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盒马布局生鲜供应链上游,首条全链路数字化牛肉生产线投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盒马布局生鲜供应链上游,首条全链路数字化牛肉生产线投产

盒马向上游的拓展,是为了打造供应链优势,只有产业链上游实力足够强,作为零售终端的盒马才有可能拿到性价比更高的产品。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程璐

在经过五年的探索与思考后,盒马正在向生鲜供应链的上游延伸。

12月20日,由纽澜地与盒马合作建设的数字农业牛肉产业集群,在山东淄博正式投产。

该园区占地600亩,拥有四座单体面积超1.8万平方米的现代化加工仓,包括两座牛羊肉加工仓、盒马蔬菜仓、盒马水果仓,承载了生鲜蔬果、生鲜牛羊肉等产业的全自动化生产加工、分切分拣分装集散中心。

盒马CEO侯毅向包括界面新闻在内的媒体表示,这个项目筹备了两年时间,从去年淄博市成为中国首家“盒马市”(盒马数字农业农村示范城市)之后,盒马与纽澜地、当地政府迅速在产业上规划、布局,建设数字化基础设施。

“今天盒马在打造自有品牌体系,这个体系的核心是提供差异化的供给,差异在于产品的质量,以及生产零售的效率。该项目投产后,一方面可以支持盒马原有的牛肉品牌发展,另一方面可以更快速实现从生产养殖到加工的全流程,提高零售效率,基本上第一天出栏,第二天就能在门店看到商品。”侯毅说到,要想实现如此高效的生产加工体系,必须要有数字化的基地。

牛羊肉无菌生产车间,分切、分拣、分装全部自动化。程璐摄

界面新闻在园区现场看到,牛羊肉加工仓的无菌生产车间里,牛肉分切、分拣、分装工作均在全自动生产线上完成,数十条生产线全速运转,机械手臂负责对牛肉分拣、打标签等工作。身穿白色无菌服的工人们只需查看设备和数据。据园区技术负责人介绍,生产线的所有设备均来自德国、日本,由对方专门设计、定制,日产能可达260吨。

数据大屏上则记录着当日牧区存栏总数、当日屠宰总数、每个城市的实时订单量,以及物流运送车坐标等核心数据。盒马与纽澜地共同探索用标准化的数字管理整个农业养殖、种植、生产的全过程。

盒马向上游的拓展,就是为了打造供应链优势,只有产业链上游实力足够强,作为零售终端的盒马才有可能拿到性价比更高的产品。

就在数天前,侯毅对盒马过去五年的发展情况做了反思和总结。2016年,盒马作为阿里巴巴新零售排头兵,开始舍命狂奔,但苦苦探索的过程中,侯毅发现,盒马走到外地以后,很难做深、做好,于是内部开始反思自己经营模式有没有问题。

“过去2018年、2019年盒马走了比较多的弯路,一个是本地化,第二个是我们过分强调‘民生’,而没有强调‘消费升级’。2019年盒马变成了大卖场,我们认为做菜场模式可能更接近老百姓,但后来发现,完全竞争不过当地的大卖场。”

进入2019年下半年,盒马开始暂停开新城。当看到Costco在中国的势头时,侯毅带领盒马的团队去研究他们到底好在哪里,发现Costco就是把“商品品质做到极致”,Costco的全球供应链采购,最终实现了极致的性价比。

“中国零售业商品要有自有品牌能力,包括全球化的采购能力,供应链的再造,流程的优化,最终实现差异化的竞争。”侯毅领悟到,所有中国的企业如果想走下去,一定要坚持特色,而不是坚持本地化经营。侯毅希望,盒马未来在每个品类里都打造出一个“盒马品类”,商品要精简,目标是实现品质竞争力,或者价值竞争力。

与纽澜地的合作,正是盒马在牛肉领域实践的“盒马品类”。通过与纽澜地合作建设自有牛肉生产线,盒马用数字化的方式,优化改造供应链端的流程和效率,以强化牛肉品类。

纽澜地品牌与盒马同创立于2016年,创立至今与盒马一路共同成长。2017年,纽澜地以自养雪花黑牛品牌首先进驻上海盒马,也是盒马唯一的国产黑牛品牌;2020年其超过其他猪肉品牌,成为盒马销量第一的品牌,如今纽澜地已经稳坐盒马第一品牌。

可以说,纽澜地已经进入盒马实力强劲的“朋友圈”。借助盒马渠道,纽澜地进入了全国27个城市300家盒马门店。截至2021年2月,纽澜地完成了全国3大供应链中心、27条冷链链路、6大分仓的建设。接下来,纽澜地还会以多品牌(纽澜地、盒福、纽福地、NEWLANDI)矩阵策略,来覆盖更多元的消费场景,抢占不同市场层级的消费群体和市场份额。

在零售行业,供应链优势依靠强大的市场占有率而存在,当市占率越高,供应链成本更低,优势才会更明显。从牛肉产业链起步,未来纽澜地还将拓宽、拓深产业链,进一步为盒马提供供应链优势。

“纽澜地不单单是一个自产自销的牛肉品牌,未来他还将做全球进口,再通过深加工为国内提供优质产品。”侯毅对界面新闻表示,在自有供应链体系建设上,未来盒马还将和纽澜地合作,推出一个针对年轻人的轻食沙拉品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盒马鲜生

