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卖辣椒包的也要IPO:给肯德基们“打工”,但志不在此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卖辣椒包的也要IPO:给肯德基们“打工”,但志不在此

对于宝立食品来说,虽然在复合调味料板块背靠百胜中国等大客户,但也同时使其背负着较大的风险。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文|松果财经

去年5月份,#四川肯德基辣椒包要收费了#登上微博热搜,引得网友们大呼“噩耗来了”。

尤其让四川网友们不能“接受”的是,收费的“天府椒麻香辣粉”,居然是由上海企业生产。成都网友纷纷破防“在成都吃辣椒的地方,辣椒居然不是成都产的。”

而为“K记”生产辣椒包的,是一家看似名不见经传的调味品企业上海宝立食品。事实上,除了辣椒包外,宝立食品是肯德基主要的调味料供应商之一。

据报道,上海宝立食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日前更新招股书,择日将正式在上交所主板挂牌上市。招股书显示,宝立食品拟募资4.6亿元,主要用于扩大产能和补充流动资金。

在近20年的时间里,宝立食品由最初的间接供应商,逐步发展成为百胜中国调味料五大供应商之一。背靠着百胜这棵大树,宝立食品成功跑到了上市的边缘;与此同时,其过于依赖大客户,也让宝立食品的短板因此而被搬上台面。

千亿复调市场中的隐形巨头

招股书中介绍,宝立食品成立于2001年,主要从事食品调味料的研发生产和技术服务。

除复合调味料外,宝立食品还推出了格式风味的轻烹料理酱包、轻烹料理汤包等轻烹解决方案以及果酱、爆珠、晶球和粉圆等多款饮品甜点配料。

目前宝立食品研发及生产的产品品类覆盖了包括裹粉、面包糠、腌料、撒粉、调味酱、沙拉酱、果酱、调理包、果蔬罐头、烘焙预拌粉、即食饮料等在内的十余个细分品类。

对于大部分C端用户来说,宝立食品的名字都很陌生。这源于宝立食品主要面向B端市场,即为餐饮连锁、大型食品工业企业提供调味料的供应商。

招股书中显示,宝立食品的合作客户包括肯德基、麦当劳、德克士、汉堡王、必胜客、星巴克、正大食品、喜茶等品牌。

在近20年的发展历程里,宝立食品抓住了肯德基等洋快餐品牌在中国的扩张风口,并成功打入百胜中国的供应商渠道,成为其调味料的五大供应商之一。借助百胜中国带来的资源积累,宝立食品也因此水涨船高,逐步拓宽产品及业务布局。

只不过,虽然宝立食品的崛起,与其跟百胜中国的密切联系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但同时也给宝立食品带来了难以绕过的坎。

傍上“大款”,但隐忧尚存

如果纵观宝立食品的整个发展历程,其实也能简单地看做是中国洋快餐行业的一部发展简史。

2001年至2007年间,中国处于改革开放后的加速发展期,人均消费能力大幅提升。作为第一个进入国内市场的快餐品牌肯德基,彼时为了应付麦当劳的竞争,加快在国内市场的脚步,开始寻求国内原材料供应商打造本土化供应产业链。

在这一阶段内,宝立食品通过与百胜上游原材料供应商合作,获取百胜合作体系在技术、工艺及研发上的经验累积。在2007年,宝立食品开始为百胜研发复合调味料产品,正式进入到百胜直接供应商体系之内。

在2008年至2017年间,宝立食品向百胜提供复合调味料,如新奥尔良腌料、灯影牛肉酱等,其中相信许多消费者都不陌生的肯德基“嫩牛五方”,就是使用了宝立食品提供的灯影牛肉酱。

与国际巨头合作,宝立食品建立其较好的口碑,并开始与其他餐饮连锁品牌展开全面合作,促使宝立食品的收入规模迅速增长至5亿元左右。

虽然背靠百胜起家,但过于依赖单一的大客户,会带来较大的风险。

招股书显示,复合调味料是公司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占总营收的近七成。2018至2020间,复合调味料在主营业务的收入占比为71.82%、78.47%、72.78%。

