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雷声不断!宏达新材遭立案调查,老实控人失联,新实控人上位不到2月被立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雷声不断!宏达新材遭立案调查,老实控人失联,新实控人上位不到2月被立案

公司陷入专网通信业务危机。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郭净净

1月9日,宏达新材(002211.SZ)披露,公司于2022年1月7日接到中国证监会《立案告知书》(编号:证监立案字0032022001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当日,该公司还称,控股股东江苏伟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江苏伟伦”)于2022年1月6日收到中共株洲市纪律检查委员会株洲市监察委员会冻结财产告知书,因办案需要,冻结江苏伟伦持有公司的28,325,124股股份,占其所持上市公司全部股份比例的6.55%。至此,截至公告日,江苏伟伦共持有公司125,735,743股,持股比例为29.07%。

另据宏达新材1月5日发布公告,江苏伟伦所持有的28,325,124公司股份被株洲市监察委员会申请司法冻结,同时,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杭州科立企业管理合伙企业(简称“杭州科立”)所持有的3444万股全部公司股份(占宏达新材总股本的7.96%)被株洲市监察委员会司法冻结,起始日为2022年1月4日,到期日是2024年1月3日。

界面新闻获悉,2021年11月25日,江苏伟伦收到镇江市丹徒区监察委员会《立案通知书》(徒纪徒监立通[2021]125号),江苏伟伦因涉嫌单位行贿罪问题被立案调查。

此外,据宏达新材去年8月12日透露,时任董事长杨鑫目前已被桂林市公安局立案调查。公司通过各种渠道多次联系杨鑫,但均无法未取得有效联系。随后8月26日,该公司召开董事会,罢免了杨鑫的董事长及董事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宏达新材主营业务为硅橡胶及其制品的加工销售,专网通信设备的加工、组装、检测及销售业务等。其中从事硅橡胶及其制品的加工销售的为子公司东莞新东方;专网通信设备的加工、组装、检测及销售业务为新增的业务,由公司于2019年投资的子公司上海鸿翥以及收购的子公司上海观峰两家公司从事。

2021年以来,宏达新材陷入专网通信业务危机。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去年前9月,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06亿元,同比跌38.24%;当期亏损2.05亿元,同比由盈转亏。

亏损源于其专网通信业务危机。宏达新材直言,公司专网无线通信业务由于内外部环境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鸿翥、上海观峰合同执行异常,相关经营业务停滞,从而导致收入,利润急剧下降,存货可能无法变现的风险。数据显示,该公司专网通讯业务(主要产品包括多网融合应急通信基站等)占公司2020年度总营业收入53.26%,是公司整体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宏达新材指出,2020年公司专网无线通信业务形成的应收账款12,116万元,基于应收账款已超过合同约定付款时间形成的风险,公司拟计提2423万元信用减值损失。此外,公司于2019年10月收购上海观峰并形成商誉,收购协议约定上海观峰需完成三年业绩承诺;现因上海观峰专网无线通信业务生产及经营情况发生异常,存在无法完成相关业绩承诺的可能。报告期内子公司上海观峰经营业务预计无法达到业绩承诺,计提商誉减值损失16,597万元。

另据宏达新材2021年12月23日公告,截至公告日,上海鸿翥、上海观峰专网通信业务执行异常合同形成的存货37846.33万元。“鉴于上海鸿翥、上海观峰相关业务原因,存货可能无法足额变现,可能导致上海鸿翥、上海观峰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损失。”

而宏达新材此前透露,专网通信业务系杨鑫引入并主导。界面新闻了解到,2018年10月31日,作为宏达新材原控股股东的江苏伟伦与与上海鸿孜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上海鸿孜拟受让江苏伟伦所持有的1.22亿股公司股份,转让价格为8元/股。2019年1月4日股份交割完成,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变更为上海鸿孜,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杨鑫。

