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字节跳动,刚刚投了一位虚拟女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字节跳动,刚刚投了一位虚拟女生

此时此刻,还有无数的虚拟人正在诞生,她们悄悄走进人类世界。

文I投资界PEdaily  刘博  杨继云

今年第一笔虚拟人融资出炉了。

投资界获悉,杭州李未可科技有限公司显示发生股东变更,新增字节跳动关联公司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今天公司方面正式确认,本轮为李未可首轮融资,由字节跳动独家投资。

李未可,这个有些陌生的名字正是一个虚拟女生,她由原阿里巴巴工智能实验室(A.I.Labs)智能终端负责人茹忆打造。公司成立于2021年10月,打造了名为“李未可”的AR科技潮牌及同名虚拟IP形象。“我们要把李未可打造成中国第一个真正有情感连接的AI虚拟数字人,让我们的AR眼镜不仅有美丽的颜值,更有又趣的灵魂。”主创团队表示。

这是字节跳动在AI虚拟赛道的又一次出手。此前,字节跳动曾全资入股拥有虚拟偶像团体A-SOUL著作权的公司;收购VR创业公司Pico,布局AI虚拟交互的上下游。这一笔笔投资背后,是虚拟人大军正在迎来大爆发——无论是最新刷屏的万科年度最佳新人崔筱盼,还是一夜涨粉百万的柳夜熙,她们正在走进真实的人类世界。

阿里大牛辞职,做了一位虚拟人

刚刚字节跳动独家投了

成立两个月就拿下字节跳动投资,李未可离不开一位技术大牛——茹忆。

时间回到2005年,茹忆进入摩托罗拉,开始中国第一代智能手机的研发工作,参与研发了中国第一款销量上百万的智能手机产品——明Ming(A1200)。2007年,他在一次去美国出差接触到了iPhone,敏锐地觉得这将会颠覆整个手机行业。

2009年,茹忆进入播思通讯工作,带领团队参与了OPhone手机操作系统开发,这是中国第一个安卓定制开发系统,并带领团队支持了摩托罗拉、三星、LG、联想、中兴、华为等手机厂商进入安卓智能手机市场。可以说,茹忆是中国最早一批进行安卓系统开发的工程师之一。

随着移动互联网兴起之际,茹忆又在2012年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小米电视,参与研发了三代小米盒子,三代小米电视。其中,2015年发生的一件事带给茹忆很大触动,那便是AlphaGo打败李世石。这件事让他意识到,人工智能一定是智能硬件背后的基石。

与此同时,茹忆接到了阿里的工作邀请,他为此思考许久。当时一个朋友和他说:“你不应该放弃阿里的机会,因为阿里有中国杰出的AI科学家团队。在那里,你可以落地AI到智能硬件上,做出用户喜欢的AI智能产品。” 于是,茹忆离开小米,在2016年5月加入阿里。期间,茹忆开始负责硬件产品工作,积极布局人工智能硬件产品。2017年打造了阿里第一款人工智能语音音箱——天猫精灵X1。截止2021年8月,天猫精灵销售超过3000万,成为中国销量第一的智能音箱。

在做天猫精灵的时候,茹忆常思考一个问题:语音交互该何去何从,下一步应该是什么?他内心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有一个接近真人的虚拟数字人来和人交互,或许更能建立起信任和情感链接。

直到2021年初,机会来了,他发现随着CG技术的成熟,虚拟数字人的技术门槛大大降低。同年10月,杭州李未可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茹忆集结了一支来自阿里、小米、华为等多家科技大厂的技术精英,打造了一个名为“李未可”的AR科技潮牌及同名虚拟IP形象。

李未可正是一位虚拟人,性别女。为了给她注入更有趣的灵魂,主创团队在抖音和小红书等平台以视频内容的方式,让李未可金句频出;甚至还单独在b站开辟了李未可的视频漫剧《未可WAKE》。作为超写实的虚拟数字人,李未可借助内容的手段,构建出自己的立体人设。

但她更重要的落地场景是以AI人的身份出现在AR眼镜中,与用户进行交互。在茹忆看来,“我们不能做到无所不能,但我们可以在有限的场景下,最大程度地实现虚拟IP和人类的情感链接。”

公司刚成立,这个团队就进入了字节跳动的视线之内。一位接近此次投资的人士对投资界透露,茹忆在阿里工作时在业内就享有一定名气,字节跳动团队早早就注意到了他。“其实双方也有共同好友,李未可最初主要以抖音作为宣传渠道,双方之间的了解还是比较深入。”经过多次接触之后,出于对AI+AR模式的看好,字节跳动投资团队仅用时两个月就敲定了首轮融资。

