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提名两位外部董事被否,格兰仕与所投公司日本象印现经营分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提名两位外部董事被否,格兰仕与所投公司日本象印现经营分歧

中国企业与日本品牌的合作有不少成功先例,但目前来看,两家企业的摩擦似乎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徐诗琪

2月17日,以电饭煲、保温杯等电器产品出名的日本企业象印举行股东大会,再次否决了公司最大单一股东、家电企业格兰仕提出的人事方案。该方案要求加强象印的海外业务,提出由两位具有国际化经营经验的人士担任公司外部董事。

另一方面,象印方面提出的更新反收购措施等议案获得通过。该反收购措施提议,在收购方试图获得象印20%以上的股份时,无偿向其他股东发行新股认购权以稀释股权。此方案可以视作象印对格兰仕动作的防御。

“微波炉大王”格兰仕自2018年开始投资日本象印,但双方在经营上一直存在分歧。格兰仕方面透露,公司在2021年宣布已成为象印最大的单一股东,此后其持股比例还有增长。目前,Ace Frontier与格兰仕的日本法人格兰仕日本等共同持有象印15.51%股份,Ace Frontier由格兰仕创始人之孙、现任副董事长梁惠强出任代表。

此前在2020年,格兰仕方面也提出了董事提案,提名一位有全球化经营背景的外部董事,但在象印股东大会上遭到否决。

格兰仕日本子公司在今年初发布公告,谈及了对象印公司经营的看法:

首先,象印近年来收入和利润减少,为了再次回到成长轨道,积极进军国际市场是不可或缺的;其次,现经营团队(主要为象印创始家族)对国际化的理解和意愿不足,现五位外部董事中只有一人拥有国际化经验;最后,现在的象印缺乏对成长机会的投资,象印在利润下滑的情况下仍将大笔分红回馈给股东(大多归属于创始人家族),却并没有用于投资和提高员工薪酬。

可以看出,格兰仕方面认为,象印公司在海外市场发力不足,对内也没有重视研发投资和员工待遇,是在用家族企业的方式经营。

2010年代前半期,象印曾因以中国游客为主的“爆买”而实现业绩大幅增长,例如,许多中国游客都在日本旅游时购买象印的电饭煲。但在电商时代,象印错过了进入中国市场的最佳时期,目前也没有推出针对中国市场改良设计的产品。

业绩方面,象印过去几年各经营指标连续下滑,2021年销售额达到776.73亿日元(约为42.7亿人民币),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利润为45.09亿日元(约为2.5亿人民币),均为近五年内首次实现同比增长。

截自象印官网。

争执之下,格兰仕是否有意收购日本象印?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格兰仕副董事长梁惠强在今年1月的采访中表示,格兰仕目前是“一个友好的长期投资者”定位,不会采取例如委托书争夺战(Proxy Fight)、TOB收购等过激手段。梁惠强认为,通过双方合力,象印可以成为世界数一数二的小家电企业。他并不满意象印目前的经营方式,“说的不客气一点,是没有希望。”

在上述采访中梁惠强还表示,格兰仕与象印正在合作开发商品,2022年中或第三季度左右,产品就能推出市场。该产品由双方共同设计研发,生产放在中国。

过去十年,许多日本企业都将家电业务卖身中国企业,知名案例包括2016年东芝白电出售给美的集团,2018年东芝电视业务出售给海信集团,2012年三洋电机将白电业务出售给海尔等等。借助日本品牌的美誉度与高端定位,中国企业能在海内外进军高端市场,而日本品牌也得以“起死回生”。这给格兰仕与象印的合作打下了成功先例,但目前来看,两家企业的摩擦似乎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格兰仕

3.2k
  • 工人短缺工价高涨,珠三角工厂主加速“机器换人”计划
  • 收购惠而浦中国、发力综合家电,格兰仕能“再造一个中国市场”吗?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提名两位外部董事被否,格兰仕与所投公司日本象印现经营分歧

中国企业与日本品牌的合作有不少成功先例,但目前来看,两家企业的摩擦似乎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徐诗琪

2月17日,以电饭煲、保温杯等电器产品出名的日本企业象印举行股东大会,再次否决了公司最大单一股东、家电企业格兰仕提出的人事方案。该方案要求加强象印的海外业务,提出由两位具有国际化经营经验的人士担任公司外部董事。

另一方面,象印方面提出的更新反收购措施等议案获得通过。该反收购措施提议,在收购方试图获得象印20%以上的股份时,无偿向其他股东发行新股认购权以稀释股权。此方案可以视作象印对格兰仕动作的防御。

“微波炉大王”格兰仕自2018年开始投资日本象印,但双方在经营上一直存在分歧。格兰仕方面透露,公司在2021年宣布已成为象印最大的单一股东,此后其持股比例还有增长。目前,Ace Frontier与格兰仕的日本法人格兰仕日本等共同持有象印15.51%股份,Ace Frontier由格兰仕创始人之孙、现任副董事长梁惠强出任代表。

此前在2020年,格兰仕方面也提出了董事提案,提名一位有全球化经营背景的外部董事,但在象印股东大会上遭到否决。

格兰仕日本子公司在今年初发布公告,谈及了对象印公司经营的看法:

首先,象印近年来收入和利润减少,为了再次回到成长轨道,积极进军国际市场是不可或缺的;其次,现经营团队(主要为象印创始家族)对国际化的理解和意愿不足,现五位外部董事中只有一人拥有国际化经验;最后,现在的象印缺乏对成长机会的投资,象印在利润下滑的情况下仍将大笔分红回馈给股东(大多归属于创始人家族),却并没有用于投资和提高员工薪酬。

可以看出,格兰仕方面认为,象印公司在海外市场发力不足,对内也没有重视研发投资和员工待遇,是在用家族企业的方式经营。

2010年代前半期,象印曾因以中国游客为主的“爆买”而实现业绩大幅增长,例如,许多中国游客都在日本旅游时购买象印的电饭煲。但在电商时代,象印错过了进入中国市场的最佳时期,目前也没有推出针对中国市场改良设计的产品。

业绩方面,象印过去几年各经营指标连续下滑,2021年销售额达到776.73亿日元(约为42.7亿人民币),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利润为45.09亿日元(约为2.5亿人民币),均为近五年内首次实现同比增长。

截自象印官网。

争执之下,格兰仕是否有意收购日本象印?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格兰仕副董事长梁惠强在今年1月的采访中表示,格兰仕目前是“一个友好的长期投资者”定位,不会采取例如委托书争夺战(Proxy Fight)、TOB收购等过激手段。梁惠强认为,通过双方合力,象印可以成为世界数一数二的小家电企业。他并不满意象印目前的经营方式,“说的不客气一点,是没有希望。”

在上述采访中梁惠强还表示,格兰仕与象印正在合作开发商品,2022年中或第三季度左右,产品就能推出市场。该产品由双方共同设计研发,生产放在中国。

过去十年,许多日本企业都将家电业务卖身中国企业,知名案例包括2016年东芝白电出售给美的集团,2018年东芝电视业务出售给海信集团,2012年三洋电机将白电业务出售给海尔等等。借助日本品牌的美誉度与高端定位,中国企业能在海内外进军高端市场,而日本品牌也得以“起死回生”。这给格兰仕与象印的合作打下了成功先例,但目前来看,两家企业的摩擦似乎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