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Meta停止开发VR系统,元宇宙梦想面临搁浅危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Meta停止开发VR系统,元宇宙梦想面临搁浅危机

对于Meta而言,VR设备的操作系统依赖Android,就意味着将无法建立类似苹果的“围墙花园”体系。

文|三易生活

在刚刚过去的圣诞节假期,Meta的Oculus APP在App Store与Google Play美国区双双登顶,甚至压倒了YouTube和TikTok。而Oculus APP是Meta旗下VR设备的必备应用,这也就意味着在圣诞节期间,Meta的Quest 2成为了美国消费者中的热门圣诞礼物。

就当Quest 2在通往千万用户的道路上一路狂飙时,Meta最近却“出事了”。根据海外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援引消息人士透露的信息称,Facebook母公司Meta Platforms已暂停开发面向VR/AR的自研操作系统“XROS”,但其被叫停的原因尚不清楚。而值得注意的是,有知情人士表示,这一决定是在XROS项目的“灵魂人物”马克·卢科夫斯基宣布离职后不久做出。

据了解,马克·卢科夫斯基是在2017年加入Meta,以操作系统团队负责人的身份,参与了Android替代方案的开发工作。在加入Meta前,卢科夫斯基在微软时曾以首席架构师的身份主导了Windows NT的开发,此后则在2004年加入谷歌担任工程主管,曾参与设计了谷歌所有重要的搜索API,而随后在重新回归谷歌后,卢科夫斯基也迅速被委以重任,担任了谷歌AR工程和操作系统高级总监,领导其AR操作系统团队。

这样一位关键先生的离开,让失去了带头人的Meta XROS项目停滞可能是大概率事件,并且类似的事情在互联网行业三十余年的历史中也已经发生过太多次。当然,Meta方面显然也不会任由事态扩大,很快通过Reality Labs部门工程副总裁Gabriel Aul发表了一份声明,表示“我们在努力构建@RealityLabs操作系统的过程中有若干技术方向,仍在为我们的设备开发一个高度专业化的操作系统,并依旧非常重视这项工作,还将继续投入必要的资源来构建这项工作。”

然而来自知情人士的爆料称,Meta已告知该公司部分员工,将继续修改开源版本的Android系统,也就是代号为“VROS”的Android改良版本。从自研的“XROS”到在Android基础上改良的“VROS”,这其中的变化意味着什么?相信显然并不是Meta的官样文章就能解释得通的。

毫无疑问,暂时搁置自研操作系统的开发对于Meta的虚拟现实设备销售,以及未来的元宇宙战略将有着重大的影响。当下,元宇宙概念还处于各方参与者自说自话的阶段,但其中唯有“沉浸感”是几乎公认可以实现体验跃迁,且令大众明显有区别感知的前进方向。尽管在科幻小说中,脑机接口是让线上与线下这两条“平行线”交织的工具,但在现实世界里承担这一角色,则是VR设备了。

虚拟现实技术是是一种多源信息融合、交互式的三维动态视景和实体行为的系统仿真,使用户沉浸到该环境中,具有大量人类所拥有的感知功能,例如听觉、视觉、触觉等感知系统,并且基于这一仿真系统,使用户在操作过程中可以随意操作、并得到环境最为真实的反馈。如今看看业界对于VR的描述就知道,这极有可能就是实现元宇宙的基础。

作为通往元宇宙的钥匙,VR头显也已经被认为是接替智能手机的下一代个人通用计算设备,所以也使得其对于Meta的意义重大,甚至可能会关乎到Meta占据元宇宙入口的战略成败与否。毕竟操作系统不能自主的“痛苦”,华为已经在这两年展示过了。对于Meta而言,VR设备的操作系统依赖Android,就意味着将无法建立类似苹果的“围墙花园”体系。

自研操作系统对于Meta的重要性,看看谷歌是如何利用Android系统为自家的全家桶在海外移动互联网市场攻城略地,进而撑起了其万亿美元市值的就知道了。而软硬件一体的苹果,更是实现了硬件上的高利润率和软件层面的“苹果税”,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的效果。有了苹果与谷歌的珠玉在前,Meta又怎么可能甘于将操作系统假手于人。

为什么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只有苹果与谷歌搞起了“应用商店经济”?这个答案想必大家都清楚,是因为Android掌握在谷歌手中、iOS是苹果的。而未来的元宇宙也极有可能是一样的,其同样是需要有内容来给用户消费的,有了操作系统就有了应用商店,也就掌握了内容的分发能力。

所以自研VR操作系统不仅关乎到Meta的商业利益,更是其实现占据元宇宙战略的重要一环。元宇宙本质上非常符合绝大多数互联网企业的本质——“赛博地主”,同时也是web2概念的极致体现。

“赛博地主”就是占据了互联网行业生产资料的厂商,而互联网行业的生产资源则是“流量”。典型的互联网厂商成长路径,都是从单一应用的成功逐渐积累用户,在达到一定规模后开始平台化,然后就有内容创作者进来生产内容,最后就是吸引用户消费内容,也就是“吸引用户——起量——掌握更多用户——再起量——占据流量渠道”的增长模式。

那么在元宇宙的世界里,Meta要如何将流量留在自己的手中呢?仅靠硬件产品显然是不行的,因为硬件与用户并非一一绑定的关系,而排他性的操作系统则可以实现这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操作系统和Meta账号可以类比为iOS与Apple ID,并且这两者也是相辅相成的。

由于操作系统势必是Meta元宇宙战略的底层基础设施,虽然用开源的Android来支撑VR设备带来的优势,是在当下兑现。也就是开发者可以直接借助成熟的Android生态来为Meta生产内容,例如,现在Quest 2就可以实现访问Zoom、Spotify、TikTok。可这样做的缺点,就是在开发者习惯了用Android给Meta的VR设备开发应用后,随着Android与其绑定的愈发紧密,未来自研操作系统的难度就会越高。

扎克伯格曾指出,在一个平台上需要有约1000万人使用及购买VR内容,才能使开发人员持续研发和获利,一旦超过这个门槛,内容与生态系统就将实现跨越式的发展。换句话来说,在Meta的VR设备销量超过千万之前,继续使用Android是可以接受的,但在VR生态开始跨越式发展后,再想要摆脱Android就很难了。所以现在搁置XROS对于Meta而言,可以说是非常大的打击。

如果没有了自研的操作系统,即便Meta实现了“未来10年让元宇宙覆盖10亿人”的目标,那么最终胜利的果实可能也不仅仅是属于Meta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Facebook

4.5k
  • 长信科技:公司为Meta提供最新款VR Quest 2显示模组
  • Meta开了家线下实体店,要帮人们体验“元宇宙”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