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煤价成电力股“噩梦”!上海电力预亏超17亿,10亿定增不成反遭长江电力减持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煤价成电力股“噩梦”!上海电力预亏超17亿,10亿定增不成反遭长江电力减持

哈密公司投产不顺给上海电力带来7.7亿资产减值。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郭净净

煤炭价格高企,电力公司2021年亏“惨”了。1月7日,上海电力(600021.SH)、浙能电力(600023.SH)均披露预亏公告。

煤价大涨,电力公司去年下半年巨亏

上海电力称,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公司预计2021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85亿元到-17.85亿元之间,与上年同期盈利8.89亿元相比,将减少26.74亿元到28.74亿元;预计2021年年度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0.37亿元到-18.37亿元之间,与上年同期扣非后盈利8.13亿元相比,将减少26.50亿元到28.50亿元。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还是7.06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6.7亿元,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

上海电力直言,2021年煤炭价格持续大幅上涨,煤价大幅攀升且达到历史高位,导致公司所属燃煤电厂普遍亏损。公司全年累计煤折标煤单价约1097元/吨(不含税),较去年同比增加442元/吨(不含税),同比增幅达67%,增加公司全年燃料成本约53亿元。

同日,浙能电力也称,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公司2021年年度实现归母净利润为-7.6亿元到-11.4亿元,上年同期是盈利60.86亿元;同时,该公司预计2021年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母净利润为-11.6亿元到-15.4亿元,上年同期盈利59.13亿元。界面新闻获悉,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还是24.76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22.83亿元。

该公司坦言,在2021年社会用能需求快速增长、大宗商品持续紧平衡、价格节节攀升的严峻形势下,公司勇担国企社会责任,坚决扛起电力保供政治责任和社会责任,做到应发尽发、满发稳发,极大缓解了电力供应紧张形势;“但由于煤炭价格大幅上涨,公司燃料成本大幅增加,归母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导致2021年度出现亏损。”

同样担负地区电力任务的金山股份(600396.SH)也于1月5日披露,该公司披露2021年全年业绩预告称,预计2021年年度归母净利润为-18亿元到-20.38亿元,与上年0.82亿元相比,将减少金额约为18.82亿元到21.20亿元;同时,预计2021年年度归属于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约-18.2亿元到-20.58亿元,与上年同期亏损0.46亿元相比,将减少金额约为17.74亿元到20.12亿元。金山股份解释,受外部因素影响,本报告期公司煤价同比大幅度攀升,公司发电、供热成本出现倒挂。

据首创证券研报,煤炭行业自2016年供给侧去产能以来,大量无效落后产能退出,十三五期间累计退出煤矿产能9.2亿吨,2016年至2020年煤炭新增产能总计释放4.2亿吨,煤炭产能快速退出导致供给弹性不足,2021年下游需求高增速叠加供给侧产量释放不足导致“煤荒”。界面新闻获悉,2021年,动力煤价格呈现出一路上涨的态势,价格甚至一度突破2500元/吨;而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动力煤价格维持在500-600元/吨的价格区间波动。

上海电力:哈密公司投产不顺带来7.7亿资产减值,长江电力10亿增资不成反减持套现

不过,煤炭价格并非是电力公司亏损的全部理由。上海电力2021年12月底发布公告称,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核销应收款项信用减值损失事项,将减少公司2021年合并口径利润总额约7.7亿元,减少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约6.21亿元。

其中,上海电力透露,2021年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主要涉及上海电力哈密宣力燃气发电有限公司(简称“哈密公司”)。据悉,哈密公司机组投产后,因净化设备无法正常运行、兰炭尾气加压形成大量含酚废水无法排放,导致燃机运行经济性较差,项目投产后主要依靠燃气锅炉加汽轮机方式运行,未能形成有效产能;且由于连续2年亏损且经营指标等与可研差距较大,项目运行经济性差,未达预期,公司在2020年度计提了资产减值准备4.25亿元;同时,针对设备无法正常运行等原因,2021年外部专家组对哈密公司进行现场调研后分析得出“停止两套9E联合循环机组运行发电,另行处置”的结论;根据评估机构出具的减值测试报告,哈密公司拟计提资产组减值准备不超过3.01亿元。

此外,上海电力罗泾燃机发电厂(简称“罗泾电厂”)两套9E联合循环机组租赁给哈密公司,根据外部专家组对哈密公司现场调研后的结论,哈密公司2021年起不再向罗泾电厂租赁该资产;由于该批资产为定制的非标设备,国内同类型电厂已无法继续安装使用,资产可收回金额明显低于账面价值,出现减值迹象;根据评估机构出具的减值测试报告,罗泾电厂拟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不超过2.82亿元。

2021年5月底,上海电力披露定增预案显示,拟以6.17元/股的价格,向控股股东国家电投集团、长江电力(600900.SH)合计发行不超过3.62亿股股份,募集不超过22.31亿元资金;其中长江电力作为战略投资者,拟斥资不超过10亿元认购不超过1.63亿股股份;发行结束后,长江电力对上海电力的持股比例将从目前的9.98%提升至约14.24%。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电力表示,扣除发行费用后净额将用于盐城滨海、江苏如东、响水陈家港、宜兴、浙能嵊泗等风电、光伏发电项目。

不过,上海电力去年12月底的最新进展显示,长江电力已退出此轮增资,由国家电投集团独立增资12.31亿元。不止于此。2021年12月31日,上海电力还宣布,长江电力还启动减持动作,于2021年12月30日累计减持上海电力股份63,109,5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1%;本次权益变动后,长江电力共持有公司股份197,963,95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56%。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上海电力

