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与反政府武装停火 哥伦比亚在怀疑声中期待久违的和平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与反政府武装停火 哥伦比亚在怀疑声中期待久违的和平

“这个恐怖长夜可能就要结束了,通向和平与光明之路即将开启。6月23日,我们将宣布为#战争的最后一天。”

图片来源:网络

哥伦比亚向结束长达半个世纪的国内冲突卖出了坚实一步。该国政府与革命武装力量(Farc)6月22日在古巴首都哈瓦那达成双边停火协议,同意放下武器。

双方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已就如何解除武装的问题达成一致。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曾在6月20日表示,最终的和平协议有望在7月20日前签署。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说,最终协议将为一场持续超过50年的武装冲突划上句号。这场冲突估计已造成22万人丧生,将近700万人被迫离开家园。

哥伦比亚政府发言人杜兰(Marcela Duran)在声明中说:“哥伦比亚政府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对公众宣布,我们已经成功就决定性的双边停火、解除武装、安全保障以及打击有组织犯罪团伙事宜达成一致。”

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指挥官洛萨达(Carlos Lozada)则在推特上写道:“这个恐怖长夜可能就要结束了,通向和平与光明之路即将开启。6月23日,我们将宣布为#战争的最后一天。”

这一天,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将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领导人希门尼斯(Timoleon Jimenez)在哈瓦那主持会议,公布双边协议的细节。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和挪威外相布伦德(Borge Brende)将作为担保国代表出席。在现场见证这历史一刻的,还有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智利总统巴切莱特和萨尔瓦多、多米尼加共和国的总统,以及来自美国和欧盟的代表。

目前,双方仍需要就整体和平协议的落实、核查和通过等事宜建立机制。政府希望将协议送交民众以进行直接投票,让他们发出自己的声音。

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则表示,他们更希望召集一次修宪会议,将协议内容纳入哥伦比亚宪法。

除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外,该国其它反政府游击队也已与政府接触,谈判全面结束内战。政府与游击队于2012年11月开始在哈瓦那开始和平谈判,就土地改革、政治参与、消除毒品、解除武装以及受害者赔偿和人员安置问题进行了多轮谈判。

尽管出现了历史性进展,但在不少人看来,这支反政府武装的成员参与的非法活动可能仍然不会结束。美国禁毒署国际行动部门前负责人维吉尔(Mike Vigil)曾对Business Insider说:“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现在已是该国最大的贩毒网络,即便达成协议,很多该组织成员仍会继续贩毒活动。”

不少哥伦比亚的其他非法组织已从起义者摇身变为政治人物,但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对非法活动的参与及其暴力策略,可能会阻止其融入真正的公众生活。

有民调显示,有77%的哥伦比亚人不希望该组织参与政治。今年4月,哥伦比亚各地爆发示威游行,抗议政府与该组织游击队的和平进程

曾经为打击贩毒提供建议的绿色贝雷帽退伍老兵曼恩(Scott Mann)说:“他们已经失去了政治理想,在麦德林(Medellin)和卡里(Cali)贩毒集团没落后,他们填补了空缺,开始与魔鬼共舞。走这样一条路的代价就是,他们失去了意识形态的威力。”

此前,哥伦比亚民众对和平进程的前景一直持怀疑态度,不抱有过高期望,但他们大多表示,如果能签署和平协议,他们将表示欢迎

31岁的建筑工人Francisco Augusto Preciado Alarcon说:“哥伦比亚还有很多其他武装组织。签署了协议是件好事,但那些其他组织和(右翼)准军事组织呢,又该拿他们怎么办?我会在公投中投票反对这样的协议,因为在哥伦比亚永远不会有成功的和平进程。”

20岁的旅游和酒店管理学生Lina Maria Naranjo Orozco说:“我对和平进程没什么信心,我认为政府没有力量为国家带来和平。但我觉得(签署一项和平)协议会很有用,特别是对我们年轻一代来说。我还没有就公投做出决定,或许更倾向赞成吧,但也可能投不赞成票。”

35岁的演员Cesar Saleh说:“我认为双方都有达成最终协议的意愿。我们已经厌倦了战争。我相信这是非法武装组织重新融入社会的大好机会。他们也是哥伦比亚人。如果签署协议,我们将进入后冲突时代,国家资源可以被重新引向教育、社会福利、艺术和剧场。我会在公投中投赞成票,毕竟这是唯一的机会。”

19岁的仓库员工Ismael Martinez Fuentes说:“我对和平进程几乎没有信心。和平协议也不会改变什么。和平不可能达成,坏人太多了。我会投票反对。”

52岁的个体户William Pulgarin说:“我对和平进程没什么信心。我已经听过太多谎言,不知该信谁的。但如果和平协议签署了,我确实认为它将会大幅改变很多事。那将意味着更多的社会投资,更多的就业。对人们来说所有事都会变好。我还没想好如何在公投中投票。我需要再想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天下事,请戳天下首页(tianxia.jiemian.com)。动动手指,长按二维码,关注【最天下】微信公众号:theveryworld (如果长按不行,就麻烦看官扫下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与反政府武装停火 哥伦比亚在怀疑声中期待久违的和平

