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假货价廉物更美终难断绝?外媒点评马云“惊人”语录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假货价廉物更美终难断绝?外媒点评马云“惊人”语录

无论马云的说法是对是错,他这些有关假冒产品的评论,可能无法被那些希望解决这一问题、改善中国制造业在海外形象的人所接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6月14日的公司投资者年会上“语出惊人”。“假货质量比真品、真牌子还要好,价格更便宜”,这一表述迅速成为了各大媒体的标题。

虽然马云如此口无遮拦是为了强调这是打击假货“面临的挑战”,他也强调阿里巴巴一直致力于打击假货,但这一席话还是引发争议,甚至也在国外媒体上刮起了一阵旋风。

美国《华尔街日报》一篇博客文章评论说,马云的话在社交媒体上招致一些人的愤怒,有人认为他这是在为假货长期存在于淘宝平台推卸责任。不少奢侈品品牌也一直批评阿里巴巴在打击假货方面做得不够。

澎湃新闻报道,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平台治理部负责人郑俊芳表示,假货不等于劣质,假货不等于质量低,假货也不等于价格低和高,因为假货更严格地讲,是侵犯了他人的商标权。

郑俊芳还回应了针对马云上述言论的报道,其称有网媒简单把马云的发言总结为“假货可能质量更好,价格更低”是在断章取义:假货问题不是价格问题,而是一个复杂的法律问题,对于OEM厂商来说是一个发现新商业模式问题,阿里巴巴愿意为此投入资源,协助此类厂商转型升级。

阿里巴巴曾经试图表现出从源头抑制假冒商品的决心。2015年上半年,该公司发起“中国质造”项目帮助中国厂商建设自己的品牌,不鼓励他们生产仿冒产品。

阿里巴巴或许是想通过培育本土在线品牌,给原本可能生产假冒产品的厂家一条生路,但批评者们则称,这项计划的想法是错的,阿里巴巴应专注于清理在线市场泛滥的假冒商品。

CNN Money承认,阿里巴巴长久以来都在和旗下电商平台上的假冒产品作斗争,而剔除假冒产品的行动也一直是场艰难的战役。

上个月,非营利组织“国际反假联盟”(IACC)暂停了阿里巴巴的会员资格。在那之前,已有包括Tiffany、MichaelKors和Gucci在内的一些国际大牌先后退出该组织,还有报道显示,阿里巴巴与该组织总裁之间存在潜在的利益冲突。

去年,拥有Gucci、Yves Saint Laurent等奢侈品品牌的开云集团(Kering)曾向美国纽约法院起诉,指控阿里巴巴为鼓励假货在其平台上的销售并从中获利。

英国《每日电讯报》援引彭博社说法称,阿里巴巴平台上的交易量已经超过亚马逊和eBay的总和,目前其全球活跃用户为4.23亿。

CNN Money说,早在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美国创下破纪录的250亿美元IPO之前,这家公司就一直陷入因假货而起的无尽诉讼中,而人们也一直质疑这家互联网电商巨头将会如何清理平台上的仿冒品。

阿里巴巴平台庞大的用户数和交易规模,以及因此为推动消费和中国经济增长带来的贡献,似乎已经让它成为一家“大到不能倒”、甚至“大到不能出问题”的互联网企业。

中国监管机构一直在对阿里巴巴平台上的假货问题进行定期审查,但阿里巴巴在经济上的重要性可能会让其免受严厉惩处,马云对这一点似乎也有信心。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马云的话说:你可以让腾讯停上两天,让百度歇上两周,而一切依然不会出什么问题;但你不能让阿里巴巴瘫痪哪怕两个小时,不然这对中国来说就是个灾难。

马云还曾传递出一条意思更显含混不清的讯息:随着全球劳动力的分工,中国制造商正变得越发缺少耐心——他们制造出高品质的产品,却只能看到大部分钱流进品牌所有者的腰包。

他曾说,中国生产商正在寻找生产自有产品并通过互联网营销将其直接推向消费者的途径。

他表示,对品牌来说,做生意的方式变了。这些不是假货,摧毁大品牌的不是知识产权问题,而是为整个世界带来革命的“新的商业模式”。

“大品牌通常用很多OEM,中国有全世界最多的OEM,他们没有渠道,但忽然他们发现可以通过互联网卖产品,”马云说,“生产正品和仿品可能就是同一个工厂,他们的产品不见得比正品差,同时有更好的价格,他们面对的不是知识产权问题,他们面对的是新的商业模式问题。”

至于马云的言论本身,《华尔街日报》文章评论说,仔细琢磨后会发现他是在讲导致中国假货泛滥的一个长期存在的原因,即代工。尽管马云将之称为在中国出现的“新的商业模式”,但他所讲的主要是代工的重大缺陷,即企业在供应链中无法完全控制知识产权。