危机爆发后,杨鑫曾试图转让控股权筹钱“逃离”上市公司。2021年5月31日上海鸿孜与杭州科立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该事项涉及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拟发生变更等事宜。协议指出,杭州科立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受让上海鸿孜所持有的12210万股公司股份,转让价格为6.96元/股,即转让总价为8.5亿元。2021年6月30日,交易双方已完成此次股份转让中未冻结股份3444万股的过户手续。

不过,上海鸿孜所持宏达新材8766万股已遭江苏伟伦申请司法冻结。据悉,自2018年以来,截止公告日,上海鸿孜已向江苏伟伦付款6.63亿元,占总收购款的67.87%,尚有3.14亿元股份转让款逾期未支付。此后剩余8646万股公司股份两次拍卖未果后,宏达新材于2021年10月13日披露,经法院裁定,将被上海鸿孜所持8646万股作价3.44亿元抵偿上海鸿孜所欠江苏伟伦债务;这8646万股宏达新材股票所有权就此转移给了江苏伟伦。

上述裁定生效且股份过户登记完成后,江苏伟伦将合计持有宏达新材1.29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29.97%。据此,宏达新材的控股股东将由上海鸿孜变更为江苏伟伦,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由杨鑫变更为朱恩伟。

至此,宏达新材这家上市公司再次回到创始人家族手中。界面新闻获悉,朱恩伟正是这家上市公司最初的创始人、实际控制人朱德洪的儿子,该人士持有江苏伟伦100%股份。宏达新材公告显示,朱恩伟之母龚锦娣持有227.65万股公司股份,占总股本0.53%;朱恩伟之妹朱燕梅持有106.05万股公司股份,占总股本0.25%。江苏伟伦与公司股东龚锦娣、朱燕梅存在关联关系,但江苏伟伦、龚锦娣、朱燕梅此前曾书面承诺并声明三方非一致行动人。

拿到相关股份后,江苏伟伦却立马启动减持动作。公告显示,2021年11月9日,江苏伟伦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388.36万股,减持价格区间3.76-3.86元/股,减持均价3.78元/股,“套现”了约1468万元。而按江苏伟伦去年9月份的减持计划,该公司拟合计减持股份总数不超过1297.42万股,减持比例不超过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雷声不断!宏达新材遭立案调查,老实控人失联,新实控人上位不到2月被立案

公司陷入专网通信业务危机。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郭净净

1月9日,宏达新材(002211.SZ)披露,公司于2022年1月7日接到中国证监会《立案告知书》(编号:证监立案字0032022001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当日,该公司还称,控股股东江苏伟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江苏伟伦”)于2022年1月6日收到中共株洲市纪律检查委员会株洲市监察委员会冻结财产告知书,因办案需要,冻结江苏伟伦持有公司的28,325,124股股份,占其所持上市公司全部股份比例的6.55%。至此,截至公告日,江苏伟伦共持有公司125,735,743股,持股比例为29.07%。

另据宏达新材1月5日发布公告,江苏伟伦所持有的28,325,124公司股份被株洲市监察委员会申请司法冻结,同时,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杭州科立企业管理合伙企业(简称“杭州科立”)所持有的3444万股全部公司股份(占宏达新材总股本的7.96%)被株洲市监察委员会司法冻结,起始日为2022年1月4日,到期日是2024年1月3日。

界面新闻获悉,2021年11月25日,江苏伟伦收到镇江市丹徒区监察委员会《立案通知书》(徒纪徒监立通[2021]125号),江苏伟伦因涉嫌单位行贿罪问题被立案调查。

此外,据宏达新材去年8月12日透露,时任董事长杨鑫目前已被桂林市公安局立案调查。公司通过各种渠道多次联系杨鑫,但均无法未取得有效联系。随后8月26日,该公司召开董事会,罢免了杨鑫的董事长及董事职务。

公开资料显示,宏达新材主营业务为硅橡胶及其制品的加工销售,专网通信设备的加工、组装、检测及销售业务等。其中从事硅橡胶及其制品的加工销售的为子公司东莞新东方;专网通信设备的加工、组装、检测及销售业务为新增的业务,由公司于2019年投资的子公司上海鸿翥以及收购的子公司上海观峰两家公司从事。

