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乐视余震仍在发威,知名律所金杜被立案调查,资本市场“守门人”能否勤勉尽责引发争议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乐视余震仍在发威,知名律所金杜被立案调查,资本市场“守门人”能否勤勉尽责引发争议

只有通过多措并举压实各类中介机构责任,才能让他们不再“装睡”,切实发挥出“看门人”作用。

图片来源:Unsplash-Rhett Lewis

文|红周刊记者  惠凯

·编者按·

金杜律师事务所是国内营收规模最大、专业水平最高的事务所之一,此次因涉及乐视网旧案而被立案调查,不仅导致数十家IPO公司中止审核进程,且也让投资人意识到中介机构的重要性。对于金杜来说,其本应做好资本市场上的“守门人”,可实际上,其在很多项目上可能并未做到勤勉尽责。对于投资人来说,监管层仍需进一步加强对中介机构的监管,只有通过多措并举压实各类中介机构责任,才能让他们不再“装睡”,切实发挥出“看门人”作用。

乐视网财务造假余波未了,近日多家曾为乐视网提供服务的券商、事务所等中介机构被立案调查,其中就包括了业内知名大所金杜律师事务所。

金杜律师事务所为乐视网提供了多年的法律服务,多位签字律师目前已是金杜的合伙人,参与了多笔IPO业务。在金杜被立案调查后,金杜参与的IPO项目出现了中止审核情况,部分公司大概率需要重新选择IPO经办律师。

金杜在企业破产领域的影响力更大,其担任了多家大型企业的破产管理人或法律顾问工作,包括永泰、康美、紫光等,收入不菲。据《红周刊》记者获得的材料,康美的破产费用达2.5亿元,而不久前紫光破产波折中,健坤集团单方面披露的破产费用更是超10亿元。在这些高额破产费用中,金杜享有的比例应该不低。值得一提的是,金杜参与的永泰、玉皇、贵人鸟等破产方案,此前还被业内人士批评有逃废债的嫌疑。

乐视网签字律师涉多位金杜合伙人,赛维时代、宇邦新材等公司或需变更经办律师

因财务造假等问题,乐视网虽已退市多年,但其余波仍在市场中发酵。近日,因涉乐视网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多家中介机构发布了涉诉公告及证监会立案书,中德证券、中泰证券、平安证券,会计师事务所利安达、华普天健、信永中和都被卷入。不少企业的资本运作进展均受到一定影响。譬如2月初,丽珠医药(01513.HK)就公告称,因审计机构信永中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参股公司天津同仁堂IPO宣告中止。

为乐视网提供服务的中介机构还有金杜律师事务所,其是中国司法部最早批准设立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之一,资本圈中知名度极高。金杜律所常年担任乐视网法律顾问,为乐视网2011~2017年间的股权激励、增发并购、股东大会、年报问询等事项出具法律意见,签字律师包括靳庆军、周蕊、宋彦妍、田维娜等人。其中,靳庆军是金杜资深合伙人、证券部负责人,履历丰富。公开资料显示,靳曾担任深交所首席法律顾问、上市监管理事会理事,还曾任过国泰君安、金地集团等多家上市公司的独董/薪酬委员会成员等职。

2016年后,乐视网爆发债务危机,随后坐实财务和信披造假一事。2017~2019年,靳庆军先后辞任上述公司的独董职位,但目前仍是郑中设计(002811.SZ)、天津银行(1578.HK)的独董。另据公告,在海航科技(600751.SH)的重大资产重组业务上,金杜作为经办律所,靳庆军还是签字律师。

宋彦妍同样是金杜的合伙人,其曾作为执笔人参与证监会关于《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配套的证券发行信披内容与格式准则(第15号至第19号)的起草工作。乐视网之后,宋彦妍还为西王食品(000639.SZ)等公司的公告签字。

另外,田维娜、周蕊二人还是汤臣倍健(300146.SZ)重大资产并购等项目的签字律师。

据北京金融法院公布的信息,包括上海君盈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内的2000多名投资者起诉了乐视网、相关中介机构。公开信息显示,君盈资产(有限合伙)参与了乐视体育B+轮融资。乐视体育承诺在2018年前完成上市工作,但未能成功。乐视投资者后续是否会增加律所为诉讼对象呢?《红周刊》记者致电君盈资产(有限合伙),一位男士回应:“目前还不确定,要看法院的后续动作。”

