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腾讯视频《开端》的开端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腾讯视频《开端》的开端

长视频平台需要更多尝试。

文|海克财经  孙易安

尽管大结局难逃烂尾之嫌,但篇幅仅有15集的《开端》还是在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中成为了2022年第一部现象级网剧。

男女主角在爆炸的公交车上产生交集,并在周而复始的时光倒流中为化解灾难而做出不懈努力——用相似的方式拯救世界的桥段在《源代码》《忌日快乐》《明日边缘》等国外电影中早已数见不鲜,但由于国内相关题材的影视作品实在匮乏,打着“无限流”的标签,《开端》将时间循环的古早设定结合强烈的现实主义观照,还是以“旧瓶装新酒”的方式俘获了一票观众的垂青。

开播5天连上303次热搜,《开端》的初始霸屏离不开资本的推波助澜,B站、抖音、小红书等各个平台博主流水安利剧集的同时,网剧的主创团队为扩大作品影响力也坚持在一线摇旗呐喊。宣推过程中,主演白敬亭不仅与其他6位演员展开连线直播,还单独微博@腾讯视频要求与高层对话申请“加更”,不出意外的“成功”以后又点燃了粉丝的新一轮网络狂欢。

营销的给力让底子尚可的《开端》具备了爆款的潜质。2018年以来,受政策管控、疫情限制、影视寒冬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广电总局的电视剧备案总量一路递减,令人眼前一亮的优质作品亦为数不多。这样的背景下,制作成本不高又无顶流明星压阵的《开端》却能杀出重围并产生传播效应,自然引发了人们对此的审视与反思。

截至海克财经本文发稿,已经画下句点的《开端》在腾讯视频累计播放量已冲破20亿,微博相关话题阅读量则已远超百亿。65万多人在豆瓣为这部剧打出了7.9的评分,略低于开分时的8.2。按照豆瓣的传统标准,8分上下徘徊的成绩只能说明《开端》贴近了优秀电视剧的边缘,但仍需时间的沉淀来过滤冲动与情怀,进而验证分数的公正和客观。

现在看,《开端》离经典或许尚有一定距离,但幸运的是,它刚好踏在了机遇的关键点上。

01 踩准时代风口

2021年9月,奈飞(Netflix)出品的韩剧《鱿鱼游戏》走进了大众视野,“大逃杀”的基底下,400多个穷途末路的失意人卷入了一连串残酷的生存游戏里,淘汰者丧失性命,获胜者赢走巨额奖金。无论是血腥中不断升级的爽点,还是其中蕴含的对阴暗现实的讽刺,《鱿鱼游戏》的快节奏和大尺度都瞬间抓住了观众的注意力,在一个月内席卷了全球。

上线4周突破1.42亿观看用户量让《鱿鱼游戏》成为了奈飞历史上的数据巅峰。在奈飞提供服务的19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鱿鱼游戏》都无一例外地包揽了平台日榜的头名。虽然中国大陆不在奈飞的服务范围之内,但关于这部剧的消息还是接连不断出现在微博热搜上,“一二三木头人”“抠糖饼”等剧中出现的游戏也成为了人们热衷于谈论的对象。

当韩流携《鱿鱼游戏》猛烈冲击中西方文化市场的时候,国内的长篇剧作却没有展现出足够与之匹敌的走出国门的战斗力。除去《觉醒年代》《山海情》等口碑不俗的主旋律电视剧,去年年初令资本广泛看好的耽改剧全面叫停,被爱奇艺寄予厚望的迷雾剧场也没能延续2020年《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创造的悬疑剧辉煌,层出不穷的古偶剧、仙侠剧情节相似且服道化雷同,持之以恒地考验着观众的审美疲劳底线。

而另一边,凭借王牌剧集的出色质量,在不依靠广告收入的前提下,奈飞的获利仍颇为可观。在其公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中,奈飞总营收超过77亿美元,净利润为6.07亿美元,同比增长12%。尽管奈飞也面临着新用户数提升乏力的瓶颈,但与中国爱优腾三大头部长视频平台10年间烧光1000多亿人民币却仍未看到盈利希望相比,堪称赚钱机器的奈飞依然显得像是另外一个神奇物种。

