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脱口秀的“一九效应”缓解了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脱口秀的“一九效应”缓解了吗?

庆幸的是,终于实现了一个演员赢到一群演员都能赢。

文|壹娱观察 心怡

“在全家便利店看到脱口秀门神何广智和徐志胜的对联,真的当门神了。”

在一月初,一位小红书用户发布了类似的笔记,随后,评价这副对联的、问购买渠道的、推荐二位其它周边的……显得异常热闹,凭借《脱口秀大会4》而拥有声量的“喜剧门神”,热度持续在线。

讨论声和关注度,再加上频频被调侃的联名和周边,某种程度来看,脱口秀行业和脱口秀演员在2021年热度逐渐升高、商业价值不断提升。

仅从几季《脱口秀大会》来看,前两季完成了脱口秀的普及和持续吸引、稳固圈层用户,第三季李雪琴、杨笠以及一些女性话题等内容引发广泛关注,甚至形成社会讨论热点,助力节目出圈,而2021年结束的第四季,则帮助笑果文化以及背后的脱口秀行业将更多的脱口秀演员推至台前。

据云合数据显示,从节目上线截止到当年12月31日,《脱口秀大会3》的正片有效播放量为3.62亿,《脱口秀大会4》则为3.84亿。

节目的火热和脱口秀演员的备受关注,让“脱口秀+”迅速成为市场化、营销化的热门内容和形式,品牌营销、跨年晚会、定制综艺、音频节目……“脱口秀+”不断蔓延开来。

另外,脱口秀演员也成为不少综艺节目的座上宾,恋综、观察类综艺、喜剧节目、益智解谜互动真人秀等等,甚至连头部的户外真人秀,都能看到他们唱主角的身影。

但无可厚非的是,活跃在镁光灯下的依旧是笑果“签约”演员,他们或是如程璐、庞博、杨笠等人本身签约笑果文化,和李诞称兄道弟,或是如周奇墨、徐志胜一样,从别的厂牌走上《脱口秀大会》,但走出来的时候,无论是经纪还是商务,都大概率高比例被笑果给带走了。

笑果文化依旧是最大赢家,一直是“老二”状态的单立人也只能无可奈何选择依附笑果,送周奇墨他们上青云。

诚如人物在《周奇墨,死里逃生》一文中写道,“石老板(单立人喜剧CEO)说,他一直认为单立人和笑果在两条不同的道路上走,没有谁打败了谁,也没有谁赢了,但在那一刻,他知道周奇墨要离开了,第一次,他觉得被笑果’打败’了。”

虽然石老板也表示自己矫情了,但对于笑果文化目前的“制霸”,他们也只好无可奈何。

单立人无奈背后,其实也代表着整个脱口秀行业内心存在的长久困惑:“一九效应”能得到缓解吗?

笑果文化的“制霸”之路

1月13日,笑果宣布要开一个“不说脱口秀的大会”,即兴喜剧、默剧、漫才、独幕剧等多种表演都涵盖其中,目前已官宣开心麻花、壹心娱乐、泰洋川禾、嘉行传媒等公司的加入。

笑果文化开始拓展脱口秀之外的内容边界。

但脱口秀方面,尤其是线上脱口秀,笑果文化仍旧“笑霸”任何一方,尤其是非喜剧、非脱口秀圈层用户,对于“脱口秀”三个字的第一反应。

这与笑果文化既是喜剧厂牌也是内容公司有关。

2014年成立的笑果文化在2017年接连上线了《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前者以“明星+脱口秀演员”的阵容,以吐槽和自嘲为形式,契合了当时的流行而引起关注;后者则完成了脱口秀的普及,将一批脱口秀演员推至台前,开始培养受众习惯。

线上综艺显然要比线下演出容易获得更多用户关注,再加上几档节目中演员们对于“笑果”的提及,节目受到注意和讨论度之后,大众和市场开始对于背后操盘手产生关注,再加上李诞个人效应的加持,脱口秀和笑果的走红,相辅相成。