某上市券商投行部负责人肖先生向记者分析:乐视网上市期间有多次资本运作,涉及到多家券商、会计师事务所、律所、评估机构,“哪家机构受到的处罚最重,目前还不确定”,关键要看证监部门的调查结果,即乐视网哪一次融资的问题更严重、造假证据更确凿。

因金杜此次被立案调查,已经有几十家IPO公司因此被中止审核,后面是否会出现IPO公司大面积解聘金杜的可能性?对此,业内人士是持有不同观点,譬如某沪上国资背景券商的投行部负责人黄女士就认为,大概率会更换律所,而肖先生则认为:“影响应该不会太严重。”

据肖先生介绍,处理流程如下:立案调查公告发出后,首先是中止所有金杜参与项目的IPO进程,接着证监会、交易所要求每个金杜参与的IPO公司出具是否符合意见的报告,“如果能说明该项目的业务团队与金杜涉调查的乐视网业务团队无关,且项目律师出具的意见符合内控流程、履行了核查程序,那项目就有望恢复审核。”

据《红周刊》记者不完全统计,在审核中止的IPO企业中,有数家公司的签字律师与乐视网项目组成员重合,譬如赛维时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云天励飞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IPO经办律师就包括田维娜、周蕊;宋彦妍则是苏州宇邦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首发经办律师......换言之,这几家公司可能需要解聘金杜、或由金杜内的其他律师来接手业务。

“如果业务团队与乐视网项目有交集,可以由同一律所内的其他律师来接替项目,这样流程更快捷;其次才是解聘金杜、换其他律所。”肖先生表示。可供佐证的是,在春节前几十个IPO/定增项目中止审核后,部分项目在近期已逐渐解冻,其中云洲智能等公司在2月10日前后重新更新为“已问询”,晶合集成、屹唐股份的申报进程也更新为“已问询(第二次)”、“报送证监会”。

关于乐视网事件的影响,记者也致电了田维娜等签字律师,她回应称“我们不能对外接受采访”。

折戟汇川物联等项目,合伙人从发审委层面退出

金杜被立案调查,缘起乐视网的陈年旧案,之所以能引发极大的关注,与金杜事务所在业内的体量和口碑有关——据Law.com International发布的The 2021 Global 200榜单,国内律所中,大成2021财年的营收达29亿美元、居于第一,金杜居于第二、年营收高于10亿美元。按照A股信披口径,去年A股新上市的525家公司中,金杜负责了其中33家的IPO法律业务,首发法律费用之和为1.66亿元。金杜近两年服务的大型IPO项目有中金公司、京沪高铁等。

存量上市公司中,Wind显示,金杜还是将近230家A股公司的法律顾问,其中不乏贵州茅台(600519.SH)、光大证券(601788.SH)等大型国企和金融机构。需要说明的是,四大行+邮储银行中,除交通银行、建设银行外,其他3家的法律顾问均是金杜,四大上市险企中也有两家是金杜的客户。由此可见,金杜的实力与口碑不俗。

总之,金杜的成功也有其独到之处。金杜在多年前就建立了集中统一的管理模式,可快速调集资源、减少内部摩擦。比如财务上,金杜各分所的财务不独立,均由总部统收统支。金杜资深合伙人刘延岭也曾在10多年前表示:“金杜业务部门从总部到分所,原则上是统一的,比如证券部是全国范围内的大团队,在一个工作小组领导一些重大项目竞聘时是事务所统一安排,如果发生利益冲突,不同合伙人之间由小组统一协调,合伙人之间自动调整。”

金杜在IPO业务上经验和人力资源是非常丰富的,但也并非无往不利。典型如引发巨大争议的汇川物联IPO,其科创、物联网属性受到诸多质疑,终成为科创板IPO直接被否第一股。巧合的是,汇川物联的签字律师也是曾为乐视网服务的田维娜、周蕊二人。

有资料显示,2019年以来,金杜上海分所的合伙人牟蓬还当选了证监会18届发审委成员,但在2021年12月证监会调整发审委构成时,牟蓬退出了。据Wind统计,不到3年里,牟蓬参与了89单IPO审核,有8单被否/暂缓表决,包括四川丁点儿食品(宏信证券保荐)、山东兆物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东吴证券保荐)等。如今回头来看,牟蓬在去年底退出IPO发审委,或许与金杜即将被查有关。

