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滑雪场也是生意场,科技大佬们的滑雪“哲学”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滑雪场也是生意场,科技大佬们的滑雪“哲学”

创业和投资,不都是和滑雪一样的“危险游戏”

文|财报看公司 张艺

编辑|王一粟

在科技圈,滑雪似乎正在成为精英社交的“必修课”。

谷爱凌夺冠刷屏后,她的成长背景也迅速引起关注,其母亲谷燕不仅是科技创投圈的高管,早在大学时,就是北大短道速滑队队员兼滑雪教练。

除了谷燕之外,不少美国湾区华侨、硅谷创业者、中国科技创投圈,都对滑雪情有独钟。

有爱好者把滑雪戏称为“白色鸦片”,就连科技圈的大佬们也无法“戒掉”。

“比我编程强的没我滑雪好,比我滑雪好的没有我编程强。”

1月29日,作为科技圈内有名的滑雪发烧友,360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周鸿祎在社交平台上自曝,自己酷爱滑雪运动多年。“我滑雪段位不高,就是胆子大。”在访谈视频中,尽管周鸿祎言语中极尽谦虚,但仍有一丝“凡尔赛”意味。

热爱滑雪的科技大佬众多。坊间传闻,去崇礼滑雪场可能会偶遇李彦宏、周鸿祎,在南山滑雪场可能会看到雷军、求伯君的身影,东北的亚布力更是企业家们大集合的滑雪圣地。

在滑雪场,不仅有周鸿祎喜欢的“速度与激情”,有高瓴张磊“雪场佳话”的“人情世故”,还有雷军滑雪悟出互联网真谛的“哲学瞬间”......

为什么科技圈内对滑雪运动如此痴迷?

滑雪美学与商战哲学

“滑雪,尤其是双板滑雪,就像创业一样,总有更难的山峰,更陡的悬崖让你去征服。每征服一个更难的都会给你带来无比的愉悦。”

谈起滑雪,史丹福机器人创始人庞琳勇总是热血沸腾。

庞琳勇的微信视频号认证中有多重身份,斯坦福大学计算机、机械工程博士,中国科技大学本硕,师从伍小平院士,硅谷连续创业者,同时也是一名兼职滑雪教练。

“我生在乌鲁木齐,从小就跟雪打交道,没有雪橇和雪场,我们那时侯就是滑爬犁。”庞琳勇向《商业数据派》讲述了与滑雪的缘起。去斯坦福大学读博后,他开始滑雪,工作后几年几乎每周末都和一帮朋友相约“比试比试”,很快他便成为当时硅谷华人滑雪圈的前几名。

多年以来,商业和技术都在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庞琳勇也成为硬科技领域的硅谷连续创业者。创业和滑雪似乎都被刻进DNA。

“可以想象一下在白雪皑皑的山上,飞一样地滑下来,是什么感觉。”庞琳勇沉浸在画面感中。

挑战与征服,滑雪的极致美学其实和商战哲学高度相似。

与庞琳勇相似,周鸿祎也非常享受滑雪运动带来的挑战。

“刚开始目标很低,可能只是不想摔跤,慢慢学会滑了以后就想着能不能从红道转移到更高级的道上。我每次去滑雪场都希望将每个雪道都试一遍,虽然你可能会摔的一塌糊涂。这就是一个不断和自我较劲的过程。”他曾说道。

2004年,周鸿祎带雅虎中国的几百名员工去韩国旅游滑雪时,由于滑雪速度过快,刹车不稳后,撞到石头柱子上,“当时撞晕过去了,感觉肋骨都撞断了。这件事在我心里造成了很大的阴影,有十年没去滑过雪。”然而,最终还是“白色鸦片”的魅力抵过事故阴影,他再次回到滑雪场上。

创业和滑雪一样,一马平川总是缺乏乐趣与张力,而且太理想化,有起伏才有更活跃的生命力。其实这个逻辑和行业发展周期也相似,如Gartner曲线一样,AI、芯片等新兴行业都是需要经历峰顶与峰谷才能进入长期发展阶段。

创业没有“岁月静好”,而是“永”攀高峰。

除了创业者与滑雪精神发生灵魂共鸣,投资人也感同身受。滑雪不仅代表了挑战,更令人着迷的是如何赢得挑战。

“从事投资工作多年以后,我逐渐意识到滑雪和投资竟有许多相似之处,都需要时刻把握平衡,既要盯着脚下,又要看到远方,在一张一弛间把握节奏,并凭借某种趋势求得加速度,而最关键的是都要保持内心的从容。”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在《价值:我对投资的思考》一书的第一章开头如是写道。