“这个恐怖长夜可能就要结束了,通向和平与光明之路即将开启。6月23日,我们将宣布为#战争的最后一天。”

图片来源:网络

哥伦比亚向结束长达半个世纪的国内冲突卖出了坚实一步。该国政府与革命武装力量(Farc)6月22日在古巴首都哈瓦那达成双边停火协议,同意放下武器。

双方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已就如何解除武装的问题达成一致。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曾在6月20日表示,最终的和平协议有望在7月20日前签署。

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说,最终协议将为一场持续超过50年的武装冲突划上句号。这场冲突估计已造成22万人丧生,将近700万人被迫离开家园。

哥伦比亚政府发言人杜兰(Marcela Duran)在声明中说:“哥伦比亚政府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对公众宣布,我们已经成功就决定性的双边停火、解除武装、安全保障以及打击有组织犯罪团伙事宜达成一致。”

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指挥官洛萨达(Carlos Lozada)则在推特上写道:“这个恐怖长夜可能就要结束了,通向和平与光明之路即将开启。6月23日,我们将宣布为#战争的最后一天。”

这一天,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将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领导人希门尼斯(Timoleon Jimenez)在哈瓦那主持会议,公布双边协议的细节。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古巴总统劳尔·卡斯特罗和挪威外相布伦德(Borge Brende)将作为担保国代表出席。在现场见证这历史一刻的,还有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智利总统巴切莱特和萨尔瓦多、多米尼加共和国的总统,以及来自美国和欧盟的代表。

目前,双方仍需要就整体和平协议的落实、核查和通过等事宜建立机制。政府希望将协议送交民众以进行直接投票,让他们发出自己的声音。

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则表示,他们更希望召集一次修宪会议,将协议内容纳入哥伦比亚宪法。

除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外,该国其它反政府游击队也已与政府接触,谈判全面结束内战。政府与游击队于2012年11月开始在哈瓦那开始和平谈判,就土地改革、政治参与、消除毒品、解除武装以及受害者赔偿和人员安置问题进行了多轮谈判。

尽管出现了历史性进展,但在不少人看来,这支反政府武装的成员参与的非法活动可能仍然不会结束。美国禁毒署国际行动部门前负责人维吉尔(Mike Vigil)曾对Business Insider说:“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现在已是该国最大的贩毒网络,即便达成协议,很多该组织成员仍会继续贩毒活动。”

不少哥伦比亚的其他非法组织已从起义者摇身变为政治人物,但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对非法活动的参与及其暴力策略,可能会阻止其融入真正的公众生活。

有民调显示,有77%的哥伦比亚人不希望该组织参与政治。今年4月,哥伦比亚各地爆发示威游行,抗议政府与该组织游击队的和平进程

曾经为打击贩毒提供建议的绿色贝雷帽退伍老兵曼恩(Scott Mann)说:“他们已经失去了政治理想,在麦德林(Medellin)和卡里(Cali)贩毒集团没落后,他们填补了空缺,开始与魔鬼共舞。走这样一条路的代价就是,他们失去了意识形态的威力。”

此前,哥伦比亚民众对和平进程的前景一直持怀疑态度,不抱有过高期望,但他们大多表示,如果能签署和平协议,他们将表示欢迎

31岁的建筑工人Francisco Augusto Preciado Alarcon说:“哥伦比亚还有很多其他武装组织。签署了协议是件好事,但那些其他组织和(右翼)准军事组织呢,又该拿他们怎么办?我会在公投中投票反对这样的协议,因为在哥伦比亚永远不会有成功的和平进程。”

20岁的旅游和酒店管理学生Lina Maria Naranjo Orozco说:“我对和平进程没什么信心,我认为政府没有力量为国家带来和平。但我觉得(签署一项和平)协议会很有用,特别是对我们年轻一代来说。我还没有就公投做出决定,或许更倾向赞成吧,但也可能投不赞成票。”

35岁的演员Cesar Saleh说:“我认为双方都有达成最终协议的意愿。我们已经厌倦了战争。我相信这是非法武装组织重新融入社会的大好机会。他们也是哥伦比亚人。如果签署协议,我们将进入后冲突时代,国家资源可以被重新引向教育、社会福利、艺术和剧场。我会在公投中投赞成票,毕竟这是唯一的机会。”

19岁的仓库员工Ismael Martinez Fuentes说:“我对和平进程几乎没有信心。和平协议也不会改变什么。和平不可能达成,坏人太多了。我会投票反对。”

52岁的个体户William Pulgarin说:“我对和平进程没什么信心。我已经听过太多谎言,不知该信谁的。但如果和平协议签署了,我确实认为它将会大幅改变很多事。那将意味着更多的社会投资,更多的就业。对人们来说所有事都会变好。我还没想好如何在公投中投票。我需要再想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天下事,请戳天下首页(tianxia.jiemian.com)。动动手指,长按二维码,关注【最天下】微信公众号:theveryworld (如果长按不行,就麻烦看官扫下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