破产业务成“香饽饽”,金杜业务规模高居第一

除了IPO和法律顾问业务,金杜在债务处置和企业破产市场的存在感更强。2018年以来,国内多家上市公司高杠杆风险集中爆发,破产业务也成了“金矿”,但相比有多家律所广泛参与的IPO和上市公司业务,在破产业务领域,大部分业务量集中在金杜、中伦、国浩等少数几家事务所手中。譬如广东省高院2019年公布的《广东省破产案件管理人名册》中,一级管理人仅20家,除多家广东地方律所外,中伦、金杜、国浩也名列其中。

有业内人士分析:IPO业务和破产业务需要的资源禀赋不同,金杜有着丰富的战略客户资源,与各方、特别是政府和金融机构之间的协调能力很强,有利于尽快梳理债务、推动各方达成妥协,这也是其能承揽多宗大体量破产业务的优势。譬如在传统意义上的五大行中,金杜就担任了除交行、建行外其他3家国有大行的法律顾问职务,在多家大型券商、城农商行、险资中,其也担任法律顾问,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金杜资源禀赋雄厚特点。

“这几年破产现象集中的几个地区,比如东北,金杜就啃下了东北特钢这块‘硬骨头’,获得当地政府和法院的认可,也有利于后续其他业务的承揽。”金杜破产重组团队的负责合伙人刘延岭还曾参与《企业破产法》的起草,合伙人王福祥10多年前就主持/参与了南方证券、大鹏证券等大型金融机构的破产,近两年也主持/参与了天津物产、渤海钢铁等标杆性质的破产重整案件。

据记者了解,在近5年的企业债务处置中,金杜可谓“大赢家”,承揽规模居于第一,包括担任了重庆钢铁、东北特钢、丹东港、银亿、力帆、西王、永泰、华晨、康美、雨润、青海盐湖、金贵银业等多家企业的破产管理人/清算组成员/法律顾问,在付出艰辛努力的同时,收入也不菲。

大体量破产业务创收规模远高于IPO。譬如2021年6月,广东揭阳法院指定金杜担任康美药业的破产管理人。此前《红周刊》曾报道,康美的债权申报达435亿元。此次破产费用预计达2.5亿元,包括管理人报酬、聘请中介机构费用、管理人执行职务的费用等,金杜从中可谓是获益颇丰。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以IPO作为对比,2021年至今新上市的约560家公司,其首发法律费用总和也不过约28亿元。

破产费用太高、信披不透明存争议,华晨项目引发逃废债之辩

不过,站在债券持有人的立场上,也有不同意见。专注于高收益债业务的基金经理金先生就表示,“金杜也是靠一群应届毕业生来做债权统计、梳理等具体工作”,其他律所未必就做不了。

相比较IPO业务,“破产管理人的确定过程不够透明。”金先生指出,信披不透明还体现在:破产管理费用的披露不够详细,公告往往只显示总数,不强制披露律所、审计机构、评估机构的各自具体收费,“至于引进战投,主动权在地方政府、大金融债权人手里,中介机构能提供的服务并不多。”

在金杜参与的多宗债务处置方案中,有不少债权人对现金清偿率并不满意。譬如“银亿系”仅对普通债权人10万元以下的债权一次性现金清偿;而华晨集团在破产前后一系列的资产转移如行云流水,更激起了债权人和监管层的强烈不满。金杜也因此被一些金融机构贴上了负面标签。

2020年9月底,华晨集团悄悄变更股权结构,其后华晨集团不再直接持有华晨中国(01114.HK)的股份。接着在10月份,债券突然宣告违约。11月,集团又把多块核心资产抵押给债权人。华晨的意外违约引发了各界愤怒。

证监会2021年公告显示,华晨2017年、2018年年报存在财务造假,并以虚假申报文件骗取公司债的发行核准,董事长阎秉哲被交易所公开谴责,公司为此被罚5千多万元。

对于华晨的破产清算工作,金杜也积极参与其中。那么,华晨的违约是否早有预谋?金先生向记者透露,在2020年11月底召开的债券持有人大会上,就有投资者对此发问,“华晨方面8月就和金杜进行接触”的消息是否属实?