这种张弛有度的“力量控制”在近两年,互联网行业泡沫破碎,一片哀嚎的大背景中,更加值得深思—— 一路狂奔,速度过快,往往撞得头破血流。

瑞达里欧在《原则》中也曾用滑雪来比喻企业管理:管理你的下属就好比是在“一起滑雪”。如同滑雪教练在滑雪中指点学员一样,你应当与员工密切接触,在实际工作中评价下属的优缺点。通过试错进行适当的调整,慢慢地,你就能够看出他们能独立完成什么任务,不能独立完成什么任务。

滑雪场也是生意场

科技圈大佬不仅喜欢滑雪,更喜欢组队滑雪,一个天然的科技创投社交圈孕育而生。

小米创始人雷军的滑雪热起源于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的“疯狂安利”。

王川曾爆料:“雷总觉得春节、十一放七天假太浪费时间了,咱放假三天,后四天开战略研讨会。后来我拉他去世界各地滑雪,没有七八天回不来,大家就能完整在家过春节。”

为假期滑雪,雷军这个“空中飞人”足迹遍布世界各地。最为津津乐道的便是,其2017年除夕在瑞士滑雪,两盘饺子花了1360元,一个饺子单价68元。

雷军迷上“白色鸦片”后,不仅小米员工的春节假期变长了,而且在滑雪中,雷军还悟出了广为流传的互联网箴言——“站在风口上,猪都能起飞”。

作为带货达人,雷军不仅不遗余力地安利滑雪,也将小米的产品与滑雪一起“捆绑安利”。

在雪场上,雷军曾推销过自家的TS滑雪镜、对讲机等产品。2017年,雷军与傅盛在瑞士滑雪,傅盛发微博调侃雷军“滑雪也不忘摆弄小米手机”。而翻开雷军近期微博,更是将小米12系列产品与冰雪世界深度融合做宣传。

滑雪场也见证了中国科技领域一个又一个传奇的诞生。

资本圈流传,高瓴资本张磊曾多次在雪场上谈成合作。

其中,最被津津乐道的是“长白山对话”中,所孕育出的新能源汽车黑马蔚来。

2014年一天,张磊和朋友李斌在长白山滑雪时,张磊问李斌:“互联网你做得很好,还有什么能够再创造更大的价值?”而李斌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在PPT都没有的情况下,用口述的方式便打动了张磊当场拍板。2015年,在蔚来披露的A轮融资中,高瓴领投一亿美金,后续也持续跟投两轮,并参与了一次战略投资。

完美日记的飞轮式增长也源于一次雪场谈话。

2019年,在北海道二世古雪场,完美日记创始人黄锦峰和张磊滑雪后共进晚餐时,张磊对黄锦峰说:“中国一定有机会诞生新的欧莱雅。”

这句话打开了完美日记的发展开关。2020年,完美日记收购,推出子品牌等动作频繁,不断朝美妆巨头“欧莱雅”的方向进化,扩大美妆产品领域,以及品牌池,为母公司逸仙电商的上线不断造势。

滑雪朋友圈也曾让热心发烧友张磊做了一次创投界的“媒人”。

2014年,滑雪运动社区平台GoSki去滑雪正在准备寻求融资,公司的一位合伙人通过基金的朋友在投资圈里发布了一则融资消息,恰好被张磊看到,于是引荐给清流资本的王梦秋。最终,清流资本投了GoSki天使轮。

滑雪场有趣味相投,有英雄所见略同的惺惺相惜。所以,在这里,似乎有更真挚的信任,更容易成功的合作。

结语

“在比赛场地和我赛了12场,比得我彻底泄气了。”在朋友圈,作为兼职滑雪教练的庞琳勇经常分享女儿的成长。谈起女儿的滑雪生涯,庞琳勇也是非常自豪。“她后来进了Palisades Tahoe的滑雪队,前年拿了一次北加州滑雪技艺赛的第一名,去年拿了个高山滑雪赛的第三。”

科技圈的挑战精神在延续,一代更比一代强。

“入选参加北京冬奥会的美国国家队名单出炉,Alpine Ski女子有三个男子两个出自Palisades Tahoe 滑雪队,不愧是最牛的高山滑雪队。我现在也是业余在他们4到9岁的Mighty Mitr巨鼠队当教练,说不定以后也有我的学生进奥运会,哈哈。”不久前,庞琳勇发了一条朋友圈。

有人问周鸿祎“滑雪有什么魔力?”周鸿祎说:“能总结出来就不是它的魔力,魔力就是你不知道为什么就着魔了。”

创业、投资、滑雪永远都是在冲击下一个高峰,或许这就是精神共鸣。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周鸿祎

