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一边增发实控人一边大笔减持,赛托生物新战投到底是谁?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一边增发实控人一边大笔减持,赛托生物新战投到底是谁?

控股股东办理了质押延期购回业务。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郭净净

1月6日,赛托生物(300583.SZ)股价开盘一度大涨18.73%至29.98元/股,当日收盘,该股收于27.79元/股,涨10.06%。

不过,从资金面来看,当日,该股的主力资金却是流出状态,当日主力资金流入3183万元、流出3249万元,主力资金净流出66.1万元。

2021年12月31日,赛托生物宣布,公司控股股东山东润鑫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山东润鑫”)、实际控制人米超杰及一致行动人米嘉拟以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的方式向战略投资者等投资者定向转让公司部分股份,同时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部分股份,合计不超过19,841,700股,不超过公司目前总股本比例的18.5%。

据介绍,该公司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方式进行减持的,将于上述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之后6个月内进行,通过大宗交易、协议转让方式进行减持的,将于公告之日起后3个交易日之后6个月内进行。

赛托生物称,本次减持计划实施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不会对公司的治理结构和持续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公开资料显示,山东润鑫持有公司股份39,802,720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比例37.11%;米超杰持有公司股份2444.8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比例22.79%;米嘉持有公司股份180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比例1.68%)。可以看到,即便山东润鑫、米超杰、米嘉完成此次减持计划,其所持赛托生物股份累计仍有43.08%。

据目前来看,赛托生物仍未透露将“接盘”其股份的战略投资者情况,也未明确披露相关战投方拟收购的股份数。界面新闻就此致电该公司证券部,至今未能获得相关回复。

按照赛托生物的说法,控股股东此次减持动作的主要目的是“引入认可公司内在价值和看好未来发展的战略投资人,优化公司股权结构,促进公司可持续发展。”

不过,与减持计划同日披露的另一则公告,或透露出些许信息。去年12月31日,赛托生物披露,控股股东山东润鑫将其所持有上市公司部分股份办理了质押延期购回业务,质押给招商证券的股份数量806.4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比例的20.26%,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的7.52%。公告显示,这部分股份质押到期日是2021年12月31日,如今将延期至2022年12月31日,质押用途是“支持子公司生产经营”。

赛托生物称,本次股票延期质押不会导致山东润鑫对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的变更。按其说法,山东润鑫具备良好的资金偿还能力,有足够的风险控制能力,目前不存在平仓风险或被强制平仓的情形,对上市公司生产经营、公司治理、业绩补偿义务履行无任何不利影响;若公司股价波动到预警线时,山东润鑫将积极采取应对措施,包括但不限于补充质押、追加保证金或提前还款等。

从赛托生物情况来看,这几年其经营情况也压力不小。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致力于应用基因工程技术和微生物转化技术制造甾体药物原料,是国内采用生物技术制取甾体药物原料的重要供应商;2019年起,其逐步布局呼吸类高端特色原料药和制剂产品,部分呼吸类高端特色原料药已经取得了生产许可证,并陆续进入关联审评阶段,目前具备该部分原料药批量生产的能力。

自2017年登陆A股市场后,这家上市公司业绩却不太稳定。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及2021年前9月,赛托生物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为0.92亿元、1.27亿元、0.55亿元、-1.8亿元、0.32亿元。

赛托生物2017年上市以来盈利情况。

截至2021年9月30日,赛托生物短期借款达4.98亿元、应付账款3.02亿元,而其账上货币资金是2.21亿元。统计显示,该公司资产负债率近年来持续拉升,从2017年的15.68%拉升至2021年9月底的43.45%。

资金压力加重,赛托生物于2021年7月披露最新定增计划,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32,175,770股,预计融资3亿元,用于投资高端制剂产业化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不过,在经过三轮问询后,该公司此轮定增最高募资额下调至2.9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募资额从1112.96万元下调至328.9万元。2022年1月5日,赛托生物该轮定增获得深交所上市审核中心审核通过。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一边增发实控人一边大笔减持,赛托生物新战投到底是谁?