金贵银业的破产工作也是由金杜负责的。据上市公司公告,2020年11月5日,湖南郴州中院指定金杜担任金贵银业的破产重整管理人。截至11月初,金贵银业的债权申报尚为35.6亿元,但到了12月10日,其债权申报总规模已增至126.8亿元、债权确认105.2亿元。债权规模增长近三倍,意味着债权清偿率出现下降。

玉皇等项目被前证监局副局长指清偿率太低

金杜其后还参与了紫光集团的破产工作。据《红周刊》此前的独家报道,由于野蛮扩张、肆意多元化,紫光的债权申报金额高达两千亿元,对应的破产管理费用也是不菲。2021年12月底,紫光二股东健坤集团向相关方散发材料反对重整。《红周刊》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除“原股东权益清零”等因素外,重整管理机构收费标准也是争议之一。该材料显示,健坤方面认为重整费用过高,“重整费用高达18.5亿元,且未列出明细构成情况——金杜、中金、天职国际、天健兴业等中介机构必定盆满钵满,大发其财”。

其后紫光集团管理人在官网申明驳斥:指出赵伟国言论不实,“企图干扰并影响紫光集团司法重整工作进程,管理人坚决反对”。不过在重整方案投票中,健坤集团还是投出了赞成票,债权人也获得了高于预期的清偿率。

按照最高法《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确定管理人报酬的规定》,债务人最终清偿的财产价值总额,超过五亿元的部分在0.5%以下分段确定管理人报酬;如法院认为有必要,可以参照上述比例,在30%的浮动范围内制定符合实际情况的管理人报酬比例限制范围。

逃废债现象频发,也引起了债权人、专业人士的反对。北京证监局前副局长陈稹在2021年刊文《关注近期民企债券违约中的逃废债行为》,点名永泰、玉皇化工、贵人鸟等典型的恶意逃废债案例,而金杜也参与了这些企业的破产重整,譬如玉皇的普通债权现金清偿率只有12%。

归根结底,“对作为破产管理人的律师事务所来说,破产企业才是甲方。”金先生坦言。

律所“看门人”责任有待压实

据证监会不久前公布的信息:2019年以来,查处中介机构违法案件80起,涉及24家会计师事务所、8家券商、7家资产评估机构、3家律师事务所。相比会计师事务所、券商面临的高风险,律所被处罚的风险较小。

值得一提的是,在注册制下,律所的定位和责任得到了明显强化,特别是不久前“由律师撰写招股说明书”的机制实质性破冰:2021年12月,富创精密IPO成为首个律师参与招股书撰写的案例,中伦事务所的5名律师参与了招股书编写。这一新变化意味着,律师更加全面深入地参与了企业尽调过程,当然,如果底稿真实性被发现存在问题,律所也会面临更严重的处罚。

肖先生表示,如果上市公司存在的财务问题,律所在书面意见中既没有提出异议,且无法证明自身已尽职尽责,那么大概率就会被处罚。从过往案例来看,对律所来说,“一般是没收业务收入,同时处于2~3倍的罚款,对签字律师的处罚一般是罚款或警告。”

归根结底,项目律所、律师如果想免责,需要证明自身是否穷尽了尽调手段、是否尽可能核查所有细节,那么律师得出的结论就符合“勤勉尽责”的要求。即便以后有新的信息显示企业之前存在造假行为,“但这种情况已经超出了律师勤勉尽责的范围,那么律师也可以免除一部分责任。”

“让破坏者付出破坏的代价,让装睡的‘看门人’不敢装睡,是司法审判对证券市场虚假陈述行为的基本态度。”这是去年底杭州中院在对“五洋债”欺诈发行案宣判时的表述。“五洋债”一案是全国首例公司债欺诈发行案,也是首起证券诉讼代表人诉讼案。此案结果对中介生态产生了重大影响,券商、会计所、律所等中介机构均被处以了不同金额的重罚,特别是出具了法律意见书的律所也背负了责任范围内5%的连带责任,赔偿金额高达数千万元。

