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抖音电商的物流病:上火的最后一公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抖音电商的物流病:上火的最后一公里

音尊达能治好这位新晋巨人的“跛脚”吗?

文|雪豹财经社 高旭洋

终于完成换货,穿上合身的衣服时,距离刘沐阳初次在抖音下单,已经过去了15天。

刚收到衣服时,刘沐阳发现号码偏大,然而通过抖音电商售后两度更换快递公司后,他依然没有等来上门取件的快递员。折腾八天后,刘沐阳再次向抖音商家求助,只收到一句:“那你自己寄过来吧”。

1203公里外,在抖音电商做护肤品销售的钟云也正为物流问题烦恼。钟云告诉雪豹财经社,自己店铺内90%的差评来自物流服务,差评原因大多是快递在中转站停留时间过长、没有送货上门等。

抖音官方数据也显示,快递原因导致的退货中,末端派送问题占比超过50%。

蹩脚的快递服务,放在社交电商发展初期还不是主要矛盾,可随着抖音已经成为万亿GMV(成交总额)的巨人,这只“跛脚”就有可能让巨人跌倒。

商务部电子商务专家洪涛告诉雪豹财经社:2021年,国内的快件量超过1000亿件,2022年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物流末端的竞争愈加激烈,必然对服务质量提出更高的要求。

“最后一公里”再也不是抖音电商角落里的刺痛,而是太阳底下刺眼的顽疾。这个新晋电商巨人,到底是打算建立物流整合系统,还是自建物流体系,引人关注。

新年以来,抖音电商测试意在提高物流末端服务能力的“音尊达”,开始对顽疾下药。

药方已出,药效如何?

“跛脚”的巨人

如果以2018年3月上线“购物车”算起的话,抖音入局电商还不到4年。然而从GMV增速来看,抖音可不像电商“新人”。

2021年10月,抖音电商副总裁木青宣布:1月至9月,抖音电商GMV同比增长了7.9倍。据多家媒体报道,2021年,彼时3岁的抖音电商给自己定下的年成长目标是万亿GMV。中信建投数据显示,淘宝、天猫、京东实现万亿GMV,分别用了10年、7年和13年。

成立第3年即冲击万亿GMV的同时,末端物流服务却始终是“巨人的跛脚”。

个中原因,表面上看是抖音平台对物流的介入不足。钟云告诉雪豹财经社,作为抖音商户,过往所用物流服务都是自行联系的,售后也全部由自己公司负责,仅在因疫情等不可控因素被投诉时,才能向平台申诉。在这种模式下,抖音平台在物流方面的作为更像是“物流数据的汇总和显示”。

面对用户和商家,这种末端物流服务的不足,导致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因物流带来的不愉快,刘沐阳给了商家差评,他告诉雪豹财经社,除非确定物流有保障,自己不会再考虑在抖音电商购物。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雪豹财经社也看到大量对快递不上门取件或商家虚假发货的物流投诉。

商家同样有苦水要诉。钟云对雪豹财经社表示:“我们已经做到一切该做的,但物流这种我们无法控制的问题,却让我们在抖音电商的差评率数据非常难看。”

末端物流给商家带来的伤害,还不止于用户投诉,也有平台给商家的压力。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商家称,因为物流公司和电商平台信息的脱节,自己被平台判定“通过不正当方式获取虚假的商品销量”,在提供了手中的物流证明后,依然被平台扣除了违规积分和保证金。

各大电商在物流末端的激烈竞争让抖音的短板更为扎眼:在“最后一公里”,京东有约20万自有配送人员在保障服务质量;阿里则依托菜鸟驿站持续进击,2021年4月15日起,北上杭的淘宝、天猫包裹已可由菜鸟驿站站点送货上门,允诺当日15点前选择上门的包裹在当天送达。

抖音的物流病,刺痛了商家、用户,也有碍抖音电商自身的下一步发展。

抖音的药方

音尊达上线,是抖音为自己开出的药方。

音尊达是抖音联合中通、圆通、韵达等快递公司推出的快递服务。提供送货上门、末端优先派送、末端投诉获赔等服务。很明显,这是抖音在试图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引发的矛盾。

