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赚钱这种事,对罗永浩来说真没什么难度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赚钱这种事,对罗永浩来说真没什么难度

抛去做手机这段经历,老罗无论是之前做培训还是如今做直播,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赚钱对于他来说真不是难事。

文|螺旋实验室

近日据天眼查APP显示,罗永浩名下已无关联被执行人信息,目前仅存股权冻结信息,此外目前也无被限制高消费。这也让不少网友猜测,罗永浩备受关注的“真还传”是否终于迎来了大结局?

针对此事,交个朋友直播间回应称,“执行信息清零不等于债务已经全部偿还完毕,罗老师仍在努力工作,按计划替公司还债。”不过尽管罗老师还在努力打工还债,但既然不再被“限高”了,那估计离结清债务也不远了。

01、三年还清6亿

其实,早在媒体纷纷报道罗永浩的被执行人信息清零之前,已有眼尖的网友从他的微博中发现端倪。

去年11月,罗永浩在微博中发出了自己的出差行程,是从北京到深圳的,当中包括了飞机落地后的防疫要求,网友们据此便推测出,罗永浩的个人高消费限制应该是被解除了,罗永浩终于可以坐飞机了。

这几年,所有人都在围观罗永浩的还债过程,让他的“真还传”成了一部互联网大剧。那么,他到底是怎么欠下6亿债务的呢?

最早的老罗,曾经干过建筑工人,摆过地摊,做过二手汽车销售。一直到2000年,罗永浩加入新东方成了英语老师。此后离职创业,创办老罗英语培训学校,开设牛博网,写畅销书,成立锤子科技,一度是国内最早期的网络红人,身价也曾超过7亿,可谓是“知识改变命运”的最佳代表。

但成也锤子,败也锤子,罗永浩人生巅峰的故事也在2018年划下了句号。2018年底,媒体爆出罗永浩的公司被彻底关停,他本人也因为欠债6个亿,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

一家做手机的科技公司,是怎样让罗永浩背上6亿元债务的?罗永浩在微博发布的长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中,讲述了个中缘由。

罗永浩表示,由于2018年下半年锤子科技出现的经营危机,导致锤子科技最多欠债约6个亿,而为了挽救公司,自己也在公司最艰难时签了个人无责任担保,因此而欠债1个多亿。

当然,现在回看罗永浩的锤子手机,除了一腔热忱让人感动之外,在“造机”时机上,错过了手机到智能手机的“换机潮”;在质量和产能上,非科班出身,甚至在此之前完全没有制造业经验的罗永浩,也难当大任;最为可惜的是,虽然罗永浩有足够的个人影响力,在粉丝号召力上甚至可以媲美小米的雷军,却在营销策划上,离主流手机厂商有很大的差距。

一家企业经营失败,亏损是必然的,但亏损未必一定导致欠债,罗永浩为何要欠着6亿元的债务?去年4月,李国庆在一次直播中表示,罗永浩之所以要承担公司的债务,很可能是因为他和投资人签订了合同,并在合同中表示给对方保本。

锤子倒了,罗永浩要为自己的梦想买单,才有了后来罗永浩在《脱口秀大会》上对自己的调侃,说自己的还债史可以称为“真还传”。

02、“真还传”如何炼成

而为了真还上这些债务,罗永浩有多努力?

首先,老罗是将亏损的锤子科技卖给了字节跳动,罗永浩在微博曾表示这换来了 1.8亿 ,成了他后续开公司和经营其它业务的本金。

当然,最能帮罗永浩赚钱的,还是直播业务。罗永浩在2020年4月开启个人首场抖音直播带货,网传他的签约费高达6000万元,每个产品的坑位费为60万元,第一场直播光坑位费就达到了1500万元。

接下来,罗永浩直播的坑位费从60万元降到了20万元,但仍属于头部主播才有的价位,而按市场价格,比较火的主播一般还能拿到直播收入20%的佣金,按罗永浩还清6亿元的速度来计算,估计他仅凭直播也赚到了至少过亿。

很快,罗永浩直播的母公司“北京交个朋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及罗永浩团队旗下的另一家公司“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 均获得了新的投资,后者主要是罗永浩直播电商业务的运营主体。

在看到了直播行业的风口和收益之后,罗永浩决定加码电商行业。2020年5 月,交个朋友公司注册了“老罗严选”商标并开设了专属淘宝店,售卖的多款产品都曾经在罗永浩的带货直播中出现。

去年6月开始,罗永浩开始朝自己的品牌进发,投资上下游产品供应链,用自己的流量孵化一些自己的新消费品牌。

比如在直播间中曾出现的家居品牌“什么马”,服装品牌“重新加载”,以及配饰品品牌“约书亚树”, 罗永浩称这些都是“龙哥”投资的公司,而“龙哥”其实就是罗永浩本人了。同时从这些品牌的股权架构来看,也大多都跟交个朋友公司的创始人黄贺有关联。