销售模式上宝立食品采用的定制直销的合作模式,即公司根据客户的定制要求进行研发生产。从招股书中也能看到,以百胜中国为首的大客户,是宝立食品主要的营收来源。

在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比在40%-55%之间浮动。其中百胜中国为第一大客户,在2018至2020年间的销售贡献率比例分别为32.81%、30.53%和24.81%。

定制直销的合作模式虽然为宝立食品带来稳定的营收来源,也反过来限制了宝立产品品类的丰富度和经销渠道的狭隘。过度依赖大客户,导致公司在议价能力上较弱,使其难以拥有更高的毛利率。

2018-2020年间,宝立食品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2.51%、33.45%、32.10%。相比之下,已经上市的同行日辰股份,三年间的毛利率分别为49.05%、49.23%、45.8%,远高于宝立食品。

宝立食品在招股书中解释,公司跨国快餐连锁客户的收入占比较日辰股份高,而跨国快餐连锁客户在复合调味料领域的竞争对手主要是味好美和凯爱瑞集团等大型跨国企业,竞争较为激烈,从而导致主营业务毛利率较日辰股份要低。

在激烈的竞争之下,营收结构相对单一的宝立食品,亟需找到一条新的增长曲线。

预制菜风口下,第二曲线在哪?

对于宝立食品来说,虽然在复合调味料板块背靠百胜中国等大客户,但也同时使其背负着较大的风险。宝立食品也意识到了过于依赖单一的大客户所存在的风险。

招股书中宝立食品也提到,若未来百胜中国或其他主要客户减少订单或终止合作,公司存在短期内无法成功开拓其他大客户的风险。

在2月9日百胜中国发布的第四季度及全年财务业绩预告中显示,于2020年同期相比,2021全年百胜中国总营收和净利润虽实现了增长,但经调整后净利润出现下滑。尤其是在2021年第四季度单季,受区域性疫情暴发和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影响,百胜中国总营收同比微增1%,经调整后净利润同比下降93%。

这不免为宝立食品的IPO蒙上了一层不稳定的色彩。在目前全球疫情尚未明朗的当下,宝立食品短时间内将可能也会因百胜中国的受挫而受到波折。为此,宝立食品需要找到一条第二增长曲线。

近几年间,在新消费的浪潮下,不断有新的消费业态诞生,懒人经济、新式茶饮便是其中的重要代表。宝立食品也瞄准了这两块市场,布局轻烹解决方案和饮品甜点配料,寻求在C端打开突破口。

在预制菜风口的催熟下,宝立食品的轻烹解决方案业务发展迅速。2018到2021年上半年,该项业务的营收从2300万增加到2.14亿元,占比从3%上升至30%。除了和百胜等客户展开了轻烹业务上的合作,宝立还收购下游合作客户厨房阿芬,推出“空刻意面”和“捞饭”寻求在C端打开生意。

公开数据显示,空刻意面在推出后连续两年登上天猫双十一意面类销量第一,2020年销量成功突破亿元。

从目前的整个市场情况看,预制菜的热度正愈演愈烈。这对于宝立食品来说无疑是找到第二增长曲线的契机。

依托自身已有业务,宝立食品相对其他后入场的玩家有着天然的优势。本次IPO后,宝立食品将拥有更多资金去开展相关业务的扩张,为减少甚至最终解决过于依赖大客户的经营现状,提供一个具备可操作性的可行未来。

银河证券在近期发布的研报《餐饮行业有望在22Q2之后迎来真正的基本面拐点》中认为:“短期来看,以调味品为代表的餐饮产业链已基本完成筑底过程,行业有望在22Q2之后迎来真正的基本面拐点,实现戴维斯双击。长期来看,随着租金与人力成本不断提升,叠加人口结构变化的因素,复合调味品、速冻食品、预制菜享有广阔的成长空间,我们认为目前已经布局的企业具备先发优势。”

在复合调味料、预制菜市场前景向好的环境下,宝立食品有机会透过已有的业务结构发挥出更多的价值。虽说目前宝立食品尚还未打通第二增长曲线,但至少在这具备确定性的当下,未来依然值得期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百胜中国