在雪豹财经社接触的部分商户看来,新年后可以为部分单笔订单购买音尊达服务了,从商户体验来看,相当于购买了“服务险”:一方面快递公司会“承诺”提供送货上门等服务,另一方面,一旦消费者因未送货上门等问题发起投诉,商户可以获得快递公司的赔偿——不但用户可以投诉商家,商家也能投诉快递公司了。

从服务水平上看,音尊达介于普通物流服务与高端物流服务之间。京尊达是京东推出的高端物流服务,要订购京尊达服务,用户需多付49元,之后能够获得快递人员着正装、戴白手套,驾驶汽车送货的待遇。

音尊达与京尊达相比,差距不仅是49元的收费,从决策和物流体系来看,音尊达和京尊达有着本质的区别。

从决策体系来看,音尊达将是否购买的选择权交给商家,费用也是由商家来出。而京尊达的选择权则在用户,费用是用户来出。

从物流体系来看,京尊达依托于京东自建的物流体系,音尊达则是抖音与中通、圆通等快递公司合作推出的服务,是一个资源整合平台,在以轻资产整合的方式提升末端物流服务能力。

商务部电子商务专家洪涛告诉雪豹财经社,音尊达最主要的特色是通过与快递公司的合作建成了一个从产品销售到物流服务的完整体系,平台、直播、物流形成了一条供应链。这种方式也能够凸显新经济的渠道整合优势。音尊达在介绍中也提道,除现有的三家快递公司外,其余快递也在陆续接入中。

音尊达这味药也有“药引子”,使用音尊达的一项必要条件,就是采用抖音的自有面单系统(快递包裹的“身份证”)。2021年8月,抖音电商开始全面切换为自有电子面单系统,上线音尊达,对快递公司的整合力度加强,有助于抖音进一步推广自有面单系统,掌握更多的用户数据。

不过,目前来看音尊达还尚属试水状态,抖音仅推荐商家为部分订单购买音尊达,推荐比例为日均单量的0%-3%。全部订购功能还有待开放。

重症下轻药?

巨人“跛脚”,会难以支撑万亿GMV的野心。重症应下重药,但通过整合物流企业构建的音尊达,是一味“轻药”。

轻药有轻药的好处,也有轻药的难处。

首先,商家是否愿意付出额外费用来购买音尊达?虽然服务承诺是好的,但有多少商家愿意多付这笔费用尚是未知数。如果商家参与量不理想,则无法满足用户的诉求。

其次,以轻资产模式整合第三方物流资源,可能会遇到末端物流履约困难的问题。

要实现音尊达的优先转运、优先派送等承诺,不仅需要转运公司花额外时间去区分音尊达订单,而且快递员也需额外时间进行快递区分、送货上门。症结在于,末端物流履约成本上升之后,抖音却无法直接监测到快递员在物流末端的详细执行情况,只能被动地从用户是否投诉或第三方合作公司提供的信息来判断。

但是“轻药”也有好处,对比京东自建物流体系的情况,下一味“重药”,对抖音来说也并不划算。

洪涛判断,如今的电商、物流行业,应当通过整合资源进行供应链体系建设,而非采用大而全的自建模式。

以京东自建物流来看,仅2021年上半年,京东物流就亏损152亿元人民币。每笔订单的履约成本比阿里更高。并且,下“重药”,光有钱是不够的,还需要足够长的时间。

此外,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还从未在线下重资产运营领域证明过自己。此前的本地生活、心动外卖等线下重资产业务均尚无亮眼表现。

综合来看,若抖音电商选择用一味“轻药”,可能“药效不足”,而若下一味“重药”,则可能遇到成本过高、缺乏经验等问题。

抖音电商成长的过程中,飞速发展的GMV和“跛脚”的物流服务之间有着极大的矛盾。若想进一步向电商巨头阿里挑战,抖音电商不得不关注自身成长过程中的顽疾。

但目前看来,对于找到症结所在的抖音来说,对症下药不难,难的是如何既控制成本又控制药量,使其药到病除。抖音开出的音尊达药方,显然还需要更多调配。

(应受访者要求,刘沐阳、钟云均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抖音

5.3k
  • 科技早报|黄秀虹称国美再次面临生存问题 英特尔管理层大规模降薪
  • 开年大剧《狂飙》收官,这些公司“赢麻了”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抖音电商的物流病:上火的最后一公里

音尊达能治好这位新晋巨人的“跛脚”吗?