爱优腾等平台在苦苦追赶奈飞的日子里,其实陷入了一些走不出的逻辑死循环。

例如,鉴于网剧的主体受众多为年轻女性,各平台出于稳妥的考量,在缺乏大IP背书的前提下,他们不愿轻易对距离甜宠主题太远的项目开绿灯放行,将许多强剧情的内容排除在了制作范围之外。与奈飞逐年推出多类型和高信息密度的作品、以自制内容打造护城河不同,不少国产剧都裹挟着粉丝经济,在沉迷收拢快钱的急功近利中走向了浅薄轻浮的歧路。

而2022年开年便刷屏的《开端》题材冷僻,却能成为腾讯视频的力推项目,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它的背后有厚积薄发的正午阳光为之保驾护航,这给予了资本一定的信心。

一直致力于出精品的正午阳光在《开端》的前8集基本没有让人失望。重复性时光回旋放在国产剧里几乎算得上新颖的存在,而疑点丛生又环环相扣的探秘情节也让被迫习惯了缓慢叙事的人们感到过瘾。但遗憾的是,出品方到底屈服了商业化判断的惯性思维,认定甜蜜的言情线不可或缺,导致后几集骤然增多的男女互动大大干扰了故事节奏,并因此招致了部分粉丝严厉的诟病。

即便如此,《开端》在降临的时机方面还是十分取巧——至少在剧方定位的“无限流”领域,国内的同期竞争者屈指可数,后来的跟风项目就算想一搏高下,也需要时日才能得以问世。

与国外的同题材影片相比,《开端》或许失之稚嫩,若干疑点直至剧终都未能自圆其说,但它包裹着温情内核的现实向书写又用接地气的方式多少弥补了其烧脑度的不足,总算是做到了有所树立。

一言以蔽之,《开端》的破圈,背后还是体现了中国观众对影视新内容、新形式的高度渴求。

02 冷门IP逆袭

千禧年以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网络文学的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庞大的读者群为网文影视化提供了可观的受众基础,原创剧本的生存空间则遭到大幅度挤压。晋江文学城、起点中文网等头部网文平台排名往前的超级IP被迅速瓜分,而这样的作品普遍连载周期长、章节体量大,难免在影视改编的过程中对投资成本、剧情把控等方面提出较高要求。

长篇顶流网文改编生成的正面范本有迹可循并且可圈可点——《步步惊心》《何以笙箫默》《甄嬛传》《琅琊榜》等网改剧都在播出后广受好评,并顺利跻身主流影视剧行列。但这样的作品毕竟还是少数,更多被书粉奉为心头好的网络小说往影视方向“变身”时意外跑偏,被修改到面目全非,致使收视与风评一片惨淡,读者心存不满,投资方的沉没成本也不是一个小数字。

网络文学影视化走过了20多年的征程,热门大IP的存量已逐渐有告罄的倾向。另一方面,生活节奏的加快促进了短视频的勃兴,二倍速追剧成为常态的情况下,动辄六七十集的大块头除非自身水平相当过硬,否则无法轻松激起人们的尝试热情。而这一切也为近年来网文改编微短剧迎来爆发趋势制造了伏笔。

微短剧,剧如其名,每集只有几分钟,投资小、节奏快、周期短的优势将长中短视频平台纷纷吸引入局,并成为了全新的发力重点。较低的试错成本打破了网改剧对于顶级IP的依赖。以2021年4月书旗推出的微短剧《今夜星辰似你》为例,原作绝非火爆非常,可剧集上线后不久进入了优酷V榜电视剧第8名,得以与一众长剧并驾齐驱。

