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元宇宙爆红一年,但大谈“绿洲”仍为时尚早 | 回望2021㉙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元宇宙爆红一年,但大谈“绿洲”仍为时尚早 | 回望2021㉙

回顾国内外与元宇宙相关的尝试,V/AR技术与产品开发、虚拟世界内容生产、社交体系搭建成为主要的探索方向。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于浩

2021年3月,由Clubhouse引起的语音社交热潮尚未过去,大洋彼岸的Roblox上市招股书中提及的Metaverse概念再次在国内引发热议。

这个被译作“元宇宙”的名词源自科幻小说《雪崩》,所描述的正是一个基于计算机构建的、足以以假乱真的虚拟世界。每个人都可拥有自己的“化身”,在元宇宙中购物、结婚甚至堵上“性命”决斗——死亡与重生的体验也可以被虚拟构建。

类似的概念在科幻作品中并不少见,但UGC游戏创作平台Roblox的财报数据却让人们看到了构建虚拟世界的可能性。凭借着为用户提供游戏开发工具和交易平台,Roblox吸引了大量的9岁至15岁左右的低龄青少年。这些青少年用户用虚拟货币Robux买卖游戏,并在虚拟平台上形成了相对稳定的社交关系与经济体系。

另一方面,在不断迭代下,V/AR产品所能提供的沉浸感越来越强,日渐成熟的供应链也使得产品价格更加亲民;加之Meta、微软、Epic等公司的推动,使这一概念更加广为人知。 

但罗马并非一日建成,元宇宙同样如此。一个连续性的、能同时满足多人沉浸式体验的虚拟世界背后必然涉及众多基础设施与技术支持。元宇宙产品将由众多合作伙伴共同完成已是行业共识。

回顾国内外与元宇宙相关的尝试,V/AR技术与产品开发、虚拟世界内容生产、社交体系搭建成为主要的探索方向。在概念走红大半年之后,这些方面的探索者究竟成果如何?

元宇宙拼图上各有成果

在此前出现过的虚拟世界尝试中,能够吸引用户留下来的海量内容从哪里来是一个突出问题。 

AIGC与UGC则是解决这一问题的两个探索方向,但两者并非完全独立并行,而是存在着合作可能。“两者并不是互相取代的关系,但是AIGC有一个作用是可以降低UGC的难度。”愉悦资本相关赛道负责人曾告诉界面新闻。

Roblox正是UGC模式的典型案例,在国内同样有进行这方面探索的玩家,成立于2020年的Yahaha Studio正是其中一员。

在这一方向上,如何平衡游戏开发难度与游戏质量是一个难点。与Roblox的像素风不同,Yahaha Studio的游戏界面会更偏3D写实,开发门槛也会更高。此前Yahaha战略与投融资负责人Patrick曾透露,第二版编辑器工具将于2022年上半年正式推出。

另一方面,AI技术也在内容生产方面得到应用。rct studio曾自主研发了一款基于AI的Morpheus引擎,通过对大量剧本的学习,该引擎可理解情节、人物之间的内在逻辑和关系,自动生成分支故事。这一引擎已被应用于游戏开发环节。 

2021年11月,rct studio与悠米互娱合作,使用混沌球算法和 Morpheus Cloud参与制作3A级开放世界MMO游戏《代号:奥德赛》。根据玩家选择,游戏将动态且个性化地生成剧情,NPC据此作出实时反应,以实现NPC“千人千面”的效果。目前,这一游戏仍在开发中,发布时间尚未确定。

V/AR技术与产品开发则是另一个方向。在V/AR产品不断迭代的过程中,To C头显设备的轻便化、价格上的亲民是明显的趋势,但另一方面,To B的线下VR场景也呈现出新变化。

近年发布的Oculus Quest 2、Pico Neo 3、奇遇Dream VR一体机等主流VR产品的价格,最低可达到2000元以下,Nreal Light等消费级AR产品的价格也来到3800元以下。分析师郭明錤曾在预测中提到,苹果旗下的AR眼镜产品Apple Glass有望于2022年推出。

