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写】踢球的女孩有前途吗?上海“女足摇篮”交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踢球的女孩有前途吗?上海“女足摇篮”交卷

足球,会给女孩们带来怎样的未来?

普陀女足赴全国各地参加比赛,取得不俗战绩。图片来源:金沙江路小学

记者 | 杨舒鸿吉

编辑 | 刘素楠

在顾丽娟的印象中,送女孩来踢球的家长,起初带着不同的期许,比如培养兴趣爱好、锻炼性格,但是最终驱使他们放弃的理由大多是对前途的担忧。

10年前,顾丽娟从大学毕业,成为上海市普陀区青少年足球学校一名女足教练。如今,经由她手获得正规训练的小女足队员超过100人次。

这些女孩开始踢球的年龄不超过10岁。之后,在她们之中,有人从普陀足校起步成为职业球员,先后有53名女孩成为了“国脚”;也有小球员在这里升学,进入大学校园,最后融入上海的都市生活;也有人中途放弃,回归原籍,从此过上与足球无关的生活。

2022年2月7日晚,在第20届女足亚洲杯决赛中,中国女足时隔16年后再夺亚洲杯冠军。这座新的奖杯让已经成立30年的普陀女足、这座被誉为“女足摇篮”的青训学校再次受到关注。

足球,会给女孩们带来怎样的未来?

2022年2月7日是农历大年初五,顾丽娟开始了新一年的忙碌。她手下三、四年级的20多个小队员如约来到球场集合,开展寒假特训。

特训从2月7日一直延续到学校开学,从每天早上9点开始,中午是休息和午餐时间,下午2点至5点继续训练。平时训练,女孩们在校寄宿,而特训期间,她们可以每天回家住宿。

今年的训练任务尤其重要,因为这支队伍,将是接下来征战上海市第十七届运动会的主要班底。从第十二届运动会至今,普陀女足力压其他参赛球队,稳稳将冠军奖杯握在手里。

今年10岁的83号球员印子欣和9岁的20号球员崔欣语是这支队伍的绝对主力。训练中,她们俩搭档训练持球突破和拦截。

个子高挑的印子欣运球推进,崔欣语果断下地滑铲,两人翻到在地,崔欣语表情有些懊恼,但是很快她们就互相牵着手起身,继续下一轮对抗练习。这样的对抗练习在一天之内至少要训练百余遍。

虽然年龄小,其实两个女足小队员已经踢了5年足球,属于“老队员”。印子欣告诉记者,当初看到男孩在草地上踢球,觉得很好玩,就报名参加了球队,从此喜欢上了足球。她梦想着未来能够像C罗那样,加入国家队,征战世界杯。

崔欣语则经过认真选择决定加入球队。她告诉记者,4岁的时候,父母曾询问过她:“学习、足球之间,你愿意选哪个?”她选择了后者,从此成为了短发、皮肤黝黑的球场“小梅西”,驰骋绿茵场。

顾丽娟看着她们训练的样子,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顾丽娟在指导小球员训练。图片来源:金沙江路小学

1994年,顾丽娟进入上海市普陀区青少年足球学校,成为普陀女足的“初代”队员之一,师从钱惠和张翔两位教练——他们是普陀女足“体教结合”模式的奠基人。

就在此前一年,从上海体育学院毕业之后,曾是河南女足球员的钱惠来到普陀区金沙江路小学,成为学校女队的教练。

那时,女子足球运动刚刚在全世界范围内兴起,在当年举行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女足比赛首次纳入大运会。两年后,中国女足出征第二届女足世界杯,获得殿军。女足运动因此在国内受到关注,“铿锵玫瑰”的美名传遍全国。

在钱惠、张翔夫妇来到普陀女足之前,普陀足校女队里总共11名球员,没有配备专职女足教练。据《新闻晨报》报道称,钱惠进校以后,花了三、四年时间,在全区各所小学挖掘苗子。随后,女足球队的队员扩充到了30多人。

但在升学的现实面前,女孩们能否坚持踢下去,成为当时教练团队、校方和家长的主要顾虑。

钱惠在接受《新闻晨报》采访时表示:“搞体育的人最担心没有出路,等当了教练,最焦虑的就是队员的出路。把小孩子招进来,给了她们一个进口,不能不给她们出口啊!”