3.4k
  • 肯德基卖咖啡,用平价品牌打主场
  • 百胜中国计划2024年进行7.5亿美元股票回购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卖辣椒包的也要IPO:给肯德基们“打工”,但志不在此

对于宝立食品来说,虽然在复合调味料板块背靠百胜中国等大客户,但也同时使其背负着较大的风险。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文|松果财经

去年5月份,#四川肯德基辣椒包要收费了#登上微博热搜,引得网友们大呼“噩耗来了”。

尤其让四川网友们不能“接受”的是,收费的“天府椒麻香辣粉”,居然是由上海企业生产。成都网友纷纷破防“在成都吃辣椒的地方,辣椒居然不是成都产的。”

而为“K记”生产辣椒包的,是一家看似名不见经传的调味品企业上海宝立食品。事实上,除了辣椒包外,宝立食品是肯德基主要的调味料供应商之一。

据报道,上海宝立食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日前更新招股书,择日将正式在上交所主板挂牌上市。招股书显示,宝立食品拟募资4.6亿元,主要用于扩大产能和补充流动资金。

在近20年的时间里,宝立食品由最初的间接供应商,逐步发展成为百胜中国调味料五大供应商之一。背靠着百胜这棵大树,宝立食品成功跑到了上市的边缘;与此同时,其过于依赖大客户,也让宝立食品的短板因此而被搬上台面。

千亿复调市场中的隐形巨头

招股书中介绍,宝立食品成立于2001年,主要从事食品调味料的研发生产和技术服务。

除复合调味料外,宝立食品还推出了格式风味的轻烹料理酱包、轻烹料理汤包等轻烹解决方案以及果酱、爆珠、晶球和粉圆等多款饮品甜点配料。

目前宝立食品研发及生产的产品品类覆盖了包括裹粉、面包糠、腌料、撒粉、调味酱、沙拉酱、果酱、调理包、果蔬罐头、烘焙预拌粉、即食饮料等在内的十余个细分品类。

对于大部分C端用户来说,宝立食品的名字都很陌生。这源于宝立食品主要面向B端市场,即为餐饮连锁、大型食品工业企业提供调味料的供应商。

招股书中显示,宝立食品的合作客户包括肯德基、麦当劳、德克士、汉堡王、必胜客、星巴克、正大食品、喜茶等品牌。

在近20年的发展历程里,宝立食品抓住了肯德基等洋快餐品牌在中国的扩张风口,并成功打入百胜中国的供应商渠道,成为其调味料的五大供应商之一。借助百胜中国带来的资源积累,宝立食品也因此水涨船高,逐步拓宽产品及业务布局。

只不过,虽然宝立食品的崛起,与其跟百胜中国的密切联系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但同时也给宝立食品带来了难以绕过的坎。

傍上“大款”,但隐忧尚存

如果纵观宝立食品的整个发展历程,其实也能简单地看做是中国洋快餐行业的一部发展简史。

2001年至2007年间,中国处于改革开放后的加速发展期,人均消费能力大幅提升。作为第一个进入国内市场的快餐品牌肯德基,彼时为了应付麦当劳的竞争,加快在国内市场的脚步,开始寻求国内原材料供应商打造本土化供应产业链。

在这一阶段内,宝立食品通过与百胜上游原材料供应商合作,获取百胜合作体系在技术、工艺及研发上的经验累积。在2007年,宝立食品开始为百胜研发复合调味料产品,正式进入到百胜直接供应商体系之内。

在2008年至2017年间,宝立食品向百胜提供复合调味料,如新奥尔良腌料、灯影牛肉酱等,其中相信许多消费者都不陌生的肯德基“嫩牛五方”,就是使用了宝立食品提供的灯影牛肉酱。

与国际巨头合作,宝立食品建立其较好的口碑,并开始与其他餐饮连锁品牌展开全面合作,促使宝立食品的收入规模迅速增长至5亿元左右。

虽然背靠百胜起家,但过于依赖单一的大客户,会带来较大的风险。

招股书显示,复合调味料是公司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占总营收的近七成。2018至2020间,复合调味料在主营业务的收入占比为71.82%、78.47%、72.78%。