基于V/AR产品的发展,如虚拟会议、虚拟演出等B端应用场景开始涌现。

虚拟会议既是V/AR的新落地场景,又可以称作对元宇宙概念下社交体系的探索。Meta推出了VR会议软件—Horizon Workrooms,微软也推出MicrosoftMesh,两者均可基于V/AR设备为用户提供可交互的虚拟空间。国产AR品牌EM3也在关注这一方向,正视图基于其AR终端与技术,面向企业会议等场景打造一套虚拟社交系统。 

据EM3 COO袁野此前介绍,2021年的EM3的工作重点在于将虚拟社交系统所需的组件逐个完成,整体的产品demo则预计在2021年年底成型。

虚拟演出则是V/AR设备的另一B端落地场景,场馆资产运营方华熙文体旗下子公司华熙景欣正是整体虚拟演出方案的提供者。据了解,华熙景欣采用Pico Neo 3定制款,由tatame提供数字人解决方案,并搭配有VR特制场馆座椅。而在2022年,据华熙景欣相关人员介绍,会有更多虚拟演出向市场推出。

大谈“绿洲”仍为时尚早

Meta CEO扎克伯格曾将元宇宙形容做“具身性的互联网”,在元宇宙中,你不再浏览内容而是身处在内容中。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轮值主席、火大教育校长于佳宁则认为,元宇宙本质上就是第三代互联网Web3.0。元宇宙虚实融合,将是一个人人都会参与的数字新世界。

尽管Web3.0概念下,互联网内容的所有权归用户所有,而非只属于垄断的公司。但下一代“具身性的互联网”愿景仍吸引着大公司入局,希望成为新时代承载信息的基础设施。 

2020年末,腾讯就曾将移动互联网下一波升级归纳为全真互联网,同时也将这一转型称为又一场大洗牌,“就像移动互联网转型一样,上不了船的人将逐渐落伍”。这一背景下,腾讯与Roblox合资构建游戏开发团队、投资Epic Games被普遍解读为发力元宇宙。

除腾讯之外,字节跳动也相继投资了代码乾坤、小鸟看看、悠米互娱等相关公司。与投资事件相呼应,如腾讯、网易、字节跳动、百度等公司都曾注册“元宇宙”相关的商标。

抛开概念回归业务层面,腾讯、蚂蚁、百度、京东、Bilibili发力区块链及NFT相关技术已是事实。受益于区块链技术的特性,NFT得以赋予数字商品、数字资产、数字艺术品不可篡改的唯一凭证,也使得元宇宙中的价值归属、流通、变现和虚拟身份的认证成为可能。在搭建虚拟世界经济体系、实现虚拟与现实交互方面,这一技术有着重要意义。 

由于元宇宙概念下涉及技术能力众多,各家都标榜出过往积累的技术能力,以此为基础向前推进。

得益于游戏业务,网易在虚拟场景搭建、虚拟角色建造、游戏AI等方面有所积累,并基于此推出了瑶台沉浸式活动系统、AI虚拟人主播、星球区块链等元宇宙概念相关产品;Bilibili则开始内测“高能链”功能,以现有用户生态为基础向用户提供身份证明和资产账户,希望打造“数字世界”。 

京东在推出其NFT平台的同时入局数字人场景,该业务曾获得多媒体领域顶会ACM Multimedia最佳演示奖;百度则于近期发布了沉浸式虚拟社交App“希壤”,百度副总裁马杰于采访中表示希望在其中融入更多AI能力。

尽管元宇宙概念备受关注、大公司纷纷入局,但是其真正落地的时间点依旧模糊。

11月清华大学发布的《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就曾指出,从产业发展现实来看,目前元宇宙产业仍处于社交+游戏场景应用的奠基阶段,还远未实现全产业覆盖和生态开放、 经济自洽、虚实互通的理想状态,也尚未出现结合AI、VR、AR、5G、大数据、数字孪生、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的消费级产品理念。

同时,虚拟货币与现实货币联动中可能出现的经济风险、大型多人在线的开放型世界对算力算法的极高要求、高沉浸感带来的沉迷问题以及更为本质的问题——监管层面的中心化与元宇宙本身所追求的完全去中心化之间的矛盾,这些都是未来搭建元宇宙需要面临的难题。从这一角度来看,大谈《雪崩》中的“大街”或者《头号玩家》中的“绿洲”或许还为时尚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马克•扎克伯格

