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Meta又要撤出欧洲?数据隐私风波之下,2000亿美元市值成炮灰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Meta又要撤出欧洲?数据隐私风波之下,2000亿美元市值成炮灰

Meta和欧盟“打”起来了?

文|张书乐

“元宇宙公司”Meta Platform(原Facebook),遭遇到了最大的危机。

2月3日,Meta公布2021财年第四季度与全年财报,随后,其股价遭遇雪崩,一度暴跌26%,市值蒸发超过2000亿美元。

但不是危机,而是危机带来的结果。

危机也不是来自于自己元宇宙技术是否过关,而是外部对它可能有数据隐私泄露的质疑。

Meta的选择很奇葩,正面刚:要不我就退出欧盟市场。

怎么回事?是什么事让扎克伯格和Meta如此的狠话乱放?

缘起于欧盟新数据保护法。

据欧盟新数据保护法要求,在欧盟范围内收集用户数据的公司需要在欧洲的服务器上保存和处理数据。

然而,Facebook和Instagram的数据一部分在美国服务器中。因此,Meta与欧盟委员会就用户数据回传问题僵持不下。

在近日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年度报告中,Meta向欧盟发出警告,表示“一般数据保护条例”阻碍将用户个人数据传输回美国服务器,公司很有可能会把Facebook和Instagram撤出欧洲。

结果,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周一在巴黎的会议上表示,已经有4年没上脸书了,生活非常棒。

一同参会的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赞同哈贝克发言时表示,没有脸书也会生活得很好。

于是,Meta也只是坚挺了不过“五秒”,随后Meta又对外宣称,绝对没有意愿和计划退出欧洲。

如此反复,Meta到底是肿么了?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胡慧茵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这不过是为了博弈获益而故意放狠话,想要争取更大的砝码,结果欧盟随便揶揄了一下、Meta就露怯了。

事实上,这不是Meta第一次扬言要退出欧洲。

早在2020年,Facebook就曾警告称,如果爱尔兰数据保护委员会继续执行《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即GDPR),禁止与美国共享数据,该公司可能将被迫停止在欧洲的服务。

而在2021年,为抵制澳大利亚一项要求公司为平台新闻文章付费的法律提案,Meta就曾禁止该国用户在该平台上分享或查看新闻内容。

而几天后,Meta便称与澳大利亚“重修旧好”,取消了这项禁令。

本质上这个说法只是一种博弈,通过绑架用户需求的方式来和欧盟的政策争取可能出现的相互妥协。

真退出欧洲,对于Meta来说,将改写这个正在进军元宇宙的社交巨头的未来命运。

不得不说,在Meta欧洲的用户增长出现停滞,元宇宙业务亏损的情况下,任何一个战略支点都不能轻言放弃。

根据Meta2021财年的第四季度财报显示,Meta主营业务的地区构成分别是,美国占营收41.02%、欧洲占营收24.64%,亚太地区占营收22.67%。

因此,它只会是扬言而已。

但这样一个举动,本身也在于欧盟数据保护法对Meta的影响极大,才会出现如此这般的应激反应。

表面上看,这个数据保护会直接作用与Meta的广告收益之上。

大数据分析可能带来的广告精准度,由于相关“锁定”,将不可避免的失准。

转换率、精准达到率以及切合目标个体用户需求的个性化定制广告能力的下滑,都会直接影响到其广告业务在广告主心中的分量。

但最大的影响却不是广告上的,而是可能出现“多米诺骨牌”。

数据服务的合规和合标,等于需要重新搭建数据传输框架和底层服务,同时也将可能对Meta在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相关业务,带来多米诺骨牌式的“数据保护”挑战。

毕竟,欧盟停止将用户数据传输到美国,主要是基于用户隐私安全和与之相关的更深层次的国家安全考量。

大数据下、个人的隐私被透明化,而个体行为逻辑汇聚成的人群行为,则可能成为国家许多生态的缩影,其经济价值和战略意义极大,如果不在底层设计上进行数据保护,则可能带来不可预测的各种风险。

回归到Meta,其自身也处在一次深刻的内部变革之中,尤其是在面对新的颠覆式友商的进击,能否成功升维元宇宙将变得至关重要。

Meta自身的社交属性和内容属性,以及自身巨大的体量,决定了其业务方向具有巨大的惯性,也让其在面对TikTok挑战时,简单的选择拿来主义却遭遇到了滑铁卢。

换言之,元宇宙作为一个新的发展载体,正好承接了其目前的主要业务布局。

因此后续能否真正在元宇宙中开疆拓土,才是衡量其现有业务布局合理性的标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Facebook

4.9k
  • 英伟达市值跃升近2500亿美元,有望赶超Meta创下纪录新高
  • 印尼规定Facebook、谷歌等数字平台须向媒体机构支付内容费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Meta又要撤出欧洲?数据隐私风波之下,2000亿美元市值成炮灰

Meta和欧盟“打”起来了?

