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Meta亏损超过百亿美元,但扎克伯格并不着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Meta亏损超过百亿美元,但扎克伯格并不着急

崩不可怕,怕的是一直崩。

文|佰态

编辑|西红柿

去年10月,Facebook正式更名为Meta。

扎克伯格将这次改名定义为“品牌重定义”,即在Facebook网站及该公司目前掌握的多个品牌的基础上,构建一个名为“Meta”的新品牌。

与此同时,一个强烈的讯号传递而出:扎克伯格把整个公司的命运压在了“Metaverse”,即元宇宙上。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豪赌与探险,在业内普遍认为元宇宙遥遥无期的当下,就将其作为核心进军方向,颇有些浪漫主义色彩。

但资本市场不相信浪漫,更相信泛着阴翳的大把美钞。投资者、金融机构以及同行巨头们,都在等待着Meta带来的第一份答卷。

现在,答卷来了。

2月3日凌晨,Meta发布了截至12月31日的2021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Meta在2021财年营收为1179.29亿美元,相较2020财年增长37%;净利润为393.70亿美元,与2020财年相比增长35%。

如果数据仅限于此,Meta仍旧会收获投资者的青睐。而在Meta为投资者提供的一份详细报告中显示,在大环境向优的前提下,公司内负责推动元宇宙计划的Reality Labs部门却出现了巨额亏损。

数据显示,Reality Labs去年一年就亏损了102亿美元。

问题,真得有点大。

01崩不可怕,怕的是一直崩

首先作出反应的,便是投资者们。

财报及“元宇宙计划”亏损实情曝光后,市场出现大规模抛售,Meta周四股价狂泻26.44%,市值单日缩水2513亿美元,久违的来到了6000亿美元线下。

此前最高的单日缩水保持者是苹果,在2020年9月市值狂跌1820亿美元,如今看来也不过只是Meta的72%。

而纵观整个美股历史,Meta此次的单日崩盘壮举,也创造了美国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市值损失。

对于投资者和资本市场来说,经此一役,即便日后Meta有了起色,对它的印象也不再会是此前的“增长型股票”。

风险、亏损、不切实际等等负面词汇将如影随形。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市值蒸发带来的打击尚未消除,Meta又因与欧盟数据隐私谈判受阻再度负面缠身。据相关消息显示,Meta甚至一度放言要关闭在欧洲的相关服务。

事实上,早在2016年,欧盟就已经建立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堪称史上最严格的数据保护法案。可以说,这部法例对个人信息的保护及监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而目前,欧洲监管者正在起草新的立法,针对如何将欧洲公民的用户数据传送到美国出台相应的指导,并且,就替代一项跨大西洋数据传输协议,与美国方面进行了数月的谈判。

欧盟数据保护法的存在必然将对Meta在欧洲的短期业务产生巨大影响,尤其是广告相关。更可怕的是,这或许只是全球收紧数据保护监管的苗头与开端。

多方挤压之下,Meta虽然靠着一些手段让股价收涨达到5.4%,拉起了快一年来最大的单日涨幅,把市值拉回了6314亿美元,但仍旧距离万亿美元的当年相差甚远。

而雄心壮志的扎克伯格本人,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真的玩大了。

02这次真的玩脱了?

财报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强调“元宇宙距离实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看起来,他仍旧对自己骰盅里的点数信心满满。

可在Meta近期的一次全体会议中,讨论了此次糟糕的财报,扎克伯格在会议上特别强调了公司目前的重点还是在于打造短视频内容,与字节跳动、谷歌以及Snapchat进行竞争。

“我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竞争。”扎克伯格的话语中已经能够听到一丝胆怯与恐惧,这毫无疑问将再度加剧全球对Meta的“失信狂潮”。

当我们继续解读这段话,还能够看出一些隐藏着的信息。

第一,扎克伯格深知元宇宙项目短期内不可能赚到钱,所以才会仍旧把业务中心放在老牌吸金手段上。事实上,Meta的CFO Dave Wehner早早就公开表示,2022年Reality Labs的运营亏损还将进一步增加。