钱惠教练带领球员拿到比赛冠军。受访者供图

好在,随着钱惠的不断呼吁,上海普陀区体育部门和教育部门通力合作,打通了这批小球员的升学通道。

现任上海市普陀区金沙江路小学校长李海军告诉界面新闻,小球员在金沙江路小学接受初步训练,之后可以直升梅陇中学接受初中教育,到高中阶段可以直接进入曹杨二中。从此,普陀女足形成 金小为龙尾、梅中为龙身、曹杨二中为龙头的“一条龙”体教结合模式。

对上海家长而言,这是一条富有吸引力的升学路径。这一模式,也保障了普陀女足29年持续培养足球人才的可持续性。

正是因为没有升学的忧虑,顾丽娟幼时得以进入普陀女足接受训练,“尽管当时女子足球尚未形成气候”。

在普陀女足,顾丽娟日复一日训练,课后加班加点补习功课,晚自修之后还要面对独立自主的寄宿生活。

她也是“一条龙”体教结合模式的受益者。在普陀女足完成培训之后,她并没有像队友那样进入职业队,而是考入了上海体育学院运动训练专业,成为一名大学生,实现了“大学梦”。

校长李海军透露,实际上,经由普陀女足的培训体系,小球员们除了选拔进体校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之外,还有机会进入足球俱乐部。此外,她们还可以通过普通高考或者体育高考,进入相应的大学学习。

资料显示,迄今为止,普陀女足已累计为国家队输送运动员53人次,输送至一线运动队及俱乐部49人,输送至二线运动队176人。实现“大学梦”的女足队员中,不乏复旦大学和同济大学等名校学生。

在总结普陀女足近30年的成长历程时,李海军认为,“一条龙”模式的成功之处,在于形成了校内、校外共同努力、相互协调的机制。

他进一步解释道,在国家倡导体育运动的过程中,很多大学都成立了女子专业足球队,需要女足人才,这也对女孩们今后的大学志愿提供了方向,这是足校吸引孩子进来踢球的一个重要原因。

“中国足球的未来在校园,在体教结合的背景下,足球运动员的未来才有了保障。”李海军说。

事实上,截至2018年,中国足球已在北京、上海、江苏、山东等省市建立了14家全国女足青训中心,并将在美国建立女足国际青训中心,同时聘请了4名女足青训方面的专家担任女足青训总监。

记者注意到,这14所女足训练中心内,多数已与当地学校进行合作,比如成都足协女足青训中心日常训练安排在棠湖中学与温江实验中学进行,现有U18、U16、U14、U12、U11五支不同年龄段梯队、共配备十六名教练员(含外教两名),共有球员百余名及3名队医;武汉女足青训中心与名校武汉市育才高中及武汉市七一中学(初中)合作办队。

同时,中国足球协会还于2021年7月20日至7月29日在中国足球协会训练基地举办了U-13女子足球精英训练营,这是进入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继U-16、U-15、U-14单年龄段训练营顺利举办之后,中国足球协会首次组织开展该年龄段全国训练营。

在2021年中国足协U-13女子足球精英训练营中,上海的6名女足球员通过人才评估,被评为“希望之星”。她们的信息被录入大数据平台,中国足协将进一步加强对于天赋球员的跟踪和成长记录。

普陀女足的小球员的比赛对手,经常是同龄的男足队员。受访者供图

当然,在更加多元的成才路径面前,顾丽娟也曾目睹不少天赋球员的离队。

“在10年前,送女孩来踢球的家长的想法更加直接,想要升学、想要给孩子谋一个出路,如今的家长更希望孩子在这项运动中寻找到纯粹的快乐,即便这项高对抗性的运动可能会给孩子带来伤病的困扰。”顾丽娟观察到这一变化,“也有天赋球员确实是因为对前途的不确定性而离开,但是随着成才模式的成熟,她们更关注自己的技术能否提高,也因此有了压力。”

李海军对界面新闻指出,足球青训的成功与否,不仅在于校园内的训练,还需要校园之外的资源配合。

顾丽娟说,随着越来越多的孩子愿意踢球,青少年足球教练存在缺口。一般一支队伍需要至少2名教练,但现实的情况却是一个教练挑起大梁,同时管理孩子的训练和生活。

此外,李海军指出,足球相关的设施建设应该提速。随着普陀女足“一条龙”体教结合模式的成功,在其辐射带动作用下,金小周围的几所学校也纷纷开展了校园足球的探索,越来越多的孩子来参与这项运动,但是场地空间不足成为一大瓶颈。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上海市体育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到2025年,上海体育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明显增强,基本建成全球著名体育城市。规划提出,将增加市民身边的体育健身设施,大力推进社区市民健身中心、市民健身步道、市民球场、市民益智健身苑点、体育公园、城市绿道、自行车道以及足球、冰雪运动等场地设施建设。

李海军透露,随着普陀女足名气的提升,相关部门的支持政策即将到位,多块足球场地的需求也得到了上级政府部门的支持。

2022年,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公布“十四五”期间首批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的通知》,确定上海市、成都市、武汉市、深圳市、广州市、长春市、重庆市、大连市、青岛市等九个城市为“十四五”期间首批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

顾丽娟说:“只要这些女孩不放弃踢球,我也不会放弃做青少年女子足球教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特写】踢球的女孩有前途吗?上海“女足摇篮”交卷

足球,会给女孩们带来怎样的未来?