103
  • 上海电力:中标中国铁塔2022年光伏新能源合作服务采购项目
  • 餐饮业复工复市情况如何?返沪市民回小区有何要求?一文了解上海发布会

长江电力

3.1k
  • 长江电力:拟804.84亿元购买云川公司,并定增募资不超160.97亿元
  • 顺丰控股今日获北向资金净买入5.8亿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煤价成电力股“噩梦”!上海电力预亏超17亿,10亿定增不成反遭长江电力减持

哈密公司投产不顺给上海电力带来7.7亿资产减值。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郭净净

煤炭价格高企,电力公司2021年亏“惨”了。1月7日,上海电力(600021.SH)、浙能电力(600023.SH)均披露预亏公告。

煤价大涨,电力公司去年下半年巨亏

上海电力称,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公司预计2021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85亿元到-17.85亿元之间,与上年同期盈利8.89亿元相比,将减少26.74亿元到28.74亿元;预计2021年年度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20.37亿元到-18.37亿元之间,与上年同期扣非后盈利8.13亿元相比,将减少26.50亿元到28.50亿元。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还是7.06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6.7亿元,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

上海电力直言,2021年煤炭价格持续大幅上涨,煤价大幅攀升且达到历史高位,导致公司所属燃煤电厂普遍亏损。公司全年累计煤折标煤单价约1097元/吨(不含税),较去年同比增加442元/吨(不含税),同比增幅达67%,增加公司全年燃料成本约53亿元。

同日,浙能电力也称,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公司2021年年度实现归母净利润为-7.6亿元到-11.4亿元,上年同期是盈利60.86亿元;同时,该公司预计2021年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母净利润为-11.6亿元到-15.4亿元,上年同期盈利59.13亿元。界面新闻获悉,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还是24.76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22.83亿元。

该公司坦言,在2021年社会用能需求快速增长、大宗商品持续紧平衡、价格节节攀升的严峻形势下,公司勇担国企社会责任,坚决扛起电力保供政治责任和社会责任,做到应发尽发、满发稳发,极大缓解了电力供应紧张形势;“但由于煤炭价格大幅上涨,公司燃料成本大幅增加,归母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导致2021年度出现亏损。”

同样担负地区电力任务的金山股份(600396.SH)也于1月5日披露,该公司披露2021年全年业绩预告称,预计2021年年度归母净利润为-18亿元到-20.38亿元,与上年0.82亿元相比,将减少金额约为18.82亿元到21.20亿元;同时,预计2021年年度归属于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约-18.2亿元到-20.58亿元,与上年同期亏损0.46亿元相比,将减少金额约为17.74亿元到20.12亿元。金山股份解释,受外部因素影响,本报告期公司煤价同比大幅度攀升,公司发电、供热成本出现倒挂。

据首创证券研报,煤炭行业自2016年供给侧去产能以来,大量无效落后产能退出,十三五期间累计退出煤矿产能9.2亿吨,2016年至2020年煤炭新增产能总计释放4.2亿吨,煤炭产能快速退出导致供给弹性不足,2021年下游需求高增速叠加供给侧产量释放不足导致“煤荒”。界面新闻获悉,2021年,动力煤价格呈现出一路上涨的态势,价格甚至一度突破2500元/吨;而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动力煤价格维持在500-600元/吨的价格区间波动。

上海电力:哈密公司投产不顺带来7.7亿资产减值,长江电力10亿增资不成反减持套现

不过,煤炭价格并非是电力公司亏损的全部理由。上海电力2021年12月底发布公告称,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核销应收款项信用减值损失事项,将减少公司2021年合并口径利润总额约7.7亿元,减少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约6.21亿元。

其中,上海电力透露,2021年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主要涉及上海电力哈密宣力燃气发电有限公司(简称“哈密公司”)。据悉,哈密公司机组投产后,因净化设备无法正常运行、兰炭尾气加压形成大量含酚废水无法排放,导致燃机运行经济性较差,项目投产后主要依靠燃气锅炉加汽轮机方式运行,未能形成有效产能;且由于连续2年亏损且经营指标等与可研差距较大,项目运行经济性差,未达预期,公司在2020年度计提了资产减值准备4.25亿元;同时,针对设备无法正常运行等原因,2021年外部专家组对哈密公司进行现场调研后分析得出“停止两套9E联合循环机组运行发电,另行处置”的结论;根据评估机构出具的减值测试报告,哈密公司拟计提资产组减值准备不超过3.01亿元。

此外,上海电力罗泾燃机发电厂(简称“罗泾电厂”)两套9E联合循环机组租赁给哈密公司,根据外部专家组对哈密公司现场调研后的结论,哈密公司2021年起不再向罗泾电厂租赁该资产;由于该批资产为定制的非标设备,国内同类型电厂已无法继续安装使用,资产可收回金额明显低于账面价值,出现减值迹象;根据评估机构出具的减值测试报告,罗泾电厂拟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不超过2.82亿元。

2021年5月底,上海电力披露定增预案显示,拟以6.17元/股的价格,向控股股东国家电投集团、长江电力(600900.SH)合计发行不超过3.62亿股股份,募集不超过22.31亿元资金;其中长江电力作为战略投资者,拟斥资不超过10亿元认购不超过1.63亿股股份;发行结束后,长江电力对上海电力的持股比例将从目前的9.98%提升至约14.24%。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电力表示,扣除发行费用后净额将用于盐城滨海、江苏如东、响水陈家港、宜兴、浙能嵊泗等风电、光伏发电项目。

不过,上海电力去年12月底的最新进展显示,长江电力已退出此轮增资,由国家电投集团独立增资12.31亿元。不止于此。2021年12月31日,上海电力还宣布,长江电力还启动减持动作,于2021年12月30日累计减持上海电力股份63,109,5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41%;本次权益变动后,长江电力共持有公司股份197,963,95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56%。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