  • 放弃增资哪吒,360是看淡了还是心凉了?
  • 放弃哪吒造车增资,360的“智能汽车网络安全”牌不好打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滑雪场也是生意场,科技大佬们的滑雪“哲学”

创业和投资,不都是和滑雪一样的“危险游戏”

文|财报看公司 张艺

编辑|王一粟

在科技圈,滑雪似乎正在成为精英社交的“必修课”。

谷爱凌夺冠刷屏后,她的成长背景也迅速引起关注,其母亲谷燕不仅是科技创投圈的高管,早在大学时,就是北大短道速滑队队员兼滑雪教练。

除了谷燕之外,不少美国湾区华侨、硅谷创业者、中国科技创投圈,都对滑雪情有独钟。

有爱好者把滑雪戏称为“白色鸦片”,就连科技圈的大佬们也无法“戒掉”。

“比我编程强的没我滑雪好,比我滑雪好的没有我编程强。”

1月29日,作为科技圈内有名的滑雪发烧友,360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周鸿祎在社交平台上自曝,自己酷爱滑雪运动多年。“我滑雪段位不高,就是胆子大。”在访谈视频中,尽管周鸿祎言语中极尽谦虚,但仍有一丝“凡尔赛”意味。

热爱滑雪的科技大佬众多。坊间传闻,去崇礼滑雪场可能会偶遇李彦宏、周鸿祎,在南山滑雪场可能会看到雷军、求伯君的身影,东北的亚布力更是企业家们大集合的滑雪圣地。

在滑雪场,不仅有周鸿祎喜欢的“速度与激情”,有高瓴张磊“雪场佳话”的“人情世故”,还有雷军滑雪悟出互联网真谛的“哲学瞬间”......

为什么科技圈内对滑雪运动如此痴迷?

滑雪美学与商战哲学

“滑雪,尤其是双板滑雪,就像创业一样,总有更难的山峰,更陡的悬崖让你去征服。每征服一个更难的都会给你带来无比的愉悦。”

谈起滑雪,史丹福机器人创始人庞琳勇总是热血沸腾。

庞琳勇的微信视频号认证中有多重身份,斯坦福大学计算机、机械工程博士,中国科技大学本硕,师从伍小平院士,硅谷连续创业者,同时也是一名兼职滑雪教练。

“我生在乌鲁木齐,从小就跟雪打交道,没有雪橇和雪场,我们那时侯就是滑爬犁。”庞琳勇向《商业数据派》讲述了与滑雪的缘起。去斯坦福大学读博后,他开始滑雪,工作后几年几乎每周末都和一帮朋友相约“比试比试”,很快他便成为当时硅谷华人滑雪圈的前几名。

多年以来,商业和技术都在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庞琳勇也成为硬科技领域的硅谷连续创业者。创业和滑雪似乎都被刻进DNA。

“可以想象一下在白雪皑皑的山上,飞一样地滑下来,是什么感觉。”庞琳勇沉浸在画面感中。

挑战与征服,滑雪的极致美学其实和商战哲学高度相似。

与庞琳勇相似,周鸿祎也非常享受滑雪运动带来的挑战。

“刚开始目标很低,可能只是不想摔跤,慢慢学会滑了以后就想着能不能从红道转移到更高级的道上。我每次去滑雪场都希望将每个雪道都试一遍,虽然你可能会摔的一塌糊涂。这就是一个不断和自我较劲的过程。”他曾说道。

2004年,周鸿祎带雅虎中国的几百名员工去韩国旅游滑雪时,由于滑雪速度过快,刹车不稳后,撞到石头柱子上,“当时撞晕过去了,感觉肋骨都撞断了。这件事在我心里造成了很大的阴影,有十年没去滑过雪。”然而,最终还是“白色鸦片”的魅力抵过事故阴影,他再次回到滑雪场上。

创业和滑雪一样,一马平川总是缺乏乐趣与张力,而且太理想化,有起伏才有更活跃的生命力。其实这个逻辑和行业发展周期也相似,如Gartner曲线一样,AI、芯片等新兴行业都是需要经历峰顶与峰谷才能进入长期发展阶段。

创业没有“岁月静好”,而是“永”攀高峰。

除了创业者与滑雪精神发生灵魂共鸣,投资人也感同身受。滑雪不仅代表了挑战,更令人着迷的是如何赢得挑战。

“从事投资工作多年以后,我逐渐意识到滑雪和投资竟有许多相似之处,都需要时刻把握平衡,既要盯着脚下,又要看到远方,在一张一弛间把握节奏,并凭借某种趋势求得加速度,而最关键的是都要保持内心的从容。”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在《价值:我对投资的思考》一书的第一章开头如是写道。

