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脸书老矣,尚能饭否?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脸书老矣,尚能饭否?

Facebook的社交网络模式已风光不再。

编译|来咖智库 豆豆

编辑|龚岩

旧金山湾区科技人士Johnsen在2004年就注册了Facebook账户。他知道自己近两年来使用Facebook的频率降低了,但他和妻子最近才意识到,他们对于这个世界最大的社交网络的使用到底少到了什么程度。“我们三年前就结婚了,但是我们在Facebook上的状态还是“约会中”,Johnsen说:“如果是在Facebook最火的时候,我们肯定立刻就会更新状态的。”

38岁的Johnsen并没有停止在网上分享生活的重要进展,只是不再使用Facebook了。他将一些孩子照片通过Instagram与一些朋友和家人分享,与别人发短消息则通过他认为更私密的苹果iMessage。“尽管Facebook也有这些功能,但那边感觉就像是鬼城一样”,Johnsen说:“在网络效应作用下,Facebook当时飞得越高,现在摔得越狠。现在没人想成为那个逼迫朋友和家人重回Facebook的怪人。”

Meta Platforms(由Facebook更名而来)仍是在全世界遥遥领先的最大的社交网络公司,Facebook每天的用户就有19.3亿人,还有很多人在使用其旗下的Instagram和WhatsApp。但是在其成立近20年以来,该网络的日均用户首次在四季度下降,并在后来的几周内市值下降3000亿美元,让人们更加确信其已风光不再。Facebook面临着激烈竞争,既包括YouTube和Snapchat等长期对手和TikTok等后起之秀,也有苹果的iMessage、Facetime,还有Discord等,以及一些看起来不像直接竞争对手的聊天服务。

尽管Meta的公共、以订阅为基础的服务长期以来都是社交网络中占统治地位的形态,但其始终面临着互联网上其他社交和分享方式的竞争。该公司也在力推其他形式,包括私聊、视频、虚拟现实(VR)等,以始终站在适应用户口味变化的前沿。

该公司面临的挑战并非来自于产品开发的薄弱,而经常是由于其对自身品牌的伤害。一连串的隐私问题多年来侵蚀着Facebook的信任度,用户更愿意使用更加私密的其他短消息和照片服务。在美国这个该公司最有价值的广告市场,用户群已经持续两年疲软了。据Forrester Research公司的问卷调查,2021年有66%的美国成年人每周使用Facebook,而前一年的数字是69%。在面临竞争更激烈的年轻群体中,Facebook下滑得更严重。Forrester发现,在18—24岁的用户中,2021年只有49%的用户每周使用Facebook,而在此前一年还有55%。这意味着在该年龄段用户覆盖率50%的TikTok首次超过Facebook,成为最流行的视频应用。

Forrester的研究总监Mike Proulx说,Meta的问题需要在多个维度来解决。TikTok等对手发明了人们分享的新方式,如让用户发布音乐视频,或是他们对于别人内容反应的视频。Meta则手忙脚乱地在复制这些功能。除了隐私方面的忧虑以外,Meta声誉也受到了伤害,在青少年看来不够酷,被认为是“老人”呆的地方。Proulx说:“Facebook越来越不潮了”。

CEO马克·扎克伯格多年来都在准备应对这种转变。2014年,Meta花费了惊人的190亿美元巨资购入WhatsApp,以迅速启动其私人短消息业务。此后还不到一个月,扎克伯格又购入了虚拟现实公司Oculus,并再次分享了他的思路,即基于订阅的交流方式只是人们越来越多的分享途径之一。

2019年,扎克伯格指出,私人短消息将超越基于订阅的方式,成为人们在其公司服务中互动的主要方式。“我预计未来版本的Messenger和WhatsApp将成为人们在Facebook网络上交流的主要方式”,他写道。

没错,私人短消息近年来在全球都开始爆发式流行。据EMarketer,2021年有近31亿人使用过短消息APP,比2019年增长了5亿人。到2025年,该数字预计将再增长4亿人。Meta的短消息平台看来对其传统社交网络产品的损失形成了有力对冲。

这种流行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全球智能手机的使用增长导致的,但是还有一部分是由于Meta自身行为使人们更加关注隐私,更喜欢选择无广告、加密的服务。去年秋天,Forrester发现仅有41%的美国成年人相信Meta,在英国则只有26%。

Byron Perry住在湾区,今年38岁,他在亚洲经营着名为Coconuts的一系列新闻和娱乐网站。由于对隐私的担忧,他现在几乎已经放弃用社交网络来发私人短消息,但仍在使用加密的WhatsApp。“我真的是对于Facebook涉及的那些丑闻反感透了,我清楚的知道所做的一切都在被量化、数据化,然后被用于变现。”

