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这位受宠普京却遭法国遣返的俄罗斯球迷领袖是谁?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这位受宠普京却遭法国遣返的俄罗斯球迷领袖是谁?

希普里金服侍的俄罗斯议会副主席列别捷夫在推特上写道:“我没觉得球迷打斗有什么不合适。倒是非常相反,哥们儿们干的不错。别松劲儿!”

2010年12月21日,俄罗斯莫斯科,时任俄罗斯总理普京与球迷协会领袖希普里金向一名遇害莫斯科斯巴达队球迷的坟墓献花。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为了欧洲杯赛事的球迷安全和秩序考虑,法国做出决定遣返了一位为普京熟识的“极右翼”俄罗斯球迷领袖。

在俄罗斯与英格兰球迷于6月11日两国欧洲杯比赛中爆发暴力冲突后,领导俄罗斯球迷协会全俄支持者联盟(All-Russia Supporters Union)的极右翼领袖希普里金(Alexander Shprygin)正被赛事主办方法国驱逐出境。

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16日报道,与希普里金一同被驱逐的还有另外19名俄罗斯球迷。除此之外,另有三名被拘俄罗斯球迷已获刑至多两年。马赛检方还表示,正就一起针对英格兰球迷的袭击事件按“谋杀未遂”进行调查审理。

据英国《卫报》报道,希普里金的全俄支持者联盟在一份网站声明中说:“俄罗斯球迷联盟代表团的大巴在6月14日从马赛前往里尔途中被截停,代表团成员被拘留超过一天。20人稍后获释,而包括希普里金在内的另外20人则被送往遣送中心,他们将在五天内被逐出法国。”

声明说:“法国当局称,他们做出这项决定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因为他们认为这些人会带来潜在威胁。他们没有给出其他的理由。”

希普里金已表示,将寻求律师帮助驳回法国的这项决定。

俄罗斯毕竟是“战斗的民族”。法国警方此前称,有150名“训练有素”的俄罗斯足球流氓参与了暴力冲突。俄罗斯已被罚款,并被告知如果其球迷制造出更多麻烦,其球队就将被逐出欧洲杯。

尽管英格兰足球流氓素来“名声在外”,不过在这一次球迷冲突中,英格兰球迷似乎成了弱势一方。他们在强悍的俄罗斯球迷面前,大多数时间毫无还手之力。有五名英格兰球迷因向警方投掷水被拘,另有一人因参与暴力活动被拘。

一位名为弗拉基米尔的俄罗斯足球流氓说:“120个俄罗斯人打跑了2000个英格兰人,我们赢了,这就像是一种奖赏。英格兰人根本没准备好打架,我们用自己的方式打赢了。我们就是去告诉英格兰人,他们根本不算足球流氓,只是虚张声势,是一群小女孩儿。”

法国方面的逮捕行为激怒了俄罗斯政府,俄方已召唤法国驻俄大使进行抗议。俄罗斯外交部的一份声明还警告“不要再为反俄情绪火上浇油”。

不过据塔斯社报道,俄罗斯副外长德沃尔科维奇(Arkady Dvorkovich)也表示,将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前拟出一份“惹是生非者”黑名单。

他表示,那些被控在法国实施暴力的人可能也将在俄罗斯国内受审。“我们需要查出谁到底做了什么,”他说。

据《卫报》报道,希普里金之所以被驱逐,是由于为欧洲足联和世界足联提供官方观察意见的Fare网络表示,担心希普里金的种族主义观点及其与极右翼人士的关系。

BBC报道,希普里金曾是莫斯科迪纳莫队的铁杆核心球迷,在1990年代这支球队的球迷运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那时,他加入俄罗斯极端民族主义右翼政党俄罗斯自由民主党(LDPR),并成为该党议员列别捷夫(Igor Lebedev)的助手。

