债务压力以及商誉负担。2017年末三胞集团合并总资产880亿元,其中商誉超过160亿元。另据公开数据,截至2018年9月30日,三胞集团资产总计779亿元,负债504亿元。

2018年6月,三胞集团对雨润集团的5.5亿元担保逾期;7月,一项融资主体为三胞集团的资管计划到期无法全部兑付,5580万元发生实质违约。这随后引发了三胞集团系统性的流动性危机。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三胞集团及其旗下公司的金融有息负债规模合计超过700亿元,扣除南京新百、ST宏图两家未纳入本次重组的公司负债后,三胞集团在当前重组计划项下需解决的金融有息负债总额为624.49亿元。

在11月30日发布的公开信中,袁亚非坦陈,“我们被成绩冲昏了头脑,盲目多元化扩张,如果不是中央及时提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力推进‘去杠杆’,我们很可能会在自我膨胀的道路上越陷越深,丧失重组重生的机会。”

重组方案显示,三胞集团将不对债权本金进行调整,债权本金将全部纳入“留债清偿本金”。并将清理处置留存业务资产白名单以外的非主营业务资产,该等资产处置所得款项或资产价值将全部用于清偿债务,实现债务削减;同时其将引进有实力的战略投资者,盘活主业优质资产,其中战投作为资金纾困方提供相应纾困资金,企业按照重组计划逐步完成各项偿债工作。据此,2019年携百亿资金入场的中国信达资产和2020年12月底战投80亿元的中国华融资产是三胞集团此次债务重组获得通过的重要原因。

ST宏图连续涨停、南京新百却暴跌,为什么?

袁亚非在公开信中透露,将“集中精力做强做专生物健康产业”。

这正是南京新百当前最主要的业务。该公司布局山东省齐鲁干细胞工程有限公司、研发肿瘤细胞免疫产品的美国生物医疗公司Dendreon运营公司世鼎香港与上海丹瑞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同时,南京新百旗下健康养老板块的业务公司分别是综合养老服务型企业安康通,以及拥有以色列Natali、A.S.Nursing、Natali(中国)等资产的投资控股平台三胞国际。

尽管声称控股股东债务重组“与己无关”,ST宏图、南京新百近年来的经营情况却受到影响。

从股价来看,南京新百曾从2018年6月21日起连续收获8个跌停板,股价从6月21日开盘价35.21元/股持续走低至同年7月2日收盘的14.8元/股,跌幅近六成;此后其股价又于2020年4月28日跌至7.79元/股,创上市以来的最低价,较2018年6月21日开盘价跌77.88%。

ST宏图自2018年6月15日起以重大资产重组名义持续停牌,到同年11月2日才复牌,复牌后立马“补”了4个跌停板,股价从停牌前的7.45元/股大跌至4.85元/股,跌幅约34.9%。进入2021年,ST宏图股价继续拉低,一季度曾陆续有19个交易日跌破1元/股“强制退市”红线,其中2月1日至2月10日曾连续8个交易日跌破1元/股。

从业绩表现来看,ST宏图业绩继续走低,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1月-9月,该公司分别亏损20.34亿元、27.35亿元、22.16亿元、2.81亿元,累计亏损额达72.66亿元。期间,ST宏图曾因连续亏损于2020年4月一度沦为“*ST宏图”,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随后,尽管该公司在新规后解除强制退市风险,却仍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图片来源:Wind

南京新百的业绩则有所缓解。2018年,南京新百曾亏损8.86亿元;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前9月,该公司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6.87亿元、7.52亿元、8.84亿元。

今年上半年,南京新百旗下医药制造业务涉及营收9.58亿元,同比增8.97%;旗下健康养老业务带来营收8.76亿元,同比增长19.76%;涉及传统商业业务收入3.17亿元。

图片来源:Wind

目前来看,尽管三胞集团债务重组获得通过,两家上市公司自身的风险还有待解决。

2021年8月18日,ST宏图披露,公司持有的江苏银行1亿股已被冻结,处于轮候冻结状态的股份数量为4亿股;公司持有的华泰证券1.23亿股已被冻结,处于轮候冻结状态的股份数量为4.92亿股;公司持有的富通电科3311.65万股已被冻结,处于轮候冻结状态的股份数量为1.77亿股;公司持有的宏图三胞、北京匡时100%股权已被冻结;公司的货币资金1.67亿元已被冻结。

2018年8月2日,南京新百披露,控股股东三胞集团自2018年8月2日被冻结的所持公司303,743,775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2.56%,占三胞集团所持公司股份比例的62.69%)被继续冻结,冻结到期日延至2024年7月19日。

