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隐士张一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隐士张一鸣

在字节跳动完成早期的野蛮扩张之后,梁汝波作为守成者的角色站到台前。

文|字母榜 高达

编辑|赵晋杰

张一鸣——这位一手缔造了中国全球化最成功的互联网公司创始人,正在履行自己半年前退位的承诺,逐步淡出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

最新的消息是,他接连退出了多家字节跳动关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包括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等。事实上,自去年4月起,张一鸣就在不断退出字节旗下公司的任职。

去年5月,张一鸣宣布卸任字节跳动CEO一职。他在卸任CEO的全员邮件中称,他希望放下日常的管理工作,聚焦到愿景战略、企业文化和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事项。字节跳动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张一鸣大学校友的梁汝波接任CEO。二人相识二十余年。

张一鸣当时表示,未来半年他将会和梁一起工作,计划2021年底前与梁完成工作交接。2021年11月,梁汝波正式接任字节跳动CEO及董事长职位,并宣布一系列组织架构调整,全盘接手字节跳动各项业务。

现在看来,这几项关于张一鸣的工商信息变动只是这场创始人退位事件的尾声。《新京报》在报道中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梁全面负责字节的整体发展,张一鸣已不再参加公司内部双月会,不再参与公司日常管理。

激流勇退似乎已成为中国科技公司创始人的风潮。此前,同为80后创业者的拼多多创始人黄铮相继卸任公司CEO及董事长。更早之前,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及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也退居二线。张一鸣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他今年尚不满40岁。

字节跳动是当下中国最受瞩目的科技公司,它也是中国唯一一家从未接受过BAT投资而成长起来的互联网巨头,并对它们造成严重威胁。

虽然它曾多次传出上市消息,但至今未有确切动作。去年4月,曾操盘小米上市事宜的新加坡人周受资加入字节跳动担任CFO,被外界视为字节启动上市流程的佐证。

但仅8个月后,他就卸任了这一职务,未有接任者。周目前担任TikTok CEO一职。受到监管政策及地缘政治影响,字节跳动上市前景或萌生更多变数。

在字节跳动完成早期的野蛮扩张之后,梁汝波作为守成者的角色站到台前。他面前的问题不会比当时张一鸣从巨头环伺中突围而出更容易。在字节跳动成立即将10年之际,他需要做出更多变革。

A

去年5月那封卸任CEO的全员邮件中,张一鸣称他在年初有了卸任CEO的想法,在公司小范围内进行了讨论,并提议让梁汝波接手CEO的工作,得到支持。

他说,自己对2020年定下的关于探索远景新战略、研究组织和管理、提升社会责任的三个年度OKR都不太满意,并称自己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成熟管理者,不擅长社交、更喜欢研究组织和市场原理来减少管理。

字节跳动过去几年的快速扩张似乎也令他感到疲惫。字节跳动已拥有至少10万名员工,与上市18年的腾讯相当,而它成立至今尚不满10年。

张一鸣用CEO的“负规模效应”来解释自己退位的想法。他说,当业务和组织变复杂、规模变大的时候,作为中心节点的CEO容易陷入被动,每天琐碎汇报及审批也会导致内部视角,知识结构更新缓慢。

张一鸣说,他感觉过去几年很大程度都在吃“老本”,17年之前他还能保持关注机器学习技术的新进展,但近三年已经没有太多学习,“我在头条、西瓜上收藏了很多专业视频和文章,但是断断续续的阅读,进展非常缓慢,在技术讨论会上也难以跟上进展。”

在张一鸣看来,梁汝波是比他更适合“改进日常管理、保障公司健康发展”的人选。梁是张一鸣在南开大学读书时同住一宿舍的好友,曾参与张一鸣上一份创业,是字节跳动高管中与其关系最亲密的一位。

梁在字节先后负责产品研发负责人、飞书和效率工程负责人、集团人力资源和管理负责人等工作。张一鸣在邮件中评价说,“公司创立以来,从采购安装服务器,接手我写了一半的系统,重要招聘、企业制度和管理系统建设,很多事情是他协助我做的。”

梁汝波几乎从未接受过媒体采访。去年11月,他正式作为公司CEO及董事长对外宣布字节跳动组织架构调整,成立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等六大业务板块。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抖音板块,其合并了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搜索、百科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

目前尚无法对梁汝波治下的字节跳动给出更准确的评价。如同大多数公司创始人一样,即便退居二线之后,张一鸣在这家公司依然有极强的话语权。前几日,TikTok全球营销主管Nick Tran因策划虚假营销被开除。多家媒体报道称,开除命令由张一鸣直接下达。

过去一年,这家公司放缓了成立以来的高速增长态势,旗下两款国民级APP抖音及今日头条用户增长均现瓶颈,引发媒体诟病,其他业务亦传出不利消息。

一些报道认为,字节跳动已不复早年“APP工厂”的名号。佐证之一是它在继抖音之后再无新的爆款APP出现。2019年,字节跳动曾推出飞聊、多闪等多款社交类产品,意图与腾讯直面竞争,但均在去年宣告失败,飞聊团队解散,多闪则被并入抖音。

2020年,这家公司试图将教育作为重点业务大力发展,招募近2万名员工并推出20多个细分产品,但在去年严厉的教育监管政策之后,它不得不大面积裁撤相关业务。字节旗下商业化及游戏团队也在年底接连传出裁员消息。

过去,字节跳动擅长通过并购发展势头较好的创业公司来扩张业务,进入到教育、金融、游戏等板块。IT桔子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不到5年时间,字节跳动收购公司数量已超过成立20年的百度、腾讯。仅去年一年,这家公司投资数量就达到70家,几乎是过去两年之和。