2021年以来,宏达新材陷入专网通信业务危机。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去年前9月,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06亿元,同比跌38.24%;当期亏损2.05亿元,同比由盈转亏。

亏损源于其专网通信业务危机。宏达新材直言,公司专网无线通信业务由于内外部环境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公司全资子公司上海鸿翥、上海观峰合同执行异常,相关经营业务停滞,从而导致收入,利润急剧下降,存货可能无法变现的风险。数据显示,该公司专网通讯业务(主要产品包括多网融合应急通信基站等)占公司2020年度总营业收入53.26%,是公司整体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

宏达新材指出,2020年公司专网无线通信业务形成的应收账款12,116万元,基于应收账款已超过合同约定付款时间形成的风险,公司拟计提2423万元信用减值损失。此外,公司于2019年10月收购上海观峰并形成商誉,收购协议约定上海观峰需完成三年业绩承诺;现因上海观峰专网无线通信业务生产及经营情况发生异常,存在无法完成相关业绩承诺的可能。报告期内子公司上海观峰经营业务预计无法达到业绩承诺,计提商誉减值损失16,597万元。

另据宏达新材2021年12月23日公告,截至公告日,上海鸿翥、上海观峰专网通信业务执行异常合同形成的存货37846.33万元。“鉴于上海鸿翥、上海观峰相关业务原因,存货可能无法足额变现,可能导致上海鸿翥、上海观峰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损失。”

而宏达新材此前透露,专网通信业务系杨鑫引入并主导。界面新闻了解到,2018年10月31日,作为宏达新材原控股股东的江苏伟伦与与上海鸿孜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上海鸿孜拟受让江苏伟伦所持有的1.22亿股公司股份,转让价格为8元/股。2019年1月4日股份交割完成,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变更为上海鸿孜,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杨鑫。

危机爆发后,杨鑫曾试图转让控股权筹钱“逃离”上市公司。2021年5月31日上海鸿孜与杭州科立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该事项涉及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拟发生变更等事宜。协议指出,杭州科立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受让上海鸿孜所持有的12210万股公司股份,转让价格为6.96元/股,即转让总价为8.5亿元。2021年6月30日,交易双方已完成此次股份转让中未冻结股份3444万股的过户手续。

不过,上海鸿孜所持宏达新材8766万股已遭江苏伟伦申请司法冻结。据悉,自2018年以来,截止公告日,上海鸿孜已向江苏伟伦付款6.63亿元,占总收购款的67.87%,尚有3.14亿元股份转让款逾期未支付。此后剩余8646万股公司股份两次拍卖未果后,宏达新材于2021年10月13日披露,经法院裁定,将被上海鸿孜所持8646万股作价3.44亿元抵偿上海鸿孜所欠江苏伟伦债务;这8646万股宏达新材股票所有权就此转移给了江苏伟伦。

上述裁定生效且股份过户登记完成后,江苏伟伦将合计持有宏达新材1.29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29.97%。据此,宏达新材的控股股东将由上海鸿孜变更为江苏伟伦,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由杨鑫变更为朱恩伟。

至此,宏达新材这家上市公司再次回到创始人家族手中。界面新闻获悉,朱恩伟正是这家上市公司最初的创始人、实际控制人朱德洪的儿子,该人士持有江苏伟伦100%股份。宏达新材公告显示,朱恩伟之母龚锦娣持有227.65万股公司股份,占总股本0.53%;朱恩伟之妹朱燕梅持有106.05万股公司股份,占总股本0.25%。江苏伟伦与公司股东龚锦娣、朱燕梅存在关联关系,但江苏伟伦、龚锦娣、朱燕梅此前曾书面承诺并声明三方非一致行动人。

拿到相关股份后,江苏伟伦却立马启动减持动作。公告显示,2021年11月9日,江苏伟伦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388.36万股,减持价格区间3.76-3.86元/股,减持均价3.78元/股,“套现”了约1468万元。而按江苏伟伦去年9月份的减持计划,该公司拟合计减持股份总数不超过1297.42万股,减持比例不超过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