(本文已刊发于2月19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乐视

3.7k
  • 乐视网保荐项目行政监管措施落地
  • 乐视视频发布会员不涨价通知:近几年没能带来具有影响力的作品,深感惭愧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乐视余震仍在发威,知名律所金杜被立案调查,资本市场“守门人”能否勤勉尽责引发争议

只有通过多措并举压实各类中介机构责任,才能让他们不再“装睡”,切实发挥出“看门人”作用。

图片来源:Unsplash-Rhett Lewis

文|红周刊记者  惠凯

·编者按·

金杜律师事务所是国内营收规模最大、专业水平最高的事务所之一,此次因涉及乐视网旧案而被立案调查,不仅导致数十家IPO公司中止审核进程,且也让投资人意识到中介机构的重要性。对于金杜来说,其本应做好资本市场上的“守门人”,可实际上,其在很多项目上可能并未做到勤勉尽责。对于投资人来说,监管层仍需进一步加强对中介机构的监管,只有通过多措并举压实各类中介机构责任,才能让他们不再“装睡”,切实发挥出“看门人”作用。

乐视网财务造假余波未了,近日多家曾为乐视网提供服务的券商、事务所等中介机构被立案调查,其中就包括了业内知名大所金杜律师事务所。

金杜律师事务所为乐视网提供了多年的法律服务,多位签字律师目前已是金杜的合伙人,参与了多笔IPO业务。在金杜被立案调查后,金杜参与的IPO项目出现了中止审核情况,部分公司大概率需要重新选择IPO经办律师。

金杜在企业破产领域的影响力更大,其担任了多家大型企业的破产管理人或法律顾问工作,包括永泰、康美、紫光等,收入不菲。据《红周刊》记者获得的材料,康美的破产费用达2.5亿元,而不久前紫光破产波折中,健坤集团单方面披露的破产费用更是超10亿元。在这些高额破产费用中,金杜享有的比例应该不低。值得一提的是,金杜参与的永泰、玉皇、贵人鸟等破产方案,此前还被业内人士批评有逃废债的嫌疑。

乐视网签字律师涉多位金杜合伙人,赛维时代、宇邦新材等公司或需变更经办律师

因财务造假等问题,乐视网虽已退市多年,但其余波仍在市场中发酵。近日,因涉乐视网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多家中介机构发布了涉诉公告及证监会立案书,中德证券、中泰证券、平安证券,会计师事务所利安达、华普天健、信永中和都被卷入。不少企业的资本运作进展均受到一定影响。譬如2月初,丽珠医药(01513.HK)就公告称,因审计机构信永中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参股公司天津同仁堂IPO宣告中止。

为乐视网提供服务的中介机构还有金杜律师事务所,其是中国司法部最早批准设立的合伙制律师事务所之一,资本圈中知名度极高。金杜律所常年担任乐视网法律顾问,为乐视网2011~2017年间的股权激励、增发并购、股东大会、年报问询等事项出具法律意见,签字律师包括靳庆军、周蕊、宋彦妍、田维娜等人。其中,靳庆军是金杜资深合伙人、证券部负责人,履历丰富。公开资料显示,靳曾担任深交所首席法律顾问、上市监管理事会理事,还曾任过国泰君安、金地集团等多家上市公司的独董/薪酬委员会成员等职。

2016年后,乐视网爆发债务危机,随后坐实财务和信披造假一事。2017~2019年,靳庆军先后辞任上述公司的独董职位,但目前仍是郑中设计(002811.SZ)、天津银行(1578.HK)的独董。另据公告,在海航科技(600751.SH)的重大资产重组业务上,金杜作为经办律所,靳庆军还是签字律师。

宋彦妍同样是金杜的合伙人,其曾作为执笔人参与证监会关于《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配套的证券发行信披内容与格式准则(第15号至第19号)的起草工作。乐视网之后,宋彦妍还为西王食品(000639.SZ)等公司的公告签字。

另外,田维娜、周蕊二人还是汤臣倍健(300146.SZ)重大资产并购等项目的签字律师。

据北京金融法院公布的信息,包括上海君盈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内的2000多名投资者起诉了乐视网、相关中介机构。公开信息显示,君盈资产(有限合伙)参与了乐视体育B+轮融资。乐视体育承诺在2018年前完成上市工作,但未能成功。乐视投资者后续是否会增加律所为诉讼对象呢?《红周刊》记者致电君盈资产(有限合伙),一位男士回应:“目前还不确定,要看法院的后续动作。”