此外,因公司治理违规行为,ST宏图、南京新百数次遭监管部门关注甚至处罚。

2020年12月30日,因控股股东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袁亚非、时任南京新百董事兼总经理王彤焱、时任财务总监兼副总经理潘利建等上交所通报批评。据悉,在袁亚非任南京新百董事长期间, 2019年5月7日,公司披露与南京三胞医疗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收购资产暨关联交易公告;但此前4月29日,公司在上述收购未经董事会审议的情况下,即向南京三胞医疗支付首期款项5000万元,违反相关规定,也未披露首期款项支付情况。

2019年7月、2020年8月,ST宏图因业绩预告、收购资产事宜、债务融资工具等相关信息披露不及时、不准确,数次遭证监会、上交所等监管部门处罚,时任公司董事长兼总裁鄢克亚、时任副总裁兼董秘陈军、时任财务总监宋荣荣遭监管公开谴责或通报批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三胞集团重组方案落地,旗下ST宏图连续涨停、南京新百却两连跌

ST宏图2018年以来累计亏损72.66亿元。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郭净净

三胞集团债务重组获通过后,其控股的两家A股上市公司却被投资者给予不同待遇。

12月2日,ST宏图(600122.SH)再收涨停板,涨5.14%至1.84元/股;南京新百(600682.SH)却再跌1.7%至12.16元/股。此前一日(12月1日),在ST宏图涨停的同时,南京新百甚至一度触及跌停板,当日股价大跌9.84%。

11月30日,三胞集团创始人袁亚非以个人公开信形式宣布,金融债委会确认三胞协议重组已正式获债权人近90%的高票通过。这就意味着,三胞集团债务风险化解工作即将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据悉,这是国内首单大型民营企业协议重组案例。

同日,ST宏图、南京新百均表示,“本次控股股东的重组计划表决通过暂不会对公司目前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等待三年多,涉600亿债务重组方案获通过

作为江苏省大型民营企业,三胞集团成立于1993年,是一家以信息化为特征,以现代服务业为基础,新健康与新消费两大主业协同发展的大型跨国民营企业集团。

2004年,三胞集团以低于市场价的3.4元/股、总价2.6亿元,入主陷入危机的南京上市国企宏图高科(即ST宏图),曲线登陆A股;随后2011年,三胞集团又入主另一家南京国有上市公司南京新百。

截至目前,三胞集团分别持有ST宏图21.45%和南京新百35.99%股权。

此外,2014年开始,三胞集团收购了以色列最大的居家养老护理公司Natali、英国最老牌皇家百货House of Fraser、美国最大新奇特产品连锁Brookstone、美国生物制药公司Dendreon等国际知名公司,同时其在国内收购通讯连锁公司乐语通讯、“中国B2C第一股”—麦考林(目前已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著名团购网站拉手网、南京国际金融中心等等。据不完全统计,三胞集团这几年在国内外的收购累计耗资超过300亿元。

连续并购后,到2014年年底,三胞集团宣称,其已经发展成为一家以信息化为特征,以现代服务业为核心,集金融投资、商贸流通、信息服务、健康医疗、地产开发五大板块于一体的大型现代化企业集团。2016年,三胞集团总资产突破1200亿元,年销售1300亿元;创始人袁亚非以400亿元身家登陆胡润百富榜并排名第32位。2017年,袁亚非财富升至470亿元。

然而,无限风光背后,是沉重的债务压力以及商誉负担。2017年末三胞集团合并总资产880亿元,其中商誉超过160亿元。另据公开数据,截至2018年9月30日,三胞集团资产总计779亿元,负债504亿元。

2018年6月,三胞集团对雨润集团的5.5亿元担保逾期;7月,一项融资主体为三胞集团的资管计划到期无法全部兑付,5580万元发生实质违约。这随后引发了三胞集团系统性的流动性危机。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三胞集团及其旗下公司的金融有息负债规模合计超过700亿元,扣除南京新百、ST宏图两家未纳入本次重组的公司负债后,三胞集团在当前重组计划项下需解决的金融有息负债总额为624.49亿元。

在11月30日发布的公开信中,袁亚非坦陈,“我们被成绩冲昏了头脑,盲目多元化扩张,如果不是中央及时提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力推进‘去杠杆’,我们很可能会在自我膨胀的道路上越陷越深,丧失重组重生的机会。”

重组方案显示,三胞集团将不对债权本金进行调整,债权本金将全部纳入“留债清偿本金”。并将清理处置留存业务资产白名单以外的非主营业务资产,该等资产处置所得款项或资产价值将全部用于清偿债务,实现债务削减;同时其将引进有实力的战略投资者,盘活主业优质资产,其中战投作为资金纾困方提供相应纾困资金,企业按照重组计划逐步完成各项偿债工作。据此,2019年携百亿资金入场的中国信达资产和2020年12月底战投80亿元的中国华融资产是三胞集团此次债务重组获得通过的重要原因。

ST宏图连续涨停、南京新百却暴跌,为什么?