图片来源:http://radikal.ru

希普里金曾被曝出持有极右翼观点,还在2001年被拍到在俄罗斯极右翼摇滚乐队Korrozia Metalla的一场音乐会上行纳粹礼。《卫报》称,Korrozia Metalla乐队中一些人的歌已在俄罗斯被禁,并由于煽动民族间仇恨被俄罗斯列入“极端主义材料”名单。然而稍后,他却因袭击该乐队主唱被拘禁一年。

自从2007年成立全俄支持者联盟后,希普里金似乎不再那么口无遮拦。但他最近的一些言辞还是激怒了不少人,比如他说他希望“只在俄罗斯国家队中看到斯拉夫人”,并说在看到法国球员瓦尔布埃纳(Mathieu Valbuena)发布在推特上的球队照片后感到“不对劲”,因为其中有“非常多的”黑色面孔。

但他否认自己有任何极右翼倾向,并自称是“100%的反法西斯主义者”,没有做出“任何反对犹太人的事”。

BBC称,希普里金的组织还受到俄罗斯政府的支持。他曾参加过一系列由俄罗斯总统普京主持的会议。2012年1月,咋莫斯科举行的一次有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和欧洲足联主席普拉蒂尼出席的会议上,希普里金还曾发表讲话,对俄罗斯“大量购买国外顶级俱乐部”的寡头进行批评。

他还呼吁取消在俄罗斯世界杯场馆中对啤酒销售的禁令。而在会上,普京则亲切地称希普里金为萨沙(Sasha,亚历山大的昵称),显示出对这位麻烦多多的球迷领袖已很是熟悉。

说起希普里金服侍的议员列别捷夫,这位目前已是俄罗斯议会副主席的政治人物近来在推特上一系列支持俄罗斯球迷“作乱”的帖子也招致非议。

他在英俄球迷暴力冲突后写道:“我没觉得球迷打斗有什么不合适。恰恰相反,哥们儿们干的不错。别松劲儿!”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天下事,请戳天下首页(tianxia.jiemian.com)。动动手指,长按二维码,关注【最天下】微信公众号:theveryworld (如果长按不行,就麻烦看官扫下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Twitter

5.2k
  • 美国证监会上月曾致信马斯克,对推特收购交易相关推文提出质询
  • 科技早报丨跨境电商Shein或最快于2024年IPO SEC关注马斯克收购Twitter交易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这位受宠普京却遭法国遣返的俄罗斯球迷领袖是谁?

希普里金服侍的俄罗斯议会副主席列别捷夫在推特上写道:“我没觉得球迷打斗有什么不合适。倒是非常相反,哥们儿们干的不错。别松劲儿!”

2010年12月21日,俄罗斯莫斯科,时任俄罗斯总理普京与球迷协会领袖希普里金向一名遇害莫斯科斯巴达队球迷的坟墓献花。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为了欧洲杯赛事的球迷安全和秩序考虑,法国做出决定遣返了一位为普京熟识的“极右翼”俄罗斯球迷领袖。

在俄罗斯与英格兰球迷于6月11日两国欧洲杯比赛中爆发暴力冲突后,领导俄罗斯球迷协会全俄支持者联盟(All-Russia Supporters Union)的极右翼领袖希普里金(Alexander Shprygin)正被赛事主办方法国驱逐出境。

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16日报道,与希普里金一同被驱逐的还有另外19名俄罗斯球迷。除此之外,另有三名被拘俄罗斯球迷已获刑至多两年。马赛检方还表示,正就一起针对英格兰球迷的袭击事件按“谋杀未遂”进行调查审理。

据英国《卫报》报道,希普里金的全俄支持者联盟在一份网站声明中说:“俄罗斯球迷联盟代表团的大巴在6月14日从马赛前往里尔途中被截停,代表团成员被拘留超过一天。20人稍后获释,而包括希普里金在内的另外20人则被送往遣送中心,他们将在五天内被逐出法国。”

声明说:“法国当局称,他们做出这项决定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因为他们认为这些人会带来潜在威胁。他们没有给出其他的理由。”