文|雪豹财经社 高旭洋

终于完成换货,穿上合身的衣服时,距离刘沐阳初次在抖音下单,已经过去了15天。

刚收到衣服时,刘沐阳发现号码偏大,然而通过抖音电商售后两度更换快递公司后,他依然没有等来上门取件的快递员。折腾八天后,刘沐阳再次向抖音商家求助,只收到一句:“那你自己寄过来吧”。

1203公里外,在抖音电商做护肤品销售的钟云也正为物流问题烦恼。钟云告诉雪豹财经社,自己店铺内90%的差评来自物流服务,差评原因大多是快递在中转站停留时间过长、没有送货上门等。

抖音官方数据也显示,快递原因导致的退货中,末端派送问题占比超过50%。

蹩脚的快递服务,放在社交电商发展初期还不是主要矛盾,可随着抖音已经成为万亿GMV(成交总额)的巨人,这只“跛脚”就有可能让巨人跌倒。

商务部电子商务专家洪涛告诉雪豹财经社:2021年,国内的快件量超过1000亿件,2022年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大。物流末端的竞争愈加激烈,必然对服务质量提出更高的要求。

“最后一公里”再也不是抖音电商角落里的刺痛,而是太阳底下刺眼的顽疾。这个新晋电商巨人,到底是打算建立物流整合系统,还是自建物流体系,引人关注。

新年以来,抖音电商测试意在提高物流末端服务能力的“音尊达”,开始对顽疾下药。

药方已出,药效如何?

“跛脚”的巨人

如果以2018年3月上线“购物车”算起的话,抖音入局电商还不到4年。然而从GMV增速来看,抖音可不像电商“新人”。

2021年10月,抖音电商副总裁木青宣布:1月至9月,抖音电商GMV同比增长了7.9倍。据多家媒体报道,2021年,彼时3岁的抖音电商给自己定下的年成长目标是万亿GMV。中信建投数据显示,淘宝、天猫、京东实现万亿GMV,分别用了10年、7年和13年。

成立第3年即冲击万亿GMV的同时,末端物流服务却始终是“巨人的跛脚”。

个中原因,表面上看是抖音平台对物流的介入不足。钟云告诉雪豹财经社,作为抖音商户,过往所用物流服务都是自行联系的,售后也全部由自己公司负责,仅在因疫情等不可控因素被投诉时,才能向平台申诉。在这种模式下,抖音平台在物流方面的作为更像是“物流数据的汇总和显示”。

面对用户和商家,这种末端物流服务的不足,导致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因物流带来的不愉快,刘沐阳给了商家差评,他告诉雪豹财经社,除非确定物流有保障,自己不会再考虑在抖音电商购物。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雪豹财经社也看到大量对快递不上门取件或商家虚假发货的物流投诉。

商家同样有苦水要诉。钟云对雪豹财经社表示:“我们已经做到一切该做的,但物流这种我们无法控制的问题,却让我们在抖音电商的差评率数据非常难看。”

末端物流给商家带来的伤害,还不止于用户投诉,也有平台给商家的压力。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商家称,因为物流公司和电商平台信息的脱节,自己被平台判定“通过不正当方式获取虚假的商品销量”,在提供了手中的物流证明后,依然被平台扣除了违规积分和保证金。

各大电商在物流末端的激烈竞争让抖音的短板更为扎眼:在“最后一公里”,京东有约20万自有配送人员在保障服务质量;阿里则依托菜鸟驿站持续进击,2021年4月15日起,北上杭的淘宝、天猫包裹已可由菜鸟驿站站点送货上门,允诺当日15点前选择上门的包裹在当天送达。

抖音的物流病,刺痛了商家、用户,也有碍抖音电商自身的下一步发展。

抖音的药方

音尊达上线,是抖音为自己开出的药方。

音尊达是抖音联合中通、圆通、韵达等快递公司推出的快递服务。提供送货上门、末端优先派送、末端投诉获赔等服务。很明显,这是抖音在试图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引发的矛盾。

