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专网通信再暴雷!中利集团2021预亏最高40亿,实控人屡屡“挨批”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网通信再暴雷!中利集团2021预亏最高40亿,实控人屡屡“挨批”

“押注”光伏也亏6.5亿。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郭净净

1月18日,中利集团(002309.SZ)披露2021年业绩预告称,公司预计去年营业收入从2020年同期的90.33亿元增长至102亿元至112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上年同期的亏损29.2亿元扩大至亏损32亿元至40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从上年同期的亏损27.19亿元扩大至亏损18亿元至26亿元。

2021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去年前9月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1.92%至80.36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353.28%至亏损14.8亿元。据此估算,2021年第四季度,中利集团实现单季度营业收入21.64亿元至31.64亿元,单季度亏损17.2亿元至25.2亿元。也就是说,公司去年第四季度亏损额超过了前三季度累计亏损额。

中利集团近年来盈利情况。

对于亏损,中利集团坦言,公司业绩变动受非经常性损益影响金额占预计亏损金额的50%左右,主要是对其子公司江苏中利电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利电子”)担保、资产处置损失等。

其中,因专网通信业务暴雷,公司涉及的专网通信业务的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存货计提资产减值;为子公司中利电子融资提供的担保,计提预计负债;对子公司中利电子长期股权投资计提损失。上述计提预计约22亿元。

2021年7月28日,中利集团“自曝”牵涉专网通信业务重大风险。整体来看,据其披露,中利电子截至2021年6月30日涉及该业务逾期应收账款合计8.78亿元,预付款7.71亿元,存货7.83亿元。中利集团对中利电子长期投资余额为1.98亿元。

据介绍,中利电子在2016年至2019年期间为中利集团控股子公司,且并表。2019年12月份,通过出让部分股权,中利电子变更为中利集团参股19%的非并表参股公司。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利电子总资产24.35亿元,其中应收账款6.77亿元,预付款项7.85亿元,总负债14.79亿元。2021年1-6月,中利电子营业收入2.27亿元,净亏损2085.1万元。

中利集团透露,中利电子与供应商新三板挂牌公司海高通信(839211.NQ)和宁波鸿孜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通信业务原材料采购合同,截至2021年6月30日相关通信业务账面预付款项金额为7.71亿元。同时,中利电子与上海电气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签订的销售合同共14份,合同金额为6.63亿元。

2021年12月28日,中利集团披露,公司和中利电子就该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与中建投租赁达成了和解,将分三年逐步归还中利电子欠中建投租赁的融资租赁金额共计7.12亿元。同时,公司累计涉及1.86亿元的多个银行账户遭汇鸿中锦公司、中建投租赁等申请冻结。

专网通信暴雷的同时,中利集团另一主营业务也遭遇困局。公司坦言,预计2021年光伏业务共计亏损约11亿元左右,其中,因光伏制造的主要原材料及海运费暴涨,造成其产能不能完全释放,经营性亏损约6.5亿元左右。

按照规划,中利集团拟对光伏板块投资技改与扩产,形成12GW光伏单晶高效电池、18GW大尺寸光伏高效组件的设计产能,拟将公司发展成为新能源产业集团。公司现有六大光伏生产基地,包括腾晖光伏(常熟本部)、腾晖泰国、山东腾晖、泗阳腾晖、宿迁腾晖和沛县腾晖,均已先后投产运营。盘点下来,2021年,该公司披露约14个光伏业务合同,累计合同额超过2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146亿元)。

2022年1月7日,中利集团接受投资者调研称,2022年重点工作内容包括,一是聚焦光伏主业,旗下四个光伏新基地均已陆续投产运营,并预留了新技术路线产线的厂房空间,原有两个光伏老基地也已基本完成技改并重新投产,公司在继续拓展欧美等海外光伏市场、保持公司在海外光伏市场占有率领先的同时,集中资源大力拓展国内光伏市场,持续加强与央企、地方国企能源企业等重要下游客户的合作力度;二是计划将部分特种线缆板块资产通过转让或者联营合作的方式,通过做减法优化特种线缆板块业务的同时,继续回笼资金;三是计划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及在合适时段启动股权再融资等多种方式。

借助光伏概念,中利集团2021年似乎未受到专网通信暴雷事件的影响,去年股价整体仍涨近两成,并于11月底冲至9.99元/股的年内高位。不过此后不断下滑,到2022年1月18日,其股价仍较去年高点跌超三成至6.94元/股。

这期间,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王柏兴及其一致行动人王伟峰所持股份均遭被动减持,而相关方面并未及时披露相关事宜,遭江苏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据悉,2021年6月24日,王柏兴所持公司股票合计6,180.76万股被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占公司总股本7.09%;2021年9月22日,王柏兴所持公司股票合计6,399.97万股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占公司总股本7.34%;但中利集团未在王柏兴收到《执行通知书》时及时披露相关情况,直至2021年10月11日方披露相关股权冻结事项。

同时,2021年7月8日、9日,王伟峰持有的中利集团股份被股票质押质权人东方证券强制平仓,通过集中竞价方式被动减持269,300股,占中利集团总股本的0.04%。王伟峰作为中利集团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公司时任总经理,在收到东方证券违约处置通知及信息披露通知、获悉所持股票可能被动减持时,未及时告知中利集团进行预先披露。

