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战投部门裁撤之后,字节跳动的投资故事该如何讲下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战投部门裁撤之后,字节跳动的投资故事该如何讲下去?

互联网大厂的战略投资或难以再高速行进。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伍洋宇

也许是过于出人意料,字节跳动战投部门解散的消息一经传出便迅速扩散开来。 

1月19日,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回应界面新闻称,“公司年初对业务进行盘点和分析,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将战略投资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条线中,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相关业务和团队还在进行规划讨论。”

该回应背后是字节跳动在投资战事上采取的“大撤退”,不仅仅是战投部门的解散,财务投资团队也遭到一定程度裁员。

据了解,字节投资部门分为战略投资部门和财务投资部门,均向CFO、TikTok全球CEO周受资汇报。其中,战投负责人为赵鹏远,该部门此前曾由严授(游戏业务负责人)、华巍(人力资源负责人)、朱骏(产品和战略副总裁)先后接管。财务投资负责人为杨洁,有VC背景。

有报道称,战投部解散后,赵鹏远等5人转去总裁办,负责公司的整体战略,还有部分人员转去业务线做战略,其余的被裁掉;财务投资线人员大部分被裁员。

消息曝出后不久,《财新》的一则报道称,此前字节跳动拟计划投资数字化营销整体方案服务商Growing.io,而随着字节跳动投资业务的整体裁撤,收购Growing.io项目已被叫停。

自字节跳动成立伊始,“投资”就被张一鸣视为一项重要业务。这条路径不仅帮助字节跳动快速拓展业务版图,也是其招贤纳士的法门之一。Musical.ly创始团队的朱骏和阳陆育,以及图吧创始人张楠,都是在公司被收购后加入字节跳动,并且身居要职。 

据36氪报道,起初字节跳动每年的投资数量不超过20家,直到2017年后才发生明显改变。 

公开资料显示,字节跳动在2018年至2021年的投资事件分别为22起、26起、38起及76起。而在2022年1月,也即过去不到20天内,其便公布了对李未可、未斯科技、设序科技的三笔投资,以及对票务平台“影托邦”以及漫画平台“一直看漫画”的两起收购。

纵观近十年的投资版图,字节跳动偏好以战略投资和A轮至B轮的成长期创业公司为主。据IT桔子数据,字节跳动历史投资数量为189起,A、B轮融资共有56起,战略投资有54起。

字节跳动的标靶延伸甚广,涉及短视频、教育、电商、金融、游戏、企服等多个领域。其中,游戏是其投资金额最高的领域,字节跳动为数不多的几笔上亿元投资案几乎都发生在这里,而文娱传媒则是其投资数量最多的领域。 

仅看2021年,消费、电商、智能硬件和以企业服务为主的To B赛道,是字节跳动集中投注的四大方向。而2020年以来,字节跳动对医疗健康赛道的关注也在提升,投资数量从2起增加到6起。

除了将资金输向企业,字节跳动也以LP的身份活跃于投资圈,投资过的机构包括XVC、黑蚁资本以及UpHonest Capital。事实上,张一鸣本身也是源码资本的个人LP。

作为验证团队投资眼光的方式之一,字节跳动至今公布的退出案例共有七起,包括转让股权的微念科技和快看漫画,完成并购的Tower和多说,以及成功IPO的理想汽车、心动游戏和36氪传媒。

投资节奏不断加快、涉猎范围越来越广的字节跳动,面对突然按下的暂停键将如何自处?

结合字节跳动在2021年及今年年初密集的投资动作,此次裁撤势必将影响到已有的投资节奏。一位字节跳动投资部门人员告诉界面新闻,目前多数人岗位仍处于待定之中。团队已接触过的标的如何向下推进,由谁来推进,都是当下必须解决的问题。 

至于更长远的规划,字节跳动在回应中已经明确未来将“减少协同性低的投资”,这意味着纯财务性质的投资基本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而着眼于“战略”和“协同”,如何将战投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线,并且实现“加强与业务的配合”这一效果,是一个更复杂的执行难题。

根据字节跳动最新一次组织架构调整可知,其目前有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六大业务板块。

其中,抖音包含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搜索、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大力教育覆盖智慧学习、成人教育、智能硬件等;飞书包含飞书、EE(企业效率部门)、EA(企业应用部门),重点在于企业协作与管理服务;火山引擎板块主要打造企业级技术服务云平台;朝夕光年板块负责游戏研发与发行;TikTok板块则以TikTok平台业务为主,同时支持海外电商等延伸业务的发展。

对应来看,除了短视频、电商、社交、教育、游戏、企业服务、智能硬件等字节跳动本身有涉及的业务领域,像医疗健康、消费、汽车、文娱等领域与其业务的协同性,都需要进一步商榷。

事实上,很多投资经理本身有交叉赛道看项目的经验,当分散到各个业务线后,是否会对投资人本身的业务设限,团队又将如何接受,也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不过,根据去年以来的反垄断调性,互联网大厂的战略投资或难以再高速行进。字节跳动未来的投资案例会集中在某些强关联赛道,而不会再无限制地打破边际。

由于裁撤战投部门并不影响核心业务,对于字节跳动本身的负面影响或许可以忽略不计。只是当收缩动作蔓延至腾讯、阿里等其他互联网巨头,协同赛道中初创公司站队的情况可能会愈演愈烈,而那些与大厂业务鲜有交集的赛道,接到橄榄枝的机会也将越来越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字节跳动

3.8k
  • 字节跳动上线“番茄畅听音乐版”,听歌可赚金币提现
  • 拳头公司诉字节跳动旗下沐瞳科技侵权案被法院驳回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战投部门裁撤之后,字节跳动的投资故事该如何讲下去?