就这样,一些不那么为人所熟知的网络小说就在微短剧里找到了自己的春天。

如果说情节拖沓是许多长剧避不开的雷区,微短剧的迷你属性则让此类体裁的作品往往只拥有昙花一现的热度,而很难在深度方面去做更进一步的挖掘。长度介于这两者之间的《开端》可以被看作是小而美的折中代表,意在用恰到好处的篇幅讲述故事并渲染价值。与它体量相当的《爱很美味》《突如其来的假期》《我在他乡挺好的》等都市网剧在年前热播后被观众力赞节奏干净利落,也佐证了15集以内的时长更容易被市场接受并喜爱。

《开端》的小说来自网文大户晋江文学城,作者为祈祷君。平心而论,在大神和神作遍地开花的晋江,祈祷君和《开端》的名字都不算如雷贯耳。网剧一炮而红之后,许多剧粉慕名追到晋江文学城拜读原作,小说的知名度也跟着水涨船高。所以在《开端》这里,小说无力让网剧未播先红,翻身的网剧却能回头反哺原作,继而为网文平台的商业价值添砖加瓦。

冷门IP的低期待值为影视改编开拓了更为广阔的空间,制作者们不必在粉丝严苛的审视下调整故事脉络,不然稍有不慎就会遇到指责与抨击。可类似于《开端》的小众网改剧势必会面临更严峻的宣发压力,此次腾讯敢于斥巨资拧开激进营销的水龙头是一次大胆的冒险,观众的正向反馈对冲了一部分针对过度宣传的质疑,但《开端》的回本却依旧是困难重重。

网剧《开端》看似人物不多、场景单一、配置简单,但如果将宣推费用一并计算在内,支出和收入却不一定能成正比。因为集数较少,《开端》较短的播放周期不足以支撑起广告招商的迭代升级,甚至很难长时间留住追剧的会员。在超前点播被叫停的当下,腾讯愿意顶着赔本的风险力捧《开端》,隐藏的意图就有些耐人寻味。

从长远的战略层面上考虑,腾讯或许是想趁爱奇艺“迷雾剧场”呈现颓势、阿里文娱退出优酷股东之际,以《开端》为起点,在悬疑剧的赛道上博取属于自己的位置。

03 “开端”难成范例

迷雾剧场作为爱奇艺在2020年第二季度重磅推出的类型化剧场,力图通过集合高质量的现代悬疑短剧,实现其对标美剧的梦想。这样的策略在以《隐秘的角落》为代表的最初几部剧中获得了胜利,但进入2021年后,剧情拉胯的《八角亭迷雾》险些砸掉迷雾剧场的招牌,紧跟其后的《谁是凶手》略胜一筹,但豆瓣6.2的低迷评分也已经没办法为爱奇艺挽回失落的尊严。

迷雾剧场跌下神坛固然让很多观众感到不解,但依靠造谜解惑来维系刺激感的悬疑剧,要想在保证原创性的基础上始终做到包袱的花样翻新,本来就是一件充满挑战的事情。爆款的诞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排除幸存者偏差,平平无奇才是司空见惯的常态。《开端》能打出一片天地与其制作用心有分不开的关系,但时间循环的新奇设定也是格外重要的致胜法宝。

对于标新立异的重视在《开端》宣传期一开始就暴露无遗,国产剧市场上罕见的无限流成了网剧主打的传播噱头。可根据无限流的定义,它指的是主角进入神秘的“轮回空间”,在电影、游戏、动漫、小说等副本中穿梭并完成任务,通过冒险获得超凡力量。而《开端》的男女主角仅在现实的有限时空里经历循环,能否进入严格意义上的无限流范畴依然存在争议。

《开端》小说在晋江连载期间虽然挂上了无限流的牌子,但与平台典型的无限流网文《全球高考》《我在无限游戏里封神》《死亡万花筒》《地球上线》等营造的各种恢弘“异世界”相比,《开端》在想象力的延展性方面明显存在简化的差异,但在“五毛特效”“阴间配色”大行其道的年代,贴近现实的小说底本为影视改编减弱了技术难度,对制作方也算功德一件。