某上市券商投行部负责人肖先生向记者分析:乐视网上市期间有多次资本运作,涉及到多家券商、会计师事务所、律所、评估机构,“哪家机构受到的处罚最重,目前还不确定”,关键要看证监部门的调查结果,即乐视网哪一次融资的问题更严重、造假证据更确凿。

因金杜此次被立案调查,已经有几十家IPO公司因此被中止审核,后面是否会出现IPO公司大面积解聘金杜的可能性?对此,业内人士是持有不同观点,譬如某沪上国资背景券商的投行部负责人黄女士就认为,大概率会更换律所,而肖先生则认为:“影响应该不会太严重。”

据肖先生介绍,处理流程如下:立案调查公告发出后,首先是中止所有金杜参与项目的IPO进程,接着证监会、交易所要求每个金杜参与的IPO公司出具是否符合意见的报告,“如果能说明该项目的业务团队与金杜涉调查的乐视网业务团队无关,且项目律师出具的意见符合内控流程、履行了核查程序,那项目就有望恢复审核。”

据《红周刊》记者不完全统计,在审核中止的IPO企业中,有数家公司的签字律师与乐视网项目组成员重合,譬如赛维时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深圳云天励飞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IPO经办律师就包括田维娜、周蕊;宋彦妍则是苏州宇邦新型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首发经办律师......换言之,这几家公司可能需要解聘金杜、或由金杜内的其他律师来接手业务。

“如果业务团队与乐视网项目有交集,可以由同一律所内的其他律师来接替项目,这样流程更快捷;其次才是解聘金杜、换其他律所。”肖先生表示。可供佐证的是,在春节前几十个IPO/定增项目中止审核后,部分项目在近期已逐渐解冻,其中云洲智能等公司在2月10日前后重新更新为“已问询”,晶合集成、屹唐股份的申报进程也更新为“已问询(第二次)”、“报送证监会”。

关于乐视网事件的影响,记者也致电了田维娜等签字律师,她回应称“我们不能对外接受采访”。

折戟汇川物联等项目,合伙人从发审委层面退出

金杜被立案调查,缘起乐视网的陈年旧案,之所以能引发极大的关注,与金杜事务所在业内的体量和口碑有关——据Law.com International发布的The 2021 Global 200榜单,国内律所中,大成2021财年的营收达29亿美元、居于第一,金杜居于第二、年营收高于10亿美元。按照A股信披口径,去年A股新上市的525家公司中,金杜负责了其中33家的IPO法律业务,首发法律费用之和为1.66亿元。金杜近两年服务的大型IPO项目有中金公司、京沪高铁等。

存量上市公司中,Wind显示,金杜还是将近230家A股公司的法律顾问,其中不乏贵州茅台(600519.SH)、光大证券(601788.SH)等大型国企和金融机构。需要说明的是,四大行+邮储银行中,除交通银行、建设银行外,其他3家的法律顾问均是金杜,四大上市险企中也有两家是金杜的客户。由此可见,金杜的实力与口碑不俗。

总之,金杜的成功也有其独到之处。金杜在多年前就建立了集中统一的管理模式,可快速调集资源、减少内部摩擦。比如财务上,金杜各分所的财务不独立,均由总部统收统支。金杜资深合伙人刘延岭也曾在10多年前表示:“金杜业务部门从总部到分所,原则上是统一的,比如证券部是全国范围内的大团队,在一个工作小组领导一些重大项目竞聘时是事务所统一安排,如果发生利益冲突,不同合伙人之间由小组统一协调,合伙人之间自动调整。”

金杜在IPO业务上经验和人力资源是非常丰富的,但也并非无往不利。典型如引发巨大争议的汇川物联IPO,其科创、物联网属性受到诸多质疑,终成为科创板IPO直接被否第一股。巧合的是,汇川物联的签字律师也是曾为乐视网服务的田维娜、周蕊二人。

