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2021年度深圳买房人画像:有人陪跑四年欣喜上车,有人耗尽资金高位站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2021年度深圳买房人画像:有人陪跑四年欣喜上车,有人耗尽资金高位站岗

大市下的喜怒哀乐

文 | 丸子君

每一年,深圳楼市几乎都会出现不同的市场特征,或火热,或冷淡。

而在大背景之下,无论楼市整体情况如何,总有欣喜得意者,但也从不乏失落懊恼者。

随着2021年的过去,这些喜怒哀乐或改变,或延续,也会有新的后来者,产生跟他们相似的情绪,组成2022年的楼市新画卷。

01.欣喜

陪跑三年,终于上车

“造化全是命,一点不由人。”在签下了润峯府购房合同后,沈烁(化名)在社交平台上发出这样的感叹。

他自2018年开始筹备买房,从天健天骄,到龙光天境花园、深铁懿府,再到海德园和华润城润玺等,一路陪跑了7个盘,耗时四年,终于买到了心仪的新房。

“离我最近的一次,是润玺二期,700多号,只要我点一下……最后我还是放弃了。”由于无法接受低楼层,他曾在犹豫中弃选了华润城润玺二期。

当时低落的他,完全没想到仅仅一周之后,他会顺利上车前海润峯府。

12月底,沈烁挤进前海润峯府的入围名单内,又在摇号中摇到了210号,就项目总共740套房源来看,他的可选空间非常大。

最终,他如愿选择了一个看海的户型,为四年的打新长跑画上句点。

润峯府效果图 来源:项目资料

同样顺利上车千万豪宅的,还有殷茵(化名)。

在2020年底时,她就曾加入超过9000人的打新队伍,认筹华润城润玺一期。当时,这个均价13.1万元/平方米的项目,推售的房源数量不过1171套,竞争相当激烈。

“我排在3000多名,无缘。”

在摇号结果出来时,她就知道自己已经提前出局。因此,她又提前锁定了另一个网红盘,海德园。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在等待的过程中,本着试一试的心态,却意外在11月时上车了深业中城。

“想着试一下走个流程,中了个自己都不敢想的。”怀着二胎的殷茵,认为这份意外之喜来源于自己的孩子,“我的娃真的是福宝啊!”

事实上,在2021年3月之前,陪跑是深圳购房者的“习惯”。

尤其是在2020年,打新风气盛行,认筹人数超推售数量几倍是常有的事情。如华强城,认筹人数5180批,推售房源数量仅560套;又如金融街二期,2814批认筹客户,而房源仅390套;再如润玺一期,9690批客户抢1171套房源……

为了遏制这种风气,深圳花费了大量力气。

在2020年底开始,深圳调整了新房的认筹规则,优先无房、深户、社保缴纳时间长和有未成年子女的购房者买房,同时提高并严格审核购房者的资金能力,尽量将高杠杆和投机型买家排除在外。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而后在2021年3月开始,二手房市场渐冷,使得部分冲着新房与二手房价格倒挂而来的投资型买家自行离去,剩余的购房者才得以更容易上车。

就如殷茵中签的深业中城,在2019年时,这一新盘推售192套房源,就有2794人认筹,号称史上最难抢的豪宅项目;而在2021年,项目推售222套房源,只有649人认筹——中签率从6.8%,变成34%,可谓是“质”的改变,也使得殷茵上车的机会更大。

02.愁闷

资深中介,高位站岗

“我高位站岗了。”

身为中介的李磊(化名)也不知道,在2021年,高位站岗和没有房源成交相比,哪个更让他苦闷。

作为“深圳第一学区”百花片区的资深中介,李磊说起学区房来头头是道:哪套房源对应哪所学校,房源价格几何,学校是偏向素质教育或是应试教育,他无一不通,无一不晓。

百花片区图片来源:界面楼谈

也是因为相信自己的专业判断,他在2020年7月,买了一套位于八卦岭片区的房源。

“我看好八卦岭。”