但这也意味着以后下场试水的真无限流网改剧既被《开端》抢占了先机,又难以将其作为绝对范例,从中汲取足够多的经验和启示。

《开端》之前,一部由漫画改编的科幻悬疑网剧《端脑》在2017年曾与观众见面。在平行世界、闯关探险等方面的奇幻设定中,《端脑》远比《开端》更靠近无限流的边界,但剧情的过度费脑、演员的默默无名、制作的简单粗陋、宣发的严重缺位都注定了《端脑》沉没的命运,而集合了若干优势条件的《开端》,则更像是《端脑》反面那个格格不入的幸运儿。

许多喜欢《开端》的观众将《开端》看成是无限流上位的信号,毕竟从2007年网络写手张恒(笔名zhttty)创作出《无限恐怖》开始,无限流小说已经野蛮生长了十几年,起点、晋江等网文平台也积累了许多炙手可热的优质存货。但无限流小说的穿越副本会因直接借用现有文学影视作品而带来版权纠纷,这与科幻元素画面实现的困难性一起,无形中为无限流影视化拔高了扎实度的门槛。

据海克财经掌握的情况,包罗万象的无限流网文的创作灵感曾经受到游戏刷地图升级打怪的影响,后来又与密室逃脱、剧本杀等流行活动产生了一定交集。元宇宙概念已火遍全球,人们好奇超越物理世界的数字化虚拟宇宙,却因暂时受困于技术而相去甚远,无限流创生新世界、发掘新可能的理念,刚好契合了大众对元宇宙的期盼和展望。

当下疫情反复的不确定性还是一再限制着人们的活动空间,而监管收紧后,往年为腾讯视频、爱奇艺等带来较高关注度和营收的选秀节目也在2022年成为了过眼烟云,大众呼唤更多元更优化的娱乐内容涌现补位。

这样的情形下,《开端》被寄予了更多的包容与期待。但《开端》说到底还是关于它自己的起点与终点——它的爆红不能完全昭示无限流的前景,也难代表国产网剧的市场走向,更不等同于长视频平台的未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Netflix

4.3k
  • Netflix选择微软为广告服务商,以推出低价订阅计划
  • 科技早报 | 苹果开始试产iPhone 14 台积电将独家供应高通5G旗舰芯片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腾讯视频《开端》的开端

长视频平台需要更多尝试。

文|海克财经  孙易安

尽管大结局难逃烂尾之嫌,但篇幅仅有15集的《开端》还是在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中成为了2022年第一部现象级网剧。

男女主角在爆炸的公交车上产生交集,并在周而复始的时光倒流中为化解灾难而做出不懈努力——用相似的方式拯救世界的桥段在《源代码》《忌日快乐》《明日边缘》等国外电影中早已数见不鲜,但由于国内相关题材的影视作品实在匮乏,打着“无限流”的标签,《开端》将时间循环的古早设定结合强烈的现实主义观照,还是以“旧瓶装新酒”的方式俘获了一票观众的垂青。

开播5天连上303次热搜,《开端》的初始霸屏离不开资本的推波助澜,B站、抖音、小红书等各个平台博主流水安利剧集的同时,网剧的主创团队为扩大作品影响力也坚持在一线摇旗呐喊。宣推过程中,主演白敬亭不仅与其他6位演员展开连线直播,还单独微博@腾讯视频要求与高层对话申请“加更”,不出意外的“成功”以后又点燃了粉丝的新一轮网络狂欢。

营销的给力让底子尚可的《开端》具备了爆款的潜质。2018年以来,受政策管控、疫情限制、影视寒冬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广电总局的电视剧备案总量一路递减,令人眼前一亮的优质作品亦为数不多。这样的背景下,制作成本不高又无顶流明星压阵的《开端》却能杀出重围并产生传播效应,自然引发了人们对此的审视与反思。

截至海克财经本文发稿,已经画下句点的《开端》在腾讯视频累计播放量已冲破20亿,微博相关话题阅读量则已远超百亿。65万多人在豆瓣为这部剧打出了7.9的评分,略低于开分时的8.2。按照豆瓣的传统标准,8分上下徘徊的成绩只能说明《开端》贴近了优秀电视剧的边缘,但仍需时间的沉淀来过滤冲动与情怀,进而验证分数的公正和客观。

