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花样年裁撤华北区域,债务缠身困局难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花样年裁撤华北区域,债务缠身困局难解

高周转的方式需要终结,债务缠身的企业正在为之吃尽苦头。

记者|张子怡

12月3日,有消息称,花样年集团华北区域区首发布消息:花样年集团华北区域于今日正式关停。

花样年集团对此表示:为应对市场和经营环境的变化,花样年延续今年7月份启动的“瘦身计划”,撤消区域平台,以提高决策效率、执行质量。

花样年在2020年年初的时候开展“二次创业”计划,华北区域在此背景下建立。

花样年也因此拥有了华南、西南、华中、华东以及华北五大区域。五大区域中,扩张最块、项目最多的区域为西南和华东区域,华北区域无论是销售还是土地储备占比都不算太高。

花样年2021年中期报告显示,华北区域实现合同销售金额48.03亿元,占集团总销售金额的17.1%,位列第四名。截止2021年6月30日,花样年在建及待建土地储备建筑面积约1186.4万平方米,华北区域土地储备建筑面积约154.8万平方米,占比约13%。

截止2021年6月30日,花样年在华北区域有七个在建项目,项目权益占比都不高,最高权益占比的项目是天津花郡项目,达到70%。

花样年在北京的两个在建项目国祥府、国祥云著股权已经转让。两项目分别于2020年、2021年由该公司联合其他房企竞价而得。

对于债务缠身的花样年而言,此时裁撤华北区域无异于弃车保帅,花样年目前也正在密集出售资产。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发现,花样年集团旗下主要对外投资公司过去三个月内先后以抵押或出售方式,退出了深圳、成都、杭州、北京等地的项目子公司或投资合伙企业。

11月29日,花样年和彩生活都宣布短暂停牌。值得注意的是,11月25日时,花样年控股股东香港花样年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花样年”)被申请清盘,原因是因香港花样年作为担保人的本金为1.49亿美元之融资未偿还。

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认为:“花样年停盘应该是因为香港花样年被申请清盘的缘故,关键子公司被清盘,这是股价敏感信息,需要就该等事项进行披露,并披露有关影响。”

除了美元债违约导致香港花样年被申请清盘外,花样年境内债务压力同样不小。

从10月下旬起,花样年境内存续的5只公司债(余额约64.47亿元)受托管理人,陆续发通知召开相应的债券持有人进行会议。至今,单只债券会议召开次数最多已达到4次。

目前,得以展期的债券仅有两只。其中,“20花样02”债券余额15.43亿元,利率7.50%,原定11月25日兑付利息。花样年于11月23日披露,该笔债券获得持有人同意,即将到期应付利息的80%展期一年支付。另一笔是“19花样02”债券,余额7.3亿元,利率7.8%。11月29日,该债券展期预案通过,80%利息展期一年;本金展期2年,即2023年11月29到期。

其余三只债券,由于债权人意见不一,议案多数没有达到三分之二或二分之一表决权的条件,因此大抵未形成有效决议。

除了债券违约的压力之外,花样年的项目公司不少也因借款合同纠纷等问题被起诉。仅11月13日及11月17日,境内主体花样年集团及子公司深圳花样年分别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7.53亿元,申请执行人涉及建筑公司,以及大业信托。

今年5月,杭州花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花样年)以32.68亿元竞得滨江区浦乐单元R21-21a地块,溢价率29.78%。为了拿下该宗地块,花样年曾向不同公司借款,年利率达10.8%,现在由于出现还款逾期问题,该地块之后极有可能不再为花样年所有。

11月30日,上市公司香溢融通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公司通过杭州星昂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星昂)间接投资花样年杭州市滨江区的浦乐单元 R21-21a 地产项目,获取固定收益,本金达5000万元。

近期,该项目出现违约,公司未能按期收到本金和收益,后杭州星昂多次与花样年集团方面沟通无果,已起诉花样年。

上市公司百大集团股份也于同日公告称,投资的花样年杭州项目债务本息逾期,目前已提起诉讼。该笔借款本金金额达1亿元,花样年已还款273.7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两次来自上市公司的起诉涉及的地块都是杭州滨江地块,该地块总价达32.68亿元。目前能看到的是,花样年为这宗地块借款1.5亿元,需要付息1620万元,而且这只是被曝光的借款款项。

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表示:“土地市场‘招拍挂’,载体就是开发商以少量自有资金,撬动巨大的杠杆,包括显性开发贷,隐性影子银行(明股实债)。10个亿的地,老板只出1个亿,剩下9个亿,就是从信托、私募融来的。“

花样年杭州项目的做法也大抵如此。其他的项目是不是也是通过”明股实债“的方式还不得而知,可见的是,其债务问题已经愈发复杂和难以解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花样年

