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上市一年,市值蒸发百亿美元,美妆“国货之光”怎么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上市一年,市值蒸发百亿美元,美妆“国货之光”怎么了?

逸仙电商上市之后净利润持续亏损,在于其线上线下全面受挫,更在于国货美妆遇到了天花板。

文|张书乐

逸仙电商上市一年出头,总市值蒸发百亿美元至11月29日的18亿美元。

作为第一家在美股上市的国货美妆企业,怎么了?

逸仙电商及旗下品牌完美日记,还能再续风光吗?

2016年,借助在宝洁、御泥坊做美妆工作的经验,黄锦峰创办了逸仙电商,次年逸仙电商推出彩妆品牌完美日记。

完美日记一经面世,就以超高颜值、性价比从国内外彩妆品牌中脱颖而出,备受年轻消费者青睐。

成立仅2年,2019年完美日记成为双十一创立11年以来首个登顶天猫彩妆榜的国货品牌。

2020年天猫双十一期间,完美日记累计销售额破6亿元,蝉联天猫彩妆销售第一。

完美日记成为逸仙电商的核心品牌,而逸仙电商也借助完美日记“国货之光”的光环,于2020年11月挂牌纽交所,成为首个登陆美股的中国美妆集团。

年2月,逸仙电商股价曾上涨至25.47美元/股的股价高点,总市值最高升至163亿美元。

好景不长,此后逸仙电商的股价跌跌不休,并于今年11月17日跌至2.67美元/股的历史低点。

逸仙电商股价下跌同时,其业绩也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2021年3月11日,逸仙电商披露上市以来首份年报,2020年全年净收入同比增长72.6%为52.3亿元,毛利率同比略微增长至64.3%。

而在收入大涨的同时,逸仙电商的净利润下滑严重。2019年,逸仙电商净利润为7540万元,2020年,其净利润由盈利转为亏损26.9亿元。并且这种亏损状态一直持续到了2021年。

11月18日,逸仙电商公布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实现净收入13.4亿元,同比增长6个百分点;净利润亏损3.618亿元,虽然相较去年同期6.438亿元的亏损有所收窄,但公司仍未扭亏为盈。

对此,《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杜一兰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逸仙电商上市之后净利润持续亏损,在于其线上线下全面受挫,更在于国货美妆遇到了天花板。

逸仙电商在线上打不破天花板后,进击线下开店,进一步加大了运营成本,且成效并不明显,这使得其亏损难以避免。

归根结底,依然是其作为国货美妆,过分的在营销上用力,而在研发上缺少真的战斗力所致,结果导致引流成本与收益开始逆转。

资料显示,逸仙电商旗下拥有Perfect Diary(完美日记)、Little Ondine(小奥汀)等8大彩妆及护肤品牌,每个品牌邀请了不同的明星代言人,包括王一博、程潇、黄子韬等,分工明确。