谈及这笔投资,茹忆认为投资人和创始团队是个双向选择的过程。“字节跳动对于我们创业的理念和团队的认可是第一重要因素,对于创业者而言,投资人的支持十分重要。我们双方对于这件事的理解达成了默契,所以字节跳动很快决定了这一轮投资。”

字节全面杀入虚拟赛道

一笔笔融资诞生

实际上,字节跳动早已悄悄杀入AI虚拟赛道。

早在2021大年初一,由字节跳动旗下的火山引擎打造的虚拟人物“卡诺橙”亮相北京台春晚。据悉,该技术已对外提供服务,火山引擎的‘数字人与虚拟形象’的产品及服务可定制各类虚拟人物形象,打造出虚拟主播、虚拟偶像代言人、虚拟教师等创新互动场景。

随后7月,北京乐华圆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量子跃动成为新增股东之一。乐华娱乐旗下除了多位知名艺人之外,还拥有一支虚拟偶像团体“A-SOUL”,分别为向晚(Ava)、贝拉(Bella)、珈乐(Carol)、嘉然(Diana)和乃琳(Eileen),五位二次元偶像的背后,有五位真实的女生作为动作捕捉的对象活跃在直播间里。

几乎同一时间,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入股了拥有A-SOUL著作权的杭州看潮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换句话说,A-SOUL现在同属字节和乐华,字节跳动负责提供技术支持,乐华娱乐提供演员以及内容运营等方面的支持。

紧接着在8月,VR赛道国内近年最大一笔收购案诞生了——VR创业公司Pico发出全员信,披露该公司被字节跳动收购,不过并没有透露交易金额。有报道称这一笔收购达到几十亿元的量级,可谓天价。

这家成立于2015年的VR公司,由周宏伟发起创立,歌尔股份是其战略供应商。周宏伟早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曾在歌尔股份任职近十年。2015年,正值国内VR开始爆发,他创立了Pico,专注于VR一体机。多年下来,Pico一跃成为国内领先的VR硬件制造商,甚至在全球市场份额达到第三。如今,Pico也开始为培训、医疗、展览展示等行业客户打造VR解决方案,想必这也是被字节跳动看中的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打造的沉浸式虚拟社交平台Pixsoul也在东南亚地区上线。数据显示,Pixsoul自去年9月初于Google play上架。从公开披露的产品细节来看,Pixsoul目前提供两个高清特效,其中之一便是Avatar(虚拟化身)。Avatar指的是能将用户的照片转变为相应的3D形象,也可塑造成电子游戏中的虚拟角色。简而言之,Pixsoul可以帮助用户打造个性化的虚拟形象,并用于社交。Pixsoul应用说明也显示,“你可以把自己变成很酷的虚拟人物......并与你的家人分享。”

至此,字节跳动在AI虚拟赛道的布局全面而又细分,既包括虚拟偶像,也有虚拟现实硬件,还有虚拟内容产品。正如一位知情人士对投资界透露,“虽然元宇宙迎来所谓的爆发元年,但字节跳动不会去碰,他们更多的目光注视在AI虚拟产业链的上下游。”

2022,虚拟人大军来了

这可能是元宇宙第一扇大门

仿佛一夜之间,一个个虚拟人集体站上了舞台中央。

最新的一幕,是发生在了刚刚过去的跨年夜。在12月31日晚各个主流频道的跨年晚会中,大家不约而同把虚拟人作为了节目的全新亮点——没错,当天的各类晚会和元旦假期都被虚拟人霸屏了:

虚拟偶像洛天依与真人女团硬糖少女303在江苏卫视同台演出,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真人的数字孪生,还原邓丽君形象及音色的虚拟人“邓丽君”与周深同台合唱《小城故事》《漫步人生路》和《大鱼》,这样传奇的时刻、虚实的结合,使得江苏卫视成为首个收视率破3的频道;

在东方卫视,黄明昊与自己的数字孪生形象同台;凤凰传奇虚拟形象举办了跨年演唱会;;B站又全新推出了虚拟偶像女团四禧丸子;1月1日,湖南卫视《你好!星期六》虚拟主持人“小漾”亮相,成为国内首个常驻且人格化培养的虚拟主持人……