3.2k
  • 国盛证券:当前指数已正入“技术性牛市”的状态
  • 青白江上半年经济运行亮点:“项”前冲刺“双过半”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盒马布局生鲜供应链上游,首条全链路数字化牛肉生产线投产

盒马向上游的拓展,是为了打造供应链优势,只有产业链上游实力足够强,作为零售终端的盒马才有可能拿到性价比更高的产品。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程璐

在经过五年的探索与思考后,盒马正在向生鲜供应链的上游延伸。

12月20日,由纽澜地与盒马合作建设的数字农业牛肉产业集群,在山东淄博正式投产。

该园区占地600亩,拥有四座单体面积超1.8万平方米的现代化加工仓,包括两座牛羊肉加工仓、盒马蔬菜仓、盒马水果仓,承载了生鲜蔬果、生鲜牛羊肉等产业的全自动化生产加工、分切分拣分装集散中心。

盒马CEO侯毅向包括界面新闻在内的媒体表示,这个项目筹备了两年时间,从去年淄博市成为中国首家“盒马市”(盒马数字农业农村示范城市)之后,盒马与纽澜地、当地政府迅速在产业上规划、布局,建设数字化基础设施。

“今天盒马在打造自有品牌体系,这个体系的核心是提供差异化的供给,差异在于产品的质量,以及生产零售的效率。该项目投产后,一方面可以支持盒马原有的牛肉品牌发展,另一方面可以更快速实现从生产养殖到加工的全流程,提高零售效率,基本上第一天出栏,第二天就能在门店看到商品。”侯毅说到,要想实现如此高效的生产加工体系,必须要有数字化的基地。

牛羊肉无菌生产车间,分切、分拣、分装全部自动化。程璐摄

界面新闻在园区现场看到,牛羊肉加工仓的无菌生产车间里,牛肉分切、分拣、分装工作均在全自动生产线上完成,数十条生产线全速运转,机械手臂负责对牛肉分拣、打标签等工作。身穿白色无菌服的工人们只需查看设备和数据。据园区技术负责人介绍,生产线的所有设备均来自德国、日本,由对方专门设计、定制,日产能可达260吨。

数据大屏上则记录着当日牧区存栏总数、当日屠宰总数、每个城市的实时订单量,以及物流运送车坐标等核心数据。盒马与纽澜地共同探索用标准化的数字管理整个农业养殖、种植、生产的全过程。

盒马向上游的拓展,就是为了打造供应链优势,只有产业链上游实力足够强,作为零售终端的盒马才有可能拿到性价比更高的产品。

就在数天前,侯毅对盒马过去五年的发展情况做了反思和总结。2016年,盒马作为阿里巴巴新零售排头兵,开始舍命狂奔,但苦苦探索的过程中,侯毅发现,盒马走到外地以后,很难做深、做好,于是内部开始反思自己经营模式有没有问题。

“过去2018年、2019年盒马走了比较多的弯路,一个是本地化,第二个是我们过分强调‘民生’,而没有强调‘消费升级’。2019年盒马变成了大卖场,我们认为做菜场模式可能更接近老百姓,但后来发现,完全竞争不过当地的大卖场。”

进入2019年下半年,盒马开始暂停开新城。当看到Costco在中国的势头时,侯毅带领盒马的团队去研究他们到底好在哪里,发现Costco就是把“商品品质做到极致”,Costco的全球供应链采购,最终实现了极致的性价比。

“中国零售业商品要有自有品牌能力,包括全球化的采购能力,供应链的再造,流程的优化,最终实现差异化的竞争。”侯毅领悟到,所有中国的企业如果想走下去,一定要坚持特色,而不是坚持本地化经营。侯毅希望,盒马未来在每个品类里都打造出一个“盒马品类”,商品要精简,目标是实现品质竞争力,或者价值竞争力。

与纽澜地的合作,正是盒马在牛肉领域实践的“盒马品类”。通过与纽澜地合作建设自有牛肉生产线,盒马用数字化的方式,优化改造供应链端的流程和效率,以强化牛肉品类。

纽澜地品牌与盒马同创立于2016年,创立至今与盒马一路共同成长。2017年,纽澜地以自养雪花黑牛品牌首先进驻上海盒马,也是盒马唯一的国产黑牛品牌;2020年其超过其他猪肉品牌,成为盒马销量第一的品牌,如今纽澜地已经稳坐盒马第一品牌。

可以说,纽澜地已经进入盒马实力强劲的“朋友圈”。借助盒马渠道,纽澜地进入了全国27个城市300家盒马门店。截至2021年2月,纽澜地完成了全国3大供应链中心、27条冷链链路、6大分仓的建设。接下来,纽澜地还会以多品牌(纽澜地、盒福、纽福地、NEWLANDI)矩阵策略,来覆盖更多元的消费场景,抢占不同市场层级的消费群体和市场份额。

在零售行业,供应链优势依靠强大的市场占有率而存在,当市占率越高,供应链成本更低,优势才会更明显。从牛肉产业链起步,未来纽澜地还将拓宽、拓深产业链,进一步为盒马提供供应链优势。

“纽澜地不单单是一个自产自销的牛肉品牌,未来他还将做全球进口,再通过深加工为国内提供优质产品。”侯毅对界面新闻表示,在自有供应链体系建设上,未来盒马还将和纽澜地合作,推出一个针对年轻人的轻食沙拉品牌。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