有资料显示,2019年以来,金杜上海分所的合伙人牟蓬还当选了证监会18届发审委成员,但在2021年12月证监会调整发审委构成时,牟蓬退出了。据Wind统计,不到3年里,牟蓬参与了89单IPO审核,有8单被否/暂缓表决,包括四川丁点儿食品(宏信证券保荐)、山东兆物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东吴证券保荐)等。如今回头来看,牟蓬在去年底退出IPO发审委,或许与金杜即将被查有关。

破产业务成“香饽饽”,金杜业务规模高居第一

除了IPO和法律顾问业务,金杜在债务处置和企业破产市场的存在感更强。2018年以来,国内多家上市公司高杠杆风险集中爆发,破产业务也成了“金矿”,但相比有多家律所广泛参与的IPO和上市公司业务,在破产业务领域,大部分业务量集中在金杜、中伦、国浩等少数几家事务所手中。譬如广东省高院2019年公布的《广东省破产案件管理人名册》中,一级管理人仅20家,除多家广东地方律所外,中伦、金杜、国浩也名列其中。

有业内人士分析:IPO业务和破产业务需要的资源禀赋不同,金杜有着丰富的战略客户资源,与各方、特别是政府和金融机构之间的协调能力很强,有利于尽快梳理债务、推动各方达成妥协,这也是其能承揽多宗大体量破产业务的优势。譬如在传统意义上的五大行中,金杜就担任了除交行、建行外其他3家国有大行的法律顾问职务,在多家大型券商、城农商行、险资中,其也担任法律顾问,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金杜资源禀赋雄厚特点。

“这几年破产现象集中的几个地区,比如东北,金杜就啃下了东北特钢这块‘硬骨头’,获得当地政府和法院的认可,也有利于后续其他业务的承揽。”金杜破产重组团队的负责合伙人刘延岭还曾参与《企业破产法》的起草,合伙人王福祥10多年前就主持/参与了南方证券、大鹏证券等大型金融机构的破产,近两年也主持/参与了天津物产、渤海钢铁等标杆性质的破产重整案件。

据记者了解,在近5年的企业债务处置中,金杜可谓“大赢家”,承揽规模居于第一,包括担任了重庆钢铁、东北特钢、丹东港、银亿、力帆、西王、永泰、华晨、康美、雨润、青海盐湖、金贵银业等多家企业的破产管理人/清算组成员/法律顾问,在付出艰辛努力的同时,收入也不菲。

大体量破产业务创收规模远高于IPO。譬如2021年6月,广东揭阳法院指定金杜担任康美药业的破产管理人。此前《红周刊》曾报道,康美的债权申报达435亿元。此次破产费用预计达2.5亿元,包括管理人报酬、聘请中介机构费用、管理人执行职务的费用等,金杜从中可谓是获益颇丰。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以IPO作为对比,2021年至今新上市的约560家公司,其首发法律费用总和也不过约28亿元。

破产费用太高、信披不透明存争议,华晨项目引发逃废债之辩

不过,站在债券持有人的立场上,也有不同意见。专注于高收益债业务的基金经理金先生就表示,“金杜也是靠一群应届毕业生来做债权统计、梳理等具体工作”,其他律所未必就做不了。

相比较IPO业务,“破产管理人的确定过程不够透明。”金先生指出,信披不透明还体现在:破产管理费用的披露不够详细,公告往往只显示总数,不强制披露律所、审计机构、评估机构的各自具体收费,“至于引进战投,主动权在地方政府、大金融债权人手里,中介机构能提供的服务并不多。”

在金杜参与的多宗债务处置方案中,有不少债权人对现金清偿率并不满意。譬如“银亿系”仅对普通债权人10万元以下的债权一次性现金清偿;而华晨集团在破产前后一系列的资产转移如行云流水,更激起了债权人和监管层的强烈不满。金杜也因此被一些金融机构贴上了负面标签。

2020年9月底,华晨集团悄悄变更股权结构,其后华晨集团不再直接持有华晨中国(01114.HK)的股份。接着在10月份,债券突然宣告违约。11月,集团又把多块核心资产抵押给债权人。华晨的意外违约引发了各界愤怒。

证监会2021年公告显示,华晨2017年、2018年年报存在财务造假,并以虚假申报文件骗取公司债的发行核准,董事长阎秉哲被交易所公开谴责,公司为此被罚5千多万元。

对于华晨的破产清算工作,金杜也积极参与其中。那么,华晨的违约是否早有预谋?金先生向记者透露,在2020年11月底召开的债券持有人大会上,就有投资者对此发问,“华晨方面8月就和金杜进行接触”的消息是否属实?