仅完美日记一个品牌,就有周迅、刘昊然、罗云熙、赵露思4位代言人。

此外,信达证券2020年12月发布的报告显示,逸仙电商合作的KOL约1.5万名,其中包括800名粉丝超百万的KOL,如李佳琦等。

如此庞大的营销阵容,造就了完美日记的营销神话,但也带来了巨大的营销负担。

尤其是在产品全靠营销,无营销就少流量的状态下,正在成为品牌的bug和恶性循环。

逸仙电商的天花板,同时也是完美日记的天花板。

完美日记起步于电商的扁平化渠道,用极致价格打入中低端市场。

而在积累了一定“本钱”后,一直在积极谋求提升定位,但仅仅靠价格提升、营销用力和包装升级,不可能真正逆转在消费者眼中其定位的“惰性思维”。

想要真正进击中高端,新品研发中的科技含量必须要浓墨重彩且体验感十足。

可惜,现阶段完美日记在消费者心智中依然还是贴着平价、低端。

技术这个词,还远未进入消费者视野中,尽管投入确实“加大”了。

资料显示,今年第三季度,逸仙电商加大了研发投入,其研发费用占净收入的比重从去年同期的1.1%上升至2.7%。

逸仙电商也并非无作为。

近年来,逸仙电商动作频频:发展线下门店,收购科兰黎等国外小众高端品牌,推出男士彩妆护肤产品。

上述一切都是为了破冰、破壁。

国货美妆在国货、国潮和中低端市场等开拓和引流上,已经遭遇了天花板。

其线下布局、并购小众高端品牌或开发男士彩妆,都是想要打通过去电商美妆所覆盖不到、原有产品定位所涉及不到的人群。

如线下消费人群、中高端用户、海淘用户和男性消费者,其发力点都是在垂直细分市场的不同维度上用力,属于瓶颈状态下较为常见的突围方式。

不过,不得不说,逸仙电商一直都“理想远大”。

逸仙电商创始人黄锦峰曾表示,相信中国未来会诞生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本土美妆集团。

其言下之意,这个公司自然是指的自家的逸仙电商。

但真如此吗?

逸仙电商距离全球影响力顶流,还有多远?

愚以为,影响力未必是依靠销售业绩这一单一维度,真正的强大,依然在于产品研发上的用心与用力,在技术上形成自己的护城河与有辨识度的用户体验。

目前而言,性价比之战,国货美妆如逸仙电商,已经依靠细分市场获得了挑战的机会,但在技术研发上依然弱小。

由于今年的颓势,有观点认为,2021年下半年国货美妆的投资额度正在显著下降,很少过亿级投资出现,甚至有投资人称“国货美妆的窗口已经关闭”。

但在书乐看来,国货美妆走过了野蛮生长阶段,资本市场对其的态度应该是静待沉淀的观望态度,而非放弃。

过于注重营销概念,如鼓动国潮等方式,已经不足以真正引发消费者的购买欲望。

国货美妆此刻的发展态势都是在向中高端进击,试图从廉价美妆这个低维度,真正爬升到和国际大牌有比肩能力之上。

其营销和研发的投入比重的易位程度,将决定其所剩不多的时间窗口下,未来能走多远。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完美日记

1.7k
  • 只卖3元!完美日记们正被超低价“平替”围攻
  • 专注打造“中国美” 完美日记全新发布春季蝴蝶妆容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上市一年,市值蒸发百亿美元,美妆“国货之光”怎么了?

逸仙电商上市之后净利润持续亏损,在于其线上线下全面受挫,更在于国货美妆遇到了天花板。

文|张书乐

逸仙电商上市一年出头,总市值蒸发百亿美元至11月29日的18亿美元。

作为第一家在美股上市的国货美妆企业,怎么了?

逸仙电商及旗下品牌完美日记,还能再续风光吗?

2016年,借助在宝洁、御泥坊做美妆工作的经验,黄锦峰创办了逸仙电商,次年逸仙电商推出彩妆品牌完美日记。

完美日记一经面世,就以超高颜值、性价比从国内外彩妆品牌中脱颖而出,备受年轻消费者青睐。

成立仅2年,2019年完美日记成为双十一创立11年以来首个登顶天猫彩妆榜的国货品牌。

2020年天猫双十一期间,完美日记累计销售额破6亿元,蝉联天猫彩妆销售第一。

完美日记成为逸仙电商的核心品牌,而逸仙电商也借助完美日记“国货之光”的光环,于2020年11月挂牌纽交所,成为首个登陆美股的中国美妆集团。

年2月,逸仙电商股价曾上涨至25.47美元/股的股价高点,总市值最高升至163亿美元。

好景不长,此后逸仙电商的股价跌跌不休,并于今年11月17日跌至2.67美元/股的历史低点。

逸仙电商股价下跌同时,其业绩也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2021年3月11日,逸仙电商披露上市以来首份年报,2020年全年净收入同比增长72.6%为52.3亿元,毛利率同比略微增长至64.3%。

而在收入大涨的同时,逸仙电商的净利润下滑严重。2019年,逸仙电商净利润为7540万元,2020年,其净利润由盈利转为亏损26.9亿元。并且这种亏损状态一直持续到了2021年。