2021年12月28日,中利集团时任董事周建新、时任董事会秘书张冬云和时任财务总监张武均递交了辞职申请。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专网通信再暴雷!中利集团2021预亏最高40亿,实控人屡屡“挨批”

“押注”光伏也亏6.5亿。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郭净净

1月18日,中利集团(002309.SZ)披露2021年业绩预告称,公司预计去年营业收入从2020年同期的90.33亿元增长至102亿元至112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上年同期的亏损29.2亿元扩大至亏损32亿元至40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从上年同期的亏损27.19亿元扩大至亏损18亿元至26亿元。

2021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去年前9月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1.92%至80.36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353.28%至亏损14.8亿元。据此估算,2021年第四季度,中利集团实现单季度营业收入21.64亿元至31.64亿元,单季度亏损17.2亿元至25.2亿元。也就是说,公司去年第四季度亏损额超过了前三季度累计亏损额。

中利集团近年来盈利情况。

对于亏损,中利集团坦言,公司业绩变动受非经常性损益影响金额占预计亏损金额的50%左右,主要是对其子公司江苏中利电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利电子”)担保、资产处置损失等。

其中,因专网通信业务暴雷,公司涉及的专网通信业务的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存货计提资产减值;为子公司中利电子融资提供的担保,计提预计负债;对子公司中利电子长期股权投资计提损失。上述计提预计约22亿元。

2021年7月28日,中利集团“自曝”牵涉专网通信业务重大风险。整体来看,据其披露,中利电子截至2021年6月30日涉及该业务逾期应收账款合计8.78亿元,预付款7.71亿元,存货7.83亿元。中利集团对中利电子长期投资余额为1.98亿元。

据介绍,中利电子在2016年至2019年期间为中利集团控股子公司,且并表。2019年12月份,通过出让部分股权,中利电子变更为中利集团参股19%的非并表参股公司。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利电子总资产24.35亿元,其中应收账款6.77亿元,预付款项7.85亿元,总负债14.79亿元。2021年1-6月,中利电子营业收入2.27亿元,净亏损2085.1万元。

中利集团透露,中利电子与供应商新三板挂牌公司海高通信(839211.NQ)和宁波鸿孜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签订了通信业务原材料采购合同,截至2021年6月30日相关通信业务账面预付款项金额为7.71亿元。同时,中利电子与上海电气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签订的销售合同共14份,合同金额为6.63亿元。

2021年12月28日,中利集团披露,公司和中利电子就该融资租赁合同纠纷与中建投租赁达成了和解,将分三年逐步归还中利电子欠中建投租赁的融资租赁金额共计7.12亿元。同时,公司累计涉及1.86亿元的多个银行账户遭汇鸿中锦公司、中建投租赁等申请冻结。

专网通信暴雷的同时,中利集团另一主营业务也遭遇困局。公司坦言,预计2021年光伏业务共计亏损约11亿元左右,其中,因光伏制造的主要原材料及海运费暴涨,造成其产能不能完全释放,经营性亏损约6.5亿元左右。

按照规划,中利集团拟对光伏板块投资技改与扩产,形成12GW光伏单晶高效电池、18GW大尺寸光伏高效组件的设计产能,拟将公司发展成为新能源产业集团。公司现有六大光伏生产基地,包括腾晖光伏(常熟本部)、腾晖泰国、山东腾晖、泗阳腾晖、宿迁腾晖和沛县腾晖,均已先后投产运营。盘点下来,2021年,该公司披露约14个光伏业务合同,累计合同额超过2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146亿元)。

2022年1月7日,中利集团接受投资者调研称,2022年重点工作内容包括,一是聚焦光伏主业,旗下四个光伏新基地均已陆续投产运营,并预留了新技术路线产线的厂房空间,原有两个光伏老基地也已基本完成技改并重新投产,公司在继续拓展欧美等海外光伏市场、保持公司在海外光伏市场占有率领先的同时,集中资源大力拓展国内光伏市场,持续加强与央企、地方国企能源企业等重要下游客户的合作力度;二是计划将部分特种线缆板块资产通过转让或者联营合作的方式,通过做减法优化特种线缆板块业务的同时,继续回笼资金;三是计划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及在合适时段启动股权再融资等多种方式。

借助光伏概念,中利集团2021年似乎未受到专网通信暴雷事件的影响,去年股价整体仍涨近两成,并于11月底冲至9.99元/股的年内高位。不过此后不断下滑,到2022年1月18日,其股价仍较去年高点跌超三成至6.94元/股。

这期间,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王柏兴及其一致行动人王伟峰所持股份均遭被动减持,而相关方面并未及时披露相关事宜,遭江苏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据悉,2021年6月24日,王柏兴所持公司股票合计6,180.76万股被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占公司总股本7.09%;2021年9月22日,王柏兴所持公司股票合计6,399.97万股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占公司总股本7.34%;但中利集团未在王柏兴收到《执行通知书》时及时披露相关情况,直至2021年10月11日方披露相关股权冻结事项。

同时,2021年7月8日、9日,王伟峰持有的中利集团股份被股票质押质权人东方证券强制平仓,通过集中竞价方式被动减持269,300股,占中利集团总股本的0.04%。王伟峰作为中利集团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公司时任总经理,在收到东方证券违约处置通知及信息披露通知、获悉所持股票可能被动减持时,未及时告知中利集团进行预先披露。

2021年12月28日,中利集团时任董事周建新、时任董事会秘书张冬云和时任财务总监张武均递交了辞职申请。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