金贵银业的破产工作也是由金杜负责的。据上市公司公告,2020年11月5日,湖南郴州中院指定金杜担任金贵银业的破产重整管理人。截至11月初,金贵银业的债权申报尚为35.6亿元,但到了12月10日,其债权申报总规模已增至126.8亿元、债权确认105.2亿元。债权规模增长近三倍,意味着债权清偿率出现下降。

玉皇等项目被前证监局副局长指清偿率太低

金杜其后还参与了紫光集团的破产工作。据《红周刊》此前的独家报道,由于野蛮扩张、肆意多元化,紫光的债权申报金额高达两千亿元,对应的破产管理费用也是不菲。2021年12月底,紫光二股东健坤集团向相关方散发材料反对重整。《红周刊》记者获得的材料显示,除“原股东权益清零”等因素外,重整管理机构收费标准也是争议之一。该材料显示,健坤方面认为重整费用过高,“重整费用高达18.5亿元,且未列出明细构成情况——金杜、中金、天职国际、天健兴业等中介机构必定盆满钵满,大发其财”。

其后紫光集团管理人在官网申明驳斥:指出赵伟国言论不实,“企图干扰并影响紫光集团司法重整工作进程,管理人坚决反对”。不过在重整方案投票中,健坤集团还是投出了赞成票,债权人也获得了高于预期的清偿率。

按照最高法《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确定管理人报酬的规定》,债务人最终清偿的财产价值总额,超过五亿元的部分在0.5%以下分段确定管理人报酬;如法院认为有必要,可以参照上述比例,在30%的浮动范围内制定符合实际情况的管理人报酬比例限制范围。

逃废债现象频发,也引起了债权人、专业人士的反对。北京证监局前副局长陈稹在2021年刊文《关注近期民企债券违约中的逃废债行为》,点名永泰、玉皇化工、贵人鸟等典型的恶意逃废债案例,而金杜也参与了这些企业的破产重整,譬如玉皇的普通债权现金清偿率只有12%。

归根结底,“对作为破产管理人的律师事务所来说,破产企业才是甲方。”金先生坦言。

律所“看门人”责任有待压实

据证监会不久前公布的信息:2019年以来,查处中介机构违法案件80起,涉及24家会计师事务所、8家券商、7家资产评估机构、3家律师事务所。相比会计师事务所、券商面临的高风险,律所被处罚的风险较小。

值得一提的是,在注册制下,律所的定位和责任得到了明显强化,特别是不久前“由律师撰写招股说明书”的机制实质性破冰:2021年12月,富创精密IPO成为首个律师参与招股书撰写的案例,中伦事务所的5名律师参与了招股书编写。这一新变化意味着,律师更加全面深入地参与了企业尽调过程,当然,如果底稿真实性被发现存在问题,律所也会面临更严重的处罚。

肖先生表示,如果上市公司存在的财务问题,律所在书面意见中既没有提出异议,且无法证明自身已尽职尽责,那么大概率就会被处罚。从过往案例来看,对律所来说,“一般是没收业务收入,同时处于2~3倍的罚款,对签字律师的处罚一般是罚款或警告。”

归根结底,项目律所、律师如果想免责,需要证明自身是否穷尽了尽调手段、是否尽可能核查所有细节,那么律师得出的结论就符合“勤勉尽责”的要求。即便以后有新的信息显示企业之前存在造假行为,“但这种情况已经超出了律师勤勉尽责的范围,那么律师也可以免除一部分责任。”

“让破坏者付出破坏的代价,让装睡的‘看门人’不敢装睡,是司法审判对证券市场虚假陈述行为的基本态度。”这是去年底杭州中院在对“五洋债”欺诈发行案宣判时的表述。“五洋债”一案是全国首例公司债欺诈发行案,也是首起证券诉讼代表人诉讼案。此案结果对中介生态产生了重大影响,券商、会计所、律所等中介机构均被处以了不同金额的重罚,特别是出具了法律意见书的律所也背负了责任范围内5%的连带责任,赔偿金额高达数千万元。

(本文已刊发于2月19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