普陀女足赴全国各地参加比赛,取得不俗战绩。图片来源:金沙江路小学

记者 | 杨舒鸿吉

编辑 | 刘素楠

在顾丽娟的印象中,送女孩来踢球的家长,起初带着不同的期许,比如培养兴趣爱好、锻炼性格,但是最终驱使他们放弃的理由大多是对前途的担忧。

10年前,顾丽娟从大学毕业,成为上海市普陀区青少年足球学校一名女足教练。如今,经由她手获得正规训练的小女足队员超过100人次。

这些女孩开始踢球的年龄不超过10岁。之后,在她们之中,有人从普陀足校起步成为职业球员,先后有53名女孩成为了“国脚”;也有小球员在这里升学,进入大学校园,最后融入上海的都市生活;也有人中途放弃,回归原籍,从此过上与足球无关的生活。

2022年2月7日晚,在第20届女足亚洲杯决赛中,中国女足时隔16年后再夺亚洲杯冠军。这座新的奖杯让已经成立30年的普陀女足、这座被誉为“女足摇篮”的青训学校再次受到关注。

足球,会给女孩们带来怎样的未来?

2022年2月7日是农历大年初五,顾丽娟开始了新一年的忙碌。她手下三、四年级的20多个小队员如约来到球场集合,开展寒假特训。

特训从2月7日一直延续到学校开学,从每天早上9点开始,中午是休息和午餐时间,下午2点至5点继续训练。平时训练,女孩们在校寄宿,而特训期间,她们可以每天回家住宿。

今年的训练任务尤其重要,因为这支队伍,将是接下来征战上海市第十七届运动会的主要班底。从第十二届运动会至今,普陀女足力压其他参赛球队,稳稳将冠军奖杯握在手里。

今年10岁的83号球员印子欣和9岁的20号球员崔欣语是这支队伍的绝对主力。训练中,她们俩搭档训练持球突破和拦截。

个子高挑的印子欣运球推进,崔欣语果断下地滑铲,两人翻到在地,崔欣语表情有些懊恼,但是很快她们就互相牵着手起身,继续下一轮对抗练习。这样的对抗练习在一天之内至少要训练百余遍。

虽然年龄小,其实两个女足小队员已经踢了5年足球,属于“老队员”。印子欣告诉记者,当初看到男孩在草地上踢球,觉得很好玩,就报名参加了球队,从此喜欢上了足球。她梦想着未来能够像C罗那样,加入国家队,征战世界杯。

崔欣语则经过认真选择决定加入球队。她告诉记者,4岁的时候,父母曾询问过她:“学习、足球之间,你愿意选哪个?”她选择了后者,从此成为了短发、皮肤黝黑的球场“小梅西”,驰骋绿茵场。

顾丽娟看着她们训练的样子,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顾丽娟在指导小球员训练。图片来源:金沙江路小学

1994年,顾丽娟进入上海市普陀区青少年足球学校,成为普陀女足的“初代”队员之一,师从钱惠和张翔两位教练——他们是普陀女足“体教结合”模式的奠基人。

就在此前一年,从上海体育学院毕业之后,曾是河南女足球员的钱惠来到普陀区金沙江路小学,成为学校女队的教练。

那时,女子足球运动刚刚在全世界范围内兴起,在当年举行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女足比赛首次纳入大运会。两年后,中国女足出征第二届女足世界杯,获得殿军。女足运动因此在国内受到关注,“铿锵玫瑰”的美名传遍全国。

在钱惠、张翔夫妇来到普陀女足之前,普陀足校女队里总共11名球员,没有配备专职女足教练。据《新闻晨报》报道称,钱惠进校以后,花了三、四年时间,在全区各所小学挖掘苗子。随后,女足球队的队员扩充到了30多人。

但在升学的现实面前,女孩们能否坚持踢下去,成为当时教练团队、校方和家长的主要顾虑。

钱惠在接受《新闻晨报》采访时表示:“搞体育的人最担心没有出路,等当了教练,最焦虑的就是队员的出路。把小孩子招进来,给了她们一个进口,不能不给她们出口啊!”