希普里金已表示,将寻求律师帮助驳回法国的这项决定。

俄罗斯毕竟是“战斗的民族”。法国警方此前称,有150名“训练有素”的俄罗斯足球流氓参与了暴力冲突。俄罗斯已被罚款,并被告知如果其球迷制造出更多麻烦,其球队就将被逐出欧洲杯。

尽管英格兰足球流氓素来“名声在外”,不过在这一次球迷冲突中,英格兰球迷似乎成了弱势一方。他们在强悍的俄罗斯球迷面前,大多数时间毫无还手之力。有五名英格兰球迷因向警方投掷水被拘,另有一人因参与暴力活动被拘。

一位名为弗拉基米尔的俄罗斯足球流氓说:“120个俄罗斯人打跑了2000个英格兰人,我们赢了,这就像是一种奖赏。英格兰人根本没准备好打架,我们用自己的方式打赢了。我们就是去告诉英格兰人,他们根本不算足球流氓,只是虚张声势,是一群小女孩儿。”

法国方面的逮捕行为激怒了俄罗斯政府,俄方已召唤法国驻俄大使进行抗议。俄罗斯外交部的一份声明还警告“不要再为反俄情绪火上浇油”。

不过据塔斯社报道,俄罗斯副外长德沃尔科维奇(Arkady Dvorkovich)也表示,将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前拟出一份“惹是生非者”黑名单。

他表示,那些被控在法国实施暴力的人可能也将在俄罗斯国内受审。“我们需要查出谁到底做了什么,”他说。

据《卫报》报道,希普里金之所以被驱逐,是由于为欧洲足联和世界足联提供官方观察意见的Fare网络表示,担心希普里金的种族主义观点及其与极右翼人士的关系。

BBC报道,希普里金曾是莫斯科迪纳莫队的铁杆核心球迷,在1990年代这支球队的球迷运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那时,他加入俄罗斯极端民族主义右翼政党俄罗斯自由民主党(LDPR),并成为该党议员列别捷夫(Igor Lebedev)的助手。

图片来源:http://radikal.ru

希普里金曾被曝出持有极右翼观点,还在2001年被拍到在俄罗斯极右翼摇滚乐队Korrozia Metalla的一场音乐会上行纳粹礼。《卫报》称,Korrozia Metalla乐队中一些人的歌已在俄罗斯被禁,并由于煽动民族间仇恨被俄罗斯列入“极端主义材料”名单。然而稍后,他却因袭击该乐队主唱被拘禁一年。

自从2007年成立全俄支持者联盟后,希普里金似乎不再那么口无遮拦。但他最近的一些言辞还是激怒了不少人,比如他说他希望“只在俄罗斯国家队中看到斯拉夫人”,并说在看到法国球员瓦尔布埃纳(Mathieu Valbuena)发布在推特上的球队照片后感到“不对劲”,因为其中有“非常多的”黑色面孔。

但他否认自己有任何极右翼倾向,并自称是“100%的反法西斯主义者”,没有做出“任何反对犹太人的事”。

BBC称,希普里金的组织还受到俄罗斯政府的支持。他曾参加过一系列由俄罗斯总统普京主持的会议。2012年1月,咋莫斯科举行的一次有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和欧洲足联主席普拉蒂尼出席的会议上,希普里金还曾发表讲话,对俄罗斯“大量购买国外顶级俱乐部”的寡头进行批评。

他还呼吁取消在俄罗斯世界杯场馆中对啤酒销售的禁令。而在会上,普京则亲切地称希普里金为萨沙(Sasha,亚历山大的昵称),显示出对这位麻烦多多的球迷领袖已很是熟悉。

说起希普里金服侍的议员列别捷夫,这位目前已是俄罗斯议会副主席的政治人物近来在推特上一系列支持俄罗斯球迷“作乱”的帖子也招致非议。

他在英俄球迷暴力冲突后写道:“我没觉得球迷打斗有什么不合适。恰恰相反,哥们儿们干的不错。别松劲儿!”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天下事,请戳天下首页(tianxia.jiemian.com)。动动手指,长按二维码,关注【最天下】微信公众号:theveryworld (如果长按不行,就麻烦看官扫下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