控股股东办理了质押延期购回业务。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郭净净

1月6日,赛托生物(300583.SZ)股价开盘一度大涨18.73%至29.98元/股,当日收盘,该股收于27.79元/股,涨10.06%。

不过,从资金面来看,当日,该股的主力资金却是流出状态,当日主力资金流入3183万元、流出3249万元,主力资金净流出66.1万元。

2021年12月31日,赛托生物宣布,公司控股股东山东润鑫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山东润鑫”)、实际控制人米超杰及一致行动人米嘉拟以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的方式向战略投资者等投资者定向转让公司部分股份,同时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部分股份,合计不超过19,841,700股,不超过公司目前总股本比例的18.5%。

据介绍,该公司通过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方式进行减持的,将于上述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之后6个月内进行,通过大宗交易、协议转让方式进行减持的,将于公告之日起后3个交易日之后6个月内进行。

赛托生物称,本次减持计划实施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不会对公司的治理结构和持续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公开资料显示,山东润鑫持有公司股份39,802,720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比例37.11%;米超杰持有公司股份2444.8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比例22.79%;米嘉持有公司股份180万股,占公司目前总股本比例1.68%)。可以看到,即便山东润鑫、米超杰、米嘉完成此次减持计划,其所持赛托生物股份累计仍有43.08%。

据目前来看,赛托生物仍未透露将“接盘”其股份的战略投资者情况,也未明确披露相关战投方拟收购的股份数。界面新闻就此致电该公司证券部,至今未能获得相关回复。

按照赛托生物的说法,控股股东此次减持动作的主要目的是“引入认可公司内在价值和看好未来发展的战略投资人,优化公司股权结构,促进公司可持续发展。”

不过,与减持计划同日披露的另一则公告,或透露出些许信息。去年12月31日,赛托生物披露,控股股东山东润鑫将其所持有上市公司部分股份办理了质押延期购回业务,质押给招商证券的股份数量806.4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比例的20.26%,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的7.52%。公告显示,这部分股份质押到期日是2021年12月31日,如今将延期至2022年12月31日,质押用途是“支持子公司生产经营”。

赛托生物称,本次股票延期质押不会导致山东润鑫对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的变更。按其说法,山东润鑫具备良好的资金偿还能力,有足够的风险控制能力,目前不存在平仓风险或被强制平仓的情形,对上市公司生产经营、公司治理、业绩补偿义务履行无任何不利影响;若公司股价波动到预警线时,山东润鑫将积极采取应对措施,包括但不限于补充质押、追加保证金或提前还款等。

从赛托生物情况来看,这几年其经营情况也压力不小。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致力于应用基因工程技术和微生物转化技术制造甾体药物原料,是国内采用生物技术制取甾体药物原料的重要供应商;2019年起,其逐步布局呼吸类高端特色原料药和制剂产品,部分呼吸类高端特色原料药已经取得了生产许可证,并陆续进入关联审评阶段,目前具备该部分原料药批量生产的能力。

自2017年登陆A股市场后,这家上市公司业绩却不太稳定。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及2021年前9月,赛托生物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为0.92亿元、1.27亿元、0.55亿元、-1.8亿元、0.32亿元。

赛托生物2017年上市以来盈利情况。

截至2021年9月30日,赛托生物短期借款达4.98亿元、应付账款3.02亿元,而其账上货币资金是2.21亿元。统计显示,该公司资产负债率近年来持续拉升,从2017年的15.68%拉升至2021年9月底的43.45%。

资金压力加重,赛托生物于2021年7月披露最新定增计划,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32,175,770股,预计融资3亿元,用于投资高端制剂产业化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不过,在经过三轮问询后,该公司此轮定增最高募资额下调至2.9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募资额从1112.96万元下调至328.9万元。2022年1月5日,赛托生物该轮定增获得深交所上市审核中心审核通过。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