虚拟人可以有多火?更早前,万科总部年度新人奖罕见刷屏,虚拟人崔筱盼获此殊荣,因为高颜值和数字人的身份,崔筱盼和万科引发了阵阵讨论。但这并不是仅仅是一个漂亮的形象,而是一名真正的员工——在亮相前,她已经在万科财务部悄悄工作了十个月,催办的预付应收逾期单据核销率高达91.44%。

还有各种虚拟偶像,早已热闹起来。

知乎中曾有一个帖子,提问“洛天依会被邀请上春晚吗”,那是2018年,相信很多人都并不认识“洛天依”,也未曾预料她会在被称为虚拟偶像元年的2020年如此火热。2020年4月,虚拟偶像洛天依就以90万的坑位费入主淘宝直播带货,刷新了真实人类罗永浩的记录;2021年,洛天依登上春晚舞台,非主流慢慢来到了主流视野。

此外,虚拟偶像鼻祖“初音未来” 也入驻淘宝直播,人气以百万的速度飙升;去年,抖音里一个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博主柳夜熙发布了自己的首个短视频,一夜爆火获赞200多万,吸粉超130万,如今柳夜熙的抖音账号粉丝已经高达829万。

更令人惊讶的是,商场里各大代言人开始换成了虚拟人:Bose宣布超写实数字人AYAYI成为品牌首席消噪体验官、兰芝邀请当红人气男虚拟人川CHUAN担任潮流体验官、钟薛高推出特邀品鉴官阿喜Angie、屈臣氏推出屈晨曦Wilson.....来势汹汹。

虚拟偶像,永不塌房——这也是为什么如今虚拟代言人已然成为一种新的潮流,当现实中的偶像徒有其表,虚拟偶像却可以凭借更多的技能,更大程度上满足用户的需求。

在经历了连续3年超50%的增长率后,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市场规模达34.6亿元,带动周边市场规模645.6亿元,而这两组数据预计在2021年都将增长70%,分别达到62.2亿元和1074.9亿元。

元宇宙未至,虚拟人先行,业内一个较为普遍的共识是,“虚拟人或许是元宇宙应用第一个盈利的”。

此时此刻,还有无数的虚拟人正在诞生,她们正在一点点改变着现实世界。未来人类世界将会是怎样呢?还有多少科幻的一幕幕上演?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字节跳动

3.9k
  • 字节跳动上线“番茄畅听音乐版”,听歌可赚金币提现
  • 拳头公司诉字节跳动旗下沐瞳科技侵权案被法院驳回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字节跳动,刚刚投了一位虚拟女生

此时此刻,还有无数的虚拟人正在诞生,她们悄悄走进人类世界。

文I投资界PEdaily  刘博  杨继云

今年第一笔虚拟人融资出炉了。

投资界获悉,杭州李未可科技有限公司显示发生股东变更,新增字节跳动关联公司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今天公司方面正式确认,本轮为李未可首轮融资,由字节跳动独家投资。

李未可,这个有些陌生的名字正是一个虚拟女生,她由原阿里巴巴工智能实验室(A.I.Labs)智能终端负责人茹忆打造。公司成立于2021年10月,打造了名为“李未可”的AR科技潮牌及同名虚拟IP形象。“我们要把李未可打造成中国第一个真正有情感连接的AI虚拟数字人,让我们的AR眼镜不仅有美丽的颜值,更有又趣的灵魂。”主创团队表示。

这是字节跳动在AI虚拟赛道的又一次出手。此前,字节跳动曾全资入股拥有虚拟偶像团体A-SOUL著作权的公司;收购VR创业公司Pico,布局AI虚拟交互的上下游。这一笔笔投资背后,是虚拟人大军正在迎来大爆发——无论是最新刷屏的万科年度最佳新人崔筱盼,还是一夜涨粉百万的柳夜熙,她们正在走进真实的人类世界。

阿里大牛辞职,做了一位虚拟人

刚刚字节跳动独家投了

成立两个月就拿下字节跳动投资,李未可离不开一位技术大牛——茹忆。

时间回到2005年,茹忆进入摩托罗拉,开始中国第一代智能手机的研发工作,参与研发了中国第一款销量上百万的智能手机产品——明Ming(A1200)。2007年,他在一次去美国出差接触到了iPhone,敏锐地觉得这将会颠覆整个手机行业。

2009年,茹忆进入播思通讯工作,带领团队参与了OPhone手机操作系统开发,这是中国第一个安卓定制开发系统,并带领团队支持了摩托罗拉、三星、LG、联想、中兴、华为等手机厂商进入安卓智能手机市场。可以说,茹忆是中国最早一批进行安卓系统开发的工程师之一。

