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年度恶人”扎克伯格,实至名归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年度恶人”扎克伯格,实至名归

扎克伯格在“黑红”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文|锌财经 陈妍

编辑|大风

2021年结束之际,扎克伯格可能有点扎心。

最近,美国老牌杂志《新共和》将这位Facebook创始人评为该杂志的“年度恶人”,并称他这个“笨蛋创始人”创建了“世界上最糟糕、最具破坏性的网站”。

不久前,雅虎财经做了个“年度最差公司”的网络评选,Facebook的母公司Meta高居榜首,得票数超第二名50%以上,成为“2021年度最差公司”。

今年下半年,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改名Meta,正式成立元宇宙公司,此举让元宇宙的概念在全球掀起新的热潮,但同时也面临争议。

在外界看来,Facebook改名Meta,只不过是扎克伯格躲避公众指责的手段。一直以来,Facebook都因操控舆论、泄露隐私等问题被诟病。如今,“年度恶人开最差公司”的评价,或许正是人们长久以来对扎克伯格及其背后公司不满的集中爆发。

这些年,扎克伯格和Facebook多次因为丑闻事件冲上新闻热搜,而扎克伯格的形象也因此一落千丈。从被人津津乐道的哈佛才子、硅谷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到现在被骂作AI机器人、“年度恶人”,扎克伯格在“黑红”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道德形象高楼,轰然倒塌

扎克伯格一定会深深记住2018年。

那一年是Facebook的至暗之年,也是扎克伯格的口碑急转直下的开始。

当年3月,震惊全球的“Facebook数据泄露门事件”爆发。有媒体曝光Facebook上超5000万用户信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出售给政治数据公司“剑桥分析”。而后事件升级,Facebook的首席技术官表示,约有8700万用户受到数据泄露事件影响,其中大部分是美国用户。

这些被泄露的用户数据甚至影响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在大选期间,剑桥分析向特朗普阵营提供了详尽的美国选民数据,并利用Facebook带有偏重的算法,有针对性地向用户投放广告。剑桥分析的总裁曾表示,正是使用了这样的技术,才让特朗普最终成功击败希拉里。

这一丑闻引发网友众怒,也让扎克伯格两次走进国会听证会,并接受了10个小时的“拷问”。扎克伯格承认,Facebook在过去的几年里犯了不少错误。

与此同时,在听证会期间,更让网友乐此不疲的则是有关“扎克伯格是不是个机器人”的讨论。面对参议员的质询,扎克伯格表现得极端冷漠、严肃,表演假装喝水,还露出了程式化的微笑。网友对扎克伯格的“是人非人”的争论,也暗示着他的形象开始崩坏。

除此之外,这些年来,Facebook逐渐收购了WhatsApp、Messenger和Instagram等热门应用。目前全球月活前五的APP中,有四个来自“Facebook家族”。从2019年开始,美国各地相继掀起对Facebook的反垄断调查。去年12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来自48个州及地区的总检察长联合提交了两份针对Facebook的独立反垄断诉讼,并要求法官勒令Facebook拆分Instagram和WhatsApp的业务。

尽管诉讼最终被驳回了,但Facebook利用其优势地位和垄断力量,打压弱小竞争对手,扼杀竞争的行为被揭露在公众眼前。扎克伯格这位曾缔造“美国梦”的硅谷企业家,也变成了臭名昭彰的行业恶霸。

而真正给扎克伯格和Facebook带来致命一击的,要属前Facebook员工弗朗西斯·豪根的指控。

今年10月,豪根在美国国会上指控Facebook损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煽动分裂并削弱美国民主。她将多份内部文件曝光给媒体,揭露Facebook视利润高于一切,罔顾公众安全的行为。一时间,众人哗然。

豪根表示,Facebook为了流量,通过算法让用户看到更多能引起愤怒、激发恐惧、煽动仇恨的内容。它还主动关闭了“减少假消息”的安全系统,放任假新闻横行。

此外,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对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带来巨大负面影响,让他们陷入焦虑、患上饮食失调,甚至自杀。豪根引用的一项内部研究数据表明,13.5%的少女说INS使自杀念头更加强烈,17%的少女认为INS会使饮食失调恶化。

颇具戏剧性的一幕是,在豪根参加国会听证的前一天,Facebook、Instagram以及WhatsApp陷入大规模瘫痪,宕机延续近6小时,29亿全球用户受到影响。由此,Facebook股价盘中暴跌6%,扎克伯格个人财富一天之内蒸发超60亿美元。

一切仿佛是天意,Facebook的遮羞布被扯下,底下丑态被“公开处刑”。

押宝“元宇宙”