袁亚非在公开信中透露,将“集中精力做强做专生物健康产业”。

这正是南京新百当前最主要的业务。该公司布局山东省齐鲁干细胞工程有限公司、研发肿瘤细胞免疫产品的美国生物医疗公司Dendreon运营公司世鼎香港与上海丹瑞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同时,南京新百旗下健康养老板块的业务公司分别是综合养老服务型企业安康通,以及拥有以色列Natali、A.S.Nursing、Natali(中国)等资产的投资控股平台三胞国际。

尽管声称控股股东债务重组“与己无关”,ST宏图、南京新百近年来的经营情况却受到影响。

从股价来看,南京新百曾从2018年6月21日起连续收获8个跌停板,股价从6月21日开盘价35.21元/股持续走低至同年7月2日收盘的14.8元/股,跌幅近六成;此后其股价又于2020年4月28日跌至7.79元/股,创上市以来的最低价,较2018年6月21日开盘价跌77.88%。

ST宏图自2018年6月15日起以重大资产重组名义持续停牌,到同年11月2日才复牌,复牌后立马“补”了4个跌停板,股价从停牌前的7.45元/股大跌至4.85元/股,跌幅约34.9%。进入2021年,ST宏图股价继续拉低,一季度曾陆续有19个交易日跌破1元/股“强制退市”红线,其中2月1日至2月10日曾连续8个交易日跌破1元/股。

从业绩表现来看,ST宏图业绩继续走低,2018年至2020年及2021年1月-9月,该公司分别亏损20.34亿元、27.35亿元、22.16亿元、2.81亿元,累计亏损额达72.66亿元。期间,ST宏图曾因连续亏损于2020年4月一度沦为“*ST宏图”,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随后,尽管该公司在新规后解除强制退市风险,却仍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图片来源:Wind

南京新百的业绩则有所缓解。2018年,南京新百曾亏损8.86亿元;2019年、2020年及2021年前9月,该公司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6.87亿元、7.52亿元、8.84亿元。

今年上半年,南京新百旗下医药制造业务涉及营收9.58亿元,同比增8.97%;旗下健康养老业务带来营收8.76亿元,同比增长19.76%;涉及传统商业业务收入3.17亿元。

图片来源:Wind

目前来看,尽管三胞集团债务重组获得通过,两家上市公司自身的风险还有待解决。

2021年8月18日,ST宏图披露,公司持有的江苏银行1亿股已被冻结,处于轮候冻结状态的股份数量为4亿股;公司持有的华泰证券1.23亿股已被冻结,处于轮候冻结状态的股份数量为4.92亿股;公司持有的富通电科3311.65万股已被冻结,处于轮候冻结状态的股份数量为1.77亿股;公司持有的宏图三胞、北京匡时100%股权已被冻结;公司的货币资金1.67亿元已被冻结。

2018年8月2日,南京新百披露,控股股东三胞集团自2018年8月2日被冻结的所持公司303,743,775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2.56%,占三胞集团所持公司股份比例的62.69%)被继续冻结,冻结到期日延至2024年7月19日。

此外,因公司治理违规行为,ST宏图、南京新百数次遭监管部门关注甚至处罚。

2020年12月30日,因控股股东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袁亚非、时任南京新百董事兼总经理王彤焱、时任财务总监兼副总经理潘利建等上交所通报批评。据悉,在袁亚非任南京新百董事长期间, 2019年5月7日,公司披露与南京三胞医疗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收购资产暨关联交易公告;但此前4月29日,公司在上述收购未经董事会审议的情况下,即向南京三胞医疗支付首期款项5000万元,违反相关规定,也未披露首期款项支付情况。

2019年7月、2020年8月,ST宏图因业绩预告、收购资产事宜、债务融资工具等相关信息披露不及时、不准确,数次遭证监会、上交所等监管部门处罚,时任公司董事长兼总裁鄢克亚、时任副总裁兼董秘陈军、时任财务总监宋荣荣遭监管公开谴责或通报批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