文|张书乐

“元宇宙公司”Meta Platform(原Facebook),遭遇到了最大的危机。

2月3日,Meta公布2021财年第四季度与全年财报,随后,其股价遭遇雪崩,一度暴跌26%,市值蒸发超过2000亿美元。

但不是危机,而是危机带来的结果。

危机也不是来自于自己元宇宙技术是否过关,而是外部对它可能有数据隐私泄露的质疑。

Meta的选择很奇葩,正面刚:要不我就退出欧盟市场。

怎么回事?是什么事让扎克伯格和Meta如此的狠话乱放?

缘起于欧盟新数据保护法。

据欧盟新数据保护法要求,在欧盟范围内收集用户数据的公司需要在欧洲的服务器上保存和处理数据。

然而,Facebook和Instagram的数据一部分在美国服务器中。因此,Meta与欧盟委员会就用户数据回传问题僵持不下。

在近日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年度报告中,Meta向欧盟发出警告,表示“一般数据保护条例”阻碍将用户个人数据传输回美国服务器,公司很有可能会把Facebook和Instagram撤出欧洲。

结果,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周一在巴黎的会议上表示,已经有4年没上脸书了,生活非常棒。

一同参会的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赞同哈贝克发言时表示,没有脸书也会生活得很好。

于是,Meta也只是坚挺了不过“五秒”,随后Meta又对外宣称,绝对没有意愿和计划退出欧洲。

如此反复,Meta到底是肿么了?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胡慧茵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这不过是为了博弈获益而故意放狠话,想要争取更大的砝码,结果欧盟随便揶揄了一下、Meta就露怯了。

事实上,这不是Meta第一次扬言要退出欧洲。

早在2020年,Facebook就曾警告称,如果爱尔兰数据保护委员会继续执行《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即GDPR),禁止与美国共享数据,该公司可能将被迫停止在欧洲的服务。

而在2021年,为抵制澳大利亚一项要求公司为平台新闻文章付费的法律提案,Meta就曾禁止该国用户在该平台上分享或查看新闻内容。

而几天后,Meta便称与澳大利亚“重修旧好”,取消了这项禁令。

本质上这个说法只是一种博弈,通过绑架用户需求的方式来和欧盟的政策争取可能出现的相互妥协。

真退出欧洲,对于Meta来说,将改写这个正在进军元宇宙的社交巨头的未来命运。

不得不说,在Meta欧洲的用户增长出现停滞,元宇宙业务亏损的情况下,任何一个战略支点都不能轻言放弃。

根据Meta2021财年的第四季度财报显示,Meta主营业务的地区构成分别是,美国占营收41.02%、欧洲占营收24.64%,亚太地区占营收22.67%。

因此,它只会是扬言而已。

但这样一个举动,本身也在于欧盟数据保护法对Meta的影响极大,才会出现如此这般的应激反应。

表面上看,这个数据保护会直接作用与Meta的广告收益之上。

大数据分析可能带来的广告精准度,由于相关“锁定”,将不可避免的失准。

转换率、精准达到率以及切合目标个体用户需求的个性化定制广告能力的下滑,都会直接影响到其广告业务在广告主心中的分量。

但最大的影响却不是广告上的,而是可能出现“多米诺骨牌”。

数据服务的合规和合标,等于需要重新搭建数据传输框架和底层服务,同时也将可能对Meta在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相关业务,带来多米诺骨牌式的“数据保护”挑战。

毕竟,欧盟停止将用户数据传输到美国,主要是基于用户隐私安全和与之相关的更深层次的国家安全考量。

大数据下、个人的隐私被透明化,而个体行为逻辑汇聚成的人群行为,则可能成为国家许多生态的缩影,其经济价值和战略意义极大,如果不在底层设计上进行数据保护,则可能带来不可预测的各种风险。

回归到Meta,其自身也处在一次深刻的内部变革之中,尤其是在面对新的颠覆式友商的进击,能否成功升维元宇宙将变得至关重要。

Meta自身的社交属性和内容属性,以及自身巨大的体量,决定了其业务方向具有巨大的惯性,也让其在面对TikTok挑战时,简单的选择拿来主义却遭遇到了滑铁卢。

换言之,元宇宙作为一个新的发展载体,正好承接了其目前的主要业务布局。

因此后续能否真正在元宇宙中开疆拓土,才是衡量其现有业务布局合理性的标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