互联网大厂的战略投资或难以再高速行进。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伍洋宇

也许是过于出人意料,字节跳动战投部门解散的消息一经传出便迅速扩散开来。 

1月19日,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回应界面新闻称,“公司年初对业务进行盘点和分析,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将战略投资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条线中,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相关业务和团队还在进行规划讨论。”

该回应背后是字节跳动在投资战事上采取的“大撤退”,不仅仅是战投部门的解散,财务投资团队也遭到一定程度裁员。

据了解,字节投资部门分为战略投资部门和财务投资部门,均向CFO、TikTok全球CEO周受资汇报。其中,战投负责人为赵鹏远,该部门此前曾由严授(游戏业务负责人)、华巍(人力资源负责人)、朱骏(产品和战略副总裁)先后接管。财务投资负责人为杨洁,有VC背景。

有报道称,战投部解散后,赵鹏远等5人转去总裁办,负责公司的整体战略,还有部分人员转去业务线做战略,其余的被裁掉;财务投资线人员大部分被裁员。

消息曝出后不久,《财新》的一则报道称,此前字节跳动拟计划投资数字化营销整体方案服务商Growing.io,而随着字节跳动投资业务的整体裁撤,收购Growing.io项目已被叫停。

自字节跳动成立伊始,“投资”就被张一鸣视为一项重要业务。这条路径不仅帮助字节跳动快速拓展业务版图,也是其招贤纳士的法门之一。Musical.ly创始团队的朱骏和阳陆育,以及图吧创始人张楠,都是在公司被收购后加入字节跳动,并且身居要职。 

据36氪报道,起初字节跳动每年的投资数量不超过20家,直到2017年后才发生明显改变。 

公开资料显示,字节跳动在2018年至2021年的投资事件分别为22起、26起、38起及76起。而在2022年1月,也即过去不到20天内,其便公布了对李未可、未斯科技、设序科技的三笔投资,以及对票务平台“影托邦”以及漫画平台“一直看漫画”的两起收购。

纵观近十年的投资版图,字节跳动偏好以战略投资和A轮至B轮的成长期创业公司为主。据IT桔子数据,字节跳动历史投资数量为189起,A、B轮融资共有56起,战略投资有54起。

字节跳动的标靶延伸甚广,涉及短视频、教育、电商、金融、游戏、企服等多个领域。其中,游戏是其投资金额最高的领域,字节跳动为数不多的几笔上亿元投资案几乎都发生在这里,而文娱传媒则是其投资数量最多的领域。 

仅看2021年,消费、电商、智能硬件和以企业服务为主的To B赛道,是字节跳动集中投注的四大方向。而2020年以来,字节跳动对医疗健康赛道的关注也在提升,投资数量从2起增加到6起。

除了将资金输向企业,字节跳动也以LP的身份活跃于投资圈,投资过的机构包括XVC、黑蚁资本以及UpHonest Capital。事实上,张一鸣本身也是源码资本的个人LP。

作为验证团队投资眼光的方式之一,字节跳动至今公布的退出案例共有七起,包括转让股权的微念科技和快看漫画,完成并购的Tower和多说,以及成功IPO的理想汽车、心动游戏和36氪传媒。

投资节奏不断加快、涉猎范围越来越广的字节跳动,面对突然按下的暂停键将如何自处?

结合字节跳动在2021年及今年年初密集的投资动作,此次裁撤势必将影响到已有的投资节奏。一位字节跳动投资部门人员告诉界面新闻,目前多数人岗位仍处于待定之中。团队已接触过的标的如何向下推进,由谁来推进,都是当下必须解决的问题。 

至于更长远的规划,字节跳动在回应中已经明确未来将“减少协同性低的投资”,这意味着纯财务性质的投资基本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而着眼于“战略”和“协同”,如何将战投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线,并且实现“加强与业务的配合”这一效果,是一个更复杂的执行难题。

根据字节跳动最新一次组织架构调整可知,其目前有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六大业务板块。

其中,抖音包含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搜索、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大力教育覆盖智慧学习、成人教育、智能硬件等;飞书包含飞书、EE(企业效率部门)、EA(企业应用部门),重点在于企业协作与管理服务;火山引擎板块主要打造企业级技术服务云平台;朝夕光年板块负责游戏研发与发行;TikTok板块则以TikTok平台业务为主,同时支持海外电商等延伸业务的发展。

对应来看,除了短视频、电商、社交、教育、游戏、企业服务、智能硬件等字节跳动本身有涉及的业务领域,像医疗健康、消费、汽车、文娱等领域与其业务的协同性,都需要进一步商榷。

事实上,很多投资经理本身有交叉赛道看项目的经验,当分散到各个业务线后,是否会对投资人本身的业务设限,团队又将如何接受,也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不过,根据去年以来的反垄断调性,互联网大厂的战略投资或难以再高速行进。字节跳动未来的投资案例会集中在某些强关联赛道,而不会再无限制地打破边际。

由于裁撤战投部门并不影响核心业务,对于字节跳动本身的负面影响或许可以忽略不计。只是当收缩动作蔓延至腾讯、阿里等其他互联网巨头,协同赛道中初创公司站队的情况可能会愈演愈烈,而那些与大厂业务鲜有交集的赛道,接到橄榄枝的机会也将越来越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