现在看,《开端》离经典或许尚有一定距离,但幸运的是,它刚好踏在了机遇的关键点上。

01 踩准时代风口

2021年9月,奈飞(Netflix)出品的韩剧《鱿鱼游戏》走进了大众视野,“大逃杀”的基底下,400多个穷途末路的失意人卷入了一连串残酷的生存游戏里,淘汰者丧失性命,获胜者赢走巨额奖金。无论是血腥中不断升级的爽点,还是其中蕴含的对阴暗现实的讽刺,《鱿鱼游戏》的快节奏和大尺度都瞬间抓住了观众的注意力,在一个月内席卷了全球。

上线4周突破1.42亿观看用户量让《鱿鱼游戏》成为了奈飞历史上的数据巅峰。在奈飞提供服务的19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鱿鱼游戏》都无一例外地包揽了平台日榜的头名。虽然中国大陆不在奈飞的服务范围之内,但关于这部剧的消息还是接连不断出现在微博热搜上,“一二三木头人”“抠糖饼”等剧中出现的游戏也成为了人们热衷于谈论的对象。

当韩流携《鱿鱼游戏》猛烈冲击中西方文化市场的时候,国内的长篇剧作却没有展现出足够与之匹敌的走出国门的战斗力。除去《觉醒年代》《山海情》等口碑不俗的主旋律电视剧,去年年初令资本广泛看好的耽改剧全面叫停,被爱奇艺寄予厚望的迷雾剧场也没能延续2020年《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创造的悬疑剧辉煌,层出不穷的古偶剧、仙侠剧情节相似且服道化雷同,持之以恒地考验着观众的审美疲劳底线。

而另一边,凭借王牌剧集的出色质量,在不依靠广告收入的前提下,奈飞的获利仍颇为可观。在其公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中,奈飞总营收超过77亿美元,净利润为6.07亿美元,同比增长12%。尽管奈飞也面临着新用户数提升乏力的瓶颈,但与中国爱优腾三大头部长视频平台10年间烧光1000多亿人民币却仍未看到盈利希望相比,堪称赚钱机器的奈飞依然显得像是另外一个神奇物种。

爱优腾等平台在苦苦追赶奈飞的日子里,其实陷入了一些走不出的逻辑死循环。

例如,鉴于网剧的主体受众多为年轻女性,各平台出于稳妥的考量,在缺乏大IP背书的前提下,他们不愿轻易对距离甜宠主题太远的项目开绿灯放行,将许多强剧情的内容排除在了制作范围之外。与奈飞逐年推出多类型和高信息密度的作品、以自制内容打造护城河不同,不少国产剧都裹挟着粉丝经济,在沉迷收拢快钱的急功近利中走向了浅薄轻浮的歧路。

而2022年开年便刷屏的《开端》题材冷僻,却能成为腾讯视频的力推项目,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它的背后有厚积薄发的正午阳光为之保驾护航,这给予了资本一定的信心。

一直致力于出精品的正午阳光在《开端》的前8集基本没有让人失望。重复性时光回旋放在国产剧里几乎算得上新颖的存在,而疑点丛生又环环相扣的探秘情节也让被迫习惯了缓慢叙事的人们感到过瘾。但遗憾的是,出品方到底屈服了商业化判断的惯性思维,认定甜蜜的言情线不可或缺,导致后几集骤然增多的男女互动大大干扰了故事节奏,并因此招致了部分粉丝严厉的诟病。

即便如此,《开端》在降临的时机方面还是十分取巧——至少在剧方定位的“无限流”领域,国内的同期竞争者屈指可数,后来的跟风项目就算想一搏高下,也需要时日才能得以问世。

与国外的同题材影片相比,《开端》或许失之稚嫩,若干疑点直至剧终都未能自圆其说,但它包裹着温情内核的现实向书写又用接地气的方式多少弥补了其烧脑度的不足,总算是做到了有所树立。