这显然是在Meta的预料之中,却并非投资者的预料之中。

第二,即便是原本Meta独占鳌头的部分业务,例如短视频,现如今都要和后来居上的谷歌甚至Snapchat身处同一个战场了。

无论是欧洲新起草的保护法案,还是苹果修改后的IDFA,都对广告商收入影响巨大。Meta凭借自身实力,最后想必会适应这种变化,但适应过程中所耗费的时间,将成为同类产品崛起的最佳时机。

风雨飘摇,内忧外患,Meta选择的路必须要继续走下去。

03未来,好像也并不可期

谈点Meta的优势。

Reality Labs虽然在一直亏钱,但是成果也是肉眼可见的。之前曾经显露过一些的AR、VR新设备,在整个行业都很难找到同水平的竞争者。

换言之,只要Meta熬得下去,它仍然是元宇宙时代来临时,“国王”的最佳竞争者之一。

但熬下去也没那么容易。社交媒体板块,今年开年也只有Meta拉了跨,Snap凭借优秀到令人发指的业绩,股价狂飙上涨60%;此前难入Meta眼中的Pinterest也以超出预期的表现拉升了25个点。

扭头再看元宇宙板块,这个“最佳竞争者”的位置似乎也没那么稳当。Unity在财报发布后股票大涨,并表示从2D到3D实时交互的过渡将在未来几十年中带来巨大的增长机会,助力Unity在未来几年中保持持续增长。分析师也普遍看好Roblox、Shopify、Matterport等元宇宙公司,他们的存在都将对根基不稳的Meta造成冲击。

除此之外,微软收购之旅尚未结束,已经无敌于天下,必将成长为Meta很难正面抗衡的庞然大物。

总结下来,或许Meta能度过一次又一次的难关,但当掀开骰盅的那一刻,元宇宙带给扎克伯格的惊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Facebook

4.8k
  • South32同意出售价值16.5亿美元的冶金煤矿项目
  • 尹锡悦今日将会见Meta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Meta亏损超过百亿美元,但扎克伯格并不着急

崩不可怕,怕的是一直崩。

文|佰态

编辑|西红柿

去年10月,Facebook正式更名为Meta。

扎克伯格将这次改名定义为“品牌重定义”,即在Facebook网站及该公司目前掌握的多个品牌的基础上,构建一个名为“Meta”的新品牌。

与此同时,一个强烈的讯号传递而出:扎克伯格把整个公司的命运压在了“Metaverse”,即元宇宙上。

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豪赌与探险,在业内普遍认为元宇宙遥遥无期的当下,就将其作为核心进军方向,颇有些浪漫主义色彩。

但资本市场不相信浪漫,更相信泛着阴翳的大把美钞。投资者、金融机构以及同行巨头们,都在等待着Meta带来的第一份答卷。

现在,答卷来了。

2月3日凌晨,Meta发布了截至12月31日的2021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Meta在2021财年营收为1179.29亿美元,相较2020财年增长37%;净利润为393.70亿美元,与2020财年相比增长35%。

如果数据仅限于此,Meta仍旧会收获投资者的青睐。而在Meta为投资者提供的一份详细报告中显示,在大环境向优的前提下,公司内负责推动元宇宙计划的Reality Labs部门却出现了巨额亏损。

数据显示,Reality Labs去年一年就亏损了102亿美元。

问题,真得有点大。

01崩不可怕,怕的是一直崩

首先作出反应的,便是投资者们。

财报及“元宇宙计划”亏损实情曝光后,市场出现大规模抛售,Meta周四股价狂泻26.44%,市值单日缩水2513亿美元,久违的来到了6000亿美元线下。

此前最高的单日缩水保持者是苹果,在2020年9月市值狂跌1820亿美元,如今看来也不过只是Meta的72%。

而纵观整个美股历史,Meta此次的单日崩盘壮举,也创造了美国公司有史以来最大的市值损失。

对于投资者和资本市场来说,经此一役,即便日后Meta有了起色,对它的印象也不再会是此前的“增长型股票”。

风险、亏损、不切实际等等负面词汇将如影随形。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市值蒸发带来的打击尚未消除,Meta又因与欧盟数据隐私谈判受阻再度负面缠身。据相关消息显示,Meta甚至一度放言要关闭在欧洲的相关服务。