尽管他自己也知道这个做法带有“赌”的性质,但职业的敏锐,让他认为这是难得的风口。

在当时,荔园实验学校落地八卦岭的消息刚刚传出,八卦岭片区的房源即将变成“荔园小学+荔园中学”的双荔园学位,让不少人闻风而动。

同时,片区的二手房价格也应声而涨——在2020年,八卦岭片区新房涨幅接近60%,均价高达10.54万元/平方米。

图片来源:乐有家研究中心

但仅仅过了一年,即便是抢先入手的他们,也发现自己被“套牢”了。

“比我买的时候,跌了2万一平吧。”李磊无奈地说。

在2021年8月,深圳发布的《深圳经济特区社会建设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中,提出“推行大学区招生、建立教师交流制度”。

短短的几行文字,使得人们认为学区可能会出现变动,因而不愿意去承担买了学区房却无法入读名校的风险,导致全市的学区房出现了不同幅度的跌量和跌价。

不过,在2021年全年,深圳曾出现二手房价连续7个月下跌的情况,因而不论是学区房,或是其他房源,都难以逃脱跌价的命运。

从事深圳楼市媒体事业多年的张超,也遭遇了一样的窘境。

在2020年,他先是卖掉了位于福田园岭的房子,再几近耗尽自己所有的积蓄,买下了一套位于香蜜湖片区的房子,价值千万。

但在随后的2021年,他的房子也同样跌价数十万,辛苦攒下的资金宛若“蒸发”。

在2021年,即便是买了新房的准业主们,也可能会感到不安。

由于楼市整体冷淡,新盘项目也纷纷调整策略,开始促销打折,而此前购入房产的准业主们,则变得不是那么好受。

比如早早购买了罗湖某盘的业主们,发现开盘一个半月后,开发商降价销售,并且在宣传海报上直接表明“备案价带装修成交立减80万”,气闷又无奈。

而更难受的,或许是那些发现自己刚买的楼盘出现质量问题的准业主们。

在去年,孟欣(化名)以约9万元/平方米的价格,买入了宝安的“日光盘”尖岗山壹号花园,她原本准备今年收房装修,却不料意外发现了楼盘存在质量问题。

“你可以在中午阳光好的时候去现场看,墙面问题非常明显,凹凸不平、掉砖。”

尖岗山壹号其他业主所摄图片

作为第一个向媒体提供项目外墙质量缺陷照片的业主,孟欣非常清楚哪一栋楼的墙面最有问题,也更为之揪心:“我买的毛坯(单元),9万多一平,这样的质量真的太心寒了。”

后续,更多业主站出来寻求解决办法,包括通过《民心桥》栏目,向宝安区政府领导反映了这一问题,而对方也表示将协调相关问题处理。

事实上,在2021年末,越来越多楼盘被曝出问题。如深业鹤塘岭花园,被曝出交付时仍有大量工程未完工;又如中洲湾华府一期,业主在交房1年多后仍未能拿到房产证……

在2022年,他们还在继续与开发商协商,寻求问题的解决。

03.等待

寻觅三年,新刚需买房难

在2021年过完时,白柏(化名)依然没买到合适的房子。

她和男友早在2019年便卖掉了位于龙岗的房子,希望能置换一套位置更好的小户型二房。为此,他们断断续续花了两年多的时间看房,新房、二手房都看了很久。

“要积分的够不上,不要积分的又看不上。”

由于男友并非深户,只有她一个人工作3、4年的积分支撑,想要买网红新盘非常难。在2021后半年,她已开始重点看二手房。

同样早已有买房意愿的林怡(化名),也还在等待。

她在2020年时就想买堪称“刚需神盘”的宝安华强城,但未等到项目开盘,就先等来了“7.15政策”。

新政策提出“深户+三年社保”的要求,使得在2019年才落户深圳的她,直接失去了购房资格。

“我要等到今年下半年,才有购房资格。”对于林怡来说,依然需要等待。而当初没能和5000多人抢华强城,拿到购房资格后,她首先考虑的也是靠近地铁的刚需新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