与线上节目如火如荼的,还有笑果文化在脱口秀演员的储备。

借由前几期的《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不少笑果文化的脱口秀演员已进入观众视线,并拥有了各自的拥趸,其中不少至今仍保持着竞争力,而随着越来越多厂牌的演员参与节目,笑果文化与节目在为这些俱乐部带去关注度之余,也在吸收着来自他们的能量。

其一在于演员们创造的话题或热度会作用于节目本身,增加节目的关注度、话题度,这对于背后的制作公司来说,不可谓不是好事。

同时,参加过节目的也都可能最终成为笑果演员,比如济南泥乐脱口秀俱乐部的老板孟川等等,从而加速丰富笑果的储备。

另外,后续不论是商演还是线下演出,即使包含节目中高人气的其它俱乐部演员,能够为他们自身和背后的厂牌带来持续的热度,但笑果文化不会是为他人做嫁衣,它也是其中受益方。比如《脱口秀大会3》之后,周奇墨的个人专场《不理解万岁》,背后的主办方就是笑果文化,更不谈一大批走上《脱口秀大会》的演员在结束之后的综艺通告、商务活动等等经纪类业务,笑果文化也是积极分羹者。

伴随着演员和编剧不断积累,以及线上内容持续输出、线下表演持续发力,再加上艺人经纪、营销推广等业务,让成立较早的笑果文化在国内线上脱口秀中占据头把交椅。

原本两档节目只是笑果自己的狂欢,但直到《脱口秀大会3》,更多厂牌登陆,出现“朝圣笑果”的调侃,从那个时候开始,各方开始纷纷讨论脱口秀行业的“一九效应”。

同样是那季节目,周奇墨顶着“脱口秀天花板”的名号登上线上综艺舞台,经历淘汰复活的“循环”,周奇墨也将自己和背后的单立人推至更多观众面前。

单立人的行业老二也从那时开始被市场进一步关注。

与笑果文化相比,单立人原本默默走着不太相同的路。

除了线下演出、举办原创喜剧大赛等,单立人也在探索更多的可能性,比如制作播客节目、担任《听姐说》《夸就对了》等节目的“幕后军师”,可惜这些内容生产并没有掀起过多浪花。

脱口秀最为红火的2021年,在第四季《脱口秀大会》上,单立人给笑果输送了“大王”周奇墨、炙手可热的话题人物徐志胜等等,而单立人自己则没有过多享受到这场红利,其后最大的关注势能在于,单立人成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首席内容战略合作伙伴,石老板担任首席内容指导,如六兽等单立人知名编剧都参与到节目创作之中。

从某种程度,单立人正在成为喜剧内容“背后的力量”。

而之于更多地方喜剧俱乐部,或许受到地域规模、人才储备等原因影响,向笑果文化“输送演员”更成了他们品牌的最大曝光渠道。它们其中的大部分仍是喜剧俱乐部,而非综艺内容公司,但庆幸的是,伴随着脱口秀在国内的发展和受关注度,不断有新的俱乐部出现,线下演出的观众也在逐渐增多,不少厂牌与演员个人也在持续向上。

无可厚非,虽然如周奇墨、徐志胜等人仍旧在微博简介仍旧挂着原厂牌签约喜剧演员,但目前四处奔波的他们更像是笑果文化的打工人,他们在替自己享受这场脱口秀的红利倾泻,同时也是在替笑果文化。

即使今年的《脱口秀大会4》让越来越多脱口秀俱乐部演员和厂牌拥有姓名和更多圈层之外的关注,但对于整个脱口秀行业而言,占据着线上脱口秀“高地”、线下演出领先优势和娱乐圈一手资源的笑果文化,仍旧遥遥领先,占据绝大比例红利,“一九效应”没有改变。