一言以蔽之,《开端》的破圈,背后还是体现了中国观众对影视新内容、新形式的高度渴求。

02 冷门IP逆袭

千禧年以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网络文学的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庞大的读者群为网文影视化提供了可观的受众基础,原创剧本的生存空间则遭到大幅度挤压。晋江文学城、起点中文网等头部网文平台排名往前的超级IP被迅速瓜分,而这样的作品普遍连载周期长、章节体量大,难免在影视改编的过程中对投资成本、剧情把控等方面提出较高要求。

长篇顶流网文改编生成的正面范本有迹可循并且可圈可点——《步步惊心》《何以笙箫默》《甄嬛传》《琅琊榜》等网改剧都在播出后广受好评,并顺利跻身主流影视剧行列。但这样的作品毕竟还是少数,更多被书粉奉为心头好的网络小说往影视方向“变身”时意外跑偏,被修改到面目全非,致使收视与风评一片惨淡,读者心存不满,投资方的沉没成本也不是一个小数字。

网络文学影视化走过了20多年的征程,热门大IP的存量已逐渐有告罄的倾向。另一方面,生活节奏的加快促进了短视频的勃兴,二倍速追剧成为常态的情况下,动辄六七十集的大块头除非自身水平相当过硬,否则无法轻松激起人们的尝试热情。而这一切也为近年来网文改编微短剧迎来爆发趋势制造了伏笔。

微短剧,剧如其名,每集只有几分钟,投资小、节奏快、周期短的优势将长中短视频平台纷纷吸引入局,并成为了全新的发力重点。较低的试错成本打破了网改剧对于顶级IP的依赖。以2021年4月书旗推出的微短剧《今夜星辰似你》为例,原作绝非火爆非常,可剧集上线后不久进入了优酷V榜电视剧第8名,得以与一众长剧并驾齐驱。

就这样,一些不那么为人所熟知的网络小说就在微短剧里找到了自己的春天。

如果说情节拖沓是许多长剧避不开的雷区,微短剧的迷你属性则让此类体裁的作品往往只拥有昙花一现的热度,而很难在深度方面去做更进一步的挖掘。长度介于这两者之间的《开端》可以被看作是小而美的折中代表,意在用恰到好处的篇幅讲述故事并渲染价值。与它体量相当的《爱很美味》《突如其来的假期》《我在他乡挺好的》等都市网剧在年前热播后被观众力赞节奏干净利落,也佐证了15集以内的时长更容易被市场接受并喜爱。

《开端》的小说来自网文大户晋江文学城,作者为祈祷君。平心而论,在大神和神作遍地开花的晋江,祈祷君和《开端》的名字都不算如雷贯耳。网剧一炮而红之后,许多剧粉慕名追到晋江文学城拜读原作,小说的知名度也跟着水涨船高。所以在《开端》这里,小说无力让网剧未播先红,翻身的网剧却能回头反哺原作,继而为网文平台的商业价值添砖加瓦。

冷门IP的低期待值为影视改编开拓了更为广阔的空间,制作者们不必在粉丝严苛的审视下调整故事脉络,不然稍有不慎就会遇到指责与抨击。可类似于《开端》的小众网改剧势必会面临更严峻的宣发压力,此次腾讯敢于斥巨资拧开激进营销的水龙头是一次大胆的冒险,观众的正向反馈对冲了一部分针对过度宣传的质疑,但《开端》的回本却依旧是困难重重。

网剧《开端》看似人物不多、场景单一、配置简单,但如果将宣推费用一并计算在内,支出和收入却不一定能成正比。因为集数较少,《开端》较短的播放周期不足以支撑起广告招商的迭代升级,甚至很难长时间留住追剧的会员。在超前点播被叫停的当下,腾讯愿意顶着赔本的风险力捧《开端》,隐藏的意图就有些耐人寻味。