随着罗永浩的“还钱”进度条渐渐填满,大家也发现其直播间越来越少他本人的身影了,取而代之是其他年轻主播,交个朋友公司创始人黄贺称,交个朋友公司是一个真正的企业,而不是只依靠一个大网红生存的明星工作室。

接下来,培养新主播或也是罗永浩的另一重要业务,交个朋友公司还会对直播间进行分层,设立不同的行业分类,每个垂类直播间将匹配不同的主播,罗永浩也在微博表示,培训才是自己的老本行。

03、再创业已在路上

​曾有记者对罗永浩提问,假如有一天他的债务还清,他将继续直播,还是从事其它领域?老罗的回答是:“我还是想做一个软硬件结合的智能设备,一个平台级的东西,而不是一个相对容易赚钱的生意。”

之前,在元宇宙被热议期间,罗永浩在微博发表对元宇宙概念的一些看法,很快被网友误解为,其下一个创业领域会是元宇宙。后来,罗永浩本人出来解释,表示其只是认为未来跟科技相关的产业,大概率都要跟元宇宙相关而已。

不过,在去年12月罗永浩回复粉丝的一条评论中,他则明确表示了未来将在AR/VR/MR(统称为XR)领域创业,而众所周知,元宇宙目前对外的重要接口正是XR可穿戴设备,所以这么看来,说罗永浩要进军元宇宙领域,也是对的。

目前已有媒体报道,称罗永浩一直与一些做XR硬件的公司保持交流,在近段时间也造访了他们。这么看来,罗永浩心中对“科技”的那团火,似乎从未熄灭。

事实上,当罗永浩还在做锤子手机时,便已多次表达过对VR的看好,当初锤子科技曾内部孵化过一家VR公司所思科技,企查查信息显示,罗永浩目前仍是所思科技的董事,但已无持股。

不过,目前所思科技专注的是VR通用型软件,跟目前元宇宙中风口最大的AR/VR穿戴设备,还是有区别的。

外界也在猜测,假如罗永浩真的要重投科技领域的怀抱,那么锤子科技是否有再次上线的可能?毕竟,早在去年10月,坚果手机便发布了"关于锤子论坛下线公告",随着论坛的停运,“锤子”也算是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

抛去做手机这段经历,老罗无论是之前做培训还是如今做直播,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赚钱对于他来说真不是难事。但不少人仍然对于重回科技圈这件事情抱有极大的期待,用一位网友的话来说,没有罗老师的科技圈,多少有些无趣。

接下来,那就不妨也期待一下,老罗的梦想还能烧出什么热血故事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罗永浩

  • 朱萧木离开罗永浩创业,一杯咖啡能重返20岁吗?
  • 罗永浩身边那个男人,又创业了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赚钱这种事,对罗永浩来说真没什么难度

抛去做手机这段经历,老罗无论是之前做培训还是如今做直播,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赚钱对于他来说真不是难事。

文|螺旋实验室

近日据天眼查APP显示,罗永浩名下已无关联被执行人信息,目前仅存股权冻结信息,此外目前也无被限制高消费。这也让不少网友猜测,罗永浩备受关注的“真还传”是否终于迎来了大结局?

针对此事,交个朋友直播间回应称,“执行信息清零不等于债务已经全部偿还完毕,罗老师仍在努力工作,按计划替公司还债。”不过尽管罗老师还在努力打工还债,但既然不再被“限高”了,那估计离结清债务也不远了。

01、三年还清6亿

其实,早在媒体纷纷报道罗永浩的被执行人信息清零之前,已有眼尖的网友从他的微博中发现端倪。

去年11月,罗永浩在微博中发出了自己的出差行程,是从北京到深圳的,当中包括了飞机落地后的防疫要求,网友们据此便推测出,罗永浩的个人高消费限制应该是被解除了,罗永浩终于可以坐飞机了。

这几年,所有人都在围观罗永浩的还债过程,让他的“真还传”成了一部互联网大剧。那么,他到底是怎么欠下6亿债务的呢?

最早的老罗,曾经干过建筑工人,摆过地摊,做过二手汽车销售。一直到2000年,罗永浩加入新东方成了英语老师。此后离职创业,创办老罗英语培训学校,开设牛博网,写畅销书,成立锤子科技,一度是国内最早期的网络红人,身价也曾超过7亿,可谓是“知识改变命运”的最佳代表。

但成也锤子,败也锤子,罗永浩人生巅峰的故事也在2018年划下了句号。2018年底,媒体爆出罗永浩的公司被彻底关停,他本人也因为欠债6个亿,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

一家做手机的科技公司,是怎样让罗永浩背上6亿元债务的?罗永浩在微博发布的长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中,讲述了个中缘由。

罗永浩表示,由于2018年下半年锤子科技出现的经营危机,导致锤子科技最多欠债约6个亿,而为了挽救公司,自己也在公司最艰难时签了个人无责任担保,因此而欠债1个多亿。