钱惠教练带领球员拿到比赛冠军。受访者供图

好在,随着钱惠的不断呼吁,上海普陀区体育部门和教育部门通力合作,打通了这批小球员的升学通道。

现任上海市普陀区金沙江路小学校长李海军告诉界面新闻,小球员在金沙江路小学接受初步训练,之后可以直升梅陇中学接受初中教育,到高中阶段可以直接进入曹杨二中。从此,普陀女足形成 金小为龙尾、梅中为龙身、曹杨二中为龙头的“一条龙”体教结合模式。

对上海家长而言,这是一条富有吸引力的升学路径。这一模式,也保障了普陀女足29年持续培养足球人才的可持续性。

正是因为没有升学的忧虑,顾丽娟幼时得以进入普陀女足接受训练,“尽管当时女子足球尚未形成气候”。

在普陀女足,顾丽娟日复一日训练,课后加班加点补习功课,晚自修之后还要面对独立自主的寄宿生活。

她也是“一条龙”体教结合模式的受益者。在普陀女足完成培训之后,她并没有像队友那样进入职业队,而是考入了上海体育学院运动训练专业,成为一名大学生,实现了“大学梦”。

校长李海军透露,实际上,经由普陀女足的培训体系,小球员们除了选拔进体校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之外,还有机会进入足球俱乐部。此外,她们还可以通过普通高考或者体育高考,进入相应的大学学习。

资料显示,迄今为止,普陀女足已累计为国家队输送运动员53人次,输送至一线运动队及俱乐部49人,输送至二线运动队176人。实现“大学梦”的女足队员中,不乏复旦大学和同济大学等名校学生。

在总结普陀女足近30年的成长历程时,李海军认为,“一条龙”模式的成功之处,在于形成了校内、校外共同努力、相互协调的机制。

他进一步解释道,在国家倡导体育运动的过程中,很多大学都成立了女子专业足球队,需要女足人才,这也对女孩们今后的大学志愿提供了方向,这是足校吸引孩子进来踢球的一个重要原因。

“中国足球的未来在校园,在体教结合的背景下,足球运动员的未来才有了保障。”李海军说。

事实上,截至2018年,中国足球已在北京、上海、江苏、山东等省市建立了14家全国女足青训中心,并将在美国建立女足国际青训中心,同时聘请了4名女足青训方面的专家担任女足青训总监。

记者注意到,这14所女足训练中心内,多数已与当地学校进行合作,比如成都足协女足青训中心日常训练安排在棠湖中学与温江实验中学进行,现有U18、U16、U14、U12、U11五支不同年龄段梯队、共配备十六名教练员(含外教两名),共有球员百余名及3名队医;武汉女足青训中心与名校武汉市育才高中及武汉市七一中学(初中)合作办队。

同时,中国足球协会还于2021年7月20日至7月29日在中国足球协会训练基地举办了U-13女子足球精英训练营,这是进入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继U-16、U-15、U-14单年龄段训练营顺利举办之后,中国足球协会首次组织开展该年龄段全国训练营。

在2021年中国足协U-13女子足球精英训练营中,上海的6名女足球员通过人才评估,被评为“希望之星”。她们的信息被录入大数据平台,中国足协将进一步加强对于天赋球员的跟踪和成长记录。

普陀女足的小球员的比赛对手,经常是同龄的男足队员。受访者供图

当然,在更加多元的成才路径面前,顾丽娟也曾目睹不少天赋球员的离队。

“在10年前,送女孩来踢球的家长的想法更加直接,想要升学、想要给孩子谋一个出路,如今的家长更希望孩子在这项运动中寻找到纯粹的快乐,即便这项高对抗性的运动可能会给孩子带来伤病的困扰。”顾丽娟观察到这一变化,“也有天赋球员确实是因为对前途的不确定性而离开,但是随着成才模式的成熟,她们更关注自己的技术能否提高,也因此有了压力。”

李海军对界面新闻指出,足球青训的成功与否,不仅在于校园内的训练,还需要校园之外的资源配合。

顾丽娟说,随着越来越多的孩子愿意踢球,青少年足球教练存在缺口。一般一支队伍需要至少2名教练,但现实的情况却是一个教练挑起大梁,同时管理孩子的训练和生活。

此外,李海军指出,足球相关的设施建设应该提速。随着普陀女足“一条龙”体教结合模式的成功,在其辐射带动作用下,金小周围的几所学校也纷纷开展了校园足球的探索,越来越多的孩子来参与这项运动,但是场地空间不足成为一大瓶颈。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上海市体育发展“十四五”规划》提出,到2025年,上海体育综合实力和国际影响力明显增强,基本建成全球著名体育城市。规划提出,将增加市民身边的体育健身设施,大力推进社区市民健身中心、市民健身步道、市民球场、市民益智健身苑点、体育公园、城市绿道、自行车道以及足球、冰雪运动等场地设施建设。

李海军透露,随着普陀女足名气的提升,相关部门的支持政策即将到位,多块足球场地的需求也得到了上级政府部门的支持。

2022年,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公布“十四五”期间首批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的通知》,确定上海市、成都市、武汉市、深圳市、广州市、长春市、重庆市、大连市、青岛市等九个城市为“十四五”期间首批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

顾丽娟说:“只要这些女孩不放弃踢球,我也不会放弃做青少年女子足球教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