2.4k
  • 花样年:截至5月底,整体复工率达88%
  • 亏损近亿元卖掉合作项目股权,花样年继续自救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花样年裁撤华北区域,债务缠身困局难解

高周转的方式需要终结,债务缠身的企业正在为之吃尽苦头。

记者|张子怡

12月3日,有消息称,花样年集团华北区域区首发布消息:花样年集团华北区域于今日正式关停。

花样年集团对此表示:为应对市场和经营环境的变化,花样年延续今年7月份启动的“瘦身计划”,撤消区域平台,以提高决策效率、执行质量。

花样年在2020年年初的时候开展“二次创业”计划,华北区域在此背景下建立。

花样年也因此拥有了华南、西南、华中、华东以及华北五大区域。五大区域中,扩张最块、项目最多的区域为西南和华东区域,华北区域无论是销售还是土地储备占比都不算太高。

花样年2021年中期报告显示,华北区域实现合同销售金额48.03亿元,占集团总销售金额的17.1%,位列第四名。截止2021年6月30日,花样年在建及待建土地储备建筑面积约1186.4万平方米,华北区域土地储备建筑面积约154.8万平方米,占比约13%。

截止2021年6月30日,花样年在华北区域有七个在建项目,项目权益占比都不高,最高权益占比的项目是天津花郡项目,达到70%。

花样年在北京的两个在建项目国祥府、国祥云著股权已经转让。两项目分别于2020年、2021年由该公司联合其他房企竞价而得。

对于债务缠身的花样年而言,此时裁撤华北区域无异于弃车保帅,花样年目前也正在密集出售资产。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发现,花样年集团旗下主要对外投资公司过去三个月内先后以抵押或出售方式,退出了深圳、成都、杭州、北京等地的项目子公司或投资合伙企业。

11月29日,花样年和彩生活都宣布短暂停牌。值得注意的是,11月25日时,花样年控股股东香港花样年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花样年”)被申请清盘,原因是因香港花样年作为担保人的本金为1.49亿美元之融资未偿还。

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认为:“花样年停盘应该是因为香港花样年被申请清盘的缘故,关键子公司被清盘,这是股价敏感信息,需要就该等事项进行披露,并披露有关影响。”

除了美元债违约导致香港花样年被申请清盘外,花样年境内债务压力同样不小。

从10月下旬起,花样年境内存续的5只公司债(余额约64.47亿元)受托管理人,陆续发通知召开相应的债券持有人进行会议。至今,单只债券会议召开次数最多已达到4次。

目前,得以展期的债券仅有两只。其中,“20花样02”债券余额15.43亿元,利率7.50%,原定11月25日兑付利息。花样年于11月23日披露,该笔债券获得持有人同意,即将到期应付利息的80%展期一年支付。另一笔是“19花样02”债券,余额7.3亿元,利率7.8%。11月29日,该债券展期预案通过,80%利息展期一年;本金展期2年,即2023年11月29到期。

其余三只债券,由于债权人意见不一,议案多数没有达到三分之二或二分之一表决权的条件,因此大抵未形成有效决议。

除了债券违约的压力之外,花样年的项目公司不少也因借款合同纠纷等问题被起诉。仅11月13日及11月17日,境内主体花样年集团及子公司深圳花样年分别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7.53亿元,申请执行人涉及建筑公司,以及大业信托。

今年5月,杭州花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花样年)以32.68亿元竞得滨江区浦乐单元R21-21a地块,溢价率29.78%。为了拿下该宗地块,花样年曾向不同公司借款,年利率达10.8%,现在由于出现还款逾期问题,该地块之后极有可能不再为花样年所有。

11月30日,上市公司香溢融通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公司通过杭州星昂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星昂)间接投资花样年杭州市滨江区的浦乐单元 R21-21a 地产项目,获取固定收益,本金达5000万元。

近期,该项目出现违约,公司未能按期收到本金和收益,后杭州星昂多次与花样年集团方面沟通无果,已起诉花样年。

上市公司百大集团股份也于同日公告称,投资的花样年杭州项目债务本息逾期,目前已提起诉讼。该笔借款本金金额达1亿元,花样年已还款273.7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两次来自上市公司的起诉涉及的地块都是杭州滨江地块,该地块总价达32.68亿元。目前能看到的是,花样年为这宗地块借款1.5亿元,需要付息1620万元,而且这只是被曝光的借款款项。

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表示:“土地市场‘招拍挂’,载体就是开发商以少量自有资金,撬动巨大的杠杆,包括显性开发贷,隐性影子银行(明股实债)。10个亿的地,老板只出1个亿,剩下9个亿,就是从信托、私募融来的。“

花样年杭州项目的做法也大抵如此。其他的项目是不是也是通过”明股实债“的方式还不得而知,可见的是,其债务问题已经愈发复杂和难以解决。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