当然,现在回看罗永浩的锤子手机,除了一腔热忱让人感动之外,在“造机”时机上,错过了手机到智能手机的“换机潮”;在质量和产能上,非科班出身,甚至在此之前完全没有制造业经验的罗永浩,也难当大任;最为可惜的是,虽然罗永浩有足够的个人影响力,在粉丝号召力上甚至可以媲美小米的雷军,却在营销策划上,离主流手机厂商有很大的差距。

一家企业经营失败,亏损是必然的,但亏损未必一定导致欠债,罗永浩为何要欠着6亿元的债务?去年4月,李国庆在一次直播中表示,罗永浩之所以要承担公司的债务,很可能是因为他和投资人签订了合同,并在合同中表示给对方保本。

锤子倒了,罗永浩要为自己的梦想买单,才有了后来罗永浩在《脱口秀大会》上对自己的调侃,说自己的还债史可以称为“真还传”。

02、“真还传”如何炼成

而为了真还上这些债务,罗永浩有多努力?

首先,老罗是将亏损的锤子科技卖给了字节跳动,罗永浩在微博曾表示这换来了 1.8亿 ,成了他后续开公司和经营其它业务的本金。

当然,最能帮罗永浩赚钱的,还是直播业务。罗永浩在2020年4月开启个人首场抖音直播带货,网传他的签约费高达6000万元,每个产品的坑位费为60万元,第一场直播光坑位费就达到了1500万元。

接下来,罗永浩直播的坑位费从60万元降到了20万元,但仍属于头部主播才有的价位,而按市场价格,比较火的主播一般还能拿到直播收入20%的佣金,按罗永浩还清6亿元的速度来计算,估计他仅凭直播也赚到了至少过亿。

很快,罗永浩直播的母公司“北京交个朋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及罗永浩团队旗下的另一家公司“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 均获得了新的投资,后者主要是罗永浩直播电商业务的运营主体。

在看到了直播行业的风口和收益之后,罗永浩决定加码电商行业。2020年5 月,交个朋友公司注册了“老罗严选”商标并开设了专属淘宝店,售卖的多款产品都曾经在罗永浩的带货直播中出现。

去年6月开始,罗永浩开始朝自己的品牌进发,投资上下游产品供应链,用自己的流量孵化一些自己的新消费品牌。

比如在直播间中曾出现的家居品牌“什么马”,服装品牌“重新加载”,以及配饰品品牌“约书亚树”, 罗永浩称这些都是“龙哥”投资的公司,而“龙哥”其实就是罗永浩本人了。同时从这些品牌的股权架构来看,也大多都跟交个朋友公司的创始人黄贺有关联。

随着罗永浩的“还钱”进度条渐渐填满,大家也发现其直播间越来越少他本人的身影了,取而代之是其他年轻主播,交个朋友公司创始人黄贺称,交个朋友公司是一个真正的企业,而不是只依靠一个大网红生存的明星工作室。

接下来,培养新主播或也是罗永浩的另一重要业务,交个朋友公司还会对直播间进行分层,设立不同的行业分类,每个垂类直播间将匹配不同的主播,罗永浩也在微博表示,培训才是自己的老本行。

03、再创业已在路上

​曾有记者对罗永浩提问,假如有一天他的债务还清,他将继续直播,还是从事其它领域?老罗的回答是:“我还是想做一个软硬件结合的智能设备,一个平台级的东西,而不是一个相对容易赚钱的生意。”

之前,在元宇宙被热议期间,罗永浩在微博发表对元宇宙概念的一些看法,很快被网友误解为,其下一个创业领域会是元宇宙。后来,罗永浩本人出来解释,表示其只是认为未来跟科技相关的产业,大概率都要跟元宇宙相关而已。

不过,在去年12月罗永浩回复粉丝的一条评论中,他则明确表示了未来将在AR/VR/MR(统称为XR)领域创业,而众所周知,元宇宙目前对外的重要接口正是XR可穿戴设备,所以这么看来,说罗永浩要进军元宇宙领域,也是对的。

目前已有媒体报道,称罗永浩一直与一些做XR硬件的公司保持交流,在近段时间也造访了他们。这么看来,罗永浩心中对“科技”的那团火,似乎从未熄灭。

事实上,当罗永浩还在做锤子手机时,便已多次表达过对VR的看好,当初锤子科技曾内部孵化过一家VR公司所思科技,企查查信息显示,罗永浩目前仍是所思科技的董事,但已无持股。

不过,目前所思科技专注的是VR通用型软件,跟目前元宇宙中风口最大的AR/VR穿戴设备,还是有区别的。

外界也在猜测,假如罗永浩真的要重投科技领域的怀抱,那么锤子科技是否有再次上线的可能?毕竟,早在去年10月,坚果手机便发布了"关于锤子论坛下线公告",随着论坛的停运,“锤子”也算是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

抛去做手机这段经历,老罗无论是之前做培训还是如今做直播,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赚钱对于他来说真不是难事。但不少人仍然对于重回科技圈这件事情抱有极大的期待,用一位网友的话来说,没有罗老师的科技圈,多少有些无趣。

接下来,那就不妨也期待一下,老罗的梦想还能烧出什么热血故事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