虽然Facebook丑闻缠身,但也没有阻碍扎克伯格追逐投资热点。

今年10月28日,扎克伯格宣布,将Facebook正式改名为Meta,同时更换了公司的图标,而原本的Facebook降级为Meta的子公司,与Instagram和WhatsApp并列。

Meta一词源于元宇宙(MetaVerse)。扎克伯格表示,元宇宙将会继承移动互联网,在未来5到10年内成为主流。从现在开始,Meta会以元宇宙优先,社交网络已成过去式。

在扎克伯格构想的图景里,元宇宙将融合游戏、工作、社交、教育等多个领域。每位用户只要戴上头显就能在元宇宙中畅游,而VR也将被纳入到元宇宙通用计算平台中,就像现在的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一样。

在过去这些年,Facebook不断加大在硬件设施方面的投入。Facebook的第三季报透露,AR和VR将是其未来几年战略的一个关键部分,未来一年内将花费约100亿美元开发构建元宇宙所需的技术,而这一投资力度短期内还将持续。

眼下,许多业内人士表示,Meta公司提出的元宇宙,还只是个概念,以现在的技术水平,距离元宇宙的实现还差得很远。事实上,目前业内对“元宇宙”的概念还众说纷纭,不甚清晰。但可以确定的是,扎克伯格若要实现自己的元宇宙构想,还需要大量的技术支持,庞大的用户体量和生态环境,仅凭Meta一家公司恐怕难以实现。

对元宇宙巨大的投入,也未必能得到相应的产出。目前没人能确定,虚拟世界的某些功能是否有存在的必要。美国银行分析师贾斯汀·波斯特表示,元宇宙项目达到盈亏平衡点之前,Facebook的巨额投资可能超过500亿美元。由于投资过于庞大,部分投资者可能认为元宇宙项目价值为负。

一些科技巨头也始终不看好元宇宙。9月,库克在接受采访时,拒绝了“元宇宙”的说法,并表示会“远离那些流行语”。最近,马斯克更是公开表示对“元宇宙”的不屑。他把这件事形容为“整天怼个屏幕在脸前”,甚至调侃道:“我小时候妈妈总跟我说,别离电视太近……”

但不管外界声音如何,扎克伯格仍然把宝押在了“元宇宙”上。并且在不断地做尝试。

伦理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8年,Facebook曾发布三款不同类型的社交应用,试图培养用户VR社交习惯。今年12月,Meta推出名为Horizon Worlds的VR社交应用,向18岁以上的用户开放。用户能以高度定制的数字化身出现,与其他人会面、玩游戏。

Meta在当下已经构建出了一定程度的“虚拟社区”Horizon Worlds,但在相关法规和界限没有清楚之前,Meta的这个“虚拟世界”仍然备受争议。

前不久,在Horizon Worlds测试期间,一件不幸的事发生了。

某天,一位女性用户独自行走在Horizon Worlds的广场上,而一个陌生男人悄悄尾随,并伸手“摸”了她一下。

事后,这位女用户表示,“这种(不适的)感觉比在互联网上被骚扰更为强烈”。更令人气愤的是,当性骚扰行为发生时,同在Horizon Worlds的用户没有给予任何帮助,反而旁观支持,这让她感到孤立无援。

Meta内部对此事进行了审查。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在应用里设置了一个叫“安全区”的工具,用户一旦激活便无人可触碰,从“物理层面”避免了性骚扰问题。但是,这种方式过于简单粗暴,难以服众。

立法监管的空白,才是元宇宙上方真正的阴云。

在设想中,“元宇宙”一定是比当下图文、视频、直播等形式更加复杂的“虚拟社交世界”,虚拟价值也因此大大增加。但让一家公司掌控大量用户的虚拟财产、资源、信息,无疑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

当越来越多的人从现实生活转向数字生活,人类的经济链条也会被完全纳入元宇宙里,到那时,像扎克伯格这样的科技巨头就会成为虚拟世界的领导者,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Facebook早期投资者罗杰·麦克纳米表示,他不相信扎克伯格不会滥用他在元宇宙中的权力。

因此,技术进步带来的元宇宙,未必会让人类的生活变得更好。《黑客帝国》里被高度控制的虚拟世界以及萧条不堪的现实荒漠,便是对技术乐观主义的警告。在绝对的权力和资源面前,没人能保证自己不成为一个“暴君”。况且,扎克伯格当下对社交产品Facebook的管理,已然被外界诟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马克•扎克伯格

  • 元宇宙风起,VR/AR复活,新变革还是旧泡沫?
  • 扎克伯格在米兰密集拜会意大利时尚和奢侈品行业大咖

Facebook

4.5k
  • Meta开了家线下实体店,要帮人们体验“元宇宙”
  • 大厂人事|百度宣布新一轮高管轮岗 Meta计划放缓或暂停中高级职位招聘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