终于不是只“用”李雪琴

幸运的是,或许俱乐部的向上并不容易被受众看到,但演员的火热表现得更加直观。

《今晚80后脱口秀》让“蛋蛋”和建国被大众熟知,而如今,李诞已经成为不少语言类、喜剧节目的嘉宾,定制晚会的主持、控场人,而大多时候,他是观看、评判别人表演的角色。

《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又让庞博、呼兰、思文等演员成为“大势”的脱口秀演员,《脱口秀大会3》更是推出了破圈的李雪琴和杨笠,她们在之后出现在不少综艺中,商业价值也实现飞速增长。

在《脱口秀大会3》之后,李雪琴出现在了《欢乐喜剧人7》《吐槽大会5》《跨界喜剧王5》《听姐说》《五十公里桃花坞》《心动的信号4》《明日创作计划》《毛雪汪》等多档节目中,其商业价值也受到市场肯定,俨然是《脱口秀大会》与《吐槽大会》办至当年,最出圈的脱口秀演员之一。

显然,《脱口秀大会3》结束,李雪琴成了脱口秀演员里那个绝对的“一”。

相比之下,《脱口秀大会4》则实现了“一群人的向上”。

除了那些已经通过节目拥有不少拥趸并在这一季或重新找回状态,或继续稳定发挥的OG,如杨蒙恩、小北等人凭借《脱口秀大会4》让人气与实力获得了进一步提升,杨蒙恩也凭借着节目中的求婚登上微博热搜;稳中有“丧气”的鸟鸟、“最强新人”童漠南等新人也经由节目被推至台前,徐志胜在内容的保证下,以“脱口秀鹿晗”、与何广智的CP等标签完成热度和话题度的飞升,成为“新周期”之下,市场的另一宠儿。

除了参与《大伙之家》的录制、作为飞行嘉宾出现在《哈哈哈哈哈》、成为《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史策和王皓的合作赛搭档等在综艺节目里继续制造笑料,徐志胜的商业价值同样不容小觑,就刚刚开始的2022年,徐志胜的推广就包括OLAY、聚划算、PANDORA,并参加了时尚先生先生之夜元宇宙。

其他不少从节目里走出来的演员也出现在了线下演出、品牌定制、线上晚会等演出中,不少人也有广告、推广活动,综艺也在向更多的演员抛出橄榄枝,如庞博成为《名侦探学院5》的常驻嘉宾,呼兰也出现在了《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合作赛中。

虽然这些演员可能并不能撼动李诞的位置,但一群演员的向上还是让脱口秀向着更加多元的方向发展。

多数脱口秀演员组成的“九”,正在不断靠拢那几个绝对的“一”。

毋庸置疑,喜剧是刚需,脱口秀仍是当下最热的喜剧形式之一。几年的发展和积淀,让脱口秀不再是圈层狂欢的形式,拥有了更多的受众基础。线上节目的持续高热度和受关注,线下演出的开展,也让脱口秀演员、脱口秀俱乐部有了一定的发展和向上。

可以说,持续高能的老OG和不断涌现的新演员也在搅动着脱口秀演员的现状,国内脱口秀行业的“一九效应”虽然可能短时间不会变,但整个行业也都在求变。

包括笑果文化也是。

王牌节目《吐槽大会》已经从腾讯视频的综艺片单里消失,笑果文化亟需下一个品牌支撑,而如前文所提到的,李诞偷师马东回来后,对标《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进一步瞄准喜剧赛道的“我们要开一个不说脱口秀的大会”或许是一个新的转变,只不过在这个赛道上,单立人和石老板好不容易联合米未来了一次扬眉吐气。幸亏这次石老板选择较早,不用看着六兽奔赴别的战场。

2022年开始了,接下来对于笑果和单立人,以及背后更多的俱乐部厂牌而言,它们要投入的不是脱口秀那个“一九效应”的攻守战,而是喜剧这个更宽广、更大众的赛道,它们该如何较量出“一九”?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