  • 全球500位超级富豪上半年财富总计缩水1.4万亿美元,创史上最大跌幅
  • Meta将削减30%的工程师招聘岗位,为业务下滑做准备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元宇宙爆红一年,但大谈“绿洲”仍为时尚早 | 回望2021㉙

回顾国内外与元宇宙相关的尝试,V/AR技术与产品开发、虚拟世界内容生产、社交体系搭建成为主要的探索方向。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于浩

2021年3月,由Clubhouse引起的语音社交热潮尚未过去,大洋彼岸的Roblox上市招股书中提及的Metaverse概念再次在国内引发热议。

这个被译作“元宇宙”的名词源自科幻小说《雪崩》,所描述的正是一个基于计算机构建的、足以以假乱真的虚拟世界。每个人都可拥有自己的“化身”,在元宇宙中购物、结婚甚至堵上“性命”决斗——死亡与重生的体验也可以被虚拟构建。

类似的概念在科幻作品中并不少见,但UGC游戏创作平台Roblox的财报数据却让人们看到了构建虚拟世界的可能性。凭借着为用户提供游戏开发工具和交易平台,Roblox吸引了大量的9岁至15岁左右的低龄青少年。这些青少年用户用虚拟货币Robux买卖游戏,并在虚拟平台上形成了相对稳定的社交关系与经济体系。

另一方面,在不断迭代下,V/AR产品所能提供的沉浸感越来越强,日渐成熟的供应链也使得产品价格更加亲民;加之Meta、微软、Epic等公司的推动,使这一概念更加广为人知。 

但罗马并非一日建成,元宇宙同样如此。一个连续性的、能同时满足多人沉浸式体验的虚拟世界背后必然涉及众多基础设施与技术支持。元宇宙产品将由众多合作伙伴共同完成已是行业共识。

回顾国内外与元宇宙相关的尝试,V/AR技术与产品开发、虚拟世界内容生产、社交体系搭建成为主要的探索方向。在概念走红大半年之后,这些方面的探索者究竟成果如何?

元宇宙拼图上各有成果

在此前出现过的虚拟世界尝试中,能够吸引用户留下来的海量内容从哪里来是一个突出问题。 

AIGC与UGC则是解决这一问题的两个探索方向,但两者并非完全独立并行,而是存在着合作可能。“两者并不是互相取代的关系,但是AIGC有一个作用是可以降低UGC的难度。”愉悦资本相关赛道负责人曾告诉界面新闻。

Roblox正是UGC模式的典型案例,在国内同样有进行这方面探索的玩家,成立于2020年的Yahaha Studio正是其中一员。

在这一方向上,如何平衡游戏开发难度与游戏质量是一个难点。与Roblox的像素风不同,Yahaha Studio的游戏界面会更偏3D写实,开发门槛也会更高。此前Yahaha战略与投融资负责人Patrick曾透露,第二版编辑器工具将于2022年上半年正式推出。

另一方面,AI技术也在内容生产方面得到应用。rct studio曾自主研发了一款基于AI的Morpheus引擎,通过对大量剧本的学习,该引擎可理解情节、人物之间的内在逻辑和关系,自动生成分支故事。这一引擎已被应用于游戏开发环节。 

2021年11月,rct studio与悠米互娱合作,使用混沌球算法和 Morpheus Cloud参与制作3A级开放世界MMO游戏《代号:奥德赛》。根据玩家选择,游戏将动态且个性化地生成剧情,NPC据此作出实时反应,以实现NPC“千人千面”的效果。目前,这一游戏仍在开发中,发布时间尚未确定。

V/AR技术与产品开发则是另一个方向。在V/AR产品不断迭代的过程中,To C头显设备的轻便化、价格上的亲民是明显的趋势,但另一方面,To B的线下VR场景也呈现出新变化。

近年发布的Oculus Quest 2、Pico Neo 3、奇遇Dream VR一体机等主流VR产品的价格,最低可达到2000元以下,Nreal Light等消费级AR产品的价格也来到3800元以下。分析师郭明錤曾在预测中提到,苹果旗下的AR眼镜产品Apple Glass有望于2022年推出。