私人短消息领域的竞争很激烈。Meta的WhatsApp全球有20亿个用户,在巴西和印度等国是顶尖的私人网络。但Meta在亚洲面临着领先服务商的激烈竞争,包括日本的Line,韩国的Kakao,还有中国的微信。2021年,Meta另一个短消息服务Messenger在日本和韩国的用户数都下降超过20%。

在美国,Meta的短消息服务的雄心遭遇到越来越熟悉对手的挑战:苹果。早在2018年,扎克伯格曾把苹果的iMessage称为短消息领域中Meta“绝对的最大竞争者”。2021年1月,他说苹果的成功来自于其不公平的优势,因为iMessage已经内置在iPhone里面了。

扎克伯格也开始把TikTok描述为强劲竞争对手,指出短视频在青少年中的流行度持续增长。“人们在度过时光方面有很多选择,像TikTok这样的APP正在迅速增长”,他在Meta上次业绩披露电话会议中如是说。他如此强调竞争压力是有考虑的:Meta正面临联邦反垄断诉讼,这是驳斥对Meta是反对竞争的垄断者的指控的一种方式。

当然,扎克伯格对于被弯道超车的焦虑是真实的。Meta已经在自身APP中复制了TikTok的一些产品,并于2019年开始测试其自身的短视频服务Reels。该功能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面都有。扎克伯格说2020年全球发布的Reels是该公司“增长最快的内容形式”。

Facebook主APP的问题在于,如果人们不再认为其是参与社交网络的必然选择,则其可能更加难以跟上竞争对手的步伐。36岁的波士顿人Jenna从事线上营销行业工作,她同时也是摄影方面的自由职业者。她于2005年注册了Facebook,部分原因是由于圈子里的所有人似乎都在用。她说,Facebook“似乎就像是躲不过的魔鬼”,她的“朋友和家人做什么事都在上面”。

在过去几年间,Jenna的Facebook基本上都不用了,而是被其他服务取代了:有些是Meta的,如Instagram;有些是竞争对手的,如群消息工具和苹果的FaceTime。其他人似乎也在进行迁移,她说,“感觉现在不上Facebook也不算离经叛道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Facebook

4k
  • 日政府要求SNS运营商强化广告审查应对诈骗
  • Meta报告称Facebook和Instagram商店结账出现故障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脸书老矣,尚能饭否?

Facebook的社交网络模式已风光不再。

编译|来咖智库 豆豆

编辑|龚岩

旧金山湾区科技人士Johnsen在2004年就注册了Facebook账户。他知道自己近两年来使用Facebook的频率降低了,但他和妻子最近才意识到,他们对于这个世界最大的社交网络的使用到底少到了什么程度。“我们三年前就结婚了,但是我们在Facebook上的状态还是“约会中”,Johnsen说:“如果是在Facebook最火的时候,我们肯定立刻就会更新状态的。”

38岁的Johnsen并没有停止在网上分享生活的重要进展,只是不再使用Facebook了。他将一些孩子照片通过Instagram与一些朋友和家人分享,与别人发短消息则通过他认为更私密的苹果iMessage。“尽管Facebook也有这些功能,但那边感觉就像是鬼城一样”,Johnsen说:“在网络效应作用下,Facebook当时飞得越高,现在摔得越狠。现在没人想成为那个逼迫朋友和家人重回Facebook的怪人。”

Meta Platforms(由Facebook更名而来)仍是在全世界遥遥领先的最大的社交网络公司,Facebook每天的用户就有19.3亿人,还有很多人在使用其旗下的Instagram和WhatsApp。但是在其成立近20年以来,该网络的日均用户首次在四季度下降,并在后来的几周内市值下降3000亿美元,让人们更加确信其已风光不再。Facebook面临着激烈竞争,既包括YouTube和Snapchat等长期对手和TikTok等后起之秀,也有苹果的iMessage、Facetime,还有Discord等,以及一些看起来不像直接竞争对手的聊天服务。

尽管Meta的公共、以订阅为基础的服务长期以来都是社交网络中占统治地位的形态,但其始终面临着互联网上其他社交和分享方式的竞争。该公司也在力推其他形式,包括私聊、视频、虚拟现实(VR)等,以始终站在适应用户口味变化的前沿。