销售模式上宝立食品采用的定制直销的合作模式,即公司根据客户的定制要求进行研发生产。从招股书中也能看到,以百胜中国为首的大客户,是宝立食品主要的营收来源。

在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比在40%-55%之间浮动。其中百胜中国为第一大客户,在2018至2020年间的销售贡献率比例分别为32.81%、30.53%和24.81%。

定制直销的合作模式虽然为宝立食品带来稳定的营收来源,也反过来限制了宝立产品品类的丰富度和经销渠道的狭隘。过度依赖大客户,导致公司在议价能力上较弱,使其难以拥有更高的毛利率。

2018-2020年间,宝立食品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2.51%、33.45%、32.10%。相比之下,已经上市的同行日辰股份,三年间的毛利率分别为49.05%、49.23%、45.8%,远高于宝立食品。

宝立食品在招股书中解释,公司跨国快餐连锁客户的收入占比较日辰股份高,而跨国快餐连锁客户在复合调味料领域的竞争对手主要是味好美和凯爱瑞集团等大型跨国企业,竞争较为激烈,从而导致主营业务毛利率较日辰股份要低。

在激烈的竞争之下,营收结构相对单一的宝立食品,亟需找到一条新的增长曲线。

预制菜风口下,第二曲线在哪?

对于宝立食品来说,虽然在复合调味料板块背靠百胜中国等大客户,但也同时使其背负着较大的风险。宝立食品也意识到了过于依赖单一的大客户所存在的风险。

招股书中宝立食品也提到,若未来百胜中国或其他主要客户减少订单或终止合作,公司存在短期内无法成功开拓其他大客户的风险。

在2月9日百胜中国发布的第四季度及全年财务业绩预告中显示,于2020年同期相比,2021全年百胜中国总营收和净利润虽实现了增长,但经调整后净利润出现下滑。尤其是在2021年第四季度单季,受区域性疫情暴发和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影响,百胜中国总营收同比微增1%,经调整后净利润同比下降93%。

这不免为宝立食品的IPO蒙上了一层不稳定的色彩。在目前全球疫情尚未明朗的当下,宝立食品短时间内将可能也会因百胜中国的受挫而受到波折。为此,宝立食品需要找到一条第二增长曲线。

近几年间,在新消费的浪潮下,不断有新的消费业态诞生,懒人经济、新式茶饮便是其中的重要代表。宝立食品也瞄准了这两块市场,布局轻烹解决方案和饮品甜点配料,寻求在C端打开突破口。

在预制菜风口的催熟下,宝立食品的轻烹解决方案业务发展迅速。2018到2021年上半年,该项业务的营收从2300万增加到2.14亿元,占比从3%上升至30%。除了和百胜等客户展开了轻烹业务上的合作,宝立还收购下游合作客户厨房阿芬,推出“空刻意面”和“捞饭”寻求在C端打开生意。

公开数据显示,空刻意面在推出后连续两年登上天猫双十一意面类销量第一,2020年销量成功突破亿元。

从目前的整个市场情况看,预制菜的热度正愈演愈烈。这对于宝立食品来说无疑是找到第二增长曲线的契机。

依托自身已有业务,宝立食品相对其他后入场的玩家有着天然的优势。本次IPO后,宝立食品将拥有更多资金去开展相关业务的扩张,为减少甚至最终解决过于依赖大客户的经营现状,提供一个具备可操作性的可行未来。

银河证券在近期发布的研报《餐饮行业有望在22Q2之后迎来真正的基本面拐点》中认为:“短期来看,以调味品为代表的餐饮产业链已基本完成筑底过程,行业有望在22Q2之后迎来真正的基本面拐点,实现戴维斯双击。长期来看,随着租金与人力成本不断提升,叠加人口结构变化的因素,复合调味品、速冻食品、预制菜享有广阔的成长空间,我们认为目前已经布局的企业具备先发优势。”

在复合调味料、预制菜市场前景向好的环境下,宝立食品有机会透过已有的业务结构发挥出更多的价值。虽说目前宝立食品尚还未打通第二增长曲线,但至少在这具备确定性的当下,未来依然值得期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