基于V/AR产品的发展,如虚拟会议、虚拟演出等B端应用场景开始涌现。

虚拟会议既是V/AR的新落地场景,又可以称作对元宇宙概念下社交体系的探索。Meta推出了VR会议软件—Horizon Workrooms,微软也推出MicrosoftMesh,两者均可基于V/AR设备为用户提供可交互的虚拟空间。国产AR品牌EM3也在关注这一方向,正视图基于其AR终端与技术,面向企业会议等场景打造一套虚拟社交系统。 

据EM3 COO袁野此前介绍,2021年的EM3的工作重点在于将虚拟社交系统所需的组件逐个完成,整体的产品demo则预计在2021年年底成型。

虚拟演出则是V/AR设备的另一B端落地场景,场馆资产运营方华熙文体旗下子公司华熙景欣正是整体虚拟演出方案的提供者。据了解,华熙景欣采用Pico Neo 3定制款,由tatame提供数字人解决方案,并搭配有VR特制场馆座椅。而在2022年,据华熙景欣相关人员介绍,会有更多虚拟演出向市场推出。

大谈“绿洲”仍为时尚早

Meta CEO扎克伯格曾将元宇宙形容做“具身性的互联网”,在元宇宙中,你不再浏览内容而是身处在内容中。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轮值主席、火大教育校长于佳宁则认为,元宇宙本质上就是第三代互联网Web3.0。元宇宙虚实融合,将是一个人人都会参与的数字新世界。

尽管Web3.0概念下,互联网内容的所有权归用户所有,而非只属于垄断的公司。但下一代“具身性的互联网”愿景仍吸引着大公司入局,希望成为新时代承载信息的基础设施。 

2020年末,腾讯就曾将移动互联网下一波升级归纳为全真互联网,同时也将这一转型称为又一场大洗牌,“就像移动互联网转型一样,上不了船的人将逐渐落伍”。这一背景下,腾讯与Roblox合资构建游戏开发团队、投资Epic Games被普遍解读为发力元宇宙。

除腾讯之外,字节跳动也相继投资了代码乾坤、小鸟看看、悠米互娱等相关公司。与投资事件相呼应,如腾讯、网易、字节跳动、百度等公司都曾注册“元宇宙”相关的商标。

抛开概念回归业务层面,腾讯、蚂蚁、百度、京东、Bilibili发力区块链及NFT相关技术已是事实。受益于区块链技术的特性,NFT得以赋予数字商品、数字资产、数字艺术品不可篡改的唯一凭证,也使得元宇宙中的价值归属、流通、变现和虚拟身份的认证成为可能。在搭建虚拟世界经济体系、实现虚拟与现实交互方面,这一技术有着重要意义。 

由于元宇宙概念下涉及技术能力众多,各家都标榜出过往积累的技术能力,以此为基础向前推进。

得益于游戏业务,网易在虚拟场景搭建、虚拟角色建造、游戏AI等方面有所积累,并基于此推出了瑶台沉浸式活动系统、AI虚拟人主播、星球区块链等元宇宙概念相关产品;Bilibili则开始内测“高能链”功能,以现有用户生态为基础向用户提供身份证明和资产账户,希望打造“数字世界”。 

京东在推出其NFT平台的同时入局数字人场景,该业务曾获得多媒体领域顶会ACM Multimedia最佳演示奖;百度则于近期发布了沉浸式虚拟社交App“希壤”,百度副总裁马杰于采访中表示希望在其中融入更多AI能力。

尽管元宇宙概念备受关注、大公司纷纷入局,但是其真正落地的时间点依旧模糊。

11月清华大学发布的《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就曾指出,从产业发展现实来看,目前元宇宙产业仍处于社交+游戏场景应用的奠基阶段,还远未实现全产业覆盖和生态开放、 经济自洽、虚实互通的理想状态,也尚未出现结合AI、VR、AR、5G、大数据、数字孪生、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的消费级产品理念。

同时,虚拟货币与现实货币联动中可能出现的经济风险、大型多人在线的开放型世界对算力算法的极高要求、高沉浸感带来的沉迷问题以及更为本质的问题——监管层面的中心化与元宇宙本身所追求的完全去中心化之间的矛盾,这些都是未来搭建元宇宙需要面临的难题。从这一角度来看,大谈《雪崩》中的“大街”或者《头号玩家》中的“绿洲”或许还为时尚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