随着移动互联网兴起之际,茹忆又在2012年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小米电视,参与研发了三代小米盒子,三代小米电视。其中,2015年发生的一件事带给茹忆很大触动,那便是AlphaGo打败李世石。这件事让他意识到,人工智能一定是智能硬件背后的基石。

与此同时,茹忆接到了阿里的工作邀请,他为此思考许久。当时一个朋友和他说:“你不应该放弃阿里的机会,因为阿里有中国杰出的AI科学家团队。在那里,你可以落地AI到智能硬件上,做出用户喜欢的AI智能产品。” 于是,茹忆离开小米,在2016年5月加入阿里。期间,茹忆开始负责硬件产品工作,积极布局人工智能硬件产品。2017年打造了阿里第一款人工智能语音音箱——天猫精灵X1。截止2021年8月,天猫精灵销售超过3000万,成为中国销量第一的智能音箱。

在做天猫精灵的时候,茹忆常思考一个问题:语音交互该何去何从,下一步应该是什么?他内心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有一个接近真人的虚拟数字人来和人交互,或许更能建立起信任和情感链接。

直到2021年初,机会来了,他发现随着CG技术的成熟,虚拟数字人的技术门槛大大降低。同年10月,杭州李未可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茹忆集结了一支来自阿里、小米、华为等多家科技大厂的技术精英,打造了一个名为“李未可”的AR科技潮牌及同名虚拟IP形象。

李未可正是一位虚拟人,性别女。为了给她注入更有趣的灵魂,主创团队在抖音和小红书等平台以视频内容的方式,让李未可金句频出;甚至还单独在b站开辟了李未可的视频漫剧《未可WAKE》。作为超写实的虚拟数字人,李未可借助内容的手段,构建出自己的立体人设。

但她更重要的落地场景是以AI人的身份出现在AR眼镜中,与用户进行交互。在茹忆看来,“我们不能做到无所不能,但我们可以在有限的场景下,最大程度地实现虚拟IP和人类的情感链接。”

公司刚成立,这个团队就进入了字节跳动的视线之内。一位接近此次投资的人士对投资界透露,茹忆在阿里工作时在业内就享有一定名气,字节跳动团队早早就注意到了他。“其实双方也有共同好友,李未可最初主要以抖音作为宣传渠道,双方之间的了解还是比较深入。”经过多次接触之后,出于对AI+AR模式的看好,字节跳动投资团队仅用时两个月就敲定了首轮融资。

谈及这笔投资,茹忆认为投资人和创始团队是个双向选择的过程。“字节跳动对于我们创业的理念和团队的认可是第一重要因素,对于创业者而言,投资人的支持十分重要。我们双方对于这件事的理解达成了默契,所以字节跳动很快决定了这一轮投资。”

字节全面杀入虚拟赛道

一笔笔融资诞生

实际上,字节跳动早已悄悄杀入AI虚拟赛道。

早在2021大年初一,由字节跳动旗下的火山引擎打造的虚拟人物“卡诺橙”亮相北京台春晚。据悉,该技术已对外提供服务,火山引擎的‘数字人与虚拟形象’的产品及服务可定制各类虚拟人物形象,打造出虚拟主播、虚拟偶像代言人、虚拟教师等创新互动场景。

随后7月,北京乐华圆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量子跃动成为新增股东之一。乐华娱乐旗下除了多位知名艺人之外,还拥有一支虚拟偶像团体“A-SOUL”,分别为向晚(Ava)、贝拉(Bella)、珈乐(Carol)、嘉然(Diana)和乃琳(Eileen),五位二次元偶像的背后,有五位真实的女生作为动作捕捉的对象活跃在直播间里。

几乎同一时间,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入股了拥有A-SOUL著作权的杭州看潮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换句话说,A-SOUL现在同属字节和乐华,字节跳动负责提供技术支持,乐华娱乐提供演员以及内容运营等方面的支持。

紧接着在8月,VR赛道国内近年最大一笔收购案诞生了——VR创业公司Pico发出全员信,披露该公司被字节跳动收购,不过并没有透露交易金额。有报道称这一笔收购达到几十亿元的量级,可谓天价。