该公司面临的挑战并非来自于产品开发的薄弱,而经常是由于其对自身品牌的伤害。一连串的隐私问题多年来侵蚀着Facebook的信任度,用户更愿意使用更加私密的其他短消息和照片服务。在美国这个该公司最有价值的广告市场,用户群已经持续两年疲软了。据Forrester Research公司的问卷调查,2021年有66%的美国成年人每周使用Facebook,而前一年的数字是69%。在面临竞争更激烈的年轻群体中,Facebook下滑得更严重。Forrester发现,在18—24岁的用户中,2021年只有49%的用户每周使用Facebook,而在此前一年还有55%。这意味着在该年龄段用户覆盖率50%的TikTok首次超过Facebook,成为最流行的视频应用。

Forrester的研究总监Mike Proulx说,Meta的问题需要在多个维度来解决。TikTok等对手发明了人们分享的新方式,如让用户发布音乐视频,或是他们对于别人内容反应的视频。Meta则手忙脚乱地在复制这些功能。除了隐私方面的忧虑以外,Meta声誉也受到了伤害,在青少年看来不够酷,被认为是“老人”呆的地方。Proulx说:“Facebook越来越不潮了”。

CEO马克·扎克伯格多年来都在准备应对这种转变。2014年,Meta花费了惊人的190亿美元巨资购入WhatsApp,以迅速启动其私人短消息业务。此后还不到一个月,扎克伯格又购入了虚拟现实公司Oculus,并再次分享了他的思路,即基于订阅的交流方式只是人们越来越多的分享途径之一。

2019年,扎克伯格指出,私人短消息将超越基于订阅的方式,成为人们在其公司服务中互动的主要方式。“我预计未来版本的Messenger和WhatsApp将成为人们在Facebook网络上交流的主要方式”,他写道。

没错,私人短消息近年来在全球都开始爆发式流行。据EMarketer,2021年有近31亿人使用过短消息APP,比2019年增长了5亿人。到2025年,该数字预计将再增长4亿人。Meta的短消息平台看来对其传统社交网络产品的损失形成了有力对冲。

这种流行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全球智能手机的使用增长导致的,但是还有一部分是由于Meta自身行为使人们更加关注隐私,更喜欢选择无广告、加密的服务。去年秋天,Forrester发现仅有41%的美国成年人相信Meta,在英国则只有26%。

Byron Perry住在湾区,今年38岁,他在亚洲经营着名为Coconuts的一系列新闻和娱乐网站。由于对隐私的担忧,他现在几乎已经放弃用社交网络来发私人短消息,但仍在使用加密的WhatsApp。“我真的是对于Facebook涉及的那些丑闻反感透了,我清楚的知道所做的一切都在被量化、数据化,然后被用于变现。”

私人短消息领域的竞争很激烈。Meta的WhatsApp全球有20亿个用户,在巴西和印度等国是顶尖的私人网络。但Meta在亚洲面临着领先服务商的激烈竞争,包括日本的Line,韩国的Kakao,还有中国的微信。2021年,Meta另一个短消息服务Messenger在日本和韩国的用户数都下降超过20%。

在美国,Meta的短消息服务的雄心遭遇到越来越熟悉对手的挑战:苹果。早在2018年,扎克伯格曾把苹果的iMessage称为短消息领域中Meta“绝对的最大竞争者”。2021年1月,他说苹果的成功来自于其不公平的优势,因为iMessage已经内置在iPhone里面了。

扎克伯格也开始把TikTok描述为强劲竞争对手,指出短视频在青少年中的流行度持续增长。“人们在度过时光方面有很多选择,像TikTok这样的APP正在迅速增长”,他在Meta上次业绩披露电话会议中如是说。他如此强调竞争压力是有考虑的:Meta正面临联邦反垄断诉讼,这是驳斥对Meta是反对竞争的垄断者的指控的一种方式。

当然,扎克伯格对于被弯道超车的焦虑是真实的。Meta已经在自身APP中复制了TikTok的一些产品,并于2019年开始测试其自身的短视频服务Reels。该功能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面都有。扎克伯格说2020年全球发布的Reels是该公司“增长最快的内容形式”。

Facebook主APP的问题在于,如果人们不再认为其是参与社交网络的必然选择,则其可能更加难以跟上竞争对手的步伐。36岁的波士顿人Jenna从事线上营销行业工作,她同时也是摄影方面的自由职业者。她于2005年注册了Facebook,部分原因是由于圈子里的所有人似乎都在用。她说,Facebook“似乎就像是躲不过的魔鬼”,她的“朋友和家人做什么事都在上面”。

在过去几年间,Jenna的Facebook基本上都不用了,而是被其他服务取代了:有些是Meta的,如Instagram;有些是竞争对手的,如群消息工具和苹果的FaceTime。其他人似乎也在进行迁移,她说,“感觉现在不上Facebook也不算离经叛道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