从长远的战略层面上考虑,腾讯或许是想趁爱奇艺“迷雾剧场”呈现颓势、阿里文娱退出优酷股东之际,以《开端》为起点,在悬疑剧的赛道上博取属于自己的位置。

03 “开端”难成范例

迷雾剧场作为爱奇艺在2020年第二季度重磅推出的类型化剧场,力图通过集合高质量的现代悬疑短剧,实现其对标美剧的梦想。这样的策略在以《隐秘的角落》为代表的最初几部剧中获得了胜利,但进入2021年后,剧情拉胯的《八角亭迷雾》险些砸掉迷雾剧场的招牌,紧跟其后的《谁是凶手》略胜一筹,但豆瓣6.2的低迷评分也已经没办法为爱奇艺挽回失落的尊严。

迷雾剧场跌下神坛固然让很多观众感到不解,但依靠造谜解惑来维系刺激感的悬疑剧,要想在保证原创性的基础上始终做到包袱的花样翻新,本来就是一件充满挑战的事情。爆款的诞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排除幸存者偏差,平平无奇才是司空见惯的常态。《开端》能打出一片天地与其制作用心有分不开的关系,但时间循环的新奇设定也是格外重要的致胜法宝。

对于标新立异的重视在《开端》宣传期一开始就暴露无遗,国产剧市场上罕见的无限流成了网剧主打的传播噱头。可根据无限流的定义,它指的是主角进入神秘的“轮回空间”,在电影、游戏、动漫、小说等副本中穿梭并完成任务,通过冒险获得超凡力量。而《开端》的男女主角仅在现实的有限时空里经历循环,能否进入严格意义上的无限流范畴依然存在争议。

《开端》小说在晋江连载期间虽然挂上了无限流的牌子,但与平台典型的无限流网文《全球高考》《我在无限游戏里封神》《死亡万花筒》《地球上线》等营造的各种恢弘“异世界”相比,《开端》在想象力的延展性方面明显存在简化的差异,但在“五毛特效”“阴间配色”大行其道的年代,贴近现实的小说底本为影视改编减弱了技术难度,对制作方也算功德一件。

但这也意味着以后下场试水的真无限流网改剧既被《开端》抢占了先机,又难以将其作为绝对范例,从中汲取足够多的经验和启示。

《开端》之前,一部由漫画改编的科幻悬疑网剧《端脑》在2017年曾与观众见面。在平行世界、闯关探险等方面的奇幻设定中,《端脑》远比《开端》更靠近无限流的边界,但剧情的过度费脑、演员的默默无名、制作的简单粗陋、宣发的严重缺位都注定了《端脑》沉没的命运,而集合了若干优势条件的《开端》,则更像是《端脑》反面那个格格不入的幸运儿。

许多喜欢《开端》的观众将《开端》看成是无限流上位的信号,毕竟从2007年网络写手张恒(笔名zhttty)创作出《无限恐怖》开始,无限流小说已经野蛮生长了十几年,起点、晋江等网文平台也积累了许多炙手可热的优质存货。但无限流小说的穿越副本会因直接借用现有文学影视作品而带来版权纠纷,这与科幻元素画面实现的困难性一起,无形中为无限流影视化拔高了扎实度的门槛。

据海克财经掌握的情况,包罗万象的无限流网文的创作灵感曾经受到游戏刷地图升级打怪的影响,后来又与密室逃脱、剧本杀等流行活动产生了一定交集。元宇宙概念已火遍全球,人们好奇超越物理世界的数字化虚拟宇宙,却因暂时受困于技术而相去甚远,无限流创生新世界、发掘新可能的理念,刚好契合了大众对元宇宙的期盼和展望。

当下疫情反复的不确定性还是一再限制着人们的活动空间,而监管收紧后,往年为腾讯视频、爱奇艺等带来较高关注度和营收的选秀节目也在2022年成为了过眼烟云,大众呼唤更多元更优化的娱乐内容涌现补位。

这样的情形下,《开端》被寄予了更多的包容与期待。但《开端》说到底还是关于它自己的起点与终点——它的爆红不能完全昭示无限流的前景,也难代表国产网剧的市场走向,更不等同于长视频平台的未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