11月18日,逸仙电商公布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实现净收入13.4亿元,同比增长6个百分点;净利润亏损3.618亿元,虽然相较去年同期6.438亿元的亏损有所收窄,但公司仍未扭亏为盈。

对此,《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杜一兰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逸仙电商上市之后净利润持续亏损,在于其线上线下全面受挫,更在于国货美妆遇到了天花板。

逸仙电商在线上打不破天花板后,进击线下开店,进一步加大了运营成本,且成效并不明显,这使得其亏损难以避免。

归根结底,依然是其作为国货美妆,过分的在营销上用力,而在研发上缺少真的战斗力所致,结果导致引流成本与收益开始逆转。

资料显示,逸仙电商旗下拥有Perfect Diary(完美日记)、Little Ondine(小奥汀)等8大彩妆及护肤品牌,每个品牌邀请了不同的明星代言人,包括王一博、程潇、黄子韬等,分工明确。

仅完美日记一个品牌,就有周迅、刘昊然、罗云熙、赵露思4位代言人。

此外,信达证券2020年12月发布的报告显示,逸仙电商合作的KOL约1.5万名,其中包括800名粉丝超百万的KOL,如李佳琦等。

如此庞大的营销阵容,造就了完美日记的营销神话,但也带来了巨大的营销负担。

尤其是在产品全靠营销,无营销就少流量的状态下,正在成为品牌的bug和恶性循环。

逸仙电商的天花板,同时也是完美日记的天花板。

完美日记起步于电商的扁平化渠道,用极致价格打入中低端市场。

而在积累了一定“本钱”后,一直在积极谋求提升定位,但仅仅靠价格提升、营销用力和包装升级,不可能真正逆转在消费者眼中其定位的“惰性思维”。

想要真正进击中高端,新品研发中的科技含量必须要浓墨重彩且体验感十足。

可惜,现阶段完美日记在消费者心智中依然还是贴着平价、低端。

技术这个词,还远未进入消费者视野中,尽管投入确实“加大”了。

资料显示,今年第三季度,逸仙电商加大了研发投入,其研发费用占净收入的比重从去年同期的1.1%上升至2.7%。

逸仙电商也并非无作为。

近年来,逸仙电商动作频频:发展线下门店,收购科兰黎等国外小众高端品牌,推出男士彩妆护肤产品。

上述一切都是为了破冰、破壁。

国货美妆在国货、国潮和中低端市场等开拓和引流上,已经遭遇了天花板。

其线下布局、并购小众高端品牌或开发男士彩妆,都是想要打通过去电商美妆所覆盖不到、原有产品定位所涉及不到的人群。

如线下消费人群、中高端用户、海淘用户和男性消费者,其发力点都是在垂直细分市场的不同维度上用力,属于瓶颈状态下较为常见的突围方式。

不过,不得不说,逸仙电商一直都“理想远大”。

逸仙电商创始人黄锦峰曾表示,相信中国未来会诞生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本土美妆集团。

其言下之意,这个公司自然是指的自家的逸仙电商。

但真如此吗?

逸仙电商距离全球影响力顶流,还有多远?

愚以为,影响力未必是依靠销售业绩这一单一维度,真正的强大,依然在于产品研发上的用心与用力,在技术上形成自己的护城河与有辨识度的用户体验。

目前而言,性价比之战,国货美妆如逸仙电商,已经依靠细分市场获得了挑战的机会,但在技术研发上依然弱小。

由于今年的颓势,有观点认为,2021年下半年国货美妆的投资额度正在显著下降,很少过亿级投资出现,甚至有投资人称“国货美妆的窗口已经关闭”。

但在书乐看来,国货美妆走过了野蛮生长阶段,资本市场对其的态度应该是静待沉淀的观望态度,而非放弃。

过于注重营销概念,如鼓动国潮等方式,已经不足以真正引发消费者的购买欲望。

国货美妆此刻的发展态势都是在向中高端进击,试图从廉价美妆这个低维度,真正爬升到和国际大牌有比肩能力之上。

其营销和研发的投入比重的易位程度,将决定其所剩不多的时间窗口下,未来能走多远。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