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停航两年,海南邮轮旅游何时复航?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停航两年,海南邮轮旅游何时复航?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复航的到来。

文丨陈明艳

 “这是全球近200年来,邮轮在和平时期首次全线停航,世界邮轮行业遭受重创,邮轮产业是此次公共卫生危机遭受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原国家旅游局副局长吴文学曾公开表示。

邮轮旅游,归属于“高端旅游产品”之列,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升,邮轮旅游正成为休闲度假的新时尚。交通运输部资料显示,自2006年以来,中国邮轮旅客运输量年均增长40%以上,拉动了消费及相关产业的发展,成为经济增长新亮点。作为邮轮产业发展较早的省份,海南近些年逐步重视起邮轮产业的发展,并将其列入海南自由贸易港鼓励类产业目录中。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全球旅游业进入了发展停滞期,邮轮旅游更是首当其冲,上、中、下游产业链均受到了强大的冲击。在时间的缓冲下,邮轮旅游行业曾有一段短暂的复航期,2021年下半年,全球邮轮旅游业开始逐步恢复,但近期奥密克戎毒株引发的新一轮疫情,又为愈发明朗的局面蒙上了阴影。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复航的到来。

频繁“休克”的邮轮旅游业

海南某旅行社老板老吴关于邮轮出海的记忆,停留在了2020年大年初一那天。

此次预定航程,本应接近满载的歌诗达邮轮“新浪漫”号停泊在了三亚凤凰岛国际邮轮港,疫情的阴影从武汉封城的消息中传来,懵懂的游客尚存侥幸心理,老吴电话里讲不通,无法制止他们到来,只好带着员工前来码头堵人劝返。

“十年前我开始从事这一行,2019年开始做‘新浪漫’号邮轮的代理销售,如果没有疫情,它的业务量应该是近十年的航季中最可观的,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能挣到钱。2020年1月25号,也即大年初一,我们在邮轮港劝退游客,一千多号人都来到码头了,大年初一叫他们回家,那是什么场景?”

公开资料显示,海南邮轮产业发展较早,自2009年起开展邮轮运输,是我国第一个拥有专业化邮轮港口的省份,但随着上海、青岛、厦门、深圳等地邮轮港口的建成,借助丰富的腹地客源和高端消费群体,邮轮产业迅速发展壮大。自2014年起海南邮轮艘次和旅客人次均快速下降。2012年末上海邮轮旅客人次是海南的2.8倍,2018年已扩大到39.8倍。2018年上海占据全国67%的邮轮客源地市场,海南则仅占1.2%。2019年海南邮轮到港艘次仅为4艘次,游客人数仅6435人次。

尽管2019年的数据并不算亮眼,也让老吴等一众蹲守已久的旅游从业者产生了些许盼头,加上自贸区(港)建设,这对于海南来说是一个新的起点,随着海南自贸区(港)建设的不断推进,邮轮行业也将迎来新的发展契机,但疫情打乱了所有设想。

如果说在一年前,新冠疫苗全民接种,疫情的势头有所缓解,一些邮轮公司非常积极应对危机,甚至拍摄了为邮轮业加油打气、为邮轮发声的应援视频,组织专题研讨会商讨对策,在此间隙对邮轮进行改造扩容提质,为疫后复苏做准备,但随着德尔塔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奥密克戎毒株的出现,复航的邮轮航程反复被搁浅,走走停停成了常态,“何时复航”成了悬念。

老吴告诉界面海南:“如果去年暑假没有那波疫情,邮轮旅游市场或许就恢复了,当时我们的信心还很足。都已经开始谈产品、谈销售、谈价格了,投放市场是分分钟的事情,决定了明天要投,那就可以投了,疫情一来,又停了。”

长期以三亚凤凰岛国际邮轮港为母港的“鼓浪屿”号邮轮,便是频繁“休克”的邮轮旅游业的一个缩影。公开信息显示,“鼓浪屿”号于2019年9月首航,然而在2020年1月至2021年11月这段漫长的时期里均停航,去年11月后“鼓浪屿”号曾有过短暂的复航,而后又因疫情防控停航,目前在星旅远洋国际邮轮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已无法预订航程。

图片来源:星旅远洋国际邮轮官方公众号

一位曾任职丽星邮轮高管的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海南:“去年9月‘鼓浪屿’号获得首张邮轮港口海上游航线试点经营许可证,海南邮轮港口海上游航线试点迎来新突破,很多拥有相似基因的邮轮企业都跃跃欲试,但疫情打乱了所有节奏,如果没有疫情现在可能是遍地开花了。”

从业者的自救

疫情两年,诸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邮轮行业内,上、中、下游,都在被迫改变、试图自救。

不久前,云顶香港旗下两家德国造船厂向德国法院申请破产,触发了近28亿美元融资交叉违约,云顶香港表示无能力迫使其股东额外出资。

2020年春节期间搁浅的“新浪漫”号在短短的两年期间已两度易主,2020年7月,专注于希腊深度航线的星瀚邮轮Celestyal Cruises买入歌诗达邮轮旗下的“新浪漫”号,而后又在2021年9月将其出售,其公告称此举可以为公司提供更多的流动资金,确保在2022年3月成功实现邮轮复航。

“为疫后复苏做准备的邮轮企业很多,但真正能复航的没有几个,大家都在讲故事,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上述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海南。

老吴的旅行社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在海南覆盖七家门店,各个门店老板不一样,目前,旅行社的屯昌、定安等市县的分店都已经关停,三亚分公司也在去年11月份报停了,一关完就只剩下海口总部三楼的脑袋壳还有里边的十几个员工了。”

与此同时,伴随着国际航程、国内多数航程的熔断,西沙邮轮旅行成了一票难求的香饽饽,“南海之梦”号邮轮和“长乐公主”号邮轮成了游客为数不多的选择,但对于旅行社来说,这点出海资源的竞争非常激烈,一般情况很难抢到。“如果没有疫情,西沙航程的滚装船我们可能不会考虑去做,在我们的概念里,‘南海之梦’号和‘长乐公主’号和真正的豪华邮轮有不小的差距。”

疫情期间,为了生存,老吴也开始了自救,其总部一楼经营起了烟酒的生意,甚至还开起了快餐店和干洗店,卖起了文昌鸡……总之,似乎都是一些和旅游行业不搭边的生意。“熬过去才能谈未来。”老吴说道。

不过对于从业者来说,海南邮轮产业发展,仍有值得期待的地方。

“4·13”以来,海南相继出台了《海南自由贸易港“零关税”进口交通工具及游艇管理办法(试行)》《海南邮轮港口中资方便旗邮轮海上游航线试点管理办法(试行)》等一系列全国首创的政策措施,为海南邮轮产业发展带来了新机遇。去年12月30日,2021年海南自由贸易港邮轮游艇产业招商推介会在海口举行,当天共有25个邮轮游艇项目集中签约。截至2021年年底,海南邮轮游艇产业链相关企业已超700家,同比增长65%。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老吴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