事实上,早在2016年,欧盟就已经建立了《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堪称史上最严格的数据保护法案。可以说,这部法例对个人信息的保护及监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而目前,欧洲监管者正在起草新的立法,针对如何将欧洲公民的用户数据传送到美国出台相应的指导,并且,就替代一项跨大西洋数据传输协议,与美国方面进行了数月的谈判。

欧盟数据保护法的存在必然将对Meta在欧洲的短期业务产生巨大影响,尤其是广告相关。更可怕的是,这或许只是全球收紧数据保护监管的苗头与开端。

多方挤压之下,Meta虽然靠着一些手段让股价收涨达到5.4%,拉起了快一年来最大的单日涨幅,把市值拉回了6314亿美元,但仍旧距离万亿美元的当年相差甚远。

而雄心壮志的扎克伯格本人,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真的玩大了。

02这次真的玩脱了?

财报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强调“元宇宙距离实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看起来,他仍旧对自己骰盅里的点数信心满满。

可在Meta近期的一次全体会议中,讨论了此次糟糕的财报,扎克伯格在会议上特别强调了公司目前的重点还是在于打造短视频内容,与字节跳动、谷歌以及Snapchat进行竞争。

“我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竞争。”扎克伯格的话语中已经能够听到一丝胆怯与恐惧,这毫无疑问将再度加剧全球对Meta的“失信狂潮”。

当我们继续解读这段话,还能够看出一些隐藏着的信息。

第一,扎克伯格深知元宇宙项目短期内不可能赚到钱,所以才会仍旧把业务中心放在老牌吸金手段上。事实上,Meta的CFO Dave Wehner早早就公开表示,2022年Reality Labs的运营亏损还将进一步增加。

这显然是在Meta的预料之中,却并非投资者的预料之中。

第二,即便是原本Meta独占鳌头的部分业务,例如短视频,现如今都要和后来居上的谷歌甚至Snapchat身处同一个战场了。

无论是欧洲新起草的保护法案,还是苹果修改后的IDFA,都对广告商收入影响巨大。Meta凭借自身实力,最后想必会适应这种变化,但适应过程中所耗费的时间,将成为同类产品崛起的最佳时机。

风雨飘摇,内忧外患,Meta选择的路必须要继续走下去。

03未来,好像也并不可期

谈点Meta的优势。

Reality Labs虽然在一直亏钱,但是成果也是肉眼可见的。之前曾经显露过一些的AR、VR新设备,在整个行业都很难找到同水平的竞争者。

换言之,只要Meta熬得下去,它仍然是元宇宙时代来临时,“国王”的最佳竞争者之一。

但熬下去也没那么容易。社交媒体板块,今年开年也只有Meta拉了跨,Snap凭借优秀到令人发指的业绩,股价狂飙上涨60%;此前难入Meta眼中的Pinterest也以超出预期的表现拉升了25个点。

扭头再看元宇宙板块,这个“最佳竞争者”的位置似乎也没那么稳当。Unity在财报发布后股票大涨,并表示从2D到3D实时交互的过渡将在未来几十年中带来巨大的增长机会,助力Unity在未来几年中保持持续增长。分析师也普遍看好Roblox、Shopify、Matterport等元宇宙公司,他们的存在都将对根基不稳的Meta造成冲击。

除此之外,微软收购之旅尚未结束,已经无敌于天下,必将成长为Meta很难正面抗衡的庞然大物。

总结下来,或许Meta能度过一次又一次的难关,但当掀开骰盅的那一刻,元宇宙带给扎克伯格的惊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