这种张弛有度的“力量控制”在近两年,互联网行业泡沫破碎,一片哀嚎的大背景中,更加值得深思—— 一路狂奔,速度过快,往往撞得头破血流。

瑞达里欧在《原则》中也曾用滑雪来比喻企业管理:管理你的下属就好比是在“一起滑雪”。如同滑雪教练在滑雪中指点学员一样,你应当与员工密切接触,在实际工作中评价下属的优缺点。通过试错进行适当的调整,慢慢地,你就能够看出他们能独立完成什么任务,不能独立完成什么任务。

滑雪场也是生意场

科技圈大佬不仅喜欢滑雪,更喜欢组队滑雪,一个天然的科技创投社交圈孕育而生。

小米创始人雷军的滑雪热起源于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的“疯狂安利”。

王川曾爆料:“雷总觉得春节、十一放七天假太浪费时间了,咱放假三天,后四天开战略研讨会。后来我拉他去世界各地滑雪,没有七八天回不来,大家就能完整在家过春节。”

为假期滑雪,雷军这个“空中飞人”足迹遍布世界各地。最为津津乐道的便是,其2017年除夕在瑞士滑雪,两盘饺子花了1360元,一个饺子单价68元。

雷军迷上“白色鸦片”后,不仅小米员工的春节假期变长了,而且在滑雪中,雷军还悟出了广为流传的互联网箴言——“站在风口上,猪都能起飞”。

作为带货达人,雷军不仅不遗余力地安利滑雪,也将小米的产品与滑雪一起“捆绑安利”。

在雪场上,雷军曾推销过自家的TS滑雪镜、对讲机等产品。2017年,雷军与傅盛在瑞士滑雪,傅盛发微博调侃雷军“滑雪也不忘摆弄小米手机”。而翻开雷军近期微博,更是将小米12系列产品与冰雪世界深度融合做宣传。

滑雪场也见证了中国科技领域一个又一个传奇的诞生。

资本圈流传,高瓴资本张磊曾多次在雪场上谈成合作。

其中,最被津津乐道的是“长白山对话”中,所孕育出的新能源汽车黑马蔚来。

2014年一天,张磊和朋友李斌在长白山滑雪时,张磊问李斌:“互联网你做得很好,还有什么能够再创造更大的价值?”而李斌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在PPT都没有的情况下,用口述的方式便打动了张磊当场拍板。2015年,在蔚来披露的A轮融资中,高瓴领投一亿美金,后续也持续跟投两轮,并参与了一次战略投资。

完美日记的飞轮式增长也源于一次雪场谈话。

2019年,在北海道二世古雪场,完美日记创始人黄锦峰和张磊滑雪后共进晚餐时,张磊对黄锦峰说:“中国一定有机会诞生新的欧莱雅。”

这句话打开了完美日记的发展开关。2020年,完美日记收购,推出子品牌等动作频繁,不断朝美妆巨头“欧莱雅”的方向进化,扩大美妆产品领域,以及品牌池,为母公司逸仙电商的上线不断造势。

滑雪朋友圈也曾让热心发烧友张磊做了一次创投界的“媒人”。

2014年,滑雪运动社区平台GoSki去滑雪正在准备寻求融资,公司的一位合伙人通过基金的朋友在投资圈里发布了一则融资消息,恰好被张磊看到,于是引荐给清流资本的王梦秋。最终,清流资本投了GoSki天使轮。

滑雪场有趣味相投,有英雄所见略同的惺惺相惜。所以,在这里,似乎有更真挚的信任,更容易成功的合作。

结语

“在比赛场地和我赛了12场,比得我彻底泄气了。”在朋友圈,作为兼职滑雪教练的庞琳勇经常分享女儿的成长。谈起女儿的滑雪生涯,庞琳勇也是非常自豪。“她后来进了Palisades Tahoe的滑雪队,前年拿了一次北加州滑雪技艺赛的第一名,去年拿了个高山滑雪赛的第三。”

科技圈的挑战精神在延续,一代更比一代强。

“入选参加北京冬奥会的美国国家队名单出炉,Alpine Ski女子有三个男子两个出自Palisades Tahoe 滑雪队,不愧是最牛的高山滑雪队。我现在也是业余在他们4到9岁的Mighty Mitr巨鼠队当教练,说不定以后也有我的学生进奥运会,哈哈。”不久前,庞琳勇发了一条朋友圈。

有人问周鸿祎“滑雪有什么魔力?”周鸿祎说:“能总结出来就不是它的魔力,魔力就是你不知道为什么就着魔了。”

创业、投资、滑雪永远都是在冲击下一个高峰,或许这就是精神共鸣。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