文章说,如果观察人士将马云关于代工模式的讲话解读为一种策略,目的是转移公众对阿里巴巴在假货传播中所扮演的角色的关注,那也可以理解。

很多时候,同一家工厂为大牌客户生产产品,随后却使用同样的设备和材料加班工作产出相似产品,折价出售。其中一些“完全造假”的产品套用正品名称和同样的标签,还有一些“仿制产品”则效仿大牌产品样式,但使用鲜为人知的小商标。

互联网营销确实为中国制造带来了无限想象空间,智能手机就是这些制造业领域中蓬勃发展的一个。

过去,通过实体店面进行销售为进入市场设置了高门槛,但如今通过在线销售,很多本来不为人知的中国品牌已通过使用与国际品牌相同的供应链,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市面上,推出价位更低的相似产品。

《华尔街日报》举例说,像Oppo和TCL这样的中国大陆电子产品制造商和像宏达国际、宏碁和华硕这样的台湾电子产品品牌都是从外包生产商起家,并最终在技术更趋成熟、更有创新性后建立了自己的品牌。

比如,华硕就曾为苹果公司代工生产,并多年使用自己的品牌营销部分产品。但在利益冲突变得太大后,华硕剥离了其外包生产业务,专注于自有品牌的电子产品,而那个被剥离的公司,就是如今仍在为苹果代工生产iPhone的和硕。

彭博社称,无法清理像淘宝这样网购平台上的假货,可能会激怒海外商家和购物者——特别是在阿里巴巴正面临来自投资者和国际品牌更多审视的时候。在一些人眼中,阿里巴巴已经被扣上“假冒产品避风港”的帽子。

无论马云的说法是对是错,他这些有关假冒产品的评论,可能无法被那些希望解决这一问题并改善中国制造业海外形象的人所接受。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说,以马云这样身份地位的人说出这样的话不大合适,对一些孤立案例来说,他这么说或许是对的,但一概而言就错了。

而马云则一直在为拨出2,000人专门打假的阿里巴巴鸣不平。他表示,阿里巴巴平台每售出一件假货,就会损失五个客户。

“我们是受害者,但我们从未停止斗争。”他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天下事,请戳天下首页(tianxia.jiemian.com)。动动手指,长按二维码,关注【最天下】微信公众号:theveryworld (如果长按不行,就麻烦看官扫下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马云

  • 容易生存和有发展前途,创业者和投资者怎么选?
  • 阿里邓康明:创业初期,一把手要敢于“做决定”

阿里巴巴

5.1k
  • 软银:将把出售阿里巴巴股份所得2.61万亿日元收益录入财报
  • 9月14日635只港股被沽空,阿里巴巴-SW、腾讯控股、美团-W沽空金额居前三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假货价廉物更美终难断绝?外媒点评马云“惊人”语录

无论马云的说法是对是错,他这些有关假冒产品的评论,可能无法被那些希望解决这一问题、改善中国制造业在海外形象的人所接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6月14日的公司投资者年会上“语出惊人”。“假货质量比真品、真牌子还要好,价格更便宜”,这一表述迅速成为了各大媒体的标题。

虽然马云如此口无遮拦是为了强调这是打击假货“面临的挑战”,他也强调阿里巴巴一直致力于打击假货,但这一席话还是引发争议,甚至也在国外媒体上刮起了一阵旋风。

美国《华尔街日报》一篇博客文章评论说,马云的话在社交媒体上招致一些人的愤怒,有人认为他这是在为假货长期存在于淘宝平台推卸责任。不少奢侈品品牌也一直批评阿里巴巴在打击假货方面做得不够。

澎湃新闻报道,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平台治理部负责人郑俊芳表示,假货不等于劣质,假货不等于质量低,假货也不等于价格低和高,因为假货更严格地讲,是侵犯了他人的商标权。

郑俊芳还回应了针对马云上述言论的报道,其称有网媒简单把马云的发言总结为“假货可能质量更好,价格更低”是在断章取义:假货问题不是价格问题,而是一个复杂的法律问题,对于OEM厂商来说是一个发现新商业模式问题,阿里巴巴愿意为此投入资源,协助此类厂商转型升级。

阿里巴巴曾经试图表现出从源头抑制假冒商品的决心。2015年上半年,该公司发起“中国质造”项目帮助中国厂商建设自己的品牌,不鼓励他们生产仿冒产品。

阿里巴巴或许是想通过培育本土在线品牌,给原本可能生产假冒产品的厂家一条生路,但批评者们则称,这项计划的想法是错的,阿里巴巴应专注于清理在线市场泛滥的假冒商品。

CNN Money承认,阿里巴巴长久以来都在和旗下电商平台上的假冒产品作斗争,而剔除假冒产品的行动也一直是场艰难的战役。

上个月,非营利组织“国际反假联盟”(IACC)暂停了阿里巴巴的会员资格。在那之前,已有包括Tiffany、MichaelKors和Gucci在内的一些国际大牌先后退出该组织,还有报道显示,阿里巴巴与该组织总裁之间存在潜在的利益冲突。