这家成立于2015年的VR公司,由周宏伟发起创立,歌尔股份是其战略供应商。周宏伟早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曾在歌尔股份任职近十年。2015年,正值国内VR开始爆发,他创立了Pico,专注于VR一体机。多年下来,Pico一跃成为国内领先的VR硬件制造商,甚至在全球市场份额达到第三。如今,Pico也开始为培训、医疗、展览展示等行业客户打造VR解决方案,想必这也是被字节跳动看中的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打造的沉浸式虚拟社交平台Pixsoul也在东南亚地区上线。数据显示,Pixsoul自去年9月初于Google play上架。从公开披露的产品细节来看,Pixsoul目前提供两个高清特效,其中之一便是Avatar(虚拟化身)。Avatar指的是能将用户的照片转变为相应的3D形象,也可塑造成电子游戏中的虚拟角色。简而言之,Pixsoul可以帮助用户打造个性化的虚拟形象,并用于社交。Pixsoul应用说明也显示,“你可以把自己变成很酷的虚拟人物......并与你的家人分享。”

至此,字节跳动在AI虚拟赛道的布局全面而又细分,既包括虚拟偶像,也有虚拟现实硬件,还有虚拟内容产品。正如一位知情人士对投资界透露,“虽然元宇宙迎来所谓的爆发元年,但字节跳动不会去碰,他们更多的目光注视在AI虚拟产业链的上下游。”

2022,虚拟人大军来了

这可能是元宇宙第一扇大门

仿佛一夜之间,一个个虚拟人集体站上了舞台中央。

最新的一幕,是发生在了刚刚过去的跨年夜。在12月31日晚各个主流频道的跨年晚会中,大家不约而同把虚拟人作为了节目的全新亮点——没错,当天的各类晚会和元旦假期都被虚拟人霸屏了:

虚拟偶像洛天依与真人女团硬糖少女303在江苏卫视同台演出,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真人的数字孪生,还原邓丽君形象及音色的虚拟人“邓丽君”与周深同台合唱《小城故事》《漫步人生路》和《大鱼》,这样传奇的时刻、虚实的结合,使得江苏卫视成为首个收视率破3的频道;

在东方卫视,黄明昊与自己的数字孪生形象同台;凤凰传奇虚拟形象举办了跨年演唱会;;B站又全新推出了虚拟偶像女团四禧丸子;1月1日,湖南卫视《你好!星期六》虚拟主持人“小漾”亮相,成为国内首个常驻且人格化培养的虚拟主持人……

虚拟人可以有多火?更早前,万科总部年度新人奖罕见刷屏,虚拟人崔筱盼获此殊荣,因为高颜值和数字人的身份,崔筱盼和万科引发了阵阵讨论。但这并不是仅仅是一个漂亮的形象,而是一名真正的员工——在亮相前,她已经在万科财务部悄悄工作了十个月,催办的预付应收逾期单据核销率高达91.44%。

还有各种虚拟偶像,早已热闹起来。

知乎中曾有一个帖子,提问“洛天依会被邀请上春晚吗”,那是2018年,相信很多人都并不认识“洛天依”,也未曾预料她会在被称为虚拟偶像元年的2020年如此火热。2020年4月,虚拟偶像洛天依就以90万的坑位费入主淘宝直播带货,刷新了真实人类罗永浩的记录;2021年,洛天依登上春晚舞台,非主流慢慢来到了主流视野。

此外,虚拟偶像鼻祖“初音未来” 也入驻淘宝直播,人气以百万的速度飙升;去年,抖音里一个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博主柳夜熙发布了自己的首个短视频,一夜爆火获赞200多万,吸粉超130万,如今柳夜熙的抖音账号粉丝已经高达829万。

更令人惊讶的是,商场里各大代言人开始换成了虚拟人:Bose宣布超写实数字人AYAYI成为品牌首席消噪体验官、兰芝邀请当红人气男虚拟人川CHUAN担任潮流体验官、钟薛高推出特邀品鉴官阿喜Angie、屈臣氏推出屈晨曦Wilson.....来势汹汹。

虚拟偶像,永不塌房——这也是为什么如今虚拟代言人已然成为一种新的潮流,当现实中的偶像徒有其表,虚拟偶像却可以凭借更多的技能,更大程度上满足用户的需求。

在经历了连续3年超50%的增长率后,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市场规模达34.6亿元,带动周边市场规模645.6亿元,而这两组数据预计在2021年都将增长70%,分别达到62.2亿元和1074.9亿元。

元宇宙未至,虚拟人先行,业内一个较为普遍的共识是,“虚拟人或许是元宇宙应用第一个盈利的”。

此时此刻,还有无数的虚拟人正在诞生,她们正在一点点改变着现实世界。未来人类世界将会是怎样呢?还有多少科幻的一幕幕上演?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