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韩星权志龙穿红的潮牌Boy London被假货逼“退网”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韩星权志龙穿红的潮牌Boy London被假货逼“退网”了

Boy London苦侵权久已。

图片来源:Boy London官方微信

记者 | 周芳颖

编辑 | 楼婍沁

对于很多年轻潮流爱好者来说,Boy London可能已经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衣服上印着展翅高飞的老鹰形象,再配上大大的烫金Logo,混合着颓废反叛色彩的Boy London曾是红极一时的街头潮流品牌。

然而,界面时尚近期发现,Boy London在京东和天猫旗舰店均发布了关店清仓的消息。Boy London天猫旗舰店还设计了清仓闭店倒数日历,预计将于12月底正式关闭运营。该品牌设置了三到五折的低价优惠,并打出限时抛售,一件不留的口号。

图片来源:天猫

在高度数字化的中国市场,电商是各品牌最为重要的线上渠道之一。关闭电商渠道一定程度上意味着Boy London在华经营出现了问题,而这一行销策略调整对线下门店运营的影响尤未可知。据《南华早报》消息,2019Boy London在中国运营门店数量约达300家左右。

Boy London1976年创立于英国,其母公司名为安格洛联营公司。实际上,早在1997Boy London就进入了中国市场,并于同年注册了“BOY LONDON”商标。2001年,该公司在广州中华广场开设了第一间门店流行前线来推广Boy London这个品牌。

然而,Boy London在韩国市场的品牌授权纷争却成为了中国市场商标权纠纷的导火索。

1994年为开拓韩国市场,安格洛联营公司将商标转让给韩国宝成公司,转让期为十年。但2004年合约到期后,韩国宝成公司未将商标权还给安格洛,还在破产前违约将Boy London商标权转让给韩国自然人金甲琪。由此发生了金甲琪恶意盗用商标及在中国大陆抢注商标的行为。

2017年,经中国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安格洛联营公司终于获判持有英国Boy London品牌所有权,确认了Boy London品牌在华的唯一性。次年,安格洛联营公司与其中国品牌授权方上海梵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梵金公司)共同召开发布会,宣告英国Boy London品牌商标维权成功。

直至现在,品牌维权的故事还被摆在Boy London官方微信的介绍版面,以强调品牌在中国的正版权益和合法性。

然而,Boy London品牌在中国市场的维权纷争并未就此停止。

2020年底,包括扬州万象汇一楼的多家Boy London专柜被曝因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执法而关闭,其背后运营公司为深圳市安格洛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安格洛公司)。据江苏经济报报道,深圳安格洛公司销售侵犯他人注册商标权的商品案被江苏省市场监管局列为十大涉外典型案例

界面时尚通过搜索天眼查发现,梵金公司及安格洛联营公司曾多次与深圳安格洛公司就商标权产生诉讼纠纷。然而,深圳安格洛公司已对多起诉讼进行撤诉处理。与此同时,Boy London近年来多次传出小作坊制造假冒伪劣商品的消息。

这很大程度上亦消耗了消费者对Boy London品牌的信任度和好感度。无论在社交或是电商平台搜索Boy London会发现,往往中国消费者最关心的问题还是在于产品的真伪之分。韩版Boy London”曾经在中国市场运营的阴影依然影响着该品牌的销售,不少消费者会对韩版和英版的版型设计进行比对。

Boy London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在于其潮流影响力的衰退。这个诞生于朋克文化兴起时期的品牌曾经确实受到美国歌手RihannaLady GagaNicki Minaj等名人的追捧,但在近两年已经鲜少溅起水花。

另一方面,千元左右的价格带让Boy London处于一种不上不下的尴尬状态。前有性价比更高的ZaraGap、优衣库等快时尚品牌,后有Off-WhiteSupreme等价位偏向轻奢的潮流品牌做对比。

图片来源:Boy London官方微信

同时,Boy London本身在设计上并未演化出比Logo印花更具辨识度和影响力的单品,一直围绕着卫衣、廓形外套等基本款进行印花上的变化开发。但其品牌Logo的影响力已然随着潮流市场变化而被逐步削弱。

实际上,整个街头潮流服饰的市场潜力方兴未艾。界面时尚曾多次报道,奢侈品牌的频繁跨界联名,以及潮牌集合店在中国频获投资的消息都作证了这一小众圈层文化走向大众爆发的潜力。但Boy London显然已经在漫长的商标战中消耗了消费者的好感度和品牌的创造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2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