去年,拥有Gucci、Yves Saint Laurent等奢侈品品牌的开云集团(Kering)曾向美国纽约法院起诉,指控阿里巴巴为鼓励假货在其平台上的销售并从中获利。

英国《每日电讯报》援引彭博社说法称,阿里巴巴平台上的交易量已经超过亚马逊和eBay的总和,目前其全球活跃用户为4.23亿。

CNN Money说,早在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美国创下破纪录的250亿美元IPO之前,这家公司就一直陷入因假货而起的无尽诉讼中,而人们也一直质疑这家互联网电商巨头将会如何清理平台上的仿冒品。

阿里巴巴平台庞大的用户数和交易规模,以及因此为推动消费和中国经济增长带来的贡献,似乎已经让它成为一家“大到不能倒”、甚至“大到不能出问题”的互联网企业。

中国监管机构一直在对阿里巴巴平台上的假货问题进行定期审查,但阿里巴巴在经济上的重要性可能会让其免受严厉惩处,马云对这一点似乎也有信心。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马云的话说:你可以让腾讯停上两天,让百度歇上两周,而一切依然不会出什么问题;但你不能让阿里巴巴瘫痪哪怕两个小时,不然这对中国来说就是个灾难。

马云还曾传递出一条意思更显含混不清的讯息:随着全球劳动力的分工,中国制造商正变得越发缺少耐心——他们制造出高品质的产品,却只能看到大部分钱流进品牌所有者的腰包。

他曾说,中国生产商正在寻找生产自有产品并通过互联网营销将其直接推向消费者的途径。

他表示,对品牌来说,做生意的方式变了。这些不是假货,摧毁大品牌的不是知识产权问题,而是为整个世界带来革命的“新的商业模式”。

“大品牌通常用很多OEM,中国有全世界最多的OEM,他们没有渠道,但忽然他们发现可以通过互联网卖产品,”马云说,“生产正品和仿品可能就是同一个工厂,他们的产品不见得比正品差,同时有更好的价格,他们面对的不是知识产权问题,他们面对的是新的商业模式问题。”

至于马云的言论本身,《华尔街日报》文章评论说,仔细琢磨后会发现他是在讲导致中国假货泛滥的一个长期存在的原因,即代工。尽管马云将之称为在中国出现的“新的商业模式”,但他所讲的主要是代工的重大缺陷,即企业在供应链中无法完全控制知识产权。

文章说,如果观察人士将马云关于代工模式的讲话解读为一种策略,目的是转移公众对阿里巴巴在假货传播中所扮演的角色的关注,那也可以理解。

很多时候,同一家工厂为大牌客户生产产品,随后却使用同样的设备和材料加班工作产出相似产品,折价出售。其中一些“完全造假”的产品套用正品名称和同样的标签,还有一些“仿制产品”则效仿大牌产品样式,但使用鲜为人知的小商标。

互联网营销确实为中国制造带来了无限想象空间,智能手机就是这些制造业领域中蓬勃发展的一个。

过去,通过实体店面进行销售为进入市场设置了高门槛,但如今通过在线销售,很多本来不为人知的中国品牌已通过使用与国际品牌相同的供应链,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市面上,推出价位更低的相似产品。

《华尔街日报》举例说,像Oppo和TCL这样的中国大陆电子产品制造商和像宏达国际、宏碁和华硕这样的台湾电子产品品牌都是从外包生产商起家,并最终在技术更趋成熟、更有创新性后建立了自己的品牌。

比如,华硕就曾为苹果公司代工生产,并多年使用自己的品牌营销部分产品。但在利益冲突变得太大后,华硕剥离了其外包生产业务,专注于自有品牌的电子产品,而那个被剥离的公司,就是如今仍在为苹果代工生产iPhone的和硕。

彭博社称,无法清理像淘宝这样网购平台上的假货,可能会激怒海外商家和购物者——特别是在阿里巴巴正面临来自投资者和国际品牌更多审视的时候。在一些人眼中,阿里巴巴已经被扣上“假冒产品避风港”的帽子。

无论马云的说法是对是错,他这些有关假冒产品的评论,可能无法被那些希望解决这一问题并改善中国制造业海外形象的人所接受。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说,以马云这样身份地位的人说出这样的话不大合适,对一些孤立案例来说,他这么说或许是对的,但一概而言就错了。

而马云则一直在为拨出2,000人专门打假的阿里巴巴鸣不平。他表示,阿里巴巴平台每售出一件假货,就会损失五个客户。

“我们是受害者,但我们从未停止斗争。”他说。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天下事,请戳天下首页(tianxia.jiemian.com)。动动手指,长按二维码,关注【最天下】微信公众号:theveryworld (如果长按不行,就麻烦看官扫下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