在雪豹财经社接触的部分商户看来,新年后可以为部分单笔订单购买音尊达服务了,从商户体验来看,相当于购买了“服务险”:一方面快递公司会“承诺”提供送货上门等服务,另一方面,一旦消费者因未送货上门等问题发起投诉,商户可以获得快递公司的赔偿——不但用户可以投诉商家,商家也能投诉快递公司了。

从服务水平上看,音尊达介于普通物流服务与高端物流服务之间。京尊达是京东推出的高端物流服务,要订购京尊达服务,用户需多付49元,之后能够获得快递人员着正装、戴白手套,驾驶汽车送货的待遇。

音尊达与京尊达相比,差距不仅是49元的收费,从决策和物流体系来看,音尊达和京尊达有着本质的区别。

从决策体系来看,音尊达将是否购买的选择权交给商家,费用也是由商家来出。而京尊达的选择权则在用户,费用是用户来出。

从物流体系来看,京尊达依托于京东自建的物流体系,音尊达则是抖音与中通、圆通等快递公司合作推出的服务,是一个资源整合平台,在以轻资产整合的方式提升末端物流服务能力。

商务部电子商务专家洪涛告诉雪豹财经社,音尊达最主要的特色是通过与快递公司的合作建成了一个从产品销售到物流服务的完整体系,平台、直播、物流形成了一条供应链。这种方式也能够凸显新经济的渠道整合优势。音尊达在介绍中也提道,除现有的三家快递公司外,其余快递也在陆续接入中。

音尊达这味药也有“药引子”,使用音尊达的一项必要条件,就是采用抖音的自有面单系统(快递包裹的“身份证”)。2021年8月,抖音电商开始全面切换为自有电子面单系统,上线音尊达,对快递公司的整合力度加强,有助于抖音进一步推广自有面单系统,掌握更多的用户数据。

不过,目前来看音尊达还尚属试水状态,抖音仅推荐商家为部分订单购买音尊达,推荐比例为日均单量的0%-3%。全部订购功能还有待开放。

重症下轻药?

巨人“跛脚”,会难以支撑万亿GMV的野心。重症应下重药,但通过整合物流企业构建的音尊达,是一味“轻药”。

轻药有轻药的好处,也有轻药的难处。

首先,商家是否愿意付出额外费用来购买音尊达?虽然服务承诺是好的,但有多少商家愿意多付这笔费用尚是未知数。如果商家参与量不理想,则无法满足用户的诉求。

其次,以轻资产模式整合第三方物流资源,可能会遇到末端物流履约困难的问题。

要实现音尊达的优先转运、优先派送等承诺,不仅需要转运公司花额外时间去区分音尊达订单,而且快递员也需额外时间进行快递区分、送货上门。症结在于,末端物流履约成本上升之后,抖音却无法直接监测到快递员在物流末端的详细执行情况,只能被动地从用户是否投诉或第三方合作公司提供的信息来判断。

但是“轻药”也有好处,对比京东自建物流体系的情况,下一味“重药”,对抖音来说也并不划算。

洪涛判断,如今的电商、物流行业,应当通过整合资源进行供应链体系建设,而非采用大而全的自建模式。

以京东自建物流来看,仅2021年上半年,京东物流就亏损152亿元人民币。每笔订单的履约成本比阿里更高。并且,下“重药”,光有钱是不够的,还需要足够长的时间。

此外,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还从未在线下重资产运营领域证明过自己。此前的本地生活、心动外卖等线下重资产业务均尚无亮眼表现。

综合来看,若抖音电商选择用一味“轻药”,可能“药效不足”,而若下一味“重药”,则可能遇到成本过高、缺乏经验等问题。

抖音电商成长的过程中,飞速发展的GMV和“跛脚”的物流服务之间有着极大的矛盾。若想进一步向电商巨头阿里挑战,抖音电商不得不关注自身成长过程中的顽疾。

但目前看来,对于找到症结所在的抖音来说,对症下药不难,难的是如何既控制成本又控制药量,使其药到病除。抖音开出的音尊达药方,显然还需要更多调配。

(应受访者要求,刘沐阳、钟云均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