但在反垄断大环境之下,字节跳动的并购扩张之路似乎也无法继续走下去。1月19日,字节跳动旗下投资业务被整体裁撤,战略投资部员工并入各个业务条线,财务投资板块则彻底解散。

月初,路透社援引两位知情人士消息称,字节跳动去年营收约为580亿美元(约3677亿人民币),同比增长70%,增速放缓。2020年字节收入同比增速达111%。

当前字节营收大头来自广告业务,互联网行业去年整体低迷的环境使其广告增长受阻。去年11月,《上海证券报》报道称,过去半年字节跳动国内广告收入停止增长,这是其2013年开启商业化以来首次出现增长停滞。

B

张一鸣深知当下字节跳动仍面对诸多问题。他在去年5月的那封全员邮件中说,“公司当下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到更好”。

在TMD三家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中,张一鸣可能是最具理工科气质的那位。他常年带着一副半框眼镜,短发,娃娃脸,微胖,就是那种互联网公司中最常看到的程序员形象。

他身上没有公众喜欢的大起大落的传奇式经历,不像王兴那样有过多次创业失败的历史,这一定程度上使得他在互联网上没有这位老乡更受热捧。他曾对媒体说,“曲折的故事只是读者看起来精彩而已,你要快速发展,不能太曲折。”

他的第一份独立创业项目是房产搜索网站“九九房”,但看到智能手机带来的信息分发机会后就决然辞去九九房CEO的职位,转身开始筹备今日头条。

这样的人看起来着实有些无趣。就连张一鸣自己也说不上自己到底有什么值得说道的爱好。“看书、看电影?”他在接受《财经》专访时反问,最后承认,“我坦白,我没有特别强烈的爱好”。

众多媒体报道中,用在他身上的形容词大多是理性、克制、寡言少语,一如字节跳动引以为豪的算法推荐——虽然他自己并不这么认为,他在字节跳动7周年庆的演讲中说,他们是一家非常浪漫的公司——但至今仍未有任何一篇报道以浪漫来形容他及字节跳动。

早年《人物》杂志为他做的封面报道,标题直接就是《张一鸣:人机进化论》。张一鸣信奉算法的力量,他自称几乎从不发火,对事情判断也往往来自于逻辑而非感性,喜欢对世界有清晰的定义和标准。2016年,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大部分重要决策,他在创业头三个月就基本做完了。

国际化是他在创业之初就定下的战略。2012年他们还挤在锦秋家园的民宅里办公时,就已经想好了字节跳动的英文名ByteDance,因为他相信移动互联网带给他们的机会在全球都存在。

《人物》在报道中描述了一个细节:张一鸣曾尝试将互联网的那一套调研测试引入个人生活,画了一个人生各项指标变化的函数曲线图。当他发现29岁通常是体力下降的拐点之后,之前对体育毫无爱好的他开始强迫自己每周至少游泳一次。

身为创始人的张一鸣将个人特质深深地打在字节跳动身上。这家公司内部奉行数据说话,《晚点LatePost》曾在报道中称,字节跳动新项目立项后,都会经过商业分析团队的论证,推进时也会用ROI(投入产出比)审核每一个项目,就连应用的名字,也要数据测试后选取最优的那个。

当下在互联网公司中盛行的OKR制度,也是字节跳动最先引入国内的,彼时其成立尚不到一年。

但这套理性思考的处事方式也并非总是奏效。张一鸣曾固执地认为今日头条不需要媒体意义上的总编辑角色,因为会干预平台内容,算法才是最准确的。那时今日头条正陷于低俗内容的批评之中,传统媒体们连篇累牍地发表算法也需价值观的文章,就连人民日报都刊发了评论。

两年后,字节跳动旗下APP内涵段子被勒令关停,张一鸣发文致歉,称将强化总编辑责任制,全面纠正算法和机器审核的缺陷。

成功推出抖音之后,张一鸣几乎不再接受媒体采访,开始真正成为一家大公司的掌门人。大多数时候人们看见他的公开表态常常是字节跳动的周年庆,或者投资峰会上。他鲜有个人情绪化的表达。

2019年3月,字节跳动成立7周年时,张一鸣和梁汝波曾到锦秋家园里回顾创业之初的日子,那是他少有在公开报道中留下温情表达的一刻。

他回忆了民宅中5平米的会议室,刚入职的员工来了两天就跑了,大家一起挤在阳台吃饭。他形容说,他们是“空间有形、梦想无限”。

参考资料:

1.《关于字节跳动这7年,张一鸣讲了5个故事》字节跳动

2.《张一鸣:人机进化论》人物

3.《字节跳动怎么都十万人了》晚点latepost

4.《字节跳动七年来国内广告收入首次停止增长》上海证券报

5.《张一鸣卸任法定代表人,知情人士:正常变动,已不参与日常管理》新京报

6.《对话张一鸣:世界不是只有你和你的对手》财经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字节跳动

4.7k
  • 朝夕光年:市场传言不实,部分业务有调整,但无大规模裁员
  • “锦秋创投”计划变动:更换品牌,字节跳动或调整投资比例

张一鸣

  • 字节跳动不想等了
  • TikTok内幕:张一鸣的巨浪征途

抖音

5.9k
  • 科技早报|TikTok计划大力推进游戏业务 阿斯麦公司正制造新一代光刻机
  • 科技早报|小米一季度